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ghvcn熱門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起點-第719章 你們對貧窮還一無所知展示-9bud5

Luciana Joanna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事情既然已经与玄机交底,且异次元裂缝也已经成功的开启在了蜀山。
末法世界与灵气复苏,这两个世界因着荒界的存在,也有了某种意义上的休戚相关。
嗯,有了同样的敌人,是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自然由玄机爸爸去头疼,不过看玄机的表情,恐怕这对他而言,也可谓是幸福的烦恼了吧……荒界的灵气可能确实有衰竭之象,但再怎么衰竭之象,也要远远比末法世界这个近乎荒芜干涸的世界要来的强的多。
方正感觉荒界就好像是一个中产家庭因为突然断了经济来源,疯狂的开始想办法敛财,哪怕走上违法的道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已经穷途末路了。
可惜,这些天真的荒界人却不知道真正的穷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等末法世界的修士们到了那里,他们就会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穷了……到时候怕是连地皮都能刮走。
而唯一需要担忧的,蜀山一派之力是否能抗衡荒界的问题,也已经在玄机三言两语之间被消弥于无形。
雇用整个修仙界为自己做事,这脑洞方正都不敢想,方正再一次怀疑起来,他总感觉玄机好像才是这本小说里的主角,比起来,自己更像是个跑龙套的。
不管怎样,背靠大树好乘凉,这事儿自己能做的已经都做了,给了钥匙,帮忙打开了门……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旁人就是了。
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
从玄天峰回来之后,这次姚瑾莘竟然没有跟过来……要知道以前她可是俨然将九脉峰当成她的第二根据地,甚至有超越玄天峰之势,一个月里,至少有二十多天都要逗留在这里。
她突然不回来,方正还怪不习惯来着。
只是当询问云芷清的时候,云芷清却很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你很喜欢她在九脉峰吗?”
方正反问道:“你不喜欢吗?”
“我当然也喜欢,我跟小莘一起长大,亲如姐妹,你没来之前,她是我最亲的人……现在你是我最亲的人了,但她对我仍然很重要。”
云芷清幽幽道:“但我喜欢不重要啊,重要的是你喜欢吗?如果你真的喜欢的话……”
说到一半。
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飞快的转移了话题,说道:“我去祖祠一趟。”
方正:“………………………………”
他感觉自己有点听不太懂云芷清的意思,她怎么突然说一半留一半来了?
而且,又去祖祠吗……
方正突然感觉,对云芷清而言,那祖祠到底祖祠还是树洞?
注意到方正古怪的视线。
云芷清俏脸忍不住微微红了红,说道:“我不是去哭的,只是有些事情想不明白,在那里我会比较冷静一些……你这次不用去寻我……”
话音刚落。
云芷清再度忍不住娇躯一震,隐约间,感觉似乎想明白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方正真的成亲了。
哪怕对方是跟自己亲如姐妹的小莘,自己难过的时候,都再不能再依靠在他的怀里了吧……他的腿枕着很舒服,他的怀抱也让人躺的很舒服,感觉好像有了依靠一样。
那种感觉,让她贪恋。
她从小到大,从没有被异性抱过,哪怕是自己的父亲也不曾过,所以不明白那厚重是怎样的感觉。
如果自己真的没尝试过那种感觉,可能不会有什么,但才刚刚尝试过,更有上瘾的感觉……然后,却要永远失去这依靠了吗?
想着,云芷清忍不住心头暗骂自己无耻,竟然为了一己之私耽搁心爱弟子的幸福。
她心头默默决定,只要方正喜欢,到时候自己就算再如何不情愿,也非得听他的话不可。
想着,她往祖祠里走去……走到一半……
她回头看了方正一眼,含糊道:“方正,其实你也很久没去祖祠跟历代祖师请安了吧?”
方正问道:“之前不是说我不要去吗?”
“去不去当然随你,嗯,我去了。”
云芷清离开了。
留下方正挠头,师父怎么感觉怪怪的……但她想让我去,该不会是她又遇到什么难过的事情,想要让我安慰她了吧?
不过我去还是不去呢?
而此时,整个蜀山都已经动了起来。
当天布置下任务。
下午,便有数名信使驾驭飞剑流光飞出了蜀山,直朝着各派宗门而去。
只两天的时间……各正道宗门,便已经接到了玄机的邀请。
“蜀山有遗址开启?”
峨眉派。
经过一年多的苦修,任寿借助峨眉诸多天材地宝的增益,一身修为已恢复了六七成有余,只是碍于这方位面太过稀薄的灵气,再想有所进益,便需要日积月累的修炼了。
可如此一来,却大大的耽搁了修炼的时间。
本来问鼎大道的可能性便微乎其微,历经此劫之后,更是再无半点可能……
每每思之此事,任寿都恨的咬牙切齿,恨不能将那云天顶剥皮抽筋,取他性命。
更连救了他的玄机,他也颇有几分怨怼之念,谁让云天顶是出自蜀山之人呢?
只是可惜,不便问责……
尤其任寿心头攒着一口气儿,以前他的修为在众宗门宗主之中,可说冠绝众人,就算强如玄机,比他也要略微逊色一筹。
但现在,恐怕两人之间强弱之势已经逆转。
思之于此,任寿就更为不甘了。
而如今,收到玄机书信。
拆开看后,任寿冷冷道:“总算这玄机还知道些分寸,知晓云天顶之祸他责无旁贷,还知道要补偿我等一些……”
化神真人白眉担忧道:“中间是否有诈?”
“自然有诈。”
任寿冷笑道:“玄机哪那么大方,上次乾龙遗址还好说,如今这新的荒界遗址开在了蜀山内部,他们完全可以自如消化,却偏偏还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找我们共同探索……”
“其中肯定有着我们所不知道的猫腻。”
正元宗内。
正直真人跟师弟正气真人商讨许久,最后才得出结论。
正直认真道:“我虽不知玄机道兄到底是有什么念头,但有一点却可肯定,玄机道兄非是大奸大恶之人,蜀山派虽非正道魁首,但实力亦是超群,诸多宗门多年来井水不犯河水,他犯不上同时招惹我们……总不至于他是想效仿之前那乾龙遗址内的景象,不……不可能……”
“这所谓的补偿我们定然是句空话,他有求于我等,但却偏偏还一副施恩于人的姿态,这举动,当真是很玄机了。”
驭兽宗内,虎力真人冷笑。
“来人,速速邀峨眉掌教、驭兽宗宗主、正元宗宗主至我玄音阁一叙,就说我有正事相商。”
流亭仙子很快便派门下众弟子前去邀请他们……
遗址之内,灵气逼人,自然由不得人不动心。
可玄机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上这么一出,却也让才刚刚经历过乾龙遗址沦为阶下之囚的他们有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
还是先通通底,透透气,最好私下里再结上一个联盟。
到时候若是蜀山敢有什么不好的举动,他们联手,就算不占地利之势,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除非玄机脑子被驴踢了,否则绝不敢有什么不好的念头。
而此时。
圣极宗山门之内。
如今暂代宗主事务的化神老祖凌不破特地召集了圣极宗四宗老,八门主,以及仅余的两位圣女前来商议正事。
“什么?派我圣极宗弟子到蜀山派遗址之内探索?”
月海惊道:“这不是自投罗网吗?蜀山派内部开启遗址,这是他们的造化,他们怎么可能舍得跟我们分享,老祖,是谁提出这个建议的,此人心思阴险,怕是要利用蜀山派铲除异己,此举可恨,这等贼子绝不能留!”
“师父,是弟子提的建议。”
苏荷青很是恭敬的说道:“师父可能有所不知,当初在那乾龙遗址之内……哦……呵呵……总之我等欠下了那玄机一条人命,似六伤门主、盈盈门主等人俱都是知恩图报之人,得知蜀山有难,纵然正邪有别,他们却也不愿做那卑鄙无耻,欠人恩情不还的小人,所以特地前去驰援,却机缘巧合捉住了魔道道主之女,送给蜀山,此事反而让那蜀山欠下了我等不小的人情,便如这次,蜀山那仙玄之体便特地予我来信,邀我等前去参与那遗址探寻。”
她说的很恭敬,但话里却很不客气的揭了月海的疮疤,气的月海心底里暴跳如雷,七窍生烟。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