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w5hvk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絕地追殺》-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在背後議論別人可不好看書-mas05

Luciana Joanna

絕地追殺
小說推薦絕地追殺
“我靠,不是吧。”孙尧圣捏了一把冷汗,他这刚刚落地,相信这个人应该是在K字楼后门门口拿到枪了。
孙尧圣可不相信自己什么蛇皮走位,走上高架,肯定得死。
这个人倒是拿着akm,一边上子弹,一边朝着这边走来,刚刚跳扇看到了孙尧圣,不过他还是进去了一下,丢失了孙尧圣的地点。
“不对,人呢?”这个人往高架看了好久,都没有看到孙尧圣。
而下面很多观众,都是轰然地笑了….
宋云看着那个躲在草丛里面,距离敌人不到1米远的孙尧圣,笑道:“我可以想象,现在孙队长瑟瑟发抖的样子。”
说他是幻影坦克,又不行,因为孙尧圣身上压根没有武器。
这个人倒是真的是个电竞瞎子,注意力完全放在高架或者房区上面了。
“可能回去K字楼了?”这个人有点紧张,担心K字楼的资源点被抢了,往房区里面跑。
他走进K字楼,孙尧圣却依然没有从草丛里面出来。
“孙队长不会被吓傻了吧,趁现在快点去拿枪….”来普斯刚刚说完,又看到从K字楼冒出来一个人头,他居然在瞄高架。
“汗,这居然是个诱饵,还好孙队长没出来。”
来普斯捏了一把汗,苦笑道:“现在的职业选手套路太深了,我得为我刚刚的言行道歉。”
孙尧圣也在草丛里面待了大约五秒,终于是出来了,而对方正好是走进K字楼。
“看来孙队长是经常干这种事的人。”爱琳哈哈一笑道。
“为什么这样说呢。”
“只有经常干这种事情的人,才会这么清楚呀。”爱琳说道。
这话一出,很多观众都乐了。
不过,这一幕倒是颇为有趣,所有人都认为孙尧圣必死无疑,但是没有想到孙尧圣居然通过这样的方式来逃过一劫。
孙尧圣上到高架第三格楼梯,就捡到了一把M16,直接从楼梯上跳下来,朝着K字楼走过去。
“看来,孙队长的脾气还很大。”来普斯关注着孙尧圣,看到孙尧圣来到K字楼的时候,没有先进去,而是先偷偷观察。
…..
“奇怪,人呢?”这个人很纳闷,他搜完了K字楼,准备走出去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枪声….
“哇靠。”
他整个人几乎都被吓飞了,他想躲避的时候,已经迟了,他刚刚才捡起来的二级头,直接被打爆,而他屏幕一下子就变灰了。
“666,心疼这名来自澳大利亚的小伙子。”
“他一定死不瞑目,曾经有一个杀死孙队长的机会摆在眼前,他没有好好珍惜,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不会选择再跳机场。”
“段友别秀了,你们已经被封了。”
弹幕也是欢乐无比,这孙尧圣的阴险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明明的孙尧圣刚刚在门口已经看到对方了,进去的话还是有机会第一时间打的,但是没有想到孙尧圣居然如此阴险,躲在门口就等对方出来。
孙尧圣立刻舔包,这一把K字楼还真的是肥肥肥。
孙尧圣清完K字楼,再搜完A字楼,把小三搜了,就直接走了。
C字楼那边和烟筒楼那边也已经打完了,孙尧圣没打算过去了,机场一共就五个人,他杀了一个人,另外那边估计也决出了胜者了。
孙尧圣在机场里面就找到了车,直接开出去往桥头那边走,这个圈依然不是机场圈,不过覆盖了不少机场岛。
孙尧圣也不着急过桥,如果告诉他这个圈没人堵桥,他是不信的,他在海边绕了绕,果然就看到了人,同时间,左侧有枪声响起。
孙尧圣抬头一看,这才发现空投落入海里了,并且有个穿着原谅帽的人已经游过去了,而对岸的人就在打他。
……
这个人很巧合,就是汤普森。
自从那一场被孙尧圣阴死之后,他就决定自己得走一些不寻常路线。
在上一场个人赛,汤普森还是没有找到孙尧圣。
这一场,他是跳渔村,打算守桥,因为他知道孙尧圣肯定得跳机场。
到时候,只要杀了孙尧圣一次,他也就算报仇雪恨了。
不过,这空投就落在他的脸上,他真的很舍不得。
想了想,最终还是咬牙跳下去了。
“三级头,AUG。”打开空投的时候,汤普森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这上面是三级头,肾上激素,还有AUG八倍镜,可以说是非常完美的空投,现在汤普森就缺这样的枪。
他选择把冲锋枪丢了,换上AUG,同时间朝着岸边靠近。
孙尧圣眯着眼睛,本想第一时间出去的,这个时候突然看到另外一个画面上,有一个枪口从草丛里面探出来。
“看来不止我一个猎人。”孙尧圣心中暗叹,这个游戏果然是很可怕,本来以为自己是黄雀,却发现自己依然只螳螂。他躲了回去,而汤普森这个时候美滋滋地准备登陆岸边了。
哒哒哒….
枪声是不出意料的响起来,孙尧圣就在一旁观战。
但是,让他出乎意料的是,汤普森居然反杀了…..
“还是队友之间互相残杀。”孙尧圣看了一下ID,自己也笑了。
这个一直蹲在旁边的人,就是K神。
“K神,你个逼也太阴险了。”汤普森一边在封烟一边在舔包。
“我靠,你怎么发现我的?”K神很不解,他就是机场的胜利者之一。
他知道机场里面孙尧圣在的,但是听到车声,也知道孙尧圣肯定走了,所以他也选择走了。
然后,就看到汤普森去捡空投,本来想埋伏一波,却未曾料到,汤普森早就发现了他。
“圣那个家伙是不是在机场?”汤普森问道。
“在,不过走了。”K神说道:“我建议你还是快点走吧,这圣可是个出了名的老阴比,毕竟是亚洲人,他曾经上过亚服第一,阴险程度,不是我们这些善良的欧洲人可以相比的….”
“呵呵,我又不是你,你在机场出来,居然杀不了他,真的是菜的可以。”汤普森嘲讽道:“先出手还是被我反杀了。”
“FUCKYOU。”K神脸色发黑。
汤普森笑得更得意了,现在他就在烟雾里面,感觉非常安全,他在考虑往哪里走….
突然间,一个很蹩脚但是很熟悉的英文在响起:“中国有句固话,在背后议论别人可不好。”
……
!!!???
汤普森整个人都被吓傻了。
但是,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
金属和地面发生摩擦,而后烟雾里面直接爆开。
汤普森急忙跑,但是孙尧圣这个手雷捏的时机很好,根本不到汤普森反应的时间,炸弹直接爆开….
BOMM!!!
而后,汤普森直接死亡。
“我…..”汤普森脸上的郁闷可想而知,而K神的尸体已经哈哈大笑起来了:“我就说了。”
孙尧圣走过去,第一时间把三级头捡起来,而后快速地舔包。
汤普森看着那个愤怒呀,指责道:“就不能公平地打一把吗?”
“这已经很公平了。”孙尧圣说道。
“…..”汤普森和K神都无语,这算哪门子公平。
不过,孙尧圣刚刚在旁边,的确是隐藏得很好,就是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发现。
“谢谢你们的装备,这一把我肯定会吃鸡的。”孙尧圣说完已经把他们的包舔完了,同一时间,他准备登陆岸边….
而画面这个时候是引起了下方的骚动。
因为….此刻在桥头那边,还埋伏着了一个人。
这个人在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头顶原谅帽,身穿旧报纸,背着一级背包,看上去很穷。
但是,眼神之中满是贪婪和欲望。
在绝地求生里面,什么叫穷逼?
这个人就是了,他是个打野的,拿着一个UMP9配合二倍镜,身后一把喷子。刚刚好路过这里,本来想游过去的,出奇看到这一幕。
“这名来自巴西的选手可能要走到最后了。”所有人看着画面,看着现在画面上两个人的人物对比….
孙尧圣是刚刚舔了他们的包,瞬间什么都有了,三级甲三级头,还有八倍镜在手中,M4几乎满配。
他舔完包,准备离开了,那个巴西的队员直接站了起来。
…..
“图卢福开枪了。”
对方伏地,对准的就是孙尧圣的位置。
但是,由于草丛的原因,他几乎是看不到孙尧圣的人了。
突突….
冲锋枪在猛烈射击,他的视野里面也是看到打出了血。
孙尧圣是真的吓了一大跳,他本来以为他是黄雀,没有想到,他自己还是个螳螂。
他直接跑,现在看到对方的位置了。
但是他如果停手反击,必定是死亡。
图卢福站了起来,把枪口侧翻,继续扫射。
但是,扫着扫着,他就发现尴尬的问题了。
由于孙尧圣的是三级甲,他冲锋枪的威力是很小的,得打中很多枪才能杀死他。
这个时候,孙尧圣就剩下一点点血,但是他一个弹夹已经没了。
孙尧圣跑到烟雾里面,烟雾已经基本散了,他想都没想,直接跳海。
看到孙尧圣跳海,下面观众是哇然一片。
“这都没打死。”
“这个中国人运气是真的好,每场比赛都能见到他丝血逃生。”
“图卢福估计得气死了,曾经有一套神装摆在他面前,他没有好好去珍惜。”
孙尧圣下了水,直接潜下去。
可惜水里不能打药,不然的话孙尧圣打一个急救包,以他的脾气,肯定得上去报仇,但是,现在也尴尬,他被架住在岸上,只能是游过去了。
图卢福现在是真的气,看着孙尧圣硬生生地逃生了。
他真的后悔,刚刚应该第一时间站起来的….
主要是,他怕站起来被孙尧圣发现,对方拿到步枪转手秒掉了他。
气归气,只能泄愤地射了两枪,然后就走了,孙尧圣已经潜入水里面,只要是做好换气,基本上没有人能够打死他。
做水鬼这种操作,是现在每个职业选手都是必备的。
孙尧圣成功地游过去,逃过了一劫。
……
此刻,在桥头加油站的背坡野区,有一个人直直地走进房区,准备卡毒边。
这个人,很受关注。
因为,他也是来自北美赛区,并且还是排名第一的KUM的队员。
虽然,KUM最为出名的,还是,但是里面的队员也是个个都备受瞩目。
Moore!
KUM第二号种子选手,被称为北美第一突破手。
他的身上,没有传奇,有的只有战绩。
靠着一个赛季战绩,他成功把北美第一突破手的位置拿了下来,他的KDA,能够高达7.32。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数据。
“孙队长这个位置进圈的话,很有可能要和他相遇。”独步在台上说着,倒是挺期待的。
这几天,北美这边的观众吹欧美赛区的人,都听得烦躁了。
甚至,有人说中国这一次派来的队伍,没有想象中那么强,还不如韩国队伍。
这一次,是个很好的机会。
上一场,孙尧圣就杀了一个faze的队员。
这一场,再来一个KUM的队员…
那也还不错。
独步心中淡淡地想着,那就看孙尧圣是否能够锁定moore的位置了。
什么叫锁位。
这是个职业名称,也叫做确定敌人的位置。
这个很重要,如果你不知道这个地方有人,那么你可能进楼被人打死也说不准自己怎么死的。
Moore更是阴险到极点,他没有把门都关了,也没有钓鱼,就卡在二楼的房间,一动也不动,他已经听到了孙尧圣的脚步声。
孙尧圣扫了一眼房子,并未发现有不妥。
如果说这个房子门是关着,地上还摆着一瓶止痛药什么的,孙尧圣就真的怀疑了。
现在,他也没有放松警惕。
但是没有那么紧张。
这个房区在航线上面的,如果说没有人搜,他是不信的。
但如果真的是有人在钓鱼执法,孙尧圣也不介意让他感受一下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毕竟这种事孙尧圣可是老手了,想要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不知道他有几斤几两。
他把一楼清开了,跑到二楼的时候,独步就有点紧张了。
“他能发现吗?”宋云也稍稍有点紧张。
孙尧圣走了第一个房间,卡了一下墙角,没有发现人,走入第二个房间,依然没有发现人,警惕性更松了。
就在他打开第三个门的时候,子弹马上朝着他的头部砸来。
孙尧圣三级头挨了一枪,他退出去,对方全自动步枪,早已经是扫起来了。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