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g40en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重生宋末之山河動 txt-第1463章 不合時宜看書-uw84n

Luciana Joanna

重生宋末之山河動
小說推薦重生宋末之山河動
赵昺看向吴曦期盼的眼神,心中有些无奈又好笑。都说‘一孕傻三年’,过去吴曦虽然也做过些错事,却也相当的精明,怎么自他北伐归京后发现其竟干傻事,今天又问了个这么不合时宜的问题。
说实话对于钦宗葬于巩义祖陵之事,他在前世还是知道一些这段历史的。宋绍兴十二年三月,宋金《绍兴和议》彻底完成所有手续。夏四月,高宗生母韦贤妃同徽宗棺椁以及长期被金扣留的宋朝大臣皆被遣送回朝,但是这里并不包括还活着的宋钦宗。
这并非是钦宗不愿意回来,其还是希望南归的,作为皇帝,即便是亡国之君,宋钦宗对问题的洞察仍旧是清晰的,他深知自己南归的阻碍在于弟弟高宗,便主动表示对皇位没有想法了,不会和高宗争夺皇位,只希望得一太乙宫或一地终老。
但是即便这样,高宗对钦宗南归还是不松口的。既然坐上了皇位,即便是占了大便宜坐上的,又岂能主动挪开屁股。而除高宗外,实权人物秦桧也反对迎回钦宗,南归之事自然作罢。
待到了绍兴二十一年,高宗派遣巫伋为祈请使出使金国,面见金主完颜亮提出两个要求:修葺在河南的诸帝陵寝和乞迎请靖康帝归国。其对于修缮陵园婉转拒绝了,但是对放归钦宗却松口了。这下把高宗给吓到了,再没有提及此事,也无迎回钦宗的行动。
绍兴二十六年钦宗死,然而过了五年,高宗才获知钦宗的死讯,此时他已经禅位孝宗,但是仍把持着朝政。乾道六年,宋遣范成大使金求归陵寝之地,金世宗不但答应了,而且还提出“归钦庙梓宫”。当范成大带回这一消息时,南宋朝廷的表现更有意思了。
听到金世宗主动提出送归钦宗灵柩的消息后,宋高宗立刻慌了,立刻派遣赵雄出使金国,提出拒绝迁回钦宗灵柩,同时也不迁其他陵寝了。这一下金世宗生气了,自己已经把钦宗的灵柩搬来了,就等你们来人取了,现在却说不取了,这不是耍我么,让他如何不生气呢?斥责宋廷“于义安在”。
如果钦宗活着,高宗出于私心拒绝迎回尚可以理解。那为何钦宗已死,甚至是金朝主动提出送回钦宗灵柩,他为何仍旧拒绝呢?其实还是私心,还是帝位问题。不管是活着的钦宗还是死了的钦宗,只要回到南宋,先不说活着的钦宗会不会重夺皇位,就说如何在礼仪上对待其,也足以让高宗头疼不已的问题。
因为这事关正统。牵涉到高宗的皇位继承自哥哥钦宗还是父亲徽宗呢?高宗给出的答案是:自己的帝位传承自父亲徽宗,事实上这就已经将哥哥钦宗排除在外了。而在钦宗刚死时,高宗没有迎回钦宗就已经说明这个问题,就更不用说死后十余年了。
迎回灵柩若是葬入帝陵,就等于承认钦宗的帝位,这又置高宗于何位?高宗辛苦几十年确立的皇位正统岂不是徒劳了?所以不迎回钦宗灵柩和不迎回活着的钦宗是一个道理。
眼见宋朝迟迟不派人迎回钦宗灵柩,最后金世宗下令将钦宗安葬在河南巩义皇陵陵区的巩洛之原,可怜的钦宗事实上在宋朝连个以皇帝身份的安葬之地都没有。后世还有种说法,有传言金军准备乘着护送钦宗遗骨的机会南下,南宋朝廷被吓着了,赶紧为钦宗发丧,上庙号和谥号,并且给陵寝上陵号为永献陵。
至于其中有没有遗骸,赵昺估计同徽宗皇帝一样,里边只有一根枯木,甚至于就是真正的空棺,因为彼时中原还在金国的控制之下。而宋朝又拒绝接受,他们很可能连根木头都省了,反正也不会有人验看……
“皇后,若是蒙元答应将德祐帝放归,汝会做何想?”赵昺叹口气,反问吴曦道。
“这……”吴曦立刻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皇帝自继位以来关于正统的争论就没有停止过,刚刚的平息的太学生伏阙上疏也是于此有关,她一时间无法用作答。
“若是众臣拥德祐帝复位,汝当又如何?难道甘于让位于于其吗!”赵昺再问道。
“臣妾自然不愿!”吴曦低头喃喃地道。
“即便德祐帝如钦宗般愿居于观中,或封于外郡,汝能否安眠?”赵昺又问道。
“臣妾不能安眠!”吴曦怯生生地道。
“若朕将其迎回复帝位,朕是称太上皇,还是自降仍为卫王呢?而德祐帝又如何待朕!”赵昺往前凑凑问道。
“臣妾不知,臣妾惶恐!”吴曦以头触地泣道。
“正所谓人心叵测,吃过肉的狗,就不会再爱吃骨头。做过官的人,也不愿在安于乡野之间。而当过皇帝的人,自然眷恋万人之上的权威。”赵昺言道,“高宗当年不肯迎归徽钦二帝,从道义上讲其的确是有失的,也有失伦常,因而广为朝野诟病;但是从人性上将,这也是无奈之举,当一国出现三个皇帝,又各有拥护。其即便无心争权,但他的拥戴者可不一定会这么想,重现黄袍加身的事情也不无可能。”
“此外,钦宗得位于徽宗,乃是受天子诏继承大统,被视为正统。而高宗号称受太上皇衣带密诏,为众臣拥立。虽然钦宗和高宗同受诏于徽宗,但是又有先皇和太上皇之别,两者间谁是正统不言自明。而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彼时朝臣多受惠于高宗,他们难道会甘心冒着失势,甚至被诛的风险迎回徽钦二帝吗?”
“皇后起身吧!”赵昺抬手让吴曦起身,章屏和雷妍忙将其扶起坐下,“朕与汝等即结为夫妻,那便是一体,朕若被废或是让位,尔等同样要迁出宫中。若是德祐帝念及兄弟之情,我们尚能苟活于世,否则就会是暴毙的下场,子女被尽诛!”
“陛下所言甚是!”李三娘道,“当年大唐宣武门兵变,太宗李世民射杀李元吉,太子身死,逼高祖李渊让位,称太上皇。而后李建成及李元吉的子女尽数被杀,并开除宗籍。太上皇李渊几年后抑郁成疾,病死宫中。”
“玄宗回马杨妃死,云雨难忘日月新。终是圣明天子事,景阳宫井又何人。”章屏听罢叹声吟道,“安史之乱唐玄宗出走川蜀,太子李亨借机在朔方登基,遵其为太上皇。想玄宗当年何等风流,却也落了个凄凄惨惨!”
众人听了皆是一阵沉默,他们皆熟知这段历史。彼时玄宗失势,肃宗从河西、安西征调了万余名精兵,又调回了河北前线的朔方节度使郭子仪和河北节度使李光弼所部五万军队,灵武一时军威强盛。接着又任命了朝官与将帅,建立了一套新的军事系统,对抗击叛军也作了全面部署。应肃宗之请,回纥也派来精锐骑兵助战。这时又适遇叛军内讧,安禄山为其子安庆绪所杀,部下不服,战斗力也随之削弱,形势急转直下。
至德二载,随着安禄山被杀,李隆基由成都返回长安,居兴庆宫称太上皇。他不载过问政事,侍候他的仍是龙武大将军陈玄礼与内侍监高力士,另有玄宗的亲妹玉真公主与旧时宫女、梨园弟子为他娱乐。但玄宗对杨贵妃之死一直是耿耿于怀。他从成都回来后,即派人去祭悼她;后来又想改葬,遭宦官李辅国反对而停止,却密令宦官将贵妃遗体移葬他所。又让画工画了贵妃的肖像,张挂于别殿,“朝夕视之而欷歔焉”。
而权宦李辅国为了立功以固其恩宠,上奏肃宗说:“上皇居兴庆宫,日与外人交通,陈玄礼、高力士谋不利于陛下。今六军将士尽灵武勋臣,皆反仄不安,臣晓喻不能解,不敢不以闻。”这年七月,李辅国乘肃宗患病之机,矫诏强行把玄宗迁居西内。
在途经夹城时,李辅国又率射生将五百骑,剑拔弩张,气势汹汹地拦住去路。玄宗胆战心惊,几乎坠下马来,幸亏高力士挺身而出,玄宗才安全地迁居甘露殿。事后,肃宗没责怪李辅国,反倒安慰他几句。不几天,玄宗的几个亲信也遭到清洗:高力士以“潜通逆党”的罪名,被流放于巫州;陈玄礼被勒令致仕;玉真公主也出居玉真观。
之后,肃宗另选后宫百余人,到西内以备洒扫。剩下玄宗只身一人,茕茕独处,形影相吊,好不凄惨,正是: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李隆基忧郁寡欢,两年后驾崩。而同年久病缠身的李亨亦驾崩。这个时间点太过巧合,不能不让人怀疑不久人世的肃宗在临终前害死了父亲,以免其复位威胁自己的儿孙。
众人尽皆黯然,虽然当下境况不同,但是如果皇帝失势,他们的下场也许都不如晚年的玄宗,很可能在退位的当日就被诛杀,后宫被清洗。所以最好还是让德祐帝在蒙元继续当和尚,将景炎帝归葬绍兴祖陵吧……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