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zemsd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txt-第898章 接連伏誅讀書-7hxer

Luciana Joanna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898章接连伏诛
“陆道友,这次浩劫就委托你了。”
“嗯!”
好多话,虽然无言,却尽在沉默中,聂老尊远去,陆寒收剑。
神丘内,掌控四个浮岛的太上长老,见到陆寒竟然无恙,而且顺势将十玉万海妖统统抹去,纷纷惊骇非常,继而面如土色。
似乎已经猜到,这个被视为恶魔的家伙,接下来要干什么,而神丘的结局已经临近。
那名龟身龙尾的老妖,和另外三个连连暴退,一只退到大战现场,仍旧惊魂未定。
那十二个圆球的威能,被剑河带下来后,一只延绵不绝,如大锤连番敲击,残存的几万妖族,岂能经受住这般打杀,没支撑过近半便已死绝,他们都受了内伤。
“陆寒,你这奸贼,还想怎样?违背诺言,必遭惨死!”
他们吓得哇哇大叫,正进攻的二十余万军团,也顿时受到影响,纷纷挥戈转向,准备向这里支援。
“蠢货!防护大阵的关键点,仍然是中间那座浮岛,而阵法之源仍旧连接大地,你们为何不将巨大浮岛正下方破坏掉?”
‘额……?’
如暴雷般的声音,震得这些妖修七荤八素,也惊醒无数高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但有几个老妖更加愤怒。
“废话!这四个小浮岛就像堡垒般,竟然如此坚固,根本无法靠近中间地带,又如何破坏下方?”
被毁去很大的一支力量,这些老妖简直目眦尽裂,恨不能上来撕碎他,动辄斩杀十余万,如切菜般容易,强大的妖族在陆寒眼里,简直不入土鸡瓦狗。
陆寒颇为无语,直接转身拂袖离去,他动用灵目才能看见,中间巨大浮岛下方,有肉眼和神念都无法察觉的无数能量柱,正绵绵不绝和浮岛相连。
这些能量柱,仅有婴儿手腕粗细,数量却有数千之多,似乎受到什么秘宝掩饰了,远看毫无异常,好像浮岛和这个世界已经彻底脱离,再没有半点关系一般。
他神念一扫西南天际,发现原本监视人族的十余万军团,竟然已经兴师开来,开始替补被灭杀的十多万同类。
“两天后,若还无法令我满意,你们就是去了利用价值,人族大军会倾巢而来,和神丘里外夹击尔等。”
话如雷霆,人如闪电离去,另一侧的云霞上,六个老祖已到,听得真真切切,都在虚影绰绰,远距离观察审视。
“混账!招来妖禽大军,从上方垂直攻击中央的浮岛,擅长挖洞的家伙,给我将地下方圆万里,全部挖塌摧毁,并布设法阵,向上倾力猛攻。”
那名龙尾龟身的老妖,低头唱吟片刻后,蓦的眼中闪亮,赶紧厉声咆哮着命令道,然后周身黄芒翻滚,一头扎进地面消失不见,其他三个圣阶也纷纷跟随而下。
神丘内部,无数高阶修士,听到外面不加掩饰的命令和动作,各个面色铁青,凝视陆寒离去的方向,只能无力的愤恨。
‘洛儿,你带着两个师弟,代替我主持这里,三个神照后期合力,差不多也能应付外面的圣阶了,老夫下去护住大阵根本。’
东北角的浮岛内,一股氤氲长霞卷来,是个紫衣黑甲,面容干黄的中年,对主岛上的某个身影冷声喝令,语气不容置疑。
“朋太师叔多加小心!”
从人群里,立即走出一个蓝衣流云袍的三十岁男子,赶紧躬身答应,神色立即凝重起来,眼角却闪过不可察觉的冷光。
‘那里分明快要崩了,为何还要苦撑,退守主岛后,坚持十天都不在话下,现在让我们去送死吗?’
被削平的山岳内部,其实是截然不同的世界,尤其是主岛下方相对的核心部位,一根根粗壮巨柱,深深插进大地深处。
每根巨柱上,都自带一个中型防御法阵,并有三个大乘期修士,带领十几名上玄期弟子,目不转睛的牢牢看护。
一根根柱子,粗度足有三里,无数斗大的晦涩符文,从上到下笔直排列,还有淡淡黑雾缭绕,下方似乎插进幽冥,根本看不到尽头。
只有亲自触摸,才能感觉到巨柱里面,有浩瀚的恐怖能量波动,从下向上迅速传导,侧耳能听到轻微嗡鸣之声。
“见过太上!”
当朋姓老祖,被一缕黄霞裹住,迅疾潜入地下时,至少十几名修士立即察觉到,纷纷躬身叩拜。
“嗯!我们的老底已被看穿,妖族正在向下进攻,很快就会到达,都打起十二分精神,准备殊死拼命吧。”
“是!”
众人微微一惊,但各个面露坚毅,似乎早已料到这一幕肯定会降临,只是比预估大大提前了。
玄界西方的高空,不时掠过一群群队伍,各个宗门或者家族,几乎倾巢而出,蜂拥着向东快速飞遁。
陆寒从深海返回,并且严惩三大超然势力,大肆犒赏前方道友的消息,如晴天霹雳响彻每个角落,
距离较近的虚天门,听到陆寒的举动,宗门高层差点吓瘫,立即裹挟所有人,带着镇宗神器,快速扑向玲珑谷,经过天选城时,还将那里的灵丹妙药几乎买光。
作为一流大宗的魂罗古狱,留守的仅剩下三千低阶修士,这次出动上万弟子,直接驰援最近的落雷宗,那里已经遍地成海,厮杀同样激烈无比。
二三流实力,直接席卷所有家底,浩浩荡荡向东而去,只要是喘气的都必须跟着,金丹境界以下,直接坐上灵兽飞车,一天同样弛聘几万里。
即便身处边缘,侥幸蒙混度日的散修,也纷纷从藏身之地冒出,三五成群拼命赶路,生怕见不到海妖,界面残运就已结束的样子。
‘太狠了,太狠啦!’
‘玛德!这招简直真毒,你若不真心出力,就威胁妖族上门,动辄杀个干净。’
‘卧槽哦,谁敢心存侥幸,谁就会得到不幸,超然势力都无法存活,嘶——!’
‘听说当年惧怕陆寒,被迫偷偷逃亡的赤月宗,也一股脑冒了出来,并且俘虏了数千半兽人,在神丘以东的另一处战场,正打得不亦乐乎。’
一波波队伍中,不时出现各种议论,各个谨小慎微,连说话都不敢高声,飞遁的同时都不断打量四周,生怕陆寒从哪里冒出来。
‘最新消息已经被我得到,天荡山已经没了,好像没有生还者,大宗的传送阵都失去了作用。’
‘我滴天呐!那么惨?!’
‘惨吗?若陆前辈不出此下策,我等再不同仇敌忾,死的道友不知能组建多少个宗门。’
‘说得好!惨死一个好过惨掉一片,恐怕陆前辈的手笔,将会永远影响未来,让那些蝇营狗苟之辈,再也没有侥幸之时。’
此刻的神丘地下深处,朋姓老祖如地渊里的巨兽般,盯着周围任何风吹草动,这些巨柱周围千里内,都被法阵严密封锁。
区区四个圣阶老妖,并且都被陆寒和聂老尊打击过,至少均是带伤之身,短时间内无法对他构成威胁。
半个时辰后,朋姓老祖眼眸射出冷光,身影迅疾不见,再现身时已到正南数百里外。
‘隆隆——!’
那里的远处斜上方,地面逐渐瑟瑟发抖,一股剧烈沉闷响动,正由远而近快速增强。
忽然,他面无表情地抬起头,连续跨步前移,走到法阵保护之外,三根手指抬起,轻轻向某处点去,眼神里不带任何慌乱。
呲啦!
遑遑厚土,竟然瞬间消失了,数百里外莫名多出个巨爪,忽略一切强硬抓来,爪心焦黑色,印着一个古老图腾,正释放出骇人炫光。
三指一爪,直接硬撼。
周围尽是硬土,暴轰威能减弱数倍,但仍旧粉碎了几十里空方圆,狂笑声接连到达,那个龟身龙尾的老妖,十分亢奋还带着讥笑。
“呼哈哈哈……!陆寒那厮真歹毒,这里果然藏着门道,你们被自己的同族害死,心里很爽吧,嘎嘎嘎!”
“哼!那个不得好死的贼子,固然十分可恶,但他杀戮的海族,无一不是精锐,很快就轮到什么深海云宫,活捉五大妖王,尽数在此给我人族守灵。”
“吼——!狂妄!”
朋姓老祖不怒反喜,似乎看到一个个妖王,被废去修为跪在面前,向他磕头认错。
提到王族,立即如触逆鳞,老妖顿时暴怒,将那条龙尾伸出,如一根粗壮的长鞭,狠狠横扫过来。
恐怖威能席卷而开,防御法阵被激活,结界上映出几条土龙,和几种丑陋虚影,对着侵犯者愤怒咆哮。
周围闷响不绝,无数洞穴先后出现,各种高阶妖修纷纷钻洞而来,将大地深处破坏的千疮百孔,并且带着凶很扑上。
光幕上的凶兽虚影,立即喷出各种霞光,化成密集狂刀长剑,雨点般狠狠打出,倾力协助法阵防御。
数百个弟子脸色骤变,对于地表的惨烈大战,他们只在想象中,此刻见到真实的大妖,各个体长几十丈,并且擅长开穴钻洞,岂能不忧心忡忡,离家硬着头皮冲上去,抡起法宝灵宝倾力诛杀。
…………
兴奋至极的狂啸,却在小虚天腹地上演,群妖乱舞号角涛涛,虽然损失惨重,但海水凶猛灌入,又将海面推进了数万里。
千疮百孔和残肢断体,以及血红成河,在汹涌水域冲刷下,很快淡化消失了,一个个海妖军团,重新列成战阵。
缴获的无数普通丹药,都被迅速分发下去,然后狼吞虎咽般扔进大嘴,王族大军的实力,犹在向巅峰迅速恢复。
“迅速分成四波,然后向人族腹地进发,前方再无抵抗,趁着陆寒那个奸诈的家伙没来,赶紧藏匿起来,否则极其危险!”
遍地瓦砾的残破广场上,那个长脸红面,浑身黑纹锦衣的准王级老妖,目光闪烁狡猾,正挥手发出叱令。
‘霍尔孛来统帅,您这样做不太好吧?我们王族何曾惧怕过任何东西,何况那陆寒仅有一人,上次是奥利弗大人轻敌,才导致自己奉献出生命。’
‘是啊!我王族军团,定当全力辅助您,将陆寒那厮围住,彻底斩杀在这里,为七位妖王分忧。’
‘备战吧!只要他敢再出现,保证让他葬送在此,海族永远无敌!’
“永远无敌!”
众妖正狂呼,被鼓噪下更加热血沸腾,立即嗷嗷狂叫,但一股惊天动地的无上威压,,顷刻让它们躬下身去。
“闭嘴!都闭嘴!你们没听见本统帅的话吗?难道我比你们还愚蠢?迅速离开这里,王族大军粉分为两支,其他军团也分为两拨,迅速向前方进攻。
至于陆寒,会有更伟大的存在,将亲自降临,专门将他抹去,我们只要进攻,进击!”
“你说的没错,霍尔孛来阁下!”
众妖愕然,但未等他们回应,一个声音从苍穹降下,灌入几十万妖族军团耳中,顿时引起一片颤栗。
‘陆寒?那家伙真来了,好快啊!’
‘快点战斗,迅速结阵!’
‘吼啊——!那该死的是不是没离开,一直在偷窥我们,那就和他决战吧!’
妖族顿时哗然,一个个战阵,在高低不平的山岳和洪川仓促排开,但天空亮了,越发光明无限。
然后他们见到一根手指,从万丈高处轻轻摁下,如逗弄宠物般,如同摁在生灵额头,然而却引发满场骇然惊叫起来。
因为他们发现,这根晶莹剔透、金绿色光泽闪耀的手指,从降临的刹那,就凭空节节暴涨。
每次暴涨,空间变颤抖一次,到他们头顶时,已经堪比遮断天宇的天柱,横贯于日月之间,足有几万丈长。
以平行角度看去,则看到手指在云雾缭绕间出现,迅速碾压下去,直奔万千生灵,一切皆如蝼蚁。
金戈征伐、生机滚滚,指纹清晰可见,像极了古老年轮,气息无穷浩瀚,而投射下的虚影,更笼罩方圆长度八百里,宽幅几万丈。
“吼——!你这小贼果然狠毒狡诈,当我王族惧怕吗?来吧!本统帅要亲自杀死你!”
霍尔孛来眼皮乱跳,不祥预感暴增,但那一指点来,已经压爆了虚空,他必须用强横姿态接下,否则会死掉不知多少力量。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