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l1jzb小說 我在足壇瘋狂刷錢 起點-0585 替補帽子戲法閲讀-oeq0d

Luciana Joanna

我在足壇瘋狂刷錢
小說推薦我在足壇瘋狂刷錢
事实也的确是这样!
叶枫出场不到10分钟,就完成了分解目标的第一个步骤——扳平比分。
中场拦截成功,突破一人后在距离球门足有超过40码的位置,用一脚惊天重炮直接轰开了弗赖堡的球门。
当时所有人仿佛都听到了炸膛般的炮响,和炮弹飞行的呼啸,感觉一阵阵的恍惚。
而弗赖堡门将用尽浑身力气奋起扑救,却还是连毛都碰不到一根,只能眼睁睁看着皮球飞进了自己要把守的球门。
看台上的客队球迷简直被叶枫这脚射门踢成了哑巴,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而叶枫则和队友们开始了疯狂的庆祝。
什么?
那不是愛情
你要我赶紧冲进球门把球捡出来,不要浪费时间?
那是庸才才做的事情!
我就不信后面那么多时间我就不能再进一个!
所以,别特么耽误我庆祝。
……
等比赛重新开始之后,弗赖堡心态有点发生变化了。
这的确是很煎熬的过程。
凡女升仙
原本两球领先本以为可以守住一场胜利,再不济也能守住一场平局。
能够和现在如日中天的拜仁踢成平手,难道这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吗?
傲世邪女冷酷王
洪荒之大地蒼熊
可随着叶枫的出场,一切都变了。
比分直接就被扳平了!
现在的问题不是他们能不能守住胜利,能不能守住平局,他们怎么感觉自己要被踢崩盘呢?
这一点也不是危言耸听,他们太清楚拜仁和叶枫的能力了。
当他们火力全开的时候,就没有一支球队能够抵挡住他们的疯狂攻势。
如果说上半场的拜仁还是吊儿郎当的样子,可现在的拜仁,绝对是火力全开状态,甚至犹有过之。
他们真的危险了!
所以,开球后他们根本不敢再大举压上,只能匆匆几脚传球后在拜仁的高位逼抢下将球大脚踢向前场,然后会痛快的缩回去,继续用密集防守姿态迎接拜仁的猛攻。
哪怕密集防守没有办法彻底封锁拜仁的进攻,可他们已经想不到更好办法来遏制拜仁了。
所以,这就是他们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
见对手如此配合,拜仁也不用客气什么,上就对了。
于是,拜仁继续猛攻,不断展现着自己非同凡响的进攻能力。
气势如虹正是形容目前拜仁状态的最佳形容词,扳平比分后,已经没人能再阻挡他们前进的脚步。
以至于叶枫觉得,就算自己现在不在场上,拜仁少打一人的话,估计也能把弗莱堡揍得满地找牙。
这一点都不夸张。
看看里贝里吧,这货上半场还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结果现在不仅睡醒了,甚至还好像磕了药似的,冲得那叫一个猛。
对手的右边后卫完全变成了里贝里的玩具,被里贝里反复快要爆出翔了都。
即使有队友的协防保护,这条边路也几乎变成了里贝里的后花园,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右路虽然罗本没有登场,可法尔范的突击能力未必就比罗本差多少,同样让对手欲仙欲死。
一旦拜仁的两条边路打开了,那么就算对面对手是由上帝和天使组成的球队,拜仁都能生生把他们踢到地狱里去。
那么,叶枫觉得,也不能让自己在场上表现得好像太多余,他还要刷进球呢,不能太懈怠。
于是叶枫也开始没命的往上冲,要是不能趁着这么好的机会刷几个进球,都对不起弗莱堡对自己的放纵。
下半场第79分钟,叶枫终于又进球了。
嗯,终于这个词形容得很准确,他在距离上一个进球7分钟后终于又进球了。
这一次是里贝里右路内切后的一脚爆射被弗赖堡门将挡出,接着禁区之内一片混乱,穆勒突然杀出来就有来一脚捅射破门。
可这时候弗赖堡距离穆勒最近的球员奋不顾身的一脚铲球抢先一步将球铲了出去,让穆勒的右脚踢了个空。
而这时候,刚刚冲进禁区里的叶枫意外发现,皮球居然到了自己脚下。
这算是对手助攻的?
哪里还会客气,抬脚就是一脚捅射,于乱战中将球送进了弗赖堡的大门。
似乎很轻松的样子。
唯一有点不太高兴的就是穆勒了,以至于他看向对手防守球员的眼神中都充满了幽怨。
賽爾號之星月逆襲
反正都是丢球,咋地,叶枫进球你更开心啊?
当然,叶枫肯定是开心了。
这么一会功夫就两球进账,简直比弯腰捡钱还容易。
而人的欲望往往是没有止境的。
进了一个就想两个,进了两个就想三个,进了三个就想上天……
反正叶枫现在已经开始畅想着自己的帽子戏法了。
而队友们其实一直也知道叶枫的想法,反正现在比分领先了,似乎对手也没有太多反击的可能,不如顺水推舟帮叶枫一把。
于是接下来的比赛就变得很有意思。
好像拜仁所有球员都变成了特级厨师,特别擅长面食,特别擅长烙饼,一个个烙好了大饼就往叶枫嘴边送……把叶枫烫得直吐饼啊!
代嫁:傾城第一妃
仇門千金
里贝里传,里贝里传,里贝里传完法尔范传
法尔范传,法尔范传,法尔范传完戈麦斯传
戈麦斯传,戈麦斯传,戈麦斯传完诺伊尔传
诺伊尔传……
这样的游戏几乎一直持续到了比赛结束。
而结果呢?
结果是叶枫的确完成了帽子戏法。
可他的第三个进球却不是对手助攻的。
没办法,他实在有点不适应全民喂饼的美好生活,这画面感觉太不真实。
所以,在浪费了好几次机会之后,叶枫觉得还是得自己来。
于是在他往禁区里突破的时候,对手踢他一脚,然后叶枫就很自然的倒地,要了一个点球。
裁判很成人之美的。
他看得出拜仁全队喂饼叶枫的状态,也知道叶枫到底想要什么,所以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没必要非要做个恶人。
点球就这么顺理成章的来了。
超神學院天使之王
也没人和叶枫抢点球主罚权,或许原来穆勒还有兴趣罚罚点球,可现在他要还抢着罚点球,叶枫就敢把他在派对上和嫩模勾肩搭背的照片发给丽萨。
这就很有威慑力了!
点球一蹴而就,叶枫完成了本场比赛的帽子戏法。
替补登场帽子戏法,本就是很伟大的成就,只不过现在完成这一成就的是叶枫,总感觉就没有震撼了。
对此,球迷们早已经被养刁了胃口,恐怕只能等有一天叶枫踢出一个篮球比分,他们才会觉得惊讶吧。
……
赛后,叶枫替补登场上演帽子戏法救主的爆点自然在舆论中占据了很大的篇幅。
只不过,更能引爆舆论的,显然还是叶枫的“微笑诅咒”。
國王的戰爭
“我看比赛了,当时真是让我忍不住浑身一寒。”
“冥冥中好像有人控制着比赛,尤其是叶枫那邪魅一笑,实在是让我这个无神论者都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
“叶枫可别笑了,再笑拜仁都扛不住了。”
“能不能反向诅咒一下,叶枫一笑拜仁就进球,这不就好了?”
“为什么就不能是叶枫自己施的法?他坐在替补席上什么时候才能上场?自然是球队需要改善进攻的时候了,所以干脆先让对手进两个,这样他就有机会上场了,我这样分析很有道理吧!”
……
叶枫赛后自然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真的有点想笑。
比赛时候他还没有注意,可后来想想,的确是自己一笑然后拜仁就丢球了,而且还是连续两次。
他当然不相信所谓的诅咒,可巧合成这个样子,也是太好玩了。
所以为了恶作剧,叶枫现在没事就笑……
开车去训练基地,路上慢慢行驶,然后对着路边看过来的美女咧嘴一笑——美女因为过于吃惊,而撞倒了前面路边的消防栓上;
到了训练基地,对着看门的老大爷咧嘴一笑,老大爷脚下没由来的一个拌蒜,差点摔成半身不遂;
训练时候对着穆勒咧嘴一笑,穆勒心下一惊,然后就被叶枫一脚闷在了屁股上,当场屁股变八瓣;
……
“求求你了,能特么别笑了吗,太特么渗人了!”
“信不信我给你嘴装个拉链!”
“你再冲着我笑,我就把你露出的牙掰掉!”
队友们恨不得当场把叶枫送进地狱,让他对着撒旦笑去。
“怪我喽?”
反正叶枫玩得很开心,要不是队友们快要暴动了,叶枫可能还不会收手。
而在逆转取胜了弗赖堡之后,拜仁也双喜临门,得到了另外一个好消息。
在同一轮德甲联赛中,多特蒙德客场尴尬的被对手逼平,只拿到了一个积分。
而如此一来,拜仁的领先优势又回到了10个积分,回到了安全线上。
说起来,拜仁和多特蒙德的积分差距始终在8分和10分之间徘徊,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这个范围内,没有拉大也没有缩小。
这对拜仁来说是个考验,对多特蒙德而言更是极大的压力。
就是特么追不上啊!
说起来,多特蒙德这个赛季的表现已经足够惊艳,现在的成绩换成以往赛季绝对可以和任何一个争冠对手较量抗衡。
哪怕是上赛季的拜仁,同期积分也没有现在这么高,也是知道赛季最后才夺冠的。
而现在,拜仁实力已经达到了化境,自己又不怎么犯错误,多特蒙德就没有太多的机会了。
好不容易缩小了两个积分的差距,结果下一场比赛又被拉大,反反复复。
这么搞下去,多特蒙德多高的心气也撑不住啊!
再这么下去,当他们真的一口气撑不住的时候,就是拜仁将他们远远甩开的时候。
而现在拜仁又可以将注意力转移到欧战中了。
周中,他们将到客场去挑战巴塞尔,第一场的客场较量,是拜仁很重视的一场比赛。
反正巴塞尔实力不强,如果客场一场比赛就扼杀晋级悬念,那么回到主场的比赛吕滕都敢让二队去踢。
能用一场就解决的战斗,又何必非要扯到两场呢!
所以,远征客场的拜仁派出了全部主力。
实际上,这还真不算是远征,因为德国和瑞士相邻,从德国南部的慕尼黑出发,到巴塞尔的距离,甚至比拜仁去踢很多北方球队更方便。
我只能穿越一半 二寶天使
“阿枫,赢了比赛之后,我们庆祝一下?”大巴车上,法尔范趴在叶枫的座椅靠背上,笑嘻嘻的对叶枫道。
叶枫自然明白法尔范的意思,同时他也有点心里痒痒的。
不过一想到后面还有两场大战,叶枫就觉得自己得收敛一下心思,不能太胡闹。
归根结底,二月份的比赛都是很重要的,一旦踢得顺了,对整个赛季结果都会有最积极的影响。
所以,叶枫觉得不能太放纵。
“好啊,必须夜店搞起!”叶枫很自然的道。
拜仁其实是没有太把巴塞尔放在眼里的,哪怕瑞士国家队现在实力有所提升,但瑞士联赛也就是那么回事儿,哪怕是瑞士传统豪门巴塞尔,放在欧洲范围内,也只是三流球队,远远没有太多的竞争力。
拜仁的实力已经达到不需要太在乎对手实力,只要按照自己节奏踢就能影响比赛的程度。
所以,谁在乎对手是谁呢!
晚上,吕滕组织球员们观看分析巴塞尔的比赛录像,然后分配各自的比赛任务,告诉每一个球员他们需要在场上做些什么。
这是很细致的工作。
而轮到叶枫的时候,往往吕滕的语气就比较随意了。
“你想干嘛就干嘛吧!”
这种放纵,也只针对叶枫一个人。
反正吕滕是不会限制叶枫的,因为只有这样,叶枫才能发挥出最可怕的战斗力。
而一旦给叶枫划下了条条款款,可能叶枫就没有办法发挥了。
虽然战略上很藐视对手,但叶枫也不会真的在观看对手比赛录像的时候睡觉。
他得寻找自己的目标,也就是自己的猎物。
他很希望对手阵中有一个喜欢拿球的中场指挥官,这样一来,只要自己疯狂针对他,刷钱效率就挡不住。
而看了一会,叶枫忍不住眼前一亮。
别说,巴塞尔队内还真有一个喜欢拿球的核心。
好像叫什么沙奇里!
嘚!
就是你了!
……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