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hrgj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盛唐不遺憾-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分享-wq4yd

Luciana Joanna

盛唐不遺憾
小說推薦盛唐不遺憾
李安与赵曳夫就坐在店内,不过,二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听着这群当地商人百姓谈话,李安要做的就是多听,多听听当地人的真实想法,只有这样才能了解当地的情况,便于制定妥当的统治之法。
通过这些当地百姓的谈论,李安了解了许多情况,这里在几十年前还不是南诏的领土,这里居住的老一辈人,起初并不是南诏人,是皮逻阁统一了大唐南部的诸多势力,这才形成了完整统一的南诏,正因为如此,所以,当地的老一辈人,对南诏并没有太大的归属感,但年轻一辈,也有不少已经觉得自己是南诏人了,要是再过几十年,估计所有当地百姓都会认同自己是南诏人了。
也就是说,李安的运气还算不错,大唐的运气也很不错,在南诏当地百姓还没有完全认可自己是南诏人的情况下,大唐对此地进行通知,难度会小得多,当然,制度也要做好,必须要让当地百姓感觉到,归顺大唐之后,他们的生活更好了,如此一来,当地百姓自然不会对大唐帝国有所排斥,他们会一心一意的做大唐百姓,普通老百姓的思想非常朴素,谁给他们好生活,他们就心向着谁,谁不让他们好过,他们就反对谁,他们就是这么的简单。
当然了,必要的武力压制也是必不可少的,要是没有强大的武器,再好的制度也不会有人遵守,老百姓的朴素是在武力和制度的压制下才会有效果的。
小店的点心,味道还算不错,挺可口的,李安与赵曳夫都吃了不少,不过,他们并没有什么急事儿,所以,并不急着离开,他们留下就是要多听听这些百姓说了些什么,直到半个时辰之后,二人才离开小店,去了大街上继续观察城内的状况。
虽然只是经过短暂的培训,但这些投降的南诏士兵,表现的还算不错,他们并没有闹事儿,与大唐士兵配合的挺好,也许他们心里会有一点怨气,但他们的实力摆在那儿了,他们根本就掀不起什么风浪,哪怕大唐主力不在城内,但留下的五百士兵足够震慑这些投降的南诏士兵了,毕竟,这个城池的南诏士兵也仅有五百人,被杀死五十人,剩下的只有四百多,比大唐官兵还要少一些,就这么点人,是掀不起什么大风浪的。
因为战争并没有引起太大的破坏,所以,城内大街上的行人络绎不绝,商人仍旧在做生意,行人也没有太过于紧张,不过,他们多少都有些收敛,他们担心太高调会影响到自己的生命安全,万一高挑惹到了大唐士兵,他们担心自己的安全。
见战争并没有影响城内的经济活动,李安非常的满意,如此便足够了,这是李安希望看到的。
大唐兵马一路势如破竹,仅仅用了二十天就挺近到南诏都城郊外,这比李安预计的还要迅速,足以显示大唐帝国的实力,能取得如此迅速的进展,除了因为大唐兵马比较精锐之外,还与内应的配合密不可分,没有内应的配合,大唐兵马的进展也不会这么快。
大唐兵马如此迅速的就打到了南诏的都城,这让南诏诏主阁罗凤万分的紧张,他在大唐兵马刚刚开始进攻的时候,就给大唐朝廷写了奏折,陈述自己的错误,把罪名都推给段家,并表示已经把段家满门超斩,希望朝廷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不过,他还没收到朝廷的回信,大唐兵马就已经兵临城下了,这让他始料未及,他不敢率兵抵挡,逃走是他唯一敢做的事情。
“快快快,把这些值钱的东西都带上,还有这些都带上。”
“你们几个磨蹭什么呢?还不快点搬。”
“都注意点,别把东西弄坏了,都小心点。”
阁罗凤的属下,在忙着收拾细软,他们打算逃离王城,去南部避避风头了。
一国之主都忙着逃跑了,可见南诏的士气低落到了什么程度,这是一场蚂蚁与大象的战斗,蚂蚁没有丝毫取胜的希望,与其螳臂当车,比如放弃抵抗,很多南诏将士都是这么想的,这也是大唐兵马推进极其迅速的一个重要原因,要不然推进的速度不会这么迅速。
此时,阁罗凤一脸的焦急,大唐兵马一转眼就打到王城了,还喊出活捉自己的口号,这让阁罗凤非常的紧张,按照这个局势,一旦自己真的被活捉,等待自己的必然是被斩杀的命运,阁罗凤还不想死,他想要活命,而逃走是他能想到的最好办法,南诏多山,只要躲入南部的山区,或许就能保住一条小命。
不过,阁罗凤的想法有些太天真了,他现在的身份是诏主,他岂能轻易的逃走,他的一举一动都有人注视着,不但大唐的探子注视他的一举一动,同时,南诏的不少势力也在注视着他,有的在打他财宝的主意,也有人打算将其献出,从而讨好大唐。
别看平时南诏的臣民,都对阁罗凤颇为敬畏,可一旦阁罗凤从诏主的位置上下来了,等待他的就是悲惨的命运了,之前那些所谓的忠臣,不过都是摄于阁罗凤的威名罢了,真正忠心的能有几人,越是平时表现的非常忠心的人,越是最不可靠。
因为准备的不够充足,阁罗凤仅仅携带少量细软和几百护卫,就匆匆的逃离了王城,这一幕自然被城内的百姓看见了,他们阁罗凤的这种贪生怕死的行为大为鄙视。
在阁罗凤逃出王城没多久,大唐兵马就顺利的攻占了王城,也不能说是攻占,南诏王城的兵马并没有抵抗,他们直接在将领的带领下投降了,双方一兵一卒的伤亡都没有,算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攻占王城之后,大唐派出三千兵马继续追击阁罗凤,剩余的兵马都驻扎在王城之中,驻扎在王城之中的兵马足有一万士兵,如此多的兵马,足够维持这个大城的治安了。
李安也很快就抵达了南诏王城,这座拥有二三十万人口的城池,是南诏的第一大城,这里拥有南诏最繁华的街道,这里是南诏的行政中心和经济中心,当然,也是军事中心,这里拥有南诏四成的兵马,足有三万大军,不过,这些兵马在大唐军队的面前,是不堪一击的,所以,他们很快就投降了。
大唐兵马本身就够多了,若是维持这么多的俘虏,压力自然很大,于是,李安下令,将俘虏的南诏兵马进行改组,裁撤两万人,仅仅留下一万人就足够了,这一万人最重要的不是战斗力有多强大,而是要足够的听话才行,要是不听话的话,那就不能要了。
南诏王城的商业区,拥有的最高建筑是四层,是木质的青楼,由于战斗并没有打起来,所以,城内没有被破坏,商业活动仍旧在有条不紊的进行,青楼的营业也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李安自然不会去逛青楼了,毕竟,李安的身边有赵曳夫,要是李安去逛青楼的话,赵曳夫会伤心的。
“李侍郎,另外两路兵马才刚刚动身,咱们就把南诏给灭了,不知朝廷会如何奖赏我们。”
陈壮兴奋的说道。
他是很在乎奖赏的,毕竟,他的身家远远不如李安,他需要利用奖赏来给自己增加财富,而李安却不需要这些功劳。
李安笑着说道:“朝廷的奖赏,本官一分都不要,都赏赐给立功的将士们,你们就等着领赏赐吧!”
“李侍郎,您说另外两路将领,发现咱们已经把南诏给灭了,会是什么表情呢?”
陈龙好奇的说道。
李安笑着回答道:“还能是什么表情,肯定是极为震惊了,也会有些失望,毕竟,咱们把功劳全部抢了,他们是连一口汤水都喝不到了,哈哈哈!”
说到这件事,李安也忍不住高兴的大笑起来,大唐发展到如今这个阶段,实力已经极为强大,已经不存在敌人了,要实在想找敌人,那也只能是大唐帝国自己,只要避免祸起萧墙就足够了。
若大唐有一天倒塌,那一定是从内部倒塌的,外部是绝对动摇不了如今的大唐的。
“走,咱们去城内走走,看看有什么好吃的,这里是南诏的都城,肯定有许多特色美味,咱们可不能错过啊!”
李安高兴的说道。
说完就带着一群人,去南诏王城的酒楼享受去了。
与此同时,在南诏王城往南一百里的一个人小山谷里,三千余人的山贼队伍,包围了阁罗凤的逃难队伍,并要求留下财物,他们不要人命,他们只要财宝。
“诏主,不好了,我们被山贼包围了。”
一名属下紧张的汇报。
“山贼,真是虎落平阳啊!现在居然连山贼都敢对我们下手了,真是可恨。”
阁罗凤愤怒的说道。
“诏主,那现在改怎么办啊!我们出行匆忙,仅有五百忠心可靠的精锐,而山贼足有三千,怕是?”
阁罗凤蹙眉想了一下,开口说道:“最多给他们一半财宝,要是把所有财宝都给他们,咱们这几百人就没法立足了,跟他们商量一下,另外,让勇士们备战,一旦谈判不成就开战,区区山贼真把自己当回事儿。”
在阁罗凤看来,这些区区乌合之众,是不足为虑的,山贼永远都是山贼,实力并不高,是没法与正规士兵相提并论的。
阁罗凤害怕大唐兵马,但并不代表他害怕境内的区区山贼,哪怕身边仅有五百人,但这五百人都是他花大代价供养的,是非常精锐的士兵,对抗大唐兵马的时候,或许没有什么用,但击溃区区山贼,却不是什么难事儿。
“首领,他们只给一半财宝,让我放行。”
“什么,才给一半,不行,必须把所有财宝全部留下,要不是顾及弟兄们的伤亡,我早就下令进攻了,还会跟他们商量,都成了丧家之犬了,还这么大架子。”
山贼首领生气的说道。
作为山贼,他平时没少挨官兵的围剿,对官兵自然是很不友好,看着眼前的官兵,他就有一种想要灭了对方的念头,不过,他也能看出来,这些官兵都颇为精锐,要是真的打起来,他麾下的兄弟肯定死伤不少,他不愿意付出太大的代价,这才让对方放下财物走人。
心腹将山贼的意见重新告诉阁罗凤,阁罗凤生气的从马车里走了出来,看了看周围的山贼,又返回了马车之中。
“诏主,现在该怎么办?”
心腹焦急的问道。
阁罗凤眉头一紧,开口下令道:“让将士们做好战斗准备,区区山贼而已,难道还怕了他们了,备战。”
很快,五百士兵向马车靠拢,结成了固守的方阵,与围困他们的山贼对峙,并正在逐步调整,似乎大有灭掉这伙山贼的意思。
“首领,他们在备战,看来我们不出点血是拿不下这些财宝了。”
一名小头领开口说道。
山贼首领紧张的看向正在备战的五百官兵,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虽然他麾下有三千人马,黑压压的把官兵包围了,不过,他麾下的这些弟兄是什么货色,他心里也是清楚的,就凭这些货色,未必真的能打败五百官兵,他之所以敢在这里设伏,完全是听说大唐兵马打来了,他觉得官兵肯定士气低落,战斗力锐减,而且,也不敢跟自己麾下的人纠缠,却不料他低估了对手,他也不想想,若财宝都留下,这些官兵岂不是要饿死,在生存面前,阁罗凤怎么可能会妥协,他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既然局势已经发展到如此阶段,山贼首领也无力改变什么,他只能继续保持强硬,并催促麾下兄弟备战。
“哎,官兵兄弟,大唐军队马上就要追过来了,你们确定要打架,待大唐军队追过来,你们就走不掉了。”
山贼首领带有一丝侥幸的喊道,想要吓跑官兵。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