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y3e58扣人心弦的小說 芝加哥1990-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二女兒-e03y4

Luciana Joanna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湾流4降落在哥伦比亚第四大城市:巴兰基亚。
“我就要这首西语歌生命之杯(La Copa de la Vida),无论需要花多少钱都要替我搞定它,上面的数字,你自己看情况填。”
宋亚翻阅完埃斯特芬给的几首备选歌曲,在空白现金支票上签好名,递给他,“海登会全程帮助你。”
“我尽力。”埃斯特芬收起支票,“现在主要难题是公关FIFA……”
反派要刷好感度
“我不要听到尽力,我一定要那首歌。”
宋亚霸气的打断他,“公关FIFA的事交给我,威廉莫里斯和环球唱片、安舒兹都会帮忙。”
朗朗上口节奏强劲的生命之杯能被现在眼光毒辣的宋亚挑中,自然素质颇高,作词作曲、编曲都是知名拉丁帮音乐人,他们天然倾向把作品给拉丁歌手自己人演唱,即使有埃斯特芬这位拉丁帮老大当带路党,失去先机的自己不花能直接把人砸晕的钱,估计是拿不到歌的。
“好吧。”
埃斯特芬把支票收好。
“继续给我好好干活!别整天嘻嘻哈哈的!”宋亚痛斥一看到自己就乐呵个不停的海登。
金鳳鉤 東方玉
“没问题,看我的。”海登小鸡啄米般点头。
絕品鬥神
这次秘密出行拉美,宋亚非常低调,一行人下私人飞机后就驱车直奔夏奇拉家。
不来不行,因为埃斯特芬说夏奇拉母女俩被她家人软禁了。
她父亲是珠宝商,家庭条件在当地算相当不错的,有漂亮的花园别墅和不少佣人。
一位园丁打扮的男佣人拉开别墅大门,放车辆开了进去。
“他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網遊之全服公敵
宋亚感觉园丁透过车窗看向自己的目光里带了些惊恐,难道不该是惊喜和崇拜么?
“夏奇拉父亲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埃斯特芬回答。
“哦。”
宋亚拄着双拐下车,眼珠子转转,感觉事情有点不对。
癡情可待
花园小道过路的女佣们一看到自己,也都低下头匆匆走远。
“她们怎么了?”宋亚问。
“天主……教徒……”埃斯特芬对他反应迟钝很诧异,着重强调。
“噢。”反对婚前那个而已嘛,顶多被骂两句,宋亚心说如果把我算在拉美,已经能排进这边的前二十大富豪了,还是将某些富士比杂志没纳入榜单的大毒枭计算进去的前提下。
能奈我何真是的。
“威廉!?”
走到紧闭的门口,埃斯特芬敲门,用西语叫夏奇拉父亲的名字。
也叫威廉吗?呵呵……
宋亚心想。
里面传来了激烈的机关枪,哦不,西语争吵声,一个男人骂着骂着忽然……
“唉哟!麦克!”
他现在对枪械的声音敏感多了,一听那熟悉的‘喀啦’声就知道里面有人在拉枪机,立刻转身就溜,并呼叫老麦克。
這個男人有點酷 席絹
重生、言情、空間
“啊!”
可惜没顾上注意台阶,拐杖撑空,整个人失去平衡,双腿直接来了个一字马劈叉,痛得发出丧心病狂的哀嚎。
‘嘭!’
大门被打开,一位端着短管霰弹枪的中年白人男子气呼呼冲出来,身后跟着好几个拉丁男人,手持那种南美人喜欢的那种,形态各异的银色雕花装饰左轮枪。
宋亚瞬间不敢叫唤了,坐在地上可怜巴巴看着对方,露出讨好的笑,“嘿嘿……”
还好地上不脏。
“威廉,别这样!”埃斯特芬继续叽里呱啦对那个男人说西语。
宋亚大概能听懂一点点,好像谈到了‘女儿……孙女,失去父亲’之类的话。
夏奇拉爸爸怒视自己,其他抄枪的男人反倒嬉皮笑脸地站着。
“你好,威廉。呃……爸?”
形势所迫,不丢人。
还好老麦克带着保镖们挡在了前面,老麦克眯着眼和夏奇拉她爹对峙,宋亚瞬间觉得安心多了。
又有一群拉丁女人冲了出来,年龄不等,有几个和夏奇拉长得略肖似,也挺好看的……
嗯?想哪去了?宋亚甩甩头,在老麦克帮助下站起来。
埃斯特芬和他们继续撂西语,每个人都在说话,冲自己指指点点,吵得要死。
“进去吧,先进去再说,把你的枪收起来!威廉。”埃斯特芬好像搞定了,一大家子被他全赶进门,“你也进来吧,APLUS。”
“夏奇拉不是独生女吗?”
呵呵,还想把孙女她亲爹弄死咋的?宋亚摸着大腿内侧,心有余悸地跟牢埃斯特芬。
“有八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五个姐夫,他父亲一个黎巴嫩移民能在治安败坏的哥伦比亚安安稳稳开那么多年珠宝店,你想想……在当地多少有点势力。”
餓狼傳說 坤子
埃斯特芬回答。
名醫太子妃 佳若飛雪
早不说!?合着想还我一个下马威是吧?宋亚不敢发作,暂时记账,眼下还是要乖乖受他保护。
男人女人说话,夺枪,争吵,小孩子们跑来跑去,好端端一间豪宅,却令宋亚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刚穿越后的那栋贫民区房子里,当然这是一种拉丁式大家庭的混乱,根本没人来和自己严肃的谈事情。
她父亲的枪也被位好像是她母亲的女人下了,正坐在餐桌前生闷气,两人冲自己比比划划,继续语速极快的争吵。
“跟我来,APLUS。”
埃斯特芬把不停跟人笑着点头打招呼的宋亚带到二楼,拉开一扇房门。
“夏奇拉夏奇拉……”
宋亚终于看到了拉丁女孩,正抱着吉他,在窗口前拨弄着琴弦,看到自己,嘴一撇哭了,但马上扭过脸去。
脸上肉嘟嘟的,其他还好,但更像自己前妻了怎么回事?
“怎么不告诉我呢?”宋亚灵活地拄拐蹦进门,坐到她身边问道。
“你不接电话,不见埃斯特芬!”她哭诉:“我怎么告诉你!?”
“我这不是来了吗,看我,现在行动还无法自由呢。”宋亚给她看拐杖,哄她。
“连打电话都不行吗?你出庭、去东京都可以……”
“好了好了,我的错,我也不知道啊,你知道我被人打了六枪,昏迷了五个月,我醒了仍然无法保证安全,有些人要我死……再说我也不知道我们有了孩子。”
宋亚怜惜地抱住她,“琳达一直瞒着我,她不喜欢我和白人的孩子,特别是我中枪后昏迷那段时间,你知道,很多人都在盯着我的遗产。”
殿下寵溺小丫頭 失戀人家
“哼!”她挣脱。
“哇……”一个小婴儿床上有哭声传来,看样子被吵醒了。
“多大了?”宋亚看过去,没错了,黑不黑黄不黄白不白的,应该是自己的种。
“快满一个月了。”夏奇拉回答,起身把孩子抱到怀里,熟练地哄到不哭。
“嘿嘿……”
宋亚心算了一下,去年年底那段时间夏奇拉都和自己呆在高地公园,亲生的没跑了,埃斯特芬也说做过了亲子鉴定,“我能抱抱嘛?”
“嗯。”
宋亚从她手里接过……二女儿了应该是,越看越喜欢,“取名字了吗?”
“Arianne,亚莲恩。”她回答。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