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15od7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大國戰隼 愛下-第703章 順道護航一把鑒賞-neff8

Luciana Joanna

大國戰隼
小說推薦大國戰隼
有人说海军的野心体现在歼-16身上,实际上这里的野心指的是理想。空军引进了Su-30MKK后,海军是一直眼馋的,可惜在那个年代里海军航空兵是后娘养的,大儿子都穿不好哪里还顾得上小儿子。
海军捡了空军看不上的飞豹是因为啥,还不是因为海军一时半会得不到Su-30这一类第三代重型长程战斗机。好不容易等来了一个团的Su-30MK2,也就是白头鹰部队,正准备加快速度增加这个机型的装备数量,结果上面决定不再引进该机型,转而进行国产化,这一等又是十多年。
沈霍伊受人诟病的原因之一就在此——在Su-27系列战机的国产化工作中她们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了。
117中队实施第一次实战飞行训练的这一天,两批四架飞豹A转场到了水灵场站,这些飞豹A同属一个师,以中队为单位在水灵场站驻扎担负战备值班任务,水灵场站的某团是歼-8D团。
早上七点零五分,李战和朱炜、李梓辛驾驶深灰色歼-8FR从水灵场站起飞直奔忘我礁机场。上级已经协调好了忘我礁机场的管理部门,借用那里的机场以及相关的保障设施用三天时间。
他们三人驾驶的是夜鹰部队的歼-8FR,是有别于南航某师列装的新歼-8FR的,因为机身涂装颜色不同所以用颜色作为前缀加以区分,前者深灰色,后者灰白色。
李战非常喜欢海空飞行的感觉,在两个半圆之间地球是个球的感觉非常强烈,湛蓝的天空真的犹如可以根据地球的延伸来延伸的永远都是那么标准的半圆盖子。
海面上,远洋航道上的船舶拖出来的长长的白色航迹那么的显眼,居高临下的态势让人有能够主宰一切的优越感。都说空军傲,为什么傲怎么傲。空军的傲是体现在方方面面的。
吃的是标准最高的空勤灶,下部队拿的是干部工资享受的是干部待遇,津贴补贴以小时为计算单位,开的是动辄数千万元人民币的战机,培养出来需要耗费体重等重黄金的价值,用的是部队能够提供的最好的物资,娶的是漂亮的身材好的老婆还能挑挑拣拣。
能不傲吗?
老陆的大头兵们漫山遍野地跑,空军的飞行员踩一脚油门到关岛。
能不傲吗?
当然,干的是脑袋别裤腰带上的活,甭说作战了,平时训练都要做好随时光荣的心理准备。
能不傲吗?
不骄傲的人恐怕还开不好战斗机呢。
三架半新不旧的深灰色歼-8FR呈三角编队,李战飞长机位置,朱炜和李梓辛一左一右分在长机两翼靠后的位置,角度是恰好能够看到长机飞行员的侧面的。这种标准的三角编队是常用的战术队形。
需要指出的是李战开的是朱炜的座机,也就是101号歼-8FR,这个战术编号已经成为传承了,一代一代地传了下来,作为部队长的座机。
而朱炜开的是后来转场过来的第三架深灰色歼-8FR,那架飞机正好在西南地区执行任务,完了之后直接转场过来供朱炜使用,飞行员则拿了半个月的假期回家探亲去了。
全部都携带了三具副油箱,除此之外还携带了一具指示吊舱,其他两个挂架挂了三联装的LS-6精确制导炸弹,六枚该型炸弹给战机增添了许多战斗的色彩。朱炜和李梓辛的深灰色歼-8FR也是一般武装,三架战机的挂载一模一样。
从眼前的情况来看,深灰色歼-8FR比灰白色歼-8FR更具实战价值,毕竟前者是可以在执行侦察任务的过程中对敌方目标进行攻击的。不过李战等人很清楚,灰白色歼-8FR才是真正的专业的战术侦察机,深灰色歼-8FR充其量算是前线侦察机。
从战役使用的角度来看,灰白色歼-8FR的意义不是深灰色歼-8FR能够比拟的。实际上两种外形差不多的战术侦察机的技术差距是很大的,其他的不说光是高空高速这两项,灰白色歼-8FR就能让深灰色歼-8FR看不见尾灯。
金华告诉李战,灰白色歼-8FR所使用的两台涡喷发动机的维护保养费用是斯贝发动机的三倍多,而且保养时间间隔更短,平均每飞一百个小时就要做一次中等的检修保养。
相当的金贵。
李战也看到了,一架灰白色歼-8FR的机务保障组人员比普通战机的多了三人,其中有一名是航发工程师,而且117中队的四架灰白色歼-8FR配备了一名大校正师级机械师。
付出这么大代价并且要维持如此高规格的日常保障力量,如果不能发挥对等的战术作用,灰白色歼-8FR就会失去存在的意义。金华作为南航司令部副参谋长亲自负责117中队的改装,上级的重视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沿着相当熟悉的航线往南飞行,三架深灰色歼-8FR组成的三角编队是引起了相当的关注的。双机编队出现在南海上空不少见,三机编队则是比较稀罕的,而且还是三架有相当武装的战机。
当然,深灰色歼-8FR也没有航炮,原来安装航炮的位置用来安装侦察设备了,但是这货依然保留了火控雷达,也就保留了歼-8F的大部分空战能力,比如打打PL-8、PL-10空空导弹什么的。
三机编队在巡航高度飞行,过程中遇到了好几架途径南海的民航客机,有一架距离比较近,李战能够看清楚客机的涂装和机身编号,是国航的一架波音-747大型客机,航向是朝南的,估计是前往东南亚地区的航班。
李战想了想,给朱炜和李梓辛打了手语,随即掰杆带着他们编队飞过去,在国航波音-747大型客机的一侧伴飞了几分钟。
“B-XXXX,这里是中国空军,请告知你们的目的地,完毕。”李战在国际通用频道里呼叫国航波音-747大型客机。
“你好,我们是前往XX的国际航班,国航XXX。”国航机长马上回复。
李战查看了一下航图,发现和己方编队的航路基本一致,微微点头,“国航XXX,保持航向航高,我们为你提供五分钟的伴随飞行,完毕。”
“明白,谢谢人民空军,国航XXX。”机长很激动,机组人员很激动。
很快,客舱里的乘客发现了左右两翼的军机,其中一侧有两架。当他们看到了机身上的八一军旗的时候瞬间激动起来,透过舱窗向军机挥手,客舱里顿时掀起一阵呼唤。
“咱们的战斗机在护航!是咱们的战斗机!”
李战看到舱窗里的乘客们挥着手,能够想象他们的激动之情。在浩瀚无垠的南海上空,在许多老百姓的认知里这片空域是中国空军的禁区,但是现在他们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自己的战斗机就在身边护航,而且是全副武装的战斗机!
那种自豪感无以言表,扬眉吐气的畅快使人激动万分。
李战举起戴着包浆的白色劳保手套挥手,随即转过头来敬礼。一名乘客用相机把这个场景记录了下来,画面里一名戴着白色飞行头盔黑色护目镜戴着包浆白色劳保手套的飞行员在行军礼,白色飞行头盔前额中间位置是大大的红色的五角星。
另一侧,朱炜和李梓辛也在向国航班机敬礼。在他们心里面,人民子弟兵的使命是在任何人民能够到达的地方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过去许多年里我们做不到,那么从现在开始让我们来弥补吧!”
短短的五分钟偶遇式的护航,对李战他们来说是顺道的事情,但是对这个国航班机的机组人员和乘客们来说是意义重大的。他们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了就算走得再远飞得再高,人民子弟兵是会伴随左右默默地守护着他们的。
就礼节而言,他们得到了三架战斗机的护航,这个规格甚至超过了国家元首。
当人们激动过后,他们会想到,当偶遇变成了常态,是否说明着什么呢?说明人民子弟兵正在把他们的触角伸到祖国领土领空领海的每一个角落,人民军队正在努力锤炼保家卫国的本领。
这难道不是国家走向富强的体现吗?
三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南海,我国自古以来的不可分割领土领海,未来某天我们的战机战舰甚至战车一定会遍布全区,更好地履行人民军队的神圣使命!
冥冥之中李战感觉到了人民群众的心声,他饱含深情地呼叫:“国航XXX,有任何需要帮助的请随时呼叫,你们继续前进,再见!”
“感谢人民子弟兵的护航,再见!”机长感动不已。
三架深灰色歼-8FR摇晃了几下机翼,旋即转弯下高度迅速离开,在下方重新编队之后继续下降高度转向,机头对准了忘我礁机场。国航班机的机长面朝军机离去的方向敬礼。
忘我礁机场整装待命,李战曾经迫降过的岛礁机场变化很大,当时跑道还有一半在施工,现在呈现在眼前的则是一条完完整整的三千两百米跑道,可以起降波音-747这种四发大型客机,按照民航的划分等级,忘我礁机场的级别应该是4E,超过国内大部分的机场。
不过这仅仅是跑道的级别,忘我礁机场因为面积有限,所以保障能力有限。正常保障四发大型客机运营是不可能的,作为备降场来使用却是没有问题。
李战重返忘我礁,从这里侧面看到了这片区域的巨大变化。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