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vpp5o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璀璨王牌-第兩千零八十二章 創聖戰之強襲和反壓讀書-nwwzl

Luciana Joanna

璀璨王牌
小說推薦璀璨王牌
干净利落。
且又迅猛难当。
“第五棒,投手,柳乐君。”
这所进入的第二局上半,创圣高中的强棒攻击序列,原本应该是趁势而起的一个回合,但是伴随着自家四棒被强硬拿下三振出局数,之前还高涨起来的气势被硬生生遏制下来。
“球威很重,而且精准度也很强,宗一,小心一点!”
从打击准备区里缓缓站立的柳乐。
侧身经过的奈良压低声音如此说道。
“啊,我知道了!”
柳乐紧握着自己掌心之上的球棒,重重点了点头。
旋即而后迈开步伐,大踏步径直走上了打击区。
两位王牌之间的首轮对决。
率先发起攻击的是柳乐宗一!
踏立于打击区之上,侧身看着那投手丘之上的茂野信,柳乐宗一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威压感,但也正是这样一种感觉,令柳乐宗一内心深处里热血沸腾起来。
两年前在看台上亲眼目睹了自家前辈们憾败稻实(2比4,也算是憾败了。)
赛后还亲耳听到了那些观众(键盘侠)的嘲讽。
柳乐宗一从那一刻开始便是在内心里下定决心,总有一天,自己要站在三大名门的面前,用自己的实力击败他们,狠狠的踩着三大名门的肩膀走上更高的舞台!
而今天!
就是自己实现誓言的时刻!
“哦?还真是够可怕的表情啊,那就让本王牌看看,你有没有匹配上这一份决意的实力吧,柳乐君!”
高点之上。
“playball!”
伴随着那落下的裁定话语。
茂野冷然一笑,豁然挺直的身躯,那所高高举起的臂膀。
瞅准的顶点位置。
刹那间。
“轰!”
一点寒芒先到。
“咻!”
随后轰鸣声起。
飞掠而进的光影。
突入来到本垒上空位置。
打击区之上的柳乐眼神一凝。
“唰”
踏动出去的步伐。
利用着上半身扭动的力量。
甩射而出的金属球棒。
瞅准的目标高度。
“乓!!”
侧上位置。
所重叠起来的黑影和白影。
感受着那球棒上传递而来的剧烈震动。
传导至双臂之上的丝丝麻痹感。
还有那最重要的是根本没有抓准球心的虚空感。
“嗯!?”
柳乐表情冷峻。
强行下摆的球棒。
“咻!”
所弹射出去的球影。
迅猛飞射出去。
堪堪等左外野手的麻生反应过来。
小球便是提前窜出了边界高空位置。
“啪嗒!”
所坠落下来的弧线。
“界外!”
边裁那喊出的高亢裁定话语。
投手丘之上。
茂野的眉毛也是微微一挑。
蹲捕在本垒位置上的御幸也是双眼微微一眯。
“首球挥棒?就直接可以横击到外野去吗?这个打者的力量看来不能小觑啊!”
御幸内心里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
于底下轻轻晃动的球套。
随后所比划出来的手势。
看到暗号的茂野也是悄然点了点头。
“第二球!”
刻意下调一丝的基准度。
“咻!”
高抬挥舞出去的臂膀。
球影飞跃的刹那。
那突入进去的位置。
“内角!?不!是切球!”
闪动之际。
所掠过的白影。
柳乐凭借着自己的球感和还算优秀的动态视力,勉强捕捉到了小球的折射弧线。
然而这仍然还是慢了半拍的判断。
“唰!”
舞动而出的球棒。
“乓!”
前端位置上。
凶狠撞击在一起的球棒和小球。
落下的刚劲响声。
“轰!”
应对着那炸裂而起的气旋。
这一次所根本无法控制的球棒。
“魂淡!”
“咻”
仅是疯狂挤压不到零点一秒时间的小球。
直接倒飞出去的方位。
“砰!”
投手正面球!
“可恶!”
迅速跑下投手丘的茂野信。
轻松一个前探拦截的举动。
“啪”
便是稳稳将小球囊入到自己的球套里,嘴角之上所挂着的淡淡笑意。
下一刻。
茂野便是轻松甩动臂膀。
“咻!”
将小球甩向一垒方位。
“啪”
早就准备就绪的前园伸直自己的臂膀,接住来球。
“出局!”
便是直接拿下了柳乐宗一的一垒封杀出局数!
“第二球!内角强袭的切球,凌厉的折射弧线,打者柳乐君只能是勉强做出反应,蹭到的边缘地带,偏差过大的打击,投手正面球,被茂野君轻松拦截下来,一垒封杀出局!二出局!”
“噢噢!这一球够犀利啊!”
“每一球都是强攻球路,很少出现诱导性的球路啊。”
“这就是暴君殿下的投球风格啊。”
“一年要比一年强啊,茂野君!”
“所以才会说茂野信是本世代最强高中生投手啊!”
不管创圣高中摆出什么样的进攻姿态。
不管对面的目标到底是什么。
茂野信只会依照着自己的风格,自己的步调进行战斗!
过去的两年半时间里。
茂野信已经是经历了太多比赛,对上了无数支高校队伍,对决过不计其数的天才选手!
区区一支创圣高中。
“你们还差的太远了啊!”
投手丘之上。
茂野居高临下,宛如是俯视着创圣高中那些选手一般,面容上浮现出来的那一抹冷然神色。
“魂淡家伙!”
令刚刚被拿下出局数的柳乐宗一面容上流露出一抹极其愤怒而又不甘的表情而来。
‘下一次,下一次打席一定要粉碎你的骄傲啊!暴君殿下!’
柳乐宗一深吸一口气,狠狠的瞪了茂野一眼之后,转身返回自家板凳席而去。
“第六棒,游击手,中泽君。”
二出局,垒上无人。
迎来的下位打线。
这自然是更加不可能给茂野信带去任何的麻烦。
“playball!”
“第一球。”
仅仅只是初始的两记外角直球。
“砰”
“界外!”
便是顺利追逼了这位创圣高中的六棒打者。
“阿信!”
“嗯!”
随后。
“第三球!”
直接选择的纵向滑球。
“咻!”
飞射而出的球影。
于空中划过一道亮丽的弧线。
朝着斜下方位置弯曲而去的白色轨迹。
“唰”
打击区之上。
看到小球的瞬间的中泽。
仅是只能凭借着自己的本能甩动臂膀。
甩动出去的金属球棒。
所转动而现的黑影。
“啪!”
侧上。
侧下。
精准避让开来的白色的小球。
迅猛窜入到了身后御幸的球套里。
明晃晃落空的球棒。
“好球,打者出局!”
在那小球入套的清澈响声落下之际。
身后的主审裁判也是果断举起自己的右手。
“三出局,攻守交换!”
喊出的高亢裁定话语。
第二局上半。
创圣高中的强棒攻击回合。
仍然还是被暴君殿下轻松镇压!
“噢噢!茂野君今天状态绝佳啊!峰桑!创圣的清垒序列都被这么轻易的压制下来了啊!”
看台前侧位置上。
端坐在记者、编辑专用席位里的峰富士夫和大和田秋子两人。
看着那从投手丘之上小跑回三垒板凳席里的茂野信身影。
大和田秋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带着一抹兴奋表情如此说道。
“嘛,这也是当然的事情,想必对于茂野君的先发,创圣今天应该是很无奈的吧,按照常理来判断,先发的投手其实大概率是泽村君或者降谷君,现在则是最强势的暴君殿下,创圣应该会很难了。”
峰富士夫也是轻轻摇了摇自己的小铁扇,轻声说道。
两支队伍原本就存在着“质”的实力差距。
若是二年级双投先发的话。
创圣或许还有一点机会。
但现在是茂野信的先发。
直白一点说。
峰富士夫真不认为创圣有什么获胜的概率。
只能是坚持一下,不要被提前结束比赛,大概就是一种胜利了吧?
而事实上也是一如峰富士夫所说的那样。
包括看台上那些专业性较强的观众,都可以看的出来。
两支队伍在配置上的悬殊。
第二局便是彰显出来的差距。
伴随着上半局里茂野信轻松横扫掉创圣高中的清垒序列。
“第二局下半,青道高中的攻击,第四棒,捕手,御幸君。”
所进入到的下半局的攻击里。
陡然一登场。
“唰”
“乓!!”
“不好!”
没有能够反应过来的柳乐。
或者说有些低估了御幸力量的创圣投捕。
这所想要试探性强攻的选择。
反而是为了御幸更好出手的机会。
仅仅只是目送了首球之后。
这第二球的内角高位直球!
御幸强行出棒。
“咻”
所直接横扫出去的小球。
“砰!”
固然没有挑高。
但也是以着最迅猛的角度。
重重砸在了二三垒中间地表之上。
“哒哒哒哒哒!”
飞驰而起的身影。
想要拦截,却偏偏差上一个致命身位距离的创圣高中内野手们。
无法拦截这一球。
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小球穿越内野范畴。
径直弹射到更加深远的左外野草坪之上。
“啪嗒!”
借助着这一击。
御幸也是轻易至极的踏上了一垒垒包。
“安全上垒!”
比及那垒审的裁定话语落下时刻。
“哦哦哦!干的漂亮,四棒大人。”
“哟西!这就是第一支了!继续!继续!”
“交给你了啊,暴君殿下啊。”
“王牌大人!再来一支吧!”
三垒板凳席和看台之上的青道众人也是随之高声欢呼起来。
强袭不止。
强攻不断。
这独属于王者青道的进攻方式。
“嘿嘿!控球力好而且还理智的投手真的好,这一记高角球很完美哦?”
踏立在一垒之上的御幸轻松一笑,摘下自己的一些护具递给了身侧的跑垒指导员,微躬而起的身影,那直视的眸光,在这一刻给投手丘之上的柳乐带去了极大的心理压力。
“第五棒,投手,茂野君”
上半局里是柳乐攻,茂野守。
现在这下半局里。
两者立场互换。
所进入到的两位王牌的第二次对决。
“你做好准备了么?柳乐君!”
迈着轻盈步伐,踏步走上打击区的茂野信,侧身而立的那一刻,瞳孔里流露出来的那一缕寒芒。
更是令察觉到这一丝凛然气息的柳乐忍不住心头一凛。
“不要紧!不要紧!内野还是选择正常站位,才只是一支安打,第二局而已,不要太紧张了,放松一点!”
一垒板凳席里,小泉监督还是很好的尽到了自己作为总教练的职责。
比划而出的举动。
所做出的指示。
也的的确确令场上的创圣高中选手们内心深处里的压力略微放松了一丝。
投手丘之上的柳乐更是深吸一口气。
让自己的肩膀稍微放松一点,不再那么僵硬。
选手的确是需要时刻保持戒备和紧绷的心弦。
让自己的注意力不会有任何的分散。
但是这同样是有一个必要的度需要控制。
超出界限的紧绷。
那就容易带来紧张的情绪!
一旦出现那样的状况。
选手甚至会发挥失常。
对于投手而言更是容易。
过于机械化,僵硬的肩膀。
是不可能彻底甩动起来的。
身为三年级王牌。
柳乐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
在打击区上看着那明显表情缓和了一点的柳乐。
茂野眉毛一挑,眼角处的笑意反而是愈发浓郁起来。
‘就是要这样才有意思啊,柳乐君,撒,让本王牌看看,你的器量到底可以达到什么程度吧!?’
茂野那侧身摆定好的打击姿势,瞳孔里流露出来的那一缕锐利光泽。
下一刻。
“playball!”
应对着那落下的主审裁判话语。
“第一球!”
本垒之上。
后藤表情凝重的比划出一个手势。
于看到暗号的那一刻。
高点之上。
柳乐轻轻点了点头。
微躬的身躯在下一秒倏然挺直,猛然高举而起的臂膀。
“咻!”
所集中于一点之上的寒芒。
乍现的那一刻。
飞扑而出的光影。
“轰!”
应对着那炸裂开来的浪潮。
朝着本垒方向强袭飞窜而进。
所贴入进来的光影。
“嗯!?”
看着那闪动的轨迹。
“二缝线直球!”
临近本垒之下的下坠迹象。
茂野瞳孔一缩。
“唰!”
迅速下沉的身体重心。
刻意压低的打击准度。
自下而上所迅猛挥舞起来的金属球棒。
最极限的角度上。
坠落下来的弧线。
所险而又险交错而过的光影。
“啪!”
没入进去的那一刻。
“好球!”
那落下的裁定话语。
茂野信面容上的神情也是肃穆了许多。
“首球!侧下位置变化的二缝线直球,完美的曲线,所直接避让开来的球棒,没入到身后捕手的球套里,一好球!”
“OK!OK!柳乐!你可以的。”
“直接压制下来吧,王牌大人!”
“宗一!进攻吧!”
“让他打过来吧!”
“我们绝对会挡住的啊!”
一板凳席里,看台之上,特别是球场之上,守备在柳乐身后的那些创圣高中野手们也是在这一刻高声应援起来,最重要的一局,只要在这一局里压制住青道高中的清垒序列,他们才不至于进入到被动局面,若是在这里反而青道强攻得手的话,他们完全可以预见接下来的局数里,会变得有多么艰难起来!
‘压制住!一定要在这里压制住这位暴君殿下!!’
柳乐瞳孔里浮现出一抹决绝神色。
“第二球!”
隐藏在身后的右手,那所用力攥紧起来的掌心。
感受着那小球表层上的缝线所传递而来的质感。
“来吧!柳乐!”
本垒之上。
后藤表情坚毅的比划出一个手势暗号而来。
那迅速摆定在内侧位置上的球套。
“嗯!”
入目之处。
高扬而起的手臂。
“咻!”
那所用力甩射出去的小球。
飞驰的那一刻。
“所以你们还是要这么自大啊!”
看着那飞奔而至的小球。
打击区之上。
茂野瞳孔一凝。
这仍然是想要彰显出自己强势之处的内角直球!
即使只是临近偏低角度上的刁钻弧线。
但内角球!
“得手了!”
侧位时刻。
茂野瞳孔里所捕捉到的清晰弧线。
“唰!”
侧摆的身影。
那所用力挥舞出去的金属球棒。
偏下一丝角度里。
那最为极限的高度上。
“乓!!!”
“不好!?”
“什么!?”
重叠起来的黑影和白影。
所落下的激烈响声。
无法克制的这一股冲动。
轰鸣声起。
极致落下的刺耳响声。
下一刻!
倒飞出去的小球。
那所极速越过的内野高空位置。
“可恶!”
跃动而起的二垒手。
然而那个高度却不是其可以轻易触及的位置。
飞跃过去的球影。
“啪嗒!”
径直落到了中外野面前的草坪之上。
“噢噢噢噢!”
接连轰击而出的安打。
“哒哒哒哒哒!”
所同步飞奔而起的身影。
“安全上垒!”
比及那中坚手神田君刚刚捡起小球朝着内野甩射过来之前。
茂野和御幸便是各自轻松踩在了一二垒之上。
顺序推进的攻势。
第二局便是直接出现的得分圈内有人。
而且还是无人出局的状况。
“噢噢噢噢!青道!?”
“二连击!”
“哈哈哈!果然是最靠谱的强棒搭档啊!”
“得分圈有人,还是无人出局,这一局妥妥先驰得点了啊!”
“继续!继续啊!青道!”
看台之上的那些观众们在看到茂野轰击出第二支安打时刻,整个球场的氛围便是瞬间高涨起来,解说台上主持人那解说话语也是变得愈发激昂起来!
接连的安打。
这所被连续突破的守备。
虽然赛前有所预料。
但在第一轮打席里便碰到这样的局面。
柳乐的表情是真的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了。
无人出局,得分圈内有人。
接下来哪怕是下位打线,但只要稍有不慎,那就是妥妥要丢分的局面了啊!
“第六棒,一垒手,前园!”
顺序轮到的打席。
是上一场比赛里充当了清垒打者并且有卓越打击表现的前园君。
这位青道高中打线里的力量担当打者。
“注意球种选择!!”
三垒板凳席里片冈监督给踏上打击区的前园比划出一个进攻手势。
还是遵从着赛前的战略指挥。
不需要刻意避让那个二缝线直球。
必要时刻直接瞄准都是可以的!
最重要的还是要分清场合,看清球种。
这样的局面下。
自家队伍只需要拿到一分、两分就可以很容易给创圣高中带去相当之大的打击!
“是,监督!”
前园绷着一张脸,表情非常肃穆的摸了摸自己的帽檐。
用天久的话来说就是。
此刻的前园就是一副直接严重拉低青道高中平均颜值的猩猩化面孔!
但必须要承认!
踏上打击区的前园。
那极具力量所挥舞起来的金属球棒。
“彭彭!”
和空中摩擦所发出的剧烈响声。
真的是很容易给投手丘之上的柳乐带去极大的正面压迫力。
内侧位置上的那几位创圣高中内野手们便是神色变得更加凝重起来,在小泉监督的指示下,直接摆出了中间守备阵型。
为的就是瞅准夹击双杀的机会!
准备就绪的创圣高中。
所要迎来的青道高中的猛攻。
踏立而上的打击区。
“playball!”
所落下的高亢话语。
“第一球!”
集中的位置上。
一二垒。
茂野和御幸都是各自身形微躬。
做好随时起跑的准备。
内野之上的野手们也是忍不住分出部分注意力在二人身上。
也是在那片刻之间。
打击区之上。
“咻!”
偏下角度横插进来的小球。
“就是这里!”
蓦然间猩化程度更加剧烈起来的前园。
那所表露出来的‘恐怖表情。’
“嗯!?”
突入进来的光影。
“唰!”
横摆而上的金属球棒。
“乓!!”
落下的激烈撞击声。
“噢噢!首球强袭!偏下位置,打者,前园君还是强硬出棒!”
一瞬之间的交锋。
“咻!”
那所倒飞出去的小球。
“砰!”
重重砸在了一垒面前地表之上。
“二垒手!”
本垒之上蹲捕的后藤立即起身冲着二垒方向厉声喊道。
疾驰而起的身影。
“哒哒哒哒!”
茂野和御幸都是各自朝着二三垒位置狂奔而去。
“哦哦哦!?”
“能赶上么!?”
“一瞬间!?”
高台之上所响起的惊呼声。
底下位置上。
那恰好就是在一二垒中间稍显刁钻的位置上。
迅猛凌厉的弹射。
非常极限距离。
逼迫着创圣高中的二垒手奈良必须要飞扑而去。
“啪!”
方才能够堪堪在极限距离上。
将这一球拦截下来。
然而!
因为这样的姿势和角度。
很难朝着二垒传球。
后侧位置上。
茂野的跑垒速度更是青道队伍里仅次仓持的存在。
飞速逼近的二垒。
“奈良!传一垒!”
无法做出判断的奈良。
本垒之上。
作为正捕手的后藤也是果断喊道。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