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q1g6q有口皆碑的小說 斬月 線上看-第八百九十五章 山海級首殺看書-fy4qp

Luciana Joanna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
“小丫头!”
一片混沌的虚空之中,倏然一道血色流星锤从天而降,裹挟着狂暴无比的死亡气息,同时还传来了不灭者的怒吼声:“就凭你那点微末道行,还想降妖伏魔?想太多了吧!”
“试试看嘛!”
荆云月一步踏空,提着白龙剑化为一道瀑布般的剑意,就这么冲向了虚空之中,顿时血色流星锤直接被击退,紧接着一片虚空里纵横着血色与金色两种剑气,暴走的气流飞梭,转眼间两个人的战斗就已经距离我们很远了。
天际,一缕缕冲天的剑芒在横扫着,仿佛是发生在另一个世界神明之间的交锋。
……
“师姐已经引开不灭者了,给我上,全上!”
我再次提着双匕首掠近,在人群中发动了对拓荒者瓦伦的攻击,并且这次已经取消了乌獬豸坐骑,连续发动了灰烬壁垒+光辉盾墙两重生存技能,就这么硬上了,双刃翻飞,一轮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业火三灾+猎敌之锋+湮灭的攻势,将能量值用得一干二净,随即被拓荒者瓦伦给一戟砸飞!
“蓬——”
身躯在地面上翻滚而出,掉了近38%的气血,还好,只要不缠斗,基本上拓荒者瓦伦是杀不掉我的,而且现在所有玩家、NPC采取的都是人海战术,不计其数的人群冲向了拓荒者瓦伦,而我在人群中浑水摸鱼的话,拓荒者瓦伦也未必就能每次都打到我。
秋风萧瑟之中,一片片落叶随风而来。
林夕策动白鹿,提着大天使之剑,带着清灯等人发动了再一次的冲锋,就在她一套技能打疼了对方之后,拓荒者瓦伦一声暴喝,硬生生的肩扛着两座山将战戟挥动而出,顿时一缕月华般的气劲横扫,包括林夕在内的一整片一鹿玩家都被轰飞了。
好在,林夕的血条够厚,只掉了不到一半的气血,清灯、昊天等人剩下大约25%左右的气血,但另外则有至少数十名一鹿铁骑被秒了,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进攻!”
左营的将士们前赴后继,特别是重骑兵,在一名万夫长的带领下,一个个大吼着:“我们是天骑营,我们永不后退!”
然后,提着长枪、利剑冲向了拓荒者瓦伦,一柄柄兵刃落在BOSS的身上,虽然打掉的伤害不多,但却积少成多,就这么成片的骑兵疾驰而过,拓荒者瓦伦的攻击虽然凶残,但也顾此失彼,而且挥动拓荒战戟的频率越频繁,他肩膀上承受两座山的绝对引力就越大,双腿都开始颤抖了。
……
“蓬!”
暗影折跃之中,我再次掠近,这次身前凝聚出了一道白龙壁,双刃乱舞,“噼噼啪啪”的切割着拓荒者瓦伦的身躯,并且在他身周放下了不少嗜血幡,就在瓦伦扬起兵刃的瞬间,我就再次暗影折跃转移方向了,在他的身后发起进攻,这么一来,居然完成了“卡视角”的操作。
瓦伦气急败坏。
“你奶奶个腿的!”
他恼羞成怒的大骂道:“希尔维亚,你这个*子,有种就把老子的禁锢解开,看老子如何把你们杀得落花流水!”
“美得你。”
不远处,希尔维亚依旧双手擎着通天的规则力量,那力量就维系着两座山脉,把可怜的拓荒者压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这一战,拓荒者瓦伦的实力被大大的压制,结果沦落到眼前这个蚁多咬死象的地步,可以是他自己太托大了,完全是咎由自取,如果不是大意,以君王的实力绝不可能会那么轻易中了希尔维亚的禁咒,毕竟希尔维亚的实力比起拓荒者要弱了一筹,没那么容易的。
……
就在这时,不远处,有玩家策马疾驰而来,正是锋芒公会的玩家,副盟主朝光覆野提着长剑,远远皱眉道:“你们……你们一鹿在攻略拓荒者瓦伦吗?我的天啊,君王可没有那么好杀的,你需要增援吗?我们锋芒这边,可以出不少远程系。”
“不必了。”
林夕一边后退,一边给自己回血,道:“一鹿这边的形势,我们自己可以稳住,不过还是要多谢锋芒的好意了。”
“哦,这样啊……有需要随时说啊!”
“好。”
再过几分钟,风林火山那边也来人了,是林松岩率领着一支风林火山的铁骑,远远的说道:“林夕,你们需要重装增援吗?”
“暂时不需要。”
“你们一鹿……真的确定能一家吃掉拓荒者瓦伦吗?”
“差不多吧,我们想试试。”
“哦,再会!”
……
一鹿工作室的聊天频道里,林夕有些无语:“一个个都想来分一杯羹吗?一开始拓荒者瓦伦刚刚掉下来的时候怎么不说?这个时候倒来嘘寒问暖了。”
沈明轩道:“哼,这不明摆着的吗?一开始是抱着看戏嘲笑的立场看着,没有人会觉得我们一鹿有实力杀君王,如今看到局势开始明朗,一鹿确实有实力击杀拓荒者了,一个个的这才过来,想要分一点好处,毕竟君王级首杀,天知道奖励会多么丰厚。”
“嗯!”
我点点头:“派出主力攻略BOSS,再让昊天率领一支主力策应,同时防备其他公会的偷袭吧,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谁知道别的公会的下限在哪儿。”
“好~~~”
……
混乱的战场之中,拓荒者瓦伦几乎疯了一样的不断挥动战戟,将成片的玩家和NPC斩杀,他立于人群中心,就像是一簇炽烈篝火一般熊熊燃烧,而进攻的玩家和NPC则像是扑火的飞蛾,就这么不断损耗,但也在消耗着拓荒者瓦伦的气血。
短短二十分钟,拓荒者瓦伦的血条就已经掉到35%了,但也越发狂暴,甚至有几次差点把我给秒了,林夕更是提剑退避,已经不太敢上了。
“远程火力,集火!”
清灯大声命令着。
但就在我们的远程火力过猛的那一刻,拓荒者瓦伦猛然肩扛着两座山向前一冲,紧接着战戟横扫,顿时将数十米内的远程系玩家几乎瞬间全灭了,只有顾如意的护盾韧性足够厚,这才逃过了一阶。
“太猛了!”
清灯眉头紧锁:“艹,这一次咱们确实是人海战术无疑啊!”
“这还用说吗?!”
我眉头一扬:“面对君王级BOSS,能用人海战术淹没掉已经是万幸了,继续组织敢死队冲,让大家注意一点,阵亡超过一次的人就别上了,不划算,咱们不能为了一个首杀就拼掉整个一鹿的底蕴了。”
“知道了。”
所以,玩家的攻势稍缓,而左营NPC军队的攻势则越发的激烈,成群的重骑兵、弓箭手、重步营涌向了对方,哪怕是拼着被拓荒战戟直接腰斩,也要将自己的战刀砍在拓荒者瓦伦的脖颈上,所有人都抱着这一信念,也注定了拓荒者瓦伦注定一死的结局。
……
就在一鹿玩家开始放缓攻势的时候,我却没有放缓,依旧一次次的趁势攻击,叠加不息之风的风痕效果,能打多少算多少,于是,恰恰与众多的玩家和NPC相比,我对拓荒者瓦伦的伤害累计恐怕是最高的,一次次的全技能倾泻,一次次的暴击伤害,再加上草木皆兵的战卒伤害也是划入我的总伤害中,于是在对BOSS的战斗数据统计中,我的伤害值高居榜首,足足是第二名林夕的三倍以上!
空中,一艘镂刻着皇家徽记的飞舟凌空,就在飞舟边缘,立着两人,一个是轩辕应,一个是风不闻。
“不错。”
轩辕应看着下方的战斗,目光中透着复杂之色:“风相,或许我们都老了。”
风不闻微微一笑:“陛下何出此言啊?帝国人才辈出是好事,如七月流火这样的年轻一代,他们才是人族真正的栋梁,整个光明阵营的希望,唯有这样的人才能辅佐圣君,才是真正的王佐之才,这与陛下与臣的是否老迈无关。”
轩辕应神色释然:“风相说得也对。”
……
不久之后,在我们的“轮番轰炸”之下,终于,拓荒者瓦伦的血条完全见底了,他的身躯已经开始支离破碎,走到了生命的最后一段路程,就在我的风声鹤唳+龙决的肆虐之中,终于,全服首位君王正式被玩家给终结了,紧接着,一道激动人心的铃声在空中掠过——
“叮!”
系统公告:恭喜以玩家【七月流火】为首的玩家们的努力,我们终于完成了击杀君王级【拓荒者瓦伦】的壮举,斩获山海级首杀的奖励!其中,玩家【七月流火】杀敌贡献第一名,获得奖励:等级+4、魅力值+20、龙域功绩+50W、金币+30W,并获得额外奖励【拓荒护腿】(山海级),玩家【林夕】杀敌贡献第二名,获得奖励:等级+3、魅力值+15、声望值+3W、金币+15W,玩家【随心】杀敌贡献第三名,获得奖励:等级+2、魅力值+10、声望值+2W、金币+10W,其余排名贡献前十的玩家依次为:清霜、明月、天柴、冷雨晰、清灯、卡路里、绾绾,所有产生斩杀贡献的玩家都会获得各自对应的奖励!
……
“啪嗒”一声,一双金灿灿的护腿落入我的包裹之中,金色装备,山海级!
谁也没有想到,最终拓荒者瓦伦的级别会被评定为山海级BOSS,而事实上这应该也是按照游戏进度来设计的,现阶段依旧属于游戏的前中期,不可能出现顶级的BOSS,所以山海级的BOSS已经算是顶级的,哪怕是十大君王,目前依旧也只是山海级罢了。
不过,毕竟是君王级的山海首杀,所以奖励是格外不同,所有参与对BOSS战斗的玩家都会获得奖励,这绝不是普通山海级BOSS能有的待遇,而且我和林夕、如意的奖励来看,确实也太多了,可能这就是君王级首杀的额外照顾。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