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5mjaq好文筆的小說 我是演技派 ptt-第六百零六章 當然相伴-n3m3z

Luciana Joanna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
“新哥,今天出去跑步么?”
这边纬度低,天亮的比较早,贺新刚起床,沈明就过来了。他事先做了不少功课,对贺新的日常起居摸得很透。
“不去了,这边是高原,总得适应两天。”
贺新这会儿刚刚洗漱完毕,换了一身比较清凉的休闲打扮。这边的气温大致跟武汉差不多,早晚十八九度,白天二十七八度,气候很怡人。
“这边六点半供应早饭,剧组一般七点钟吃早饭,八点钟出发去片场,片场在山上。山上气温低,得多备点衣服,赶上有夜戏,还得穿羽绒服……”
沈明把打听的情况事无巨细的跟贺新汇报着,这也是助理的职责。贺新进组晚,对剧组的一些情况不太了解,这就需要通过助理了解方方面面的情况。
“哦,走,咱们先去外面逛逛。”贺新点点头。
每到一处拍戏,他都喜欢到周边走一圈,看看风土人情,品尝风味小吃,留意一下有什么纪念品之类的。除了放松心情,熟悉环境对塑造角色同样也是很重要的。
泸水县城就坐落在怒江边上,江水奔腾,两岸高山雄伟,美的壮阔,让人不知不觉间心胸变的开阔,如同当年他在青藏高原看着蓝天白云,高耸的雪山和辽阔的草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泸水县城不大,江对岸的正在大兴土木已经耸立起了不少现代化的建筑。据说是自从丽江火了之后,这边格外注重保护年代久远的古城老建筑,对岸正在另起炉灶建设新城区,以最大程度保护老县城的风貌,以便将来发展旅游资源。
贺新和沈明沿着怒江边上的一条热闹的街道逛了一圈。这边跟他当年拍《无极》时的外景地香格里拉虽说同属滇西北,两地相邻,但风土人情包括饮食习惯完全不同。香格里拉属于藏族,而这边属于傈僳族。
这些年来,他到各地拍戏,也算是走南闯北,尤其云南已经来了好几次,但当地不少新奇的小吃他之前从未见过。
比如此时他和沈明光顾的这家小店,卖的就是当地两种最具特色是小吃,叫“侠辣”和“巩辣”。
一开始他以为这两种小吃都是辣的,一打听才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侠辣”和“巩辣”是当地傈僳族的语言,翻译过来就是肉炒的酒和鸡蛋炒的酒,简称“肉酒”和“蛋酒”。
蛋酒武汉也有,拍《万箭穿心》的时候,贺新几乎天天都吃。但这里的蛋酒和武汉的蛋酒完全是两回事。
这里的肉酒、蛋酒就是锅里先放入酥油烧热,然后放入鸡肉块或者鸡蛋,炒至又黄又脆,再加入当地一种叫做泸水杵酒的米酒,盖在锅盖焖煮五分钟左右即可。
这种热气腾腾的蛋酒,再配上夹着野韭菜和猪肉的荞麦夹饼,风味独特。尤其是这种蛋酒吃进肚子里暖烘烘的,在这种湿漉漉的天气里,让人感觉特别舒服。
当两人正坐在小店门口的小板凳,靠着小矮桌大快朵颐之时,贺新的手机响了。
一个陌生的号码。
他以为又是那种推销或者诈骗的骚扰的电话,想都没想直接就按了。
但这个号码却再次倔强的响了起来。
贺新这才犹豫着接通了电话。类似那种推销或者诈骗的骚扰电话不会接二连三的打过来。
“喂,你好……”
“贺老师,我是于飞鸿。”
“哦,于老师,抱歉!抱歉!这是你的新号码吗?”
“对,我到这里来新办的,事先没有通知你,不好意思啊。”电话那头的于飞鸿似乎刚刚才反应过来,忙歉意道。
“贺老师,你在宾馆吗?”
“哦,我现在正在外面吃早饭,马上就能回来。”贺新忙道。
昨天制片人孙立说了,于导演今天早上和他见面,只是他没想到于飞鸿的电话这么早就打过来了,要知道现在都还不到七点钟。
“那……八点钟,我们在宾馆二楼的会议室碰头,你看可以吗?”
“没问题,那回头见!”
“嗯,一会儿见!”
“这个于老师可真够早的。”挂上电话后,贺新不由摇摇头嘀咕了一声。
接着又问沈明道:“剧组昨晚几点回来的?”
他是单独一个房间,而且昨晚睡的比较早,沈明作为工作人员被安排在楼下的三人间。
“十点半左右,挺晚的。”
贺新一听不由咋舌道:“那这个于老师精力可真够充沛的。”
剧组十点半收工,作为导演还要拟定第二天的拍摄计划,然后评估今天的拍摄的内容等等还有一大堆的事,忙个三四个小时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此算来,于老师昨晚压根就没睡几个小时,真不知道后世在网上被广为传颂的“冻龄女神”到底是怎么修炼而成的。
“新哥,听说这位于导演很厉害的……”沈明犹豫着道。
“噢?说说这么个厉害法?”贺新一听,顿时饶有兴趣道。
在他的印象中,于老师好象一直是柔柔的,给人一种很知性、很娇弱的感觉。不过话也说回来,能够当导演的女人肯定有她坚强的一面。
“我听跟我一屋的灯光助理说当初开机的时候,特技组和录音组好象没把导演当回事,一连迟到了两次,结果导演当场就火了,摔了对讲机直接说不拍了,就连孙制片说情都不管用。一下子就把剧组里的那些老资格给镇住了,从此以后就再也没人出过什么幺蛾子。”
“可以啊!”
贺新听的一愣一愣的。剧组里那些有油条欺负菜鸟导演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就象宁皓当初起家的时候,就爱用自己的同学或者当初跟他一起拍广告的穷哥们,哪怕钱足够也不愿意请圈内的一些大拿,说穿了就是防备这种事情。
贺新虽然昨天刚到,还没来得及跟剧组主创们碰面,但是《爱有来生》这个剧组除了导演是菜鸟,其他的可都是老鸟。
比如摄影师黎耀辉,那是一直跟王墨镜混的,当年王墨镜拍《春光乍泄》的时候,梁朝韦饰演的那个人物就叫黎耀辉。
估计宁皓那货就是跟王墨镜学的,比如《石头》里的包世宏,还有《赛车》里的耿浩啥的,这些角色名字的主人都是当初一块儿拍戏的哥们。
出师之后黎耀辉掌镜过《古惑仔》、《2046》、《金鸡》、《无间道》、《伤城》等很多电影,就在今年刚刚凭借《伤城》拿到了金像奖的最佳摄影。
还有象灯光师赵飞、美术指导项海明,尤其是刚才沈明提到的那位录音组的大佬王丹荣,那是冯晓刚的御用录音师,裤子导演之前几乎所有作品的录音师都是他。
这样的班底,觉得能够称得上是一流的制作团队,代表着华语电影幕后制作的最高水平。
而面对这些老资格,于飞鸿居然能够镇得住,确实让贺新顿时刮目相看。只是这似乎还不够,作为一名演员想要跟导演配合好,首先需要的是演员对导演的绝对信任,然后把自己全身心的交给导演去掌控。
就这点而言,贺新心里还不是很托底,他也暂时做不到对于老师的绝对信任,最起码还得看看她导演水平再说。
八点钟,当贺新准时来到宾馆二楼的会议室时,里面已经是坐了不少人。
“导演!”
“耀辉哥!”
“赵老师!项老师!王老师……”
贺新一一跟大家打招呼。
说起来好笑,当初因为小白龙被打,他开了地图炮,得罪了一大批港圈的电影人,但只要跟他合作过或者接触过的香港电影人跟他的关系处的都不错。比如黎耀辉跟关金鹏是好友,贺新两次去香港都一起吃过饭,当初贺新在参加金像奖被人骂北佬的时候,黎耀辉还主动安慰他来着。
至于其他几位大佬,纵然没合作过,但也都认识。
“哈哈,阿新!”
黎耀辉热情的跟他拥抱了一下。
另外几位也很客气地站起来回应:“贺老师……”
“别,各位老师,叫我阿新、小贺都成。”
寒暄了一阵,才各自落座。
“原来大家都认识,那我就不介绍了。”于飞鸿一脸精干的坐在主位上笑道。
接着又朝贺新问道:“贺老师,到这边还适应吧?”
这边地处高原,初次来到这里的不少会有一些高原反应。
“我还比较适应。”贺新道。
于飞鸿看他气色不错,还有闲情雅致出去逛街吃早饭就知道他的状态不错。
“贺老师,你看是不是还需要调整一下,感受一下剧组的工作氛围?”
“可以,我先感受一下,争取早点适应各位老师的工作节奏。”贺新笑道。
他确实需要先看一下,但主要还是看看于老师导演的风格和水准。
于飞鸿原本只是想客气一下,结果这家伙居然就这么点头应下了,她有点无奈,只得道:“那给你三天时间,你看差不多吗?”
“可以,导演,你看安排就是。”这货忙道。
“那就三天吧。”
于飞鸿下意识的撇撇嘴,接着翻开摆在面前的那本很大的笔记本,言归正传道:“好,我们商量一下今天下午拍摄的计划……”
贺新认真的坐在旁听。说实话,当初看到《爱有来生》剧本时候,他真的挺佩服这位于姐姐的勇气。
都说新手导演有几大禁忌,不能拍动作戏、动物戏、小孩戏、大外景戏,这是圈内公认的。可《爱有来生》剧本中,这些全齐了。
就象现在她在安排下午拍摄的戏份,就是拍阿九和她哥哥幼年的戏,俩小孩在树林里跑,后面有只熊在追赶。
小孩戏、动物戏结合在一块儿,难度可想而知。
“贺老师,下午你跟剧组一块儿上山吗?”最后,于老师还特地客气的征求了一下他的意见。
“当然!”贺新忙道。
越是有难度的戏越能体现一个导演水准。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