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cista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左道傾天 ptt-第二百七十五章 自由了【第二更!】相伴-pgkaw

Luciana Joanna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脱离了险境的左小多,心情极为愉悦。
“龙龙,我可告诉你,坚持必有收获!比如我这次,坚持了三天四夜,最终结果如何?”
“本来我只是想要最初的那七十六枚戒指,现在又怎么样?哈哈哈,足足二百一十一枚空间戒指!这又岂止是两袖金风,这是两袖金山啊!”
左小多心情舒畅到了极点,不禁大放厥词,自吹自擂。一大碗过期有毒的鸡汤,瞬间就喂了小龙一口。
“更别说还有那一条蜈蚣大腿……”
左小多哈哈一笑,对小龙百般炫耀:“怎么样?喜欢不喜欢?完美不完美?”
小龙只当做没听到。
你兴奋个屁!
炫耀个屁。
在我面前炫耀啥?
我对这些东西,统统都没有任何兴趣的好么!
能够让我感兴趣的,就只有滴滴。
“龙龙,你说此战最终有没有可能两败俱伤呢?”
左小多遐想连篇:“要是咱们掉头回去,连这四个人的戒指一起收了,然后再将这大蜈蚣切成一段段的带走,带回去吃……当然了,还有顺路去挖了龙魂参……这样才是真正的完美吧?”
左小多两眼中,全是亮晶晶的光芒。
小龙:“老大,您还是回到那个塔里面睡一觉吧,太膨胀了,不好,容易吹爆……”
隐秘的翻个白眼,你睡一觉啥都有了。
还两败俱伤?
做春秋大梦呢!
这几个人,或许能够对蜈蚣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但说到两败俱伤……小龙表示你想得太多了!
这会的小龙满心尽是鄙视鄙夷。
你真要是那么想的,那你还跑啥?而且还是跑起来就不带回头的……
刚才口口声声的跟蜈蚣哥哥的感情友情基情呢?
我呸,全都是为了敛财随口胡诌的借口!
……
不过呢,左小多的幻想仍是有一半成了现实。
他幻想的是双方两败俱伤,然后他渔翁得利,但现实却是其中一方一败涂地!
王道四剑等四个人施展最强一招进攻,意图制造出空隙之后,四人再同时施展身剑合一,汇合一处,联袂运转合击法门,御剑冲天而去,全身而退。
但在御剑已然成型,甚至冲上天空去势已成的瞬间,被刺激得愤怒至极的蜈蚣亦是腾空而起,追风掣电的后发先至,九个脑袋一摆,齐齐喷出来好似墨汁一般的毒水!
大面积席卷的毒水将王道四剑合一的御剑整个包裹!
金光灿烂的御剑,几乎是瞬间变成了煤球御剑!
与此同时,蜈蚣王一声大吼,四只脚,四个爪子,强势而入,一举轰入了御剑光球之中!
凄厉的惨叫声,不差先后的震天响起。
是王道四剑在惨叫,却也是蜈蚣在惨叫!
因为他伸入御剑光球的那四条腿在重创对方的同时,被搅碎了。
最后的四剑汇流,联袂合击,虽然只得一击之力,却相当于将四人之力加成四倍,以此形成最极端的爆炸性威能,这股威能已经超出了蜈蚣王所能承受的极限,虽然重创了四人,却也赔上了四根爪子。
而王道四剑却是更加的不好受,每个人的身上都挂着半截蜈蚣爪子,前段已经深入了身躯,前后通透,足堪融金化铁的毒液,尽都在体内疯狂肆虐。
四人惨叫着,却是半点也不敢停留,借着御剑汇流的余势,急疾而去,一闪不见!
这个结果,倒也算是达成了他们的初衷,只是代价庞大至极!
一时间,空中血雨倾盆。
绝大多数的血雨,尽全是从蜈蚣断裂的四条腿伤口处流出来的,整个下方,血水滴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要被腐蚀出来一片腾腾烟雾。
足见其毒性之剧烈,触目惊心!
蜈蚣落下地,也不知道为何,伤口即时就不再流血了,然后,过了几分钟……
嗖嗖嗖……
断去的几条腿,又再次从身体里面长了出来,恍如未伤,但蜈蚣王的呼哧呼哧喘粗气,却也表明了这一切,非是不用付出代价的。
庞大的身子重新趴伏下来,缓缓的爬了过来,爬到一百多枚戒指原本停留的位置,看着这个大洞,蜈蚣王兀自很是不舍的探头看了看。
果然没了。
果然被那个可恶的混蛋拿走了。
蜈蚣很是伤心的摆摆头。
在往前爬了一段,爬到那个小老鼠搓绳子的地方,伸头看了看,小老鼠果然也不在了;哎,这么好玩的小玩意,这么一会么就没了,真是失落啊,要是能再玩个十天八天该有多好,还有好多姿势没有尝试呢!
唉,真是寂寞呀。
蜈蚣意态萧索的爬了回去,重新爬到山壁前,倚着山壁,很有几分人性化的伤感。
好不容易才有个好玩的,等下仔细踅摸踅摸,看看有没有走得很远……
但现在……肯定是不能走了。
山壁之内,龙魂参快要熟了……
……
一直到蜈蚣彻底消停了,向着另一边过去了,叶长青与文行天才算是松下了一口气,长出了一口气。
真悬哪!
文行天更是龇牙咧嘴不已。
若是自己那一会儿与叶长青出去了,到了现在,自己肯定是凉了吧?
自己的空间戒指也要落在那一堆里了?!
“王道四剑这次受伤不轻,一身实力十不存一。”
叶长青淡淡道:“我们以找寻左小多为主。但若是找到了王道四剑,也可以直接格杀之!”
他一字字道:“他们已经身蕴天蜈之毒;绝不敢长时间的御剑。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一处隐秘的所在祛毒!稍有耽搁,这四个人都将毒创引爆,死无全尸!”
“蜈蚣王的最后一击,注定了他们四个人不可能直接返回丰海。重创之余的他们没有那样的力量和时间了!”
“左小多这次肯定是走了,借助这次战斗,彻底的解放了他。”
文行天道:“我估计,之前应该是这个财迷想要来偷戒指,却被蜈蚣王禁锢了不让走……看刚才那样子,分明就是蜈蚣拿左小多耍着玩,这小子的机缘运道,真是常人难及,这样都能全身而退,不得不服,不得不服啊……”
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连说话的文行天自己都是感觉到不可思议。
这是何等脑残才能说出来的推论,可是这推论,貌似就是我说出来的呢……
一位妖王,抓住左小多让他陪着它玩,各种姿势的玩……
脑子得瓦特到了什么地步!
但现在脑残的显然并不止是他自己,叶长青也是连连点头:“是的。最后战斗之后,蜈蚣还专门爬过去看了看……若不是不想伤害他,大可直接一爪子抓出来,竟是玩出感情来了……”
“但看过之后,蜈蚣王就走了,态度还很落寞……显然,那小子已经不在那边了。”
“以那小子的头脑,有刚才的天赐良机,如果还在原地等着,那才是真正的脑残呢!”
“走!”
“咱们也撤,一路注意搜索,看看这小子又到什么地方去了。”
叶长青气不打一处来:“我给他的那么些东西,这小子除了用了地雷做局,其他什么的一概没用!我真想……”
神色狰狞,左小多要是在身边,至少也得被他一顿暴揍揍到肿得两个那么大。
气死了!
“按照原本的地道……也许往那边去了。”文行天与叶长青一路搜索。
所去的方向,与左小多原本挖的地道轨迹,几近重合。
但是左小多怎么会总是走老路?
这个不走寻常路的惫懒货早就半路拐弯,现在,他自己也不知道去了什么方向,身在何方了……
……
左小多一路向前,却是有的放矢,目标正是小龙之前发现的淬魂朱果位置。
既然发现了,当然要先挖了再说,袋袋平安,须得落袋,才能言平安。
但是,不急,现在是真的有点气虚了……
左小多将灭空塔随手安置,旋即便钻了进去。
不得不说,这三天四夜陪着蜈蚣玩钓戒指的游戏,别的不说,左小多对于真灵气的控制程度,有了长足的进步!
每一次都是全神贯注,只用那么一点点的细线,去勾一百多米外的戒指……
这对于元气的要求,可谓是极为庞大且又细致而微的。
但凡有一点没有到位,就不可能勾起来,而这个过程,左小多可是足足做了数千次!
即便以左小多的丹田灵气储备,也早已经被他挥霍一空!
此刻正是气空力尽无以为继的时候,一手抓着龙血飞刀,不断的补充。
到现在为止,龙血飞刀的能量,已经被他吸收得一干二净。
“又需要再次充能了!”
左小多心下怅惘。
随着自身修为的长足进步,龙血飞刀的储能功效越来越不济了……真心的没啥用了!
这心思,若是让南部长知道,恐怕一巴掌就能打一个跟头:别人都是能够一直用到御神境界的好物,罕世逸品!怎地在你小子这里,居然胎息境界就不大够用?!
你这么能,你咋不上天呢?!
呸,你自己怪胎,与龙血飞刀什么关系?
再说了,一柄飞刀的储存容量,让你吸取了三天三夜才消耗一空,你还好意思说不够用,你咋这么大的口气呢?
你还想怎么着?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