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nz640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不可能是劍神 裴不了-第二十九章 這小道長看起來不像壞人相伴-s7oak

Luciana Joanna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一叶小舟乘着月色,逆流花河而上,夜凉如水,船头人影颀长。
这个日子这个时辰,原本是不会有船家再拉客了。但王龙七什么身份,赶到河畔人家,付上个几倍的船钱,还是很轻松就找到了船家。
他站在船头,望着月色憧憬。
“你说我们要是真的救了小柳姑娘,她会不会一高兴,就以身相许……”
他打量了下李楚,觉得对他极有这个可能。
对自己,说不定就是来世再报了。
而且凡事最怕对比……
想到此处,他皱起眉,喃喃道:“你要是蒙个面就好了。”
又道:“不行……你光是露出来一双眼睛也不保险。要不……你戴个头套吧。”
李楚翻了个不易察觉的白眼,“你以为我们是要去劫狱吗?”
他们没有直接进城,而是上了岸之后,赶往梅溪斋。
小柳姑娘被下在朝天阙的大牢,不是府衙那种随随便便就可以探望的地方。没有朝天阙内部人士引领,绝难进入。
这个时间,李辛夷肯定在梅溪斋陪着师太。
来到梅溪斋,果然见到了师徒二人。
听到李楚说明来意,梅溪师太沉吟片刻,而后道:“辛夷,我手书一封,你带着他们去吧。”
原来以李辛夷的地位,要看望一个犯妖倒是可以,但要带外人进入守卫森严的大牢,还是有些困难。
而带上梅溪师太的手书,就很容易了。
梅溪师太此举,当然不是给李楚面子,而是给他师傅面子。
不过……
师太也有几分不悦。
“那老家伙,一大把年纪了,还对当红的小姑娘这么上心……”
写完书信、盖上印鉴后,梅溪师太嘟囔了一声。
李楚解释道:“师傅只是古道热肠罢了。”
“对对对。”王龙七连连点头:“余道长对于古道热肠,深有研究。”
另外三人都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隐约觉得他说的这个好像不是什么正经意思……
尤其是在余七安身上……
过程很顺利,不出片刻,李辛夷就领着两人走出了梅溪斋,赶往朝天阙大牢。
李辛夷也是和李楚分别不久,白天才从任家集赶回来。对于这件事有所耳闻,但知之不祥。
“我是没见过这位小柳姑娘,但是近些日子常听人谈论她。”李辛夷边走边道:“近来她在杭州府里火极了,听说是幼年便遭到发卖的官家女子,辗转流落此地。府城里很多权贵都想趁她梳拢之前,就把她买下来。出了很吓人的高价,但都被桃谷楼回绝了。”
“当然不能卖了。”王龙七接茬道:“就算再高的价,也都是一时得失。留着她一个,可是至少能把桃谷楼的名声撑起十年。”
“据说连江南王都有过意向,还是被拒绝了。”李辛夷又道。
“那倒是蛮厉害,敢惹江南王。听说前两年老王爷死后,这位接班的小王爷脾气很爆啊,杭州府里没有谁敢违逆他。”王龙七摸着下巴说道。
杭州府里没人敢惹的狠人,寥寥无几。但如果认真排号的话,江南王绝对属头一个。
李辛夷道:“桃谷楼的后台应该也不简单。”
“这倒是肯定,能在府城开那么大的青楼,屹立多年不倒,背景必然深不可测就是了。”王龙七点头。
这样三言两语的闲聊着,三人很快来到了府城中央,朝天阙驻所。
驻所后方,就是朝天阙的大牢,李辛夷带着他们直接从后门进了。
她拎着一笼月饼来的,此时从进门开始,就开始给门卫分发。大家都是同门,再说点好话,自然和谐融洽。
等进了初道门,再进二道门,李楚他们就受到阻拦了。
李辛夷拿出梅溪师太的手书,这才放行。
梅溪师太身为朝天阙名宿,在此间人望地位还是极高的。
李楚一边走,一边用心眼术扫过整座朝天阙的布置。只觉此间气脉森严,暗藏杀机。
层层叠叠的氤氲杀气盘旋在驻所各处,暗中不知藏着多少眼睛。
从大牢往外,规整的气脉相互嵌套,足足有几十层。
阵法。
数不清的阵法。
不多时,终于进了大牢,此时已然月上中天。中秋佳节,也算过去了。
朝天阙的大牢分四层,柳清怜此时虽半人半妖,但威胁不大,就被锁在第一层的牢中。
很容易就见到了她。
隔着铁栅,三人见到了这位小柳姑娘。
此时的她,软软躺倒在牢房的茅草堆中,双手都被铁锁拷着,还有带着符箓的狭长钢针穿刺了下肩胛与丹田,看上去就无比痛苦。
一头青丝凌乱的散着,盖住了半张清丽无暇的脸庞,面上缺乏血色,更显娇弱可怜。未观全貌,可见倾城。
身为杭州府最擅舞的女子,她的身段腰条也都是一等一的完美。哪怕下半身变了蛇躯,没了双腿,青鳞蜿蜒间,依旧带着异样的妖娆。
比起在舞台上万人中央的惊艳,这时的小柳姑娘无疑更加惹人怜惜。
王龙七眼含热泪,用头直撞栏杆:“是谁干的!是谁干的!小柳姑娘……是谁干的!锁住她就得了呗?干嘛拿针戳她?还整整三根!”
李辛夷无奈道:“符箓镇压琵琶骨和丹田,可以阻住妖气运行,这座牢里的每只妖物都是这样的……她这已经是最轻的镇压了。”
李楚道:“你别急,师傅叫我问她几句话,问完了才有计较。”
“我先叫醒她。”隔着铁栅,李辛夷靠近了小柳姑娘,轻轻唤道:“柳清怜,柳清怜,醒来。”
她这呼唤声中,带了神识入脑的术法,可以直接让人清醒。
果然,两声过后,小柳姑娘便悠悠醒来,转动眼眸。
虽然眼神尚有些无声,但那朦胧如雾的迷离目光,更加引人心动。
“小柳姑娘……”李楚刚刚张口,还没等问出第一句话。
异变陡生!
就听一声爆响,牢房的地面居然炸开了!
轰然声中,凭空钻一个人来!
这人甫一出现,便带起一阵滚白的浓烟。
在浓烟弥漫之前,李楚依稀看见,那是一名身着夜行衣的青年。
他破土而出,惊诧了周遭所有人,而后上前,以重手直接拔掉小柳姑娘身上的钢针。
针上的符箓立刻发出红芒,他不管不顾,拔完三根之后,他的双手已然一片焦黑血色!
“小柳姑娘,我来救你了。”
他这才轻声说了一句,居然从腰上取出钥匙,打开了柳清怜腕上的镣铐。
此时李楚三人被烟雾阻隔,他用心眼术虽然可以大概了解里面的情况,但一时不知该不该阻拦。
旁边李辛夷忽然低低地喝了一声:“陈化吉!你不要命了?”
那黑衣人在烟雾中双手一抖,忙叫道:“你别乱说,不是我!”
三人:“……”
此时已经有几名守卫赶过来。
情势危急,他背起掐诀念咒,一跺脚,居然又凭空消失。
李楚以心目追踪,发现他化为一道混沌之气,直接潜行入土,速度奇快。
他对王龙七说了一句:“在这等我。”
随即身形一晃,轻易地穿过所有阻碍,追了上去。
先前提过,朝天阙大牢阵法极多,但多是在地上。
地下虽然也有不少,可那潜行者却好似熟悉所有阵法分布似的,轻易地绕行过去,一路逃遁,居然一个也没触发。
朝天阙布置在此地的暗哨,纷纷现身想要阻拦,也都追之不及,一时有些乱套。
先前见李辛夷的表现,好像也认出了这人的身份似的。
莫非他是朝天阙的内鬼?
李楚以兰蝶划云游身步一路闪现,追踪不多时,便来到了城中河岸。
不想那潜行者的“炁”陡然一变,又化作一团氤氲之气,好似与周遭的流水同源,顷刻间遁出几里远,眼看就出了城。
这就是传说中的遁术神通吗?
带着一个人,居然能随意遁地、入水,着实有些厉害。
不多时,那气息登陆,瞬息间又是一变,化作一团缥缈之气,好似是真正的风一般!
只是虽然其千变万化,但是纯速度比之先前的万里飞沙还要差上一些,李楚缀在后面也没有压力。
又过一阵子,这股气息终于在城外一处破庙停下。
李楚没有贸然上前,而是在庙门外驻足。
就见破庙之中,黑衣人扯下面罩,露出一张普普通通的青年面孔。
柳清怜的身子已经被他轻轻放倒在一处铺好的被褥上,小心翼翼。
青年问道:“小柳姑娘,你没事吧?”
柳清怜只觉有些不可思议,方才自己还在朝天阙大牢中万念俱灰,怎么片刻后就到了这里?
她看着眼前的青年,半晌,颤声问出了一句:“你是……”
虽然对方救了自己,但是……谁知道他是好人坏人?在朝天阙的大牢里,起码安全无碍……
“我叫陈化吉,我们见过的啊。”青年的语气有些失落。
“陈化吉?哦,是陈公子。”柳清怜稍稍回忆了一下,方才记起,“可你不是……朝天阙门下弟子吗?”
“对!这你还记得。”
对方忆起自己的身份,陈化吉又高兴起来。一咧嘴,露出温暖纯真的笑容。。
“那你此番带我出来……”柳清怜嗫嚅着。
“没关系,为了小柳姑娘,我哪怕是死也甘愿……”陈化吉深情无比地说道。
柳清怜看着他,眨了眨眼,似是有些懵。
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出一声:“多谢。”
“小柳姑娘,从前我浑然不知你是一只妖精,但是你放心,这不会影响我对你的感情。”
陈化吉重重地说道,一字一顿。
“哪怕你与全世界为敌,我也会站在你这边!”
柳清怜更懵了,她有些茫然,有些委屈,有些不解,最后汇在一起,说出一句。
“我干嘛要与全世界为敌……我明明不是妖精!”
“蛤?”陈化吉一愣。
小柳姑娘担心地看着四周,“朝天阙的人不会追过来吧?”
陈化吉回过神,不无炫耀地道:“放心,我的五行遁法,在整个杭州府决计没有对手!嘿嘿,要是有人能追上来,我把脑袋给你!”
这时,就听一声轻咳。
“咳,不好意思……”李楚缓缓踏进庙门,道:“无意打扰,但我确实有几个问题想问小柳姑娘。”
柳清怜看见李楚,眼睛一亮,说道:“你是方才……在牢里那个……”
李楚颔首:“对,我从大牢一路跟过来的……”
“你是什么人?!
陈化吉大为意外,翻身而起,左手背于身后,已然攥住一把符箓,右手拈起指诀,真气隐隐,蓄势待发。
“站在原地,休得再靠近小柳姑娘半步!”
“陈公子……”
李楚还没说话,一只白嫩的小手从背后扯了扯陈化吉的衣袖。
柳清怜看着李楚,柔柔说道:“不必如此戒备……”
“这位小道长,看起来不像坏人。”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