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crli7精品都市言情 真的不是重生 ptt-第1503章 科學依據有什麼依據看書-as8ah

Luciana Joanna

真的不是重生
小說推薦真的不是重生
李区长早就过了口腹之欲的年纪,不过还是对会所自制的酸奶和果冻赞不绝口。
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没加,就是水果,鱼胶还有糖和自酿果醋,当然好吃。外面的果冻要是这么做得卖多少钱?
“哎哟,老李来的早啊,还偷吃?”
刘市和王主任并肩跟在迎宾员后面拐了进来。
“领导们好。”李区长摆了摆手:“来尝尝,这个确实不错,很开胃。我还说一会儿给我装点拿回去。”
“会不会太甜了?”刘市有点犹豫。
“就你事情多。这个甜度我感觉正好。你自己尝尝。”李区长伸手拿过一个小碗,给刘市和王主任都弄了一点儿。
“我们这里甜品用的都是天然蜜,不是糖,对身体的负担没有那么重,只要不过量食用就没有问题的,而且各种元素矿物质很丰富。”
刘思琪适时的上前给介绍了一下。
“这是会所的经理,小刘,五百年前和我还是一家子。”刘市给王主任说了一下刘思琪的身份。
“都用蜜?”李区长扭头问张彦明。
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四月的顰兒
“基本上都是各种花密,也有几种红糖食品,不多。必竟红糖对身体也是有些好处的。”
“不是说糖类都一样,那些说法没有科学依据吗?”刘市问了一句。
张彦明笑了笑:“很多东西都找不到科学依据,包括科学本身。我个人并不感觉科学就能解释一切,尤其在遇到我们中华某些理论的时候。
良辰佳妻,相愛恨晚
改造嗜血男友 淺雪櫻
綜當炮灰boss們狹路相逢 卿憐月
从诞生到现在几百年,真正的爆发性发展还不到一百年,就说它能涵盖了世界上的一切,我不太信。
而且所谓现代科学是依托于西方的试验科学,是唯数据论的,也不一定就真的能全面客观的看到这个世界。谁知道还没发现的物质有多少?
我们自己的理论体系几千年了,难道就都是假的错的?这根本不可能嘛。
只能说,就目前所能检测到的物质来说,糖类基本一致,但也是有区别的。
像红糖的很多功效从西方科学角度来说并不存在,但事实上,它确实存在,只是解释不了。可是为什么要解释呢?”
“现在蜂蜜也不太可靠了吧?我听说一些东西。”王主任插了一句。
“我们的还行,”张彦明给豆豆擦了下嘴角:“我们都是在产地直接包箱的,有人在当地不定期巡视检察,运输系统也是自己的,不会被掉包。
等明年,我们会建立自己的蜂场,自产自销。”
“自产会不会太单一?”
“不会,从关外到南诏,会在不同的地方建十几个大型蜂场,蜜的多样性肯定能保证。”
“哦,对,你自己有农场。”刘市点了点头。他知道张彦明和史密斯之间的合作关系,也知道史密斯在到处办农牧场。
“果园儿那边可不能搞蜜蜂啊。”李区长叮嘱了张彦明一句。那边果园儿是半开放性的公园,周边人也多,养蜜蜂容易引起一些问题。
“那边不搞。”张彦明点了点头。
“刘爷爷,好不好吃?”张小悦看着刘市问。
“嗯,确实不错。好吃。”
“好吃吧?那,我送你好不好?我告诉你,它会帮助消化哦,开胃。但是不能吃多了。”
億萬萌婚:富少溺寵小甜妻
小家伙也搞不懂帮助消化和开胃之间的区别,反正把平时听到的就说出来了。
平时家里会准备一些自制的山楂糕,还有山楂菠萝草莓金桔等等的混合果冻、果酱什么的,让家里的老人饭后吃一点帮助消食,小家伙总跟着蹭吃也就记住了。
殺手總裁的出逃妻 天琴
“好。”刘市笑着答应:“那你可不能忘了哟。”
“不会的,我记性可好了。”小丫头自信的摆了摆手。
“咱们是上楼还是就在这里坐会儿?”张彦明问:“我叫人准备茶具。”
“上楼坐吧,麻麻烦烦的不好,省着折腾了。”刘市站了起来:“再说这石凳坐久了也硬,我们和你可比不了,一把老骨头了。”
“这个我无话可说,年纪这东西谁也没办法呀,想客气客气都没有理由。”张彦明笑着招呼大家上楼。
大家起来上楼,服务员过来收拾石桌,刘思琪陪在张彦明身边,李区长拉着两个小姑娘,说笑着往楼上走。
“要小心哦,这个楼梯不好,好高的。”张小悦边走边提醒大家注意脚下,眼神也在几个人的脚下看来看去的,有点耽心的意思。
过去的老木楼,楼梯确实有点高,比现在的通用尺寸略高一些,也要陡一些,不过对成年人来说差异也没那么大。
“好孩子。”刘市在张小悦头上摸了摸,夸了一句。
“这都是小张的?”王主任问了一声。
無愛不婚 年念歌
“这个是我的,张小悦,就叫小悦。这个是我哥的,张小愉,小名叫豆豆,是姐姐。”
“就一个小孩儿?”
“两个。去年又添了个儿子,还抱着呢,话都没冒。”
天香飆 臥龍生
“这姐弟俩差的可不小。小悦多大?”
“九三的,八岁了,豆豆大几个月,都上二年级。她们两个在一个班。”
“那可不错,小姐妹在一起还不孤单。”
闲聊着上楼,进到房间里。
房间里都已经准备好了茶具,铜香炉在角落里缓缓的释放着香烟,淡淡的檀香味儿在屋子里浮动。
“不错。”王主任看了一圈儿,点了点头:“有那么点意思。”
“老王是行家,对这些古玩艺儿有些研究。”刘市给张彦明介绍了一下。
“那以后得多请教,我是真不太懂,这些东西都是别人弄的。我这边有个以前专门修古建的老师傅,这边都是他带人修建的,东西也是他给淘换的。”
“有点真东西。现在这样的人越来越少喽,现代化,大洋房,高楼大厦,老东西没人在意了。”王主任唏嘘了一下,大家落座,刘思琪叫了茶博士过来泡茶。
边上侧室里的古琴声适时的响起来,泉水一样流过耳朵。
“哎,这味儿就来了。我就喜欢这里的布置,放松。”刘市指了指耳朵。
……
用过午饭,三位日李万机的大人物也没急着走,又坐了接近一个小时。看来今天是真没有事儿,这可真不容易。
“小张……我也叫你彦明吧。彦明,你感觉,现在的方式有问题?”王主任问了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
“我都是乱说。我年纪小,很多东西其实都是一知半解,说的话您可别当真。”
“就是闲聊。我看过你写的一些东西,也研究过你的一些行为,方式,感觉你是一个很有想法,独立认识特别清晰的人。
有什么说什么,不会传出这个房间的,这个我可以保证。我就是想听听你的一些想法,对我也是一种启发。”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