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eqdb5超棒的玄幻小說 託塔李天王 愛下-第六百八十八章界牌關遇阻-hlu26

Luciana Joanna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次日,天蒙蒙亮,姜子牙就把阐教在西岐军中之人都叫到了阵前,阐教的燃灯道人以及十二金仙此时都跟随元始天尊返回了阐教门庭,留下的二代弟子也只有李靖一人,剩下的都是阐教的一众三代弟子,姜子牙让这么多云集在此,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瓦解界牌关的抵抗力量。
“昨日敌将不知用的是何雷法,让我西岐损失上将一员,故此,今日召集我教一众弟子前来,不知何人愿意出战?”
姜子牙在一众弟子云集之后,便开口询问,可是一众的阐教弟子却并未有谁答话,因为就在前些时日的诛仙剑阵给这些弟子太深的印象,现在这界牌关的敌将,在诛仙剑阵被破之后,还负隅顽抗,那么必定是有所依仗,要不然也不会如此。
姜子牙看了一圈,却并未发现有谁请战,脸色瞬间就阴沉下来,就在这时,有一小校快步上前,在姜子牙的耳边耳语几句,随后姜子牙的面色便是舒缓下来。
待姜子牙把那小校打发走之后,脸上却又严肃起来,冷哼一声开口道:“尔等既然无人应战,却也怪不得姜某人把功劳送给他人,诸位随姜某一起去给苏护将军掠阵吧!”
姜子牙说完,转身就离去了,而此时的杨戬看了看一脸无所谓的李靖,苦笑一声,此时的杨戬,若不是旧伤未愈,自然免不了主动请战,毕竟他乃是阐教的三代首徒,承担着别人没有承担的责任,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没有用,只有跟着前去,看看在诛仙阵之后,还能阻挡西岐大军去路的人,到底是有什么手段。
其实说道苏护要出战,其实也是机缘巧合,此时的苏护被姜子牙任命为北方道大总管,他正是得了姜子牙的军令,在殷商的北部各个诸侯筹措粮草,而且刚把粮草运到界牌关,在听自己儿子苏全忠言及姜子牙首战失利,便自告奋勇的要主动出战。
苏护此时被封为北方道大总管,认为自己在努力一步,就是北伯侯的爵位,北伯侯可是天下间一等一的大诸侯的爵位,可以传承子子孙孙,不由得苏护不要再立功勋!
待到姜子牙等人来到两军阵前之时,苏护和自己的儿子苏全忠以及麾下大将孙子羽等人都已经列阵完毕,只待姜子牙的军令,待到看到姜子牙一行人的身影之时,便纵马疾驰而来。
“北部行军道大总管、冀州侯苏护拜见姜丞相,我军已经集结完毕,只待丞相下令,愿丞相怜悯我等请战之心,同意末将出战!”
苏护来到姜子牙的面前,急忙滚鞍下马,直接就单膝点地跪在地上,抱拳朝姜子牙请战。
姜子牙眯着眼睛看了看苏护的军阵,还是如其征讨西岐之时一般雄壮,再看看那器宇轩昂的苏全忠,姜子牙重新把目光转向已经呈现老态的苏护身上,肃声开口道。
“冀州侯,这界牌关之敌将虽然武艺一般,但是却有左道之术傍身,你麾下虽说算是难得的勇将,但是怕也有不敌之危!”
苏护也听苏全忠言及,这界牌关昨日出战的将领的左道之术,不过苏护还是有些信心的,特别是自己儿子苏全忠,一身气血狼烟之术已经到达一定火候,虽然打不到万法不侵,但是一般的左道之术,还是伤不得他的。
“丞相放心,末将愿意立下军令……”
苏护刚要说立下军令状,却被姜子牙及时的摆手打断,姜子牙笑着道:“冀州侯,将军交战互有胜负都是寻常之事,什么军令状不军令状,冀州侯尽管放手施为便是!”
苏护闻言,瞬间就明白这是姜子牙答应了让他出战,苏护面露喜色,拱手拜倒:“谢丞相成全,苏护此去必尽全力,必然不使我军声威有损!”
苏护说完,转身上马疾驰而去,片刻之后,苏护就派自己儿子苏全忠以及孙子羽等将领在界牌关之下搦战!
此时的界牌关之中,彭遵听到城下今日还有人敢叫阵,心中大喜,正要请示总兵官徐盖出战,可是还没等他进入总兵官府中,却见王豹面带喜色的从总兵官府中快步而出。
待二人错身的时候,王豹得意的开口道:“彭将军,可是要去总兵官那里请战?”
看到王豹的神态以及王豹说话的语气,已经猜到几分,不过还是开口道:“正是!不知道王将军为何步履匆匆,难道是有什么急事儿?”
“彭将军,徐总兵那里你还是莫要去了,我已经得了徐总兵的军令,出城应战,昨日将军已经立下功勋,今日之功就让与末将吧!”
彭遵听了王豹的话,心中叹了口气,果然是如此,不过彭遵想到西岐军马有八十万,战将何止百员,今日让王豹出战有又何妨?西岐人马八十万,还怕没有自己的功劳么?
念及至此,彭遵开口道:“王豹将军,本将在城头给你击鼓,望将军可以得胜而归,待到将军得胜而归之时,本将军给王豹将军宴请庆功!”
王豹听了彭遵的话,刚才还有些得意的心思消失不见,心中暗暗叹息,自己还是太狭隘了,于是也不再说些什么,朝着彭遵报了抱拳,转身疾驰去集合本部人马去了。
而此时的界牌关总兵官徐盖,之所以这么痛快的同意王豹的请战,也是有自己的小心思,昨日已经亲眼看到彭遵的威势,以彭遵的手段,这些时日若是再立功勋,在界牌关之中的威望会更高,自己现在就已经很难控制整个界牌关,若是彭遵威望在增加,那就不可遏制了。
徐盖还想用这界牌关做进身之阶,若自己在界牌关都做不得住,还怎么用其成为进身之阶?到了西岐只能被人瞧不起。
而且之前王豹一直心向彭遵,徐盖这次让王豹出战,要是王豹战胜可以分彭遵的威望,削弱彭遵对界牌关的影响,若是战败,也是可以减少城中的主战派,怎么样算都是不亏,故此徐盖就率先让王豹出战了。
界牌关总兵官徐盖听到自己界牌关之上有鼓声响起,再也在总兵官府中坐不住了,便领着侍卫前往城头,看看这王豹的手段如何。
待到看到在城头击鼓之人乃是彭遵之时,徐盖的瞳孔微微的缩了缩,不过却没有露出任何表情,扭过头来来到城头,往下看去。
此时徐盖看到城下西岐士卒旗号,只见一员老将身后两杆大旗,分别是北部行军道大总管和冀州侯苏。
这冀州侯苏很好理解,整个殷商都是知道的,那是冀州侯苏护的旗号,苏护之所以如此出名,都归功于他在午门题的反诗。
不过这北部行军道大总管是什么职位,难道是西岐赏赐给苏护的职位?看着兵强马壮的冀州侯苏护麾下,徐盖更加坚定投降之心。
“咚、咚、咚……”
城头上的鼓声隆隆,彭遵赤着上身,奋力的敲击着战鼓,一声声的鼓声回荡在一众跟随王豹出战的士卒心间,原本以寡敌众,有些怯懦的情绪消失不见,士气为之一振!
而此时,王豹也大喝一声,朝着出战的孙子羽杀去,王豹用的使一只大铁戟,势大力沉的朝着孙子羽而去,这孙子羽虽说在冀州的范围也算是有些勇力,可是在王豹面前却也是不够看,只是几个回合,就落了下风,而冀州军中,见到孙子羽落了下风,再次飞马而出一员大将。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