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40tl1引人入胜的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吃頓餃子熱推-moda4

Luciana Joanna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是啊,如今的泽田吉达的确不能算是一张合格的底牌,不过我们还是可以用他来牵制一些公家派系的普通成员,或者是那些不愿意在第一时间暴露身份的卧底。”
呆萌少女在網王 夏妃暄
刘星活动了一下脖子,笑着说道:“这就是物尽其用啊,我们现在手上的人手就这么多,能多来一个人帮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很快,刘星等人便赶在晚饭之前回到了农场。
此时的农场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简单的来说就是骨川小夫带着拜黄衣教的成员把农村给翻新了一遍,将原本已经是十分破旧的屋舍变得焕然一新,而且还多出了不少活动板房,让农场看起来像是一处泽田建筑旗下的工地。
“你们终于回来了啊。”
守在门口的尹恩懒散的说道:“渡边流星那边又派来了一队人,农场里的人手已经快要到四位数了。”
“这么多人啊?那农场住不住得下这么多人啊?我的意思是说住应该住的下,但是这么多人的吃喝拉撒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啊。”刘星有些惊讶的说道。
尹恩耸了耸肩,笑着说道:“所以拜黄衣教的那些人正在骨川小夫的带领下在改造农场,刚刚光是各种厨具就已经送进去了好几车,所以我和丁哥现在才出来当看门的,保证不会有公家派系的卧底混进来。”
尹恩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自己的头上,刘星等人这才发现丁坤正蹲在大门上,手边还放着一个“烧火棍”。
“嗯?丁哥你手里的是莫辛甘纳?”张景旭挑眉问道。
丁坤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没错,这是我托渡边流星给我弄来的莫辛纳甘,虽然已经是一把老古董了,但是用起来还是挺顺手的,而且渡边流星还给我弄来了一个高倍镜,到时候我就在天然气罐装厂的附近找一个制高点,帮你们放哨。”
在寒暄了几句之后,刘星等人就进入了农场,结果刚刚走进农场的主楼,就被张文兵等人拉去包饺子了。
“拜黄衣教说到底还是来帮我们的,所以今天晚上的这顿饭我们再怎么说也得亲自动手,来证明我们不是单纯的把他们当成工具人。”
张文兵非常熟练的包着饺子,笑着说道:“我以前在公司里上班的时候,每个月都会和同事们在家聚一次餐,而我们每次聚餐的必备菜单就是这个饺子了。”
都市情仇
刘星有些笨拙的包着饺子,开口说道:“是啊,我以前读大学的时候,辅导员为了让我们这些来自天南地北的学生尽快熟悉起来,也安排我们在食堂包饺子。。。虽然我对这顿饺子记忆最深的一点,还是我吃到了一个里面全是糖的饺子。”
说到这里,刘星就觉得自己口齿生津,一股甜意涌上心头。
“哈哈哈,这很正常,总会有人喜欢在包东西的时候做一些恶作剧,比如我有一次在帮家里包包子的时候,特意放了一颗凝结的盐块在一个包子里,而且还在这个包子上做了一个自认为可以看出来的记号,结果没想到包子在整好了之后,那个记号就直接消失了,所以最后我自作自受,吃下了那个咸的不行的包子。”李寒星笑着说道:“其实我还挺擅长包包子的,因为我家以前开过早点铺,所以回头我给你们做一顿正宗的叉烧包,那味道简直不要太好。”
在欢声笑语中,一盘盘饺子被端上了蒸笼,这让刘星久违的感觉到了快乐。
如果这里不是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话那就更好了。
这一顿晚饭是吃的宾主尽欢。
在晚饭之后,刘星等人很有默契的聚在了一起,开启了密室时间。
“首先,让我们大家先对刘星表示庆祝,因为他终于又变成玩家了!”
都市狂龍 刺青
尹恩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大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这代表着我们这个小团队终于没人划水了。”
刘星白了尹恩一眼,假装生气的说道:“尹恩你这家伙别乱说话啊,我怎么就划水了?虽然我之前是没有办法进行判定,但是我该做的事情可都做了啊,不像尹恩你这条咸鱼就知道守门了。”
“嘿,刘星你这家伙怎么说话的,竟然敢说我是守门的。”
尹恩假装生气的扑了过来,作势想和刘星来一场哲学的摔♂跤,可惜被坐在中间的丁坤给拦住了。
靠着刘星与尹恩的“对口相声”,现场的气氛也算是被炒热了,所以张景旭就直接进入正题道:“目前天然气罐装厂的情况其实是有些微妙的,因为我整理了一下目前已知的情报,发现天然气罐装厂里有两个公家派系的家族——一条家与近卫家,这两个家族同为岛国的五摄家,也就是除了王室之外,岛国最顶级的五个家族;不过怎么说呢,这五摄家的情况和王室差不多,虽然在普通人心目中的地位很高,但是在秘密教会的眼中五摄家是不如像岛津家,毛利家之类的武家家族。”
“原因很简单,这五摄家虽然名气很大,一直掌管着岛国的各种重要官职,所以有人就说这五摄家的家主继承人都是‘天生关白’,这里的关白是一种官职,可以直接理解为我们熟知的丞相,总之岛国的三公九卿基本上都被五摄家给垄断了;但是我们也知道岛国是一个奇葩,虽然名义上还是由朝廷来总管一切,主持大局,但是地方事务基本上都被各个家族给瓜分了,所以这五摄家一直都坐镇都城,很多家族成员从生到死都没有离开过。”
“所以,五摄家和外界的联系几乎为零,更别提与那些秘密教会或者神话生物见面了,因此在几百年前的战国时期,五摄家并没有像其他的公家家族或者武家家族那样,与一些秘密教会和神话生物达成合作,所以从硬实力而言,一个岛津家就可以把五摄家按在地上摩擦了;不过到了后来,有些秘密教会还是看中了五摄家的声望与地位,所以五摄家也陆续获得了那些秘密教会的支持,但是总体而言依旧是不如其它大家族的。”
“于是乎,在公武之战开始后,五摄家甚至都没有收到公家派系的邀请,因为公家派系的那些势力都认为邀请五摄家加入,无异于是请了五个只会说,不会做的大爷,所以他们非常有默契的直接无视了五摄家,结果这五摄家最后还是加入了公家派系,因为五摄家很清楚公武之战是对岛国的大家族进行一番洗牌,所以他们五摄家如果不加入公武之战的话,那么在公武之战结束之后,他们五摄家就会跟着失败者一起被扫进历史的尘埃之中。”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特意安排,五摄家里一个玩家都没有,所以自认为高人一等的五摄家在加入公家派系之后,几乎和其他势力没有任何的交集,因此五摄家虽然是属于公家派系,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就只是挂了一个名头而已;所以我个人认为天然气罐装厂里的一条家与近卫家不足为虑,他们给我们使绊子的几率其实并不高,毕竟像这种家族其实是最好面子的,他们宁愿自己去死,也不会让自己的家族蒙羞。”
“但是,如今与那家天然气罐装厂直接相关的两个人——一条正我与近卫亮可都不是什么正常人,首先是这个一条正我,他对一条家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感情的,以前可从来没有少给一条家惹麻烦,所以我和刘星都认为一条正我只要收到了其他势力给的足够多的好处,那么他就有可能在天然气罐装厂里给我们埋雷;而另一个近卫亮就有点不好说了,因为从现在已知的情报来看近卫亮在被人暗算之后,就不得不战选择离开近卫家隐姓埋名,所以我们是不需要太担心近卫亮会站出来搞事的。”
“不过最重要的是,现在很多人都怀疑当年暗算近卫家的就是一条家,而这些年来近卫家与一条家也没有少发生冲突,所以我认为近卫家的当代家主近卫真之所以雇佣本中四兄弟保护近卫亮,就是担心一条正我在知道了老厂长是近卫亮后会下狠手,毕竟一条正我可不会放过这个可能导致一条家与近卫家正式开战的好机会;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条正我应该还不知道近卫亮的真实身份,因为一条正我对天然气罐装厂的重视程度几乎为零。”
仙劫 慕華
说到这里,张景旭就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才继续说道:“所以我们现在有一个不怎么厚道的选择,那就是向外透露老厂长就是近卫亮的消息,尤其是想办法在第一时间告诉给一条正我,到时候一条正我如果真的动手了,那我们就不需要再接手天然气罐装厂了,因为天然气罐装厂会成为一条家与近卫家的博弈场,那还有我们的位置?”
非你不可 靜紫雪依
“呃,张景旭你的这个计划的确是有一些不太厚道。”丁坤认真的说道:“近卫亮隐姓埋名的躲在天然气罐装厂,平时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结果就被我们给推出来做替死鬼,这就有些显得我们太反派了。”
都市巨靈神 鬼谷仙師
“对啊,我们怎么做和曹贼何异?”
洪荒歷 zhttty
刘星摇头说道:“虽然事到如今,我们的确是需要为了胜利而不择手段,但是这不择手段的对象是我们的敌人,而不是像近卫亮这样的无辜路人,所以我并不同意利用近卫家来引发一条家与近卫家的战斗;不过我们倒是可以选择在接手天然气罐装厂后策反近卫亮,毕竟近卫亮在那之后是我们的员工,为我们工作也很正常。”
“嗯?这不太可能吧,近卫亮再怎么说也是近卫家当代家主的弟弟,我们想要策反他们还不如去策反一条正我来的靠谱,毕竟一条正我早就已经是心生反意,只等一个合适的机会了。”丁坤忍不住吐槽道。
刘星笑了笑,认真的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们可不要忘了近卫亮为什么会隐姓埋名。”
“嗯?!刘星你的意思是让近卫亮与我们合作来对付可能搞事的一条正我?”
丁坤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接着说道:“对啊,近卫亮之所以变成这幅鬼样子很有可能是拜一条家所赐,因此近卫亮即使是选择了隐姓埋名,他对一条家的恨意应该也是没有消退多少的,所以我们如果直接和近卫亮打开天窗说亮话,相信近卫家应该会以个人的名义站在我们这边的;而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近卫亮在得知一条正我收购了自己所在的天然气罐装厂时,就应该已经在谋划一些事情了吧?”
丁坤话音刚落,张景旭就站出来说道:“我们现在就来进行一轮投票吧,如果你认为近卫亮有可能成为我们的帮手,那么就举起手来。”
张景旭一边说着,一边就举起了手,而刘星等人也没有犹豫多久,便纷纷举手表示同意。
“好的,既然大家全票通过了这个提议,那我明天就找个机会去和近卫亮进行谈判,相信他应该是不介意和我们进行合作的。”
张景旭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那么下一个话题——石头镇,如果不出什么问题的话,天然气罐装厂的所有老员工都会被送去石头镇,在这之中应该会有公家派系的卧底;而石头镇背后的那家采石公司有些神秘,到现在我们还弄不清楚它们的立场是什么,所以我现在还是有些担心这家采石公司会和公家派系合作,到时候我们可能就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呃,我倒是觉得这家采石公司并不需要我们太过于重视。”
尹恩认真的说道:“其实我们也不难看出这家采石公司背后的势力并不怎么看重现实世界,因为它们的基本盘是在幻梦境,而它们的发展重点同样是幻梦境,这一点从那些幻梦境之门就可以看出。”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