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4t124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ptt-第一千八百六十六章 謠言,暗流涌動!-kw8l9

Luciana Joanna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你们都听说了吗?据说老可汗近日给小可汗托梦,说是大可汗失德,篡可汗位,迫害子侄,长生天震怒,将在七月之末,降下寒霜!”
“什么?还有这等事情?莫不是小可汗为了脱困,而故意编造的谎言吧?”
“就是!现在正是盛夏,草原上怎么可能降霜?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你们胡说什么?小可汗就算是要编造谎言,怎么敢借长生天的名义编造谎言?”
“说的也是啊!但大夏天降寒霜这种奇事儿,千百年都不曾出现过,今年怎么可能出现?而且距离八月也没几天了!”
“唔!是再过三天就八月了!”
“唉!不管传言是不是真的,现在看来,大可汗是想置小可汗于死地啊!老可汗若是在世,看到这副情景,也不知作何感想!”
“诶?你说如果后面三天如果真出现了天降寒霜的异象,那是不是说明大可汗真已经惹得长生天震怒了?”
今日的草原上,各个部落间,突然出现了一些流言蜚语。
流言的内容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那些传播流言的人,一个个都说的有板有眼,令人不得不信,最重要的是,谣言的内容中有长生天,作为草原人,是没有人敢拿长生天开玩笑的!
如此一来,这条看似荒诞不经的谣言,其可信度又增加了不少,因此才得以在突厥底层百姓、军士之间快速传播。
这是一场自下而上的舆论攻势,临近中午,就有不少部落的首领开始注意到了这条流言,有人嗤之以鼻、根本不相信,有人若有所思、认为无风不起浪,也有人紧急召集心腹,讨论这则流言背后隐藏的深意!
一股暗流,开始在这片本就不怎么平静的草原上涌动。
“……沙门,今日部落里出现的那些传言,你想必都听说了吧?你怎么看~?”
突厥王庭以东三十里外,契苾部大帐内,一名身着圆领衣袍、体态微胖、散发披辫的中年男子席地而坐,他面前的长桌上还摆放着水果和美酒,此时,他一边用手指有规律地敲着面前的桌子,一边抬起头,看向坐在他左手边第一位的男子问道。
名叫沙门的男子微微一皱眉,随即冷笑一声道:“大哥,弟觉得这不过是小可汗摆出的缓兵之计罢了!眼下大可汗派大军围了小可汗的牙廷,小可汗自知不敌,就想借着长生天的名义,在草原各部落之间争取同情!但这不过是他的垂死挣扎罢了,弟认为他翻不起什么大浪!”
“缓兵之计?哼!继明,你也是这么认为吗?”
坐在上首的中年男子闻言冷笑一声,转而看向坐在他右下首的中年文士,问道。
后者皱了皱眉,沉吟片刻后,起身恭恭敬敬地向坐在上首的男子行了一礼,然后道:“回酋长,属下觉得这谣言确是出自小可汗无疑,但属下倒不认为这是小可汗的缓兵之计!”
酋长!
坐在上首的中年男人便是契苾部如今的酋长契苾何力,坐在他左下首的是他的弟弟契苾沙门,而坐在他右下首的,则是他母族那边的一个远亲,名叫姑臧继明!
契苾部作为铁勒十五部之一,其综合实力在整片草原的各部落中都能排进前三!
要说鉄勒跟东突厥之间是啥关系,这个就要从当年土门可汗击败柔然、建立突厥汗国说起了!
铁勒人是汉文史料,对东突厥汗国的黑突厥人的统称。公元552年,土门可汗建立突厥汗国,而突厥汗国则分蓝突厥、黑突厥、其他民族(如鞑靼人、契丹人)三个民族集团划分。
其中蓝突厥为最贵,为阿史那部落和阿史德部落。像是当年的始毕可汗,后来的处罗可汗,以及如今的颉利可汗和突利可汗,他们都是出自于阿史那黄金家族。在草原上,一般而言,能得到“设”以上官职的,只能是蓝突厥人。
当然后面突厥汗国动荡不堪,黑突厥人也逐渐被提拔上来,有的甚至还做了叶护这样的高爵。黑突厥是语言习俗和蓝突厥相近,被蓝突厥认为是自己人,但身份不尊贵的其他部落。而不论蓝突厥还是黑突厥,他们的前身是什么呢?就是突厥史料中的乌古斯人,或者汉文史料中的铁勒(或者敕勒、高车)人。
也就是说,突厥人本为铁勒之一,在建立汗国后,标榜突厥,将铁勒这个称呼保留做了类似“准公民”或者“二等人”的称呼。而所有的铁勒人,均被视为广义的突厥人,所以叫黑突厥。
然而随着突厥汗国的继续发展,和汉人对铁勒的称呼一概不变。致使乌古斯人也好,铁勒人也罢,最终含义都变化了。起初是薛延陀、回纥的建国,汉人对铁勒的含义进一步缩小,缩小为薛延陀人或者回纥人。
而对其他的铁勒人,以部落名为称呼。譬如葛罗禄人,本也是铁勒之一,但汉文史料慢慢就不将他们叫铁勒,而是直接叫葛罗禄了。而在突厥人本身,对于对应汉文铁勒的乌古斯的含义,也进一步缩水。
后突厥汗国时期,由于超过一半的铁勒人服从唐朝,都是突厥的敌人。所以后突厥汗国时期对将这些“黑突厥”开除了族籍。反应在碑文里,乌古斯人和契丹人、鞑靼人成了一个待遇,都成了突厥汗国不共戴天的仇人。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如今的契苾部虽然实力强劲,但再强也强不过以颉利可汗为代表的阿史那黄金家族,所以,在明面上,契苾部不得不听从颉利可汗的号令,而颉利可汗对于契苾部的态度也很微妙,他既想用这枚棋子,但又不敢重用,毕竟这枚棋子不是他的嫡系势力,而且还具有一定的噬主能力,于是,最近颉利围剿突利可汗的过程中,契苾部便成了这场围剿战争中的急先锋,几番冲突之下,契苾部可折损了不少勇士!
前些天唐捡踏入草原时所遭遇到的第一个突厥将领,便是出自于契苾部。
“哦~?继明你继续说!”
牙帐之内,契苾何力闻言眼睛微微一亮,看向姑臧继明说道。
姑臧继明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按照传言,七月之末,草原会盛夏降霜,但盛夏降霜这种异常天象简直数百年都难得一见,而现在距离八月不过三日而已,这若是小可汗的缓兵之计的话,未免太过于拙劣,因为这个谎言很容易被人戳破!”
“嗯!继明你说得有理!”
契苾何力点了点头,接着又问道:“那依你之见,小可汗放出这个谣言,究竟有何用意~?”
不管别人怎么想,在他这儿,突利放出来的这段传言,直接被贴上了“谣言”的标签。
姑臧继明眉头深锁,沉默片刻后,他摇了摇头,道:“这个……下官不知!不过下官相信,在这种紧要关头,小可汗不会无的放矢,他放出这则传言,背后必定另有目的……而眼下,对于小可汗来说,他最想达到的目的应该是脱离大可汗的包围、率领族人投奔大唐!”
“嗯~?你是说小可汗放出的这则传言,能够帮助他脱离目前困境~?”
契苾何力一听,顿时来了兴致,他身子前倾,看向姑臧继明沉声问道。
姑臧继明躬身回道:“虽不知他是如何实现,但在下官料来,他放出这则传言,必定对他脱困大有裨益!”
契苾何力点了点头,然后凝眉不语。
这时,契苾沙门忍不住插话道:“大哥,这有什么好想的?按照传言,横竖咱们也就只需要等个三天时间,到时候若是没出现天降寒霜,咱们再瞧瞧小可汗会有什么动作便是!再说,即便是在这三天之内,出现了天降寒霜的异常天气,那该头疼的也是大可汗,跟咱们契苾部有什么关系?”
契苾沙门无论是对于颉利可汗,还是对于突利可汗,都没有什么好感,因为这两人都是出自于阿史那部落。如今草原各部,虽然明面上都听从于颉利或者突利,但作为一个争强好胜的民族,谁心里都不会轻易服谁!
更何况这些年颉利一直都在妄图削弱契苾部的实力,如此一来,契苾沙门对于阿史那家族就更加没有好感了!
“住口!你懂什么?”
契苾何力眉头一皱,忍不住斥道:“眼下大可汗和小可汗剑拔弩张、势同水火,草原其他各部大多数都和咱们一样依附于大可汗,但如果小可汗真有什么脱困良策、一举脱离包围、投奔大唐朝廷,将来大唐征伐草原时,由小可汗所部带路,咱们草原各部,都将会遭受灭顶之灾!
如今正值围剿小可汗的关键时刻,草原上却出现了这么一则传言,咱们必须尽快弄清小可汗的真实用意,若他真有脱困良策,咱们契苾部也需尽快想好退路!”
…………………………………………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