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gy02v優秀都市小說 《人仙百年》-第692章 靈界格局讀書-dnzah

Luciana Joanna

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
弱幽转头望向晏雪,见其身上生机勃勃,显然年纪很轻,然而却掌握了高深的道法,于是感到好奇,还想跟晏雪多聊几句,于是道:“小姑娘,请跟我回府叙话,我有好东西送给你。”
晏雪也想跟天仙多一些接触,她从弱幽的神色中,没有感受到威胁,于是道:“谨遵前辈之命。”
毕竟秦府有青环仙子坐镇,如果晏雪被囚禁在弱幽的府邸,青环仙子可以前去要人。
青环仙子乃是祖仙阶的散仙,虽然只能发挥少部分实力,但在三招两式之间,便能拿下弱幽这位低阶天仙。因为双方之间差着一个大境界呢!
随后弱幽宣布“讲道结束”,带着晏雪回府。
弱幽居住的府邸,位于山脚“黑水潭”的边上,府内空间很开阔,然而服侍的丫鬟婢仆却很少,因此府中显得空荡荡的。
弱幽问了晏雪的名字,又问她从何处学的道法。
晏雪道:“是我家先生教给我的。他叫秦竹,曾经有一位祖仙阶的长辈。”
她之所以这样讲,是为了警告对方,莫要生出歹心。因为双方境界差别太大,虽然弱幽未必出手杀人,却可能会对她进行搜魂。
因此之故,晏雪在跟来的路上,已经悄悄激发了“假魂符”,如果对方搜魂的话,不会一下子搜到她的真魂。而且一旦动了手,她将尝试“癸水神雷”,即便伤不了弱幽,也会让对方收到惊吓。然后她可以施展逐日仙步逃走。
迄今为止,晏雪掌握了第二重的癸水神雷,按照秦笛的说法,已经能对天仙构成威胁了。
癸水神雷跟修士渡劫遇到的天雷不一样,天雷从天而降,属于“阳雷”,更容易击伤修士外在的肉身,而癸水神雷能触及神魂和洞天法则,伤害修士内在的东西,因此更让人感到害怕。
弱幽听了晏雪的话,追问道:“你说的祖仙,位于何处?我能前去拜访他吗?”
晏雪道:“对不起,前辈,祖仙大人在闭关,不见外人。而且他也不在天山城。”
弱幽叹了口气,领她进入客厅,将符纸再度展开,又看到了三条黑龙。
她一面凝视着黑龙,一面向晏雪请教。
晏雪挑了三条“弱”字大道,仔细讲解了一番。
弱幽听了如闻天籁一般,像是干渴之人喝了琼浆玉液,心中感慨,赞道:“你讲的甚好,听你一席话,让我有不少的收获,为了表示感谢,我除了送你风火罩之外,再送你一团二阶仙水!”
晏雪笑道:“多谢前辈。”她虽然不需要二阶仙水,但是有了并不是坏事,至少能作为材料,拿去祭炼更高阶的仙水,即便转卖给别人也是可以的,毕竟二阶仙水价值不菲,对于很多地仙和灵仙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好东西。
弱幽取出风火罩和仙水,风火罩类似于斗篷,并不是弱幽自己祭炼的,而是她从灵界的天宝阁购买的。这种初阶仙器在灵界售价便宜,只要五十万仙石就能买到,拿到地茗界却能卖到数百万!
因此弱幽有时候会后悔,应该多带一些风火罩来地茗界。
不过,她作为天仙,每一次开坛讲法,都能收不少的仙石。
仙人对于仙石的渴望没有尽头,因为可以将仙石收入体内洞天,快速转化为仙灵气。
仙人也可以向体内洞天牵引仙灵脉,但是牵引仙灵脉涉及到更改洞天法则,远不如直接吸收仙石和仙晶来的容易。
晏雪收了风火罩和仙水,问道:“前辈,我家先生想要飞升灵界,因此我想向您请教,灵界究竟是什么样子。”
弱幽望着她道:“我从灵界带来一枚玉简,里面有灵界的地图和简略介绍。不过我不能轻易送给你,除非你再帮我写一个仙文‘柔’字。”
晏雪笑道:“前辈,我不会写‘柔’字。但我可以请先生出手,帮你写这个字。”
她不是不会写,而是不想展露实力。
弱幽点点头:“可以,您家先生需要什么,都可以提出来。我除了柔弱二字之外,还需要其他与水相关的仙文大道。”
“好的,我会跟他说。”晏雪告辞离去。
回到秦府,她将风火罩交给秦笛,讲述了此前的经历。
秦笛道:“这东西对我来说价值不大,不过对于府中的其他人有用。大伙儿修成灵仙和天仙,会碰到越来越多的风火大劫。”
随后,晏雪又把那一团仙水取出来。
秦笛看了一眼,道:“仙水中带着弱幽的神识标记,你把它投入陶罐中祭炼,抹掉神识再说。”
晏雪道:“果然,她送我仙水,心思不单纯。”
秦笛道:“那是自然,她想找到你的来历,只要有这一团仙水,就晓得你所在的位置。”
“那还给她写‘柔’字仙文吗?”
“我会写的。写几个仙文,又不费力气。她作为常驻地茗界的天仙,位高权重,乃是让人趋之若鹜的人物,手里应该有不少好东西。”
于是,秦笛写了几个水系相关的仙文,让齐峥送过去。
不久,齐峥带回来一枚玉简,还有个储物袋,装了不少的物资,价值约有三百多万仙石。
秦笛凝神查看那枚玉简,里面有一些地图和介绍,说明灵界的情况。
宇宙间拥有大量的星辰和位面,按照等级高低,分成人间界,地仙界,灵仙界,天仙界,金仙界和大罗界。
“灵界”就是灵仙界,它是一类中阶位面,位于地仙界和天仙界之间,
从地茗界出去的上位灵界,又叫“五行灵界”。
它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
按照玉简中的说法,五行灵界是有来历的。很早很早以前,宇宙间的仙灵气还很丰富,有一位仙王诞生于此,此人名叫“柳五方”,修炼多年,成了五行门的老祖。当年五行门在灵界一家独大,将所有的门派踩在脚底下。
后来柳五方进阶仙王,想要挑战别的仙王以证道。
在他离开之前,施展大法力,将灵界分成了五块,东南西北再加上中央,也就形成了后来的五行灵界,其中包括木火土金水五块大陆。
这个柳五方连续打败了好几位仙王,然后碰到了一位厉害的人物,经过一番激烈的厮杀,他不幸战败陨落了。
柳五方的本命法器唤作“五行盏”,乃是一套五只的八阶仙器。在他陨落的时候,五行盏破空飞走,不知道去了哪里。
有人怀疑,五行盏飞回五行灵界,潜藏在五块大陆的地下。然而很多天仙和祖仙寻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
柳五方有两个儿子,分别叫“柳阳”和“柳阴”。
柳阳修成了金仙,投奔天庭做了小官,随着天庭崩解,他也不幸遇难了。
柳阴年纪太轻,还只是高阶地仙,不知道隐藏在什么地方。
等到柳五方和柳阳陨落的消息传回来,五行门失去支柱,受到各派的围攻,门下弟子纷纷逃亡,连带着地茗界的五行门都跟着遭殃。
秦笛读到这段文字,心里就在想:“我先前得到的五行盏,是不是柳五方的本命法器?应该不是,虽然都叫五行盏,但我得到的乃是五阶仙器,而柳五方养护多年的仙器到了八阶。等级差一大截。”
他在心里琢磨了一阵子,觉得就像自己种下三千口剑一样,想来柳五方当年,一次铸造的“五行盏”并非五只,说不定有七只甚至更多呢!
比如说,柳五方一次铸造七只五行盏,挑选五只作为本命法器,经过温养变成了八阶仙器;剩下两只没有温养,还只是五阶仙器,分别赐给两个儿子。大儿子柳阳陨落后,五行盏不知道去了哪里;小儿子柳阴来到地茗界隐居,将五行盏埋在土中……
当然,这只是秦笛的揣测,具体如何,还需要进一步考证。
秦笛心想:“如果是同一批铸造出来的,那么对我来说,就比较有利了。或许我可以利用手里这件仙器,寻找到其余的五行盏。”
找到五行盏,并不是他最终的目的。哪怕是八阶仙器,他也不会太在意,只要能恢复仙帝修为,随手就能造出来。
秦笛想找到五行盏,是因为八阶的五行盏,经过仙王柳五方的温养,应该储备了中高阶的仙木、仙火、仙金、仙水和仙壤,这些仙材是他快速提升功力的关键。
随后,秦笛来到东院,向灵仙文翔请教:“五行门是怎么被灭的?”
文翔笑道:“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问题?”
秦笛道:“这可能跟灵界的布局有关系。我想多了解一些情况。”
文翔道:“五行门被灭,是因为他们飞扬跋扈。早年它是地茗界首屈一指的大宗门,拥有好几位灵仙,上百位地仙。大约六十万年前,天仙赤柱来到地茗界,召唤各大门主前来天山城觐见,别的门主都来了,只有五行门未至。
赤柱很不高兴,派人连续三次召唤,然而五行门都不肯来。
于是赤柱大怒,率领各大门主,将五行门给灭了。”
秦笛感到诧异,问道:“就这么简单?”
文翔笑道:“我当时已经是仙文阁主,亲自参加了对五行门的围攻。我记得天仙赤柱费了三年的心血,才打破五行门的防护仙阵。然后大伙儿一哄而上,杀了不少人。五行门的几位灵仙,保护着一个年轻人逃走,然而他们并没有逃出太远,最终都被斩杀了。”
秦笛问:“那位被保护的年轻人叫什么名字?”
文翔摇头:“好像姓柳吧。”
“天仙赤柱,除了杀人外,还做了什么?”
“他在五行门的总部逗留了许久,不晓得在做什么。”
“五行门的总部,是在原来的五道原吗?”
“不是的,五行门的总部位于‘五方山’,五道原是五行门治下的五大国都之一。”
“五方山在哪儿?我怎么没听说过?”
“五方山位于东南方,距离此地两万八千里,那里有五座大山,山上开垦了仙田,还有不少的仙灵树,仙树都有数十棵……然而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你是否听说过‘五行盏’?”
文翔想了想,答道:“好像我师傅当年提到过,说五行盏是一种能聚集五行仙力的法器,但是他没有见过,我就更没有见过了。”
秦笛微笑道:“你师傅还活着吗?”
文翔道:“他已经飞升灵界了,一别多年,杳无音讯,我也不晓得他后来怎样。”
秦笛又问:“文若呢?她有没有将那块星陨残片融合?”
文翔开心的道:“已经融合成功了!她修炼的速度大幅提升,将来的成就应该在我之上。秦先生,多谢你了。”
秦笛道:“不必谢我,这是她的运气。”
随后,秦笛告辞离去,回到西院,进入洞天中,悄悄来到五道原。
此时的五道原已经展开了,方圆五百里大小。
他悄悄沉入地底,念诵神器诀,沟通五行盏的器灵。
器灵又一次被唤醒,问道:“主人,您召唤我有什么事?”
秦笛道:“我想问柳五方和他的本命法器,跟你有没有关系?”
器灵道:“很早以前,柳五方从灵界的地心获取了一块奇异的‘五蕴石’。他用那块五蕴石,雕刻了六件仙器,自己收藏其中的五件,剩下一件给了小儿子。我被他带到地茗界,埋在地下运化五行灵气……”
秦笛道:“原来只有六件,我还以为有七件呢。”
器灵道:“五蕴石并不大,柳五方勉强雕刻六件,我是最后一件,剩下的材料有限,所以我的成就也比较低。”
“既然是同源仙器,你能沟通其余的五行盏吗?”
“很难,除非靠得比较近。”
“需要多近才行?”
“不超过百里。”
“你可是五阶仙器啊,能感知的范围这么窄?”
“我的境界低,如果对方睡着了,能摆脱我的扫视。”
秦笛明白了,如果另外几件五行盏陷入休眠状态,单凭这一件五行盏,并不容易发现对方的存在,即便发现了也很难沟通。
他大致了解了有关情况之后,便将其抛之脑后,继续闭关修炼去了。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