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eei66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洪荒之聖道煌煌笔趣-第三百七十七章 造化玉碟源流說,誅仙劍陣五運謀-ll8nq

Luciana Joanna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我恍惚记得。”
女娲看了个仔细,突然开口,对身旁的伏羲小声轻语,“曾经,我似乎有什么物件,不小心忘记了,然后再没找到。”
伏羲先是一愣,而后一脸古怪的看向女娲,非常震惊的模样,表情浮夸至极。
对于伏羲的质疑,女娲一本正经,“直到今天,我才突然想起来……我当年忘记的东西,应该就是造化玉碟了。”
静!
非常安静!
偌大的紫霄宫,就这么突然的安静下来。
尽管女娲说话的声音很小很小。
但在座的都是什么人物?
一个个眼观六路、耳听八荒,蚊子哼哼一下,都能知道它是公的,还是母的。
再小的说话声,那其实都是全频道广播。
真正交流,还是神识加密传音靠谱。
换而言之。
不管怎样看起来私密的交流,那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与其说是讲给目标对象听,不如说是讲给在场所有人听,意图达成什么目的。
像是此刻。
娲皇堂而皇之声明造化玉碟的归属,是她曾经遗忘的东西……潜台词,就是要物归原主。
不过。
没有等鸿钧先跳出来,进行争辩。
伏羲便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劝说。
“妹妹,你要讲道理。”
“我觉得吧,造化玉碟都在鸿钧手里多少年了?你这般空口白牙的指认,有些不妥。”
“可是,它跟我姓啊!”
女娲不理会鸿钧漆黑如墨的脸色,反而是振振有辞。
“本座修有造化大道,独步天上地下。”
“而这造化玉碟……那么明明白白的‘造化’二字,只要不瞎不傻,都能知道它跟我的关系!”
“它是我滴!”
女娲摩拳擦掌。
什么紫霄宫分宝……她娲皇大人,会在意那些先天灵宝吗?
不在意!
事实上。
别说是先天灵宝。
就算是太极图、盘古幡等先天至宝,她也就是拿正眼瞅两下罢了。
女娲表示,她从来就不爱钱,也不爱先天灵宝。
唯一的例外,也是真正能让她动心、想要争取到手的,只有一件至宝——造化玉碟!
不是看中其威力。
而是在意它所代表的含义。
它是代表洪荒天地最高权限、拥有正式合法接入天道系统的至宝,是名正言顺的群主凭证!
别的先天灵宝、至宝,鸿钧都会分……唯独这造化玉碟,鸿钧是万万不肯放手的。
女娲也很清楚。
但是不争一下,怎么甘心?
可惜,鸿钧用实际行动表明——
没门!
他手一翻,那玉碟便凭空挪移,到了至高至大的天道系统中,与之相合,绽放无量神威,防备一切的觊觎者。
女娲的目光一路跟随,虚眯着双眼,像是已然做好了暴起的准备,喝令千八百大罗一起出动,手撕鸿钧,脚踹天道,将之夺取到手。
“小娲啊,什么好事不能都被一个人占了。”
关键时刻,伏羲老神在在的伸手,把她给拽回了位置上。
“你长的美,就不要再想的美了。”
“如果说洪荒是家。”
“那这造化玉碟,便是房产证。”
“你呢,已经掌握了户口本……手拿招妖幡,可以号令天下苍生。”
“若是再让你拿到房产证,在产权人上写上你的大名……啧啧,以后洪荒这个家,就真是你说了算了。”
“你就是至高无上的家主。”
“但……现在的你,还不行啊!”
伏羲慢条斯理的说道,“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除非你证道盘古。”
“不然呢,不要想着把造化玉碟的源头归属,修改到你的名下。”
“是极是极!”鸿钧抚掌大笑,赞同附和,“太昊道兄所言甚是!”
“娲皇呐……你虽然身份地位尊贵,为人道苍生之造化主。”
“可,终究也只是天庭的四皇之一,与你相同地位的还有三个……我纵是想把这件至宝给你,却也名不正、言不顺。”
“除非有朝一日,你横扫天下,靖平洪荒……那个时候,你方才有资格向我讨要。”
“眼下的你,还差太远、太远!”
鸿钧面色正经,语气间却有几分戏谑。
想要造化玉碟?
来吧。
用巫妖大劫胜利者的身份,来跟我要!
女娲眼角抽动。
她看了看一本正经的鸿钧,又看了看悠哉悠哉的伏羲。
‘总感觉这两个家伙,有些一唱一和的……错觉么?’
琢磨着这其中的微妙,女娲沉默下去。
突然,她叹息一声,似是有几分怅然,几分怀念。
“唉……也是我想差了。”
“一念之差啊!”
“当年,明明我已经掀翻了某只大怪,爆出了一地的金钱材料……却因一时疏忽,只是捡了金钱便走,忽略了那材料,才导致了这番尴尬局面。”
“悔不当初……悔不当初!”
“我的摸尸技巧,真的还有待提高……好想再来一遍。”
娲皇捶胸顿足。
“嗯咳咳!”伏羲用力干咳两声,眼中凶光流转,语气听起来很和善,“小娲,你在说什么?我没听清……能不能再说一遍?”
此刻的羲皇,神威不可测。气息虽然不怎么浩瀚,却给人极致危险的感觉。
女娲瞬间老实。
“没什么没什么……”她连连摇头,表示自己刚才只是在胡言乱语。
“什么大怪,什么材料,那都是不可信的。”伏羲似笑非笑,“造化玉碟的根脚说法,一直有很多,至今没有定论。”
“不过呢,我觉得这其中相对靠谱的,还是要属青莲转化说。”
“混沌青莲被盘古用开天斧砍爆了,其中二十四片花瓣融合,成就这件至宝……若是这个小道消息为真,这件至宝搞不好还真跟妹妹你有关,理当归属于你。”
“但是啊……妹妹你要好好想想。”
“混沌青莲都这么惨了。”
“那你得扑成什么样?”
伏羲语气更和善了。
“你再好好想想。”
“这天底下,有谁能把你按在地上捶,捶到这等惨烈的地步?”
“又是为什么,会这么‘照顾’你?”
“祸从口出,小妹你要谨记啊!”
羲皇意味深长的说道。
“你还没造反成功,成为家主。”
“就不要摆家主的架势。”
“懂?”
他温和的问着。
“懂懂懂……”
在伏羲膨胀到极点的气场下,诸神噤声不敢言,女娲也瑟瑟发抖,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懂就好。”伏羲满意了,把气场收敛,“做为一个妹妹,就要学会‘乖巧’两个字怎么写。”
他重新坐正了身子。
女娲扁着嘴,一身气场触底反弹,重新膨胀了回去。
但刚刚才被压制,却也不敢再造次了……只是看起来低眉顺眼的模样下,却是有彻底燃烧沸腾的斗志,如同将要喷薄爆发的火山,矛头直指——鸿钧!
她似乎明确了战略目标。
先揍趴下鸿钧,证道盘古。
而后。
今日之训诫,找机会全数奉还回去!
鸿钧感觉脊背有点发寒……但他不在意。
看着娲皇吃瘪,他心情却是甚好。
脸上正经,一笔揭过这场矛盾纷争,心底却依然在偷着乐。
‘活该啊……活该!’
心情愉悦而美妙,鸿钧说话的语气都有些飘。
摘下先天至宝太极图,他一脸笑容的开口。
“道德,上前来。”
道德天尊领命。
“此为太极图,为盘古开天斧所分化至宝之一。”
“今日,便赐予你……望你持之,护卫道统,践行初心初愿,将盘古的理念传播扩散下去。”
说罢,鸿钧便将太极图授下。
“吾所愿也,不敢违也。”
天尊如是道,接过了太极图。
鸿钧微微颔首,看向了下一位天尊。
元始天尊!
太极图,传给了道德天尊。
那盘古幡,自然是给元始天尊。
这两大至宝,尽皆有了新的持掌者。
都是师出有名。
毕竟,如今的三清天尊,是盘古理念宣传的第一线人员,一直扛着盘古的大旗,教化人道。
不管那用处有多少,还有从道门的学府中毕业后,去了时代的舞台上闯荡,是不是会因为社会的毒打变了初心,有了势利眼……可名义上,时代主题还是要宣传、支持的。
道祖授下最能代表盘古意志的至宝,表示了他天道身份的支持。
只是。
当支持完了道德天尊、元始天尊后,到了灵宝天尊那里,却似乎有些难办起来。
因为,同为开天斧分化的先天至宝——混沌钟,却是在天庭的东皇那里。
鸿钧一脸的为难,非常惋惜惆怅的样子,对灵宝天尊言道,“唉……你却是不能像你的兄长那样,得到混沌钟了。”
“要不,我另取一套顶尖的先天灵宝套装,替代一二?”
灵宝天尊听着,脸上露出难过、伤感、后娘养的……等等表情。
最终,他叹息着说道,“道祖授予灵宝,让我等护卫道统……这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我又如何还能挑三拣四呢?”
“不是混沌钟,却也无所谓了。”
灵宝天尊很通情达理,不让道祖感到为难。
“好……”鸿钧目光明亮,“你且放心……我绝不会亏待了你。”
“这是一幅成套的剑阵!”
他衣袖一拂,四柄杀剑、一张阵图,便爆发了冲天的杀机,阐述诛、戮、陷、绝的大毁灭奥义,是宇宙终结的至理凝结!
面对那杀剑、那阵图,紫霄宫中的大罗,罕有不变色的。
哪怕是强横如龙族的最高始祖苍龙,目光也阴沉无比……仿佛是勾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在这剑阵中有过最惨烈的经历。
诛戮陷绝成剑阵,大罗神仙血染裳!
“此为——诛仙剑阵!”
杀气滚滚间,鸿钧的身影模糊了,只有话音还在殿堂中想起,“此剑阵一立,杀伐无算,凶威无边!”
“是昔年罗睺魔祖,欲仗之毁灭洪荒的至强杀阵!”
“如今,我便授予你了!”
道祖郑重的授下了诛仙剑阵。
就在这一瞬间。
却是有几位大神通者,同时垂下了眼皮,以此掩饰住眼中迸发的精光神采。
正在闹腾的罗睺魔祖。
拉扯罗睺的冥河魔祖。
佛号不断的接引佛祖。
以及那正在给女娲打气,激励她如何勇敢的面对家庭暴力,有志者事竟成,苦心人天不负,终有一日会风水轮流转的……忠心耿耿的心腹大臣——风曦!
他们看着诛仙剑阵的授下,同一时刻心中闪过相似的喜悦念头。
‘昔日之谋……事成矣!’
‘若至无量量劫时,便是最强杀器……’
不说他们。
便是灵宝天尊,此刻也是开心非常,喜色流露脸上。
不过,喜色方显,灵宝便清楚不妥——他不该高兴的。
诛仙剑阵虽强,但太极端。
其专司杀伐破灭,论攻击力还要超越一般先天至宝。
若是大势力争锋,用处不小,可做为威慑。
但他的截教,现在可是在发展期,也不需要上战场。
他真正该渴求的,是拥有巨大生产效用的灵宝类型。
说的玄一些。
那是镇压气运。
说的直白一些。
就是要能赶超洪荒发展、通货膨胀的速度。
灵宝镇运的实质,便是拿一件先天灵宝,同意被人道的泛意识给征用,投入到天地时空的大循环里去创造价值。
这相当于储蓄存款,自有利息反馈。
靠着这利息,能实现财务自由,被动收入满足日常修行开支——便是代表气数稳固。
个人如此。
大教也如此。
教学,可是很烧钱的。
做大做强了,每年的支出会很多,各种教育器材设备,修行场地设计,悟道场所打造,实习单位联系,教师的薪酬奖金……都是要投入的。
如果要想提高口碑,提升教学质量,不惜血本,那开销更恐怖。
而且如今的洪荒,无论道门也好,还是佛门也罢,都是以私立学校的身份,干公立学校的事……那能容易吗?
上面没有拨款,全靠自己打拼,偶尔有好心人赞助,学成弟子回馈……但都不能长久。
现在。
千盼万盼,总算有天道拨款扶持了。
结果,给的是武器装备的生产线,还是不好销售出去,也难以使用的那种……
灵宝觉得,自己应该伤感惆怅才是。
‘我演差了……只能将错就错。’
灵宝天尊心底感叹,他性子太直,吃不了演员那碗饭。
PS:晚了些,但应该不要紧……吧?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