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fvvrj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迷蹤諜影笔趣-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孤品珍品閲讀-liylk

Luciana Joanna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这几天不但回不了办公室,连吴静怡住处也都不能去了。
被自己弄坏的卷宗,有够吴静怡忙的了。
还好,万幸的是,虽然他孟区长在总部办公室里不受待见,其它地方还是对这位孟区长崇拜有加的。
去的几个地方,各指挥官无不兴奋异常。
孟区长能够亲自来视察,那是何等的荣幸?
他唯一的徒弟齐雪贞,现在也已经是中队长了。
按理说,凭借齐雪贞的资历和战功,是没办法当到中队长这个职务的,可他孟绍原假公济私的事情难道还少了?
万幸的是,齐雪贞还算争气,在孟老师那又的确是学到了不少的本事,在情报中队中队长的职位上,还是表现得相当不错的。
这也堵住了不少人的嘴。
但反过来想一想,即便有人不满,难道他孟少爷还会在乎吗?
一看到齐雪贞,想到那天教她本事,自己的几个响指便控制住了齐雪贞,让她主动宽衣,孟绍原就忍不住有些心跳。
打住,打住。
自己好歹是个区长,还是老师,怎么都要有个为人师表的样子对不对?
听齐雪贞汇报了一下工作,也是有够无聊的,无非就是某个日本联络点的人,什么时候出去,什么时候见了什么人等等之类。
听的孟绍原是哈欠连天。
齐雪贞到底是他的学生,知道自己老师心里在想什么:“孟区长,有件事情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说说看。”孟绍原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上海有个商人,叫郑栢羽,是上海滩的大收藏家,算是个爱国商人。”齐雪贞随即说道:“淞沪会战之后,他为了避免被日本人威胁,结束了所有的生意……”
“说重点。”孟绍原又开始打哈欠了。
“他有一批东西,一直都在沦陷区。”
“什么东西?”
“古玩字画。”
“没兴趣。”
“这批古玩字画中,不乏精品珍品。”
“哦?”孟绍原开始有兴趣了。
“具体的情况,要不我把这个郑栢羽叫来,你亲自问一下?”
……
郑栢羽,五十三岁,上海本地人。
穿着一身洗白的长衫,也看不出是个有钱人。
不过据说在抗战前,他开了一家棉纺厂,一家灯泡厂,还经营着一家饭店。
“长官好。”一见面,郑栢羽便客客气气地说道:“不敢请教长官贵姓?”
“祝。”
“祝长官。”郑栢羽手里拿个扇子,把扇子朝前一递:“这把扇子,还请长官赏鉴。”
扇子?
孟绍原拿过来,打开,就看到扇面上写了两行字:
“石可破也,而不可夺其坚;丹可磨也,而不可夺其赤。”
落款孟绍原也没细看,只是敷衍着道:“好字,好字。”
“其实字写得一般,书法中连中上水准都达不到。”
郑栢羽出人意料地说道:“如果光凭着这字,一文不值,但这字,得看是谁写的。”
“谁写的?”
“昔日,年羹尧为抚远大将军,平定青海之乱,可年羹尧骄横跋扈,雍正帝亲自迎接他回京,为了提醒他,便题写了这么一副扇面送给了他。”
哦?
雍正给年羹尧题的扇面?
“长官请看。”郑栢羽凑近了,指着扇面:“这里便是雍正的落款。正是有了这个缘故,这把扇子才身价倍增。”
“好扇,好扇。”
孟绍原打实的不明白好在哪里:“这把好扇,先生收好,要是弄坏了,我可赔不起。”
郑栢羽却没有伸手去接:“祝长官,这把扇子,原是我孝敬您的。”
“孝敬我的?”孟绍原一怔:“那哪里好意思,无功不受禄。”
“栢羽原有事情要求长官。”
“就是你那个古玩文物的事情?”
“正是。”郑栢羽也不再隐瞒什么:“栢羽世代经商,又都好古玩字画,整整四代人,也算是积攒下了大量的好东西。
当初为了管理工厂方便,栢羽的家在虹口,那是一直都是日控区,但我绝对不是汉奸,和日本人虚与委蛇,倒是有的。
开战之前,我急匆匆的卖了工厂,变卖虹口房产,跑到公共租界避难。可是几口放着古玩字画的箱子,却因为战争忽然爆发,实在是运不出来了。”
“等等。”
孟绍原打断了他的话:“你说开战之前就卖了工厂?你知道战争会爆发?”
“是的。”郑栢羽也没有否认:“一·二八那会,我经历过,小日本的那点心思,我能猜得到。当时我看着形势不对,干脆一横心,低价卖了工厂。总好过一番心血毁在战火之中。”
这是个聪明人。
孟绍原微微点头:“你的这批东西现在藏在哪里?”
“郑民路520号。”
“哪?”
“郑民路520号。”
“边上是叶家花园?”
“正是。”
“来人,送郑先生。”孟绍原不暇思索脱口而出。
“祝长官,这是何意?”郑栢羽大是不解。
不用孟绍原开口,李之锋帮他说道:“郑先生,叶家花园,是日本驻上海宪兵队的司令部,这等于是要在日本人的眼皮子底下,把东西偷运出来,危险实在太大了。”
“这还不是最危险的。”郑栢羽却说道:“最危险的在于,现在我藏东西的地方,成了日本宪兵队的仓库和……审讯室……”
“恭送郑先生。”孟绍原恭恭敬敬的把扇子放到桌子上:“郑先生,慢走,不送,来人,给郑先生带上几斤水果。”
“且慢,祝长官。”郑栢羽却一点走的意思也都没有:“如果不是如此危险,栢羽也不可能找到祝长官。这批东西,现在虽然还暂时没有被日本人发现,可万一……我也不瞒祝长官,这批东西里有大量的孤品,一旦落到日本人的手里,那是国家民族之损失。”
孟绍原沉默不语。
他所知道的,整个抗战时期,日本人从中国掠夺走了大量的珍贵文物。
决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在自己手里发生。
可问题是,太危险了。
要在日本人的眼皮子底下偷运走这批文物?
几乎太渺茫了。
“祝长官,我的想法是。”郑栢羽费了好大力气才说出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如果没办法运出这批东西,那么,干脆就毁了它们!”
宁可毁了它们,也绝不落到日本人的手里!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