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mes42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李朝萬古一逆賊 線上看-50.趙大府明斷堂審看書-ii3k1

Luciana Joanna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不说正在审理揭帖一案的赵万永,即使是坐在后堂的李和洪景来都有些吃惊,怎么这玩意儿还争着抢着来投案。
莫不是为了一文钱?
玩笑了,怎么可能会有人为了一文钱就冒着被远流三千里,去济州岛喝海带汤的风险前来举报或者出首的。这要是都有人被收买,那未免这个世界也太开玩笑了吧。
那这么一瞧,最大的可能也就是觉得这么一来,可以邀大名,可以搏大声。靠着骂国家执政的事情,一下子成为士林中风头最劲的那个仔。虽然这个“靓仔”是反对派的,可是在这有明朝鲜国,从来没有任何一党或者一派外戚能够执政数十年而不倒的。
现在虽然被丰山洪氏所嫉恨,可是二十年后,假设洪景来病死了呢?假设李病死了,新王继位风向变化呢?又或者现在的王妃洪氏生不出来,到是其他家族的什么妃嫔秀女生出了个大胖小子,被册封为世子呢?
我拿今天赌明天呗!
反正现在天下八道的士人都汇聚在汉阳城内,成千上万的儒生都或看或听,关注着此事。以洪景来刚刚竖立起来的求贤若渴,唯才是举的招牌,绝对不可能对一个前来应考的士人儒生大刑伺候。
洪景来要是敢于对几十名乃至几百名士人儒生用刑,那这辈子的名声都不要想好了。你杀京商一千人,那都是泥腿子贱民或者中人,死了也就死了,根本没有什么士族关心他们。但是你要是敢大规模的杀害处罚士人儒生,这青史可都握在这帮人手里的笔中。
今天你敢打人杀人,明天他就敢写小说骂死你!
既然笃定洪景来不会动手,顶多就是一个济州岛往返旅游券,这么看来,代价好像没有那么大的样子。在济州熬上几年甚至十几年,只要天下的情势一变,就能有咸鱼翻身的机会,一朝封官拜相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在有明朝鲜国的历史上发生了太多太多,是个士人儒生都知道的清清楚楚。科举一科才选三十三名进士,三年一科,不知道多少人蹉跎一生三四十年都没办法登科。这么想来,现在的揭帖事件,未尝不是一个未来的快速晋升通道。
“尽是些博虚名的狂徒,委实可恨!”李一拍凳,就要起来。
“主上息怒,且看赵大府如何处置。若是主上现身,邀名之辈岂不是更加张狂。”洪景来暂时还是克制的,不愿意把事情闹得太大,虽然现在已经很大了。
“传令给赵卿,令他务必用心拘审,不得有误!”李听了劝,虽然坐下,但并没有完全罢休。
说到底这事不是简单的骂街,因为骂的是洪景来,身为君王,且还是洪景来拥立起来的君王,双方就是事实上的命运共同体。李虽然心中并不希望有洪景来这样一个权臣在,但是表面上还是需要维护双方亲近友好、和睦相处的状态。
一名随从得了命令,悄悄跑去大堂,告知赵万永。赵万永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往年什么“腐儒”、“竖子”之类的东西,虽然常在士林间好友的闲谈中聊到,本以为不过是个笑话,就算有这种人,也不过是偶尔可见,可现在一来就是一百多。
这一百多人咋想的?吃饱了撑的想干啥!
正在考虑是把这一百多人都放进来,还是一个一个单独审问,后头李的御令传来了,要他务必从重从严从快审理,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决不能放过一个坏人。
领导发了话,赵万永也不能一个一个慢慢审了,这便命汉阳壮勇拦出人墙,将那些士人放进衙门,全部登堂。
大概是这事情的风声太大,这一百多人前来自首之后,汉阳府外居然渐渐聚集起上千名士人百姓,都是来看赵万永如何审理的。人群在汉阳府外鼓噪,要求进入大堂前的广场和回廊上旁听此案。
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鼓噪声甚至把堂内正在审理的赵万永的话音给掩盖了下去。咱小赵虽说是京华士族出身,平时乃是温润如玉的贵公子,但他也是手持宝剑披甲擎弓跟着洪景来起兵靖难的大将。
见此情景,也是火起,勒令大开府门,允许士民百姓入内旁观。但是敢于喧哗者,立刻掌嘴五十,还行再犯的痛打一百。三教不改的狂徒,直接站笼!
这下不光是外边儿鼓噪的士民安静的走了进来,原本在大堂内交头接耳的百余士人儒生也不敢多嘴说话了。都静静的杵在那儿,听赵万永发落。
眼见场面终于安稳,赵万永随即取出他在汉阳搜集到的十几张揭帖,放在自己面前的案上,命令眼前的百十人把揭帖现场书写一遍。
公堂没有什么书案,只有纸笔,众人面面相觑,只得靠墙趴地写了呈上。约略十分钟,最后一个人也将揭帖呈上,每人都在自己所写的揭帖上署了姓名,方便赵万永喊话。
上百份揭帖,赵万永一一瞧完,先是点出了十几个姓名,命令府内壮勇兵将这十几人直接打出汉阳府。
号称是儒生士人,要么有错别字,要么写不全,可笑至极!
在场围观的士民百姓哄堂大笑,居然连字都不会写,就来冒充是写揭帖痛骂洪景来的人,实在是“滥竽充数”。在后堂的李和洪景来也是大笑,这年头真是什么妖魔鬼怪都敢跳出来作死,不知好歹。
李这便吩咐,将这等不学无术之徒,直接取消生籍,赶回老家,九年内不允许参加任何科举考试。
这个处罚也算严重了,毕竟一个人能有几个九年呢。此番被打发回家,必然成为乡里的笑柄,怕是寻死的心都有了,那还有再参加科举的脸皮。
两人这便继续旁听赵万永审案,一下子打出去十几个人,那些壮勇兵可是真的用板子打在肉上,一点没有手下留情,哀求哭嚎声才敢落幕。
“现在命你等将所写揭帖张贴之处写来!”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