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5iz2h熱門言情小說 坐忘長生 飛翔的黎哥-第一千兩百二十五章 新仇舊恨分享-c9trb

Luciana Joanna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
冥山战域最近热闹得很,原本百无聊赖地等待着战季结束的修士们都精神了起来,青冥、九幽两方各个能看到天地谱的仙城,每天来往的人多了数倍不止,各种消息、流言满天飞,也不知道真假。
“你们看了今天的天地谱没,快说说,仙宝现在在哪儿,在谁手上,易主没?”
“没呢,还在那人手里,也还在静落原内。”
“赫,还在他手上!这都三四天了吧?那个叫柳清欢的修士以前没听说过啊,怎么这么厉害!”
“是啊,我听说他还只有合体期呢,你们说那么多大乘修士追过去,他是怎么保住仙宝不被抢走的?”
“可能是他修有什么厉害的神通,法力强大……”
“法力强大在静落原里有什么用?你们忘了静落原是什么地方吗,那可是好多在大乘都不敢踏足的禁区!我看他肯定是有什么厉害的法器,而且他手上还有仙宝……”
一间茶肆里,几个还没到空阶的修士也正在谈论最近的热闻,他们自认修为太低,干脆也不去东奔西跑的凑热闹了,只天天坐在城里,一边悠哉游域地喝茶,一边打听最新的消息以作谈资。
茶肆里其他桌子基本也都坐满了,大多数都跟这桌一样对仙宝的下落好奇不已,就听角落里传来几声惊呼,一个修士声音很大地道:“竟然是他!”
众人全都诧异地看过去,就见那人又急急地道:“青霖道人,真名就叫柳清欢?”
他问的是同桌一位年轻男修,就见男修轻轻点了下头,道:“不错,青霖道人就是柳清欢。”
满座皆是一惊,有还没反应过来的修士疑惑道:“青霖道人?这名字我好像在哪听过……”
“你是不是傻,几个月前覆灭了魔族破碎魔都的,不就是青霖道人吗!”
“原来是他!”
整个茶肆都沸腾了,立刻开始传递这个新鲜出炉的消息。
“那就难怪了!此人连防卫森严的魔都说毁就毁了,能保住仙宝也不奇怪了!”
“那他岂不是堪比大乘了?”
“好多大乘修士也未必能一举毁灭魔都吧……”
众人正说得热闹,就见角落里那长得斯文俊秀的年轻男修轻咳了一声,又开口道:“柳清欢是青霖道人的事已经算不上新鲜了,你们还不知道吗,青霖道人已经放出话来,还立下道心誓,谁帮他抓住鸤鸠,并救出门人弟子,就将仙宝双手奉上!”
此话如平地起惊雷,所有人都惊呆了,随即哗然!
不少没听过鸤鸠名号的人都连忙追问他是谁,待知道是九幽那边的大乘修士,还来不及沮丧,那年轻男修又说出鸤鸠现在可能伤势严重、修为跌落大乘境、不足为惧的事,又忍不住升起一丝希望。
“真的只要抓住鸤鸠,就能换得仙宝?”也有人质疑道。
“当然是真的!”年轻男修肯定地道:“这消息是从那些追进静落原的大乘修士口中传出来的,不可能有假!”
“九幽那边的人现在都传疯了,现在到处搜索鸤鸠的下落,想要把他找出来。”
“可惜鸤鸠是九幽的人,要躲藏大概率也躲在他们那边哪座仙城哪座战堡里,我们青冥的人却不好去的。”
“那可说不定,也许他藏在哪个山旮旯里呢……”
众人开始就鸤鸠的藏身之所热切讨论起来,也有人兴奋地冲出了茶肆,打算加入这场仙宝的追逐大戏,而一片喧闹之中,没人注意那个年轻男修已经不声不响的消失了。
这一日,抓鸤鸠换仙宝的消息跟长了脚似的,迅速传遍整个冥山战域,原本赶往静落原的人潮也有部分改变了方向。
相比起深入到危险至极的静落原,追捕能以一己之力覆灭魔都、实力难以估算的柳清欢,似乎寻找鸤鸠更便宜些。
而正被无数人寻找的鸤鸠,此时正对着自己一帮门人大发雷霆。
“废物!竟然让他毁了玄冥山,还让他逃到静落原里去了,全是废物!”
底下的人大气都不敢出,更别说辩解了。他们这位老祖自从失踪了数百年,回来后不仅样子大变,脾气也变得极为暴戾,稍有不顺心便大肆杀人,手段也越发残酷血腥。
虽然现在外界传得沸沸扬扬,说他们老祖实力大跌,但畏惧、以及过往的积威,让他们不敢心存一丝一毫的质疑。
更何况,老祖的外貌虽然变了,但那双作为标志的阴阳异瞳依然在,气息也比从前更加强大、阴沉,就连门内数位合体境界的长老都一如即住的敬畏老祖,他们哪里还敢生出异心。
好不容易,头顶上的责骂怒吼终于告一段落,只剩下余怒未消的喘息声,气氛凝滞得让人头皮发麻,然而一个门人还是鼓足勇气,战战兢兢开口道:
“老祖,现在外面的人都在寻找您的下落,今天还发现有人在外面窥探,另外我们住在这里的事并不算隐秘,您看我们是不是要转移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
门人无比急切,坐在上首的鸤鸠神色阴沉得可怕,却仿佛没听到他的话。
他已经忍了太久太久!满腹仇恨如同滚滚熔岩,烧得他心焦气躁,却还是只能继续憋着,无法发泄。
七百多年的光阴,他蜇伏了七百多年,好不容易才再次重见天日,原本以为将柳清欢逼进冥山战域,能看一场屁滚尿流、痛打落水狗的好戏,结果对方反将一军,倒让他处境堪忧起来。
面对一众门人等待他下达命令的畏惧模样,鸤鸠却只觉满腔怒火憋得自己快疯了,好半晌,才嘶哑着嗓音开口道:“准备撤离。”
门人又问道:“那,那些文始派……”
“杀了!”鸤鸠突然大吼道:“全都杀了!既然没人不在乎他们的性命,那就全部杀了,特别是他那个道侣,我要她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所有人被他瞬间变得扭曲癫狂的脸吓得不敢抬头,只听得头顶一阵大喘,如同潮水一般的黑芒从他身上爆发而出!
一众门人大惊失色,再顾不得其他拼命朝门奔去,然而不等他们夺门而出,黑芒却已经卷到,顿时有几人立刻倒在了地上抽搐起来,身上凭空出现无数割裂伤,却没有一丝血流出来,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不、不要,老祖……”微弱的求饶声终于拉回鸤鸠的理智,想到接下来还要用这些人,他收回涌动的黑芒,又改变了主意。
“等等,先别杀,带他们走。”鸤鸠眼中涌动着嗜血而又疯狂的凶光:“这么杀太便宜柳清欢了,只能当着他的面慢慢杀,才更有趣!”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