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nlllg爱不释手的小說 第九星門-第三百七十二章 第一城分享-v2lcc

Luciana Joanna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第一城。
第一峰。
峰主府内。
第一城的城主幻灭真人眯着眼,卧在躺椅上,正享受着几个年轻漂亮姑娘的按摩。
这时候,有人轻轻推门进来,远远的站在门口,低声说道:“师尊,第九城那边传来消息,说凌逸出徒了,近日要来拿……咱们的大药。”
幻灭真人哼了一声,没说话。
门口那人又道:“咱们这边是不是,要加强一下防御?听说那凌逸在第九城那边偷东西无往而不利……”
“第九城?都便都是一群渣渣。”
幻灭真人淡淡说了一句,然后对着给自己按摩的几个姑娘说道:“你们说是不是?”
几个姑娘吃吃笑起来,纷纷开口。
“是啊,一群胸无大志的人,不就是渣渣吗?”
“也不算都胸无大志吧?有几个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哪有不错的?那天我看见一个第九城的年轻天骄,好像是什么帝子来着,来偷咱们大药,被第七峰的帝子砍了脑袋,挂在第七峰上那颗歪脖树上。整整挂了一个多月,我去看热闹的时候,那帝子的脑袋还想勾引我呢,嘻嘻。”
“那你动心没?人家是帝子呢!”
“我才不会动心呢!都被人砍了脑袋,渣渣!”
几个姑娘又欢快的笑起来,房间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幻灭真人有气无力的道:“所以,枯木的徒弟又能强到哪去呢?只不过他从来不收徒,被人给神化了而已,再说,他再厉害,那也是他厉害,不是他徒弟厉害,所以呀,说到底,还不是跟那些帝子、帝女一样……”
站在门口的人想了想:“那……”
“加强防御吧,别真叫人给偷了,人家偷走多少,你们的供应就少多少。”
幻灭真人道。
门口那人身上气势一变,冷笑道:“师尊放心,他休想从咱们这里带走一根大药须子!”
但却瞬间被幻灭真人迎头浇了一盆冷水——
“别吹牛,当心真的被偷,到时候被打脸!”
站在门口的幻灭真人弟子:“……”
……
第八星门,圣城。
白衣圣主得到消息的时候,凌逸已经从第九城离开,踏上前往第一城的路。
他听了之后,只是淡淡点点头:“既然枯木师叔祖认为他已经可以,那就去试试好了。反正被人砍了脑袋,丢的也是他老人家的脸。”
身边有人笑道:“圣主难道就不想干预一下?”
白衣圣主有些奇怪的看了说话的人一眼:“我为什么要干预?”
“毕竟他是……”
白衣圣主笑笑:“周棠的人?”
“是啊,周棠那妖女……”
白衣圣主转过头,一脸平静的看着说话这人。
能跟在他身边的,自然是心腹之人,真正的圣主门徒。
这位还是一个亲传弟子。
“周棠这名字,现在在你们一些人心中,好像已经一点敬畏都没有了呢。”白衣圣主轻轻笑了笑,仿佛自言自语的道:“可如果她现在出现在你面前,你能直接吓尿,信不?”
“……”
说话这位顿时一脸无语,神色有些尴尬。
“秦喜,你不能因为自己的弟子在凌逸手中吃了大亏就跑到我这谗言,看他不爽,你自己亲自去嘛。”
白衣圣主看着眼前这位自己的亲传弟子,语气平淡得就像面对结婚几十年的老婆:“要不你去试试?你放心,你枯木师太祖肯定不会找你麻烦,毕竟在他眼里,你只是个渣渣。”
这位名为秦喜的圣主亲传弟子快要崩溃了,差点原地去世。
几乎是哭着走的。
当然了,哭着走肯定是没有的,但心情抑郁是一定的。
要我自己亲自去阻止他?
行啊!
这可是师父您亲口说的!
圣主大人,言出法随,说话可不要不算数!
秦喜一肚子怨念的离开了第八星门圣城。
待他走后,一名白衣圣主身边侍女忍不住说道:“圣主,您这样打击自己的亲传弟子……好吗?”
白衣圣主瞥了她一眼:“修炼几万年了,大药取之不尽,却连个圣域都没能突破,不打击他,他能成长吗?”
侍女看了圣主一眼,心说再差那也是您自己亲自挑选的吧?
当年不是夸赞有帝子之姿来着?
怎么现在,就成了渣渣?
白衣圣主此时却忍不住叹了口气,眸光深邃的看向远方。
周棠死而复生,强势归来,如今又冲进了仙王殿。
虽说她几乎不可能得到仙王殿里的传承,可万一……她真的得到了呢?
这一场,谁输谁赢,着实难料呀!
这凌逸,是她无尽岁月以来,唯一看好的……男人,别说她还专门放话出来,就算没有,谁敢轻易去碰啊?
唉,惆怅,要是那小子能把自己作死就好了。
罢了,反正是在自己门下,一切看他造化,成不了……那是他自己的问题;成了……你周棠不也欠了我一个天大人情?
第一城。
圣主亲传弟子秦喜驾临。
出了圣城的秦喜,排场只比他的圣主师父小一点。
但同样相当招摇。
他也不怕别人说什么,作为圣主最小的徒弟之一,才几万岁的他,还是有点资格胡闹的。
关键也没胡闹。
以他的身份,弄点出行排场,并不僭越。
见到幻灭真人的时候,幻灭还在按摩。
秦喜有点无语,这位星门长老,第一城的城主大人,似乎也就这点爱好了。
油腻的老家伙!
“见过秦公子。”
圣主亲传弟子前来,幻灭总不好继续躺在那哼唧。
而是坐起来冲着秦喜点点头,打过招呼之后再躺下。
秦喜对此早已见怪不怪,找了张椅子坐下,看着躺在那的幻灭真人道:“凌逸要来盗药了。”
“嗯。”幻灭真人应了一声,看了秦喜一眼:“怎么?秦公子与他有怨?”
“他杀过我门下弟子。”秦喜说道。
“那就是有仇了。”幻灭真人道。
“我欲杀他。”秦喜抬头,看着幻灭真人:“所以我要进药园。”
幻灭真人张开眼,有些意外的看着秦喜,两道长眉微微一挑,没答应,但也没拒绝,而是问了一句:“圣主知道?”
“嗯。”
秦喜没有重复师父那番话。
太羞耻。
丢脸。
幻灭真人犹豫了一下,忽然说道:“其实我这边,也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秦喜看着他:“能杀他?”
幻灭真人笑笑:“能被枯木真人放出来盗药,你说呢?”
秦喜顿时有些不喜,看着他道:“所以真人打算走个过场?做做样子?”
幻灭真人笑道:“那倒是不会,该做的事情一定会做,但……如果秦公子您去药园,这事儿……可就有点复杂了呀?”
秦喜呵呵一笑:“有什么复杂?不就是周棠……那妖女的弟子吗?”
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稍微卡顿一下,脑海中想起师父刚刚说话那番话,一股强烈的羞耻感再次涌上心头。
非常不爽!
幻灭真人眨眨眼:“还真是?”
秦喜看着他:“真人真不知道?”
幻灭真人笑起来:“有耳闻,但不敢确定,既然秦公子知道他是周棠真人的弟子,还是决定要这么做吗?”
秦喜:“我不能吗?”
幻灭真人呲牙一笑:“能,当然能!”
说着面前出现一枚令牌:“秦公子想进药园,自然是没问题的,凭借这枚令牌,你可以在遥远畅通无阻,但是……”
说到但是,幻灭真人一张脸变得严肃起来,认真说道:“出现任何意外,我可概不负责。”
秦喜接过那枚令牌,道了声谢,站起身往外走去。
人到门口,停步,半回头,低声说了句:“周棠再强,也被杀得近乎魂飞魄散,本尊至今依旧被镇压在……呵呵,都说她是万古第一人,若非上古血脉,她又能强到哪去?你们都怕她,我却不怕!”
说着,直接出了门。
幻灭真人倒在那,眼睛半睁半闭,良久,语气淡淡的说了两个字——天真。
凌逸此时已经来到第一城超过一星期了。
始终没有找到进入药园的机会。
唯一的一次,还是个陷阱。
显然,因为师父的提醒,这边已经有了更加严密的防备。
原本药园就是防卫最为森严的地方。
尤其是生长着圣药的药园,地位更是极高!
其防御等级,甚至跟藏经阁有一拼!
如今又提前得到通知,肯定更是严上加严。
凌逸也有点惆怅。
老头儿害人不浅啊!
早知道这样,拜什么师,先找机会偷了再说!
不过在接下来一段时间,熟悉了第一城这里的药园防御体系之后,凌逸也明白了师父的良苦用心。
就算没有通知,这里的防御,也绝非当初刚入第八星门的凌逸能轻易破掉的。
你的法是高明,道也高明。
法阵术更是厉害到没边儿,可境界终究没有高到那种程度。
面对这里的森严守卫,想要偷摸进去根本不可能,想要硬闯……更是开玩笑。
这世上不是只有妖女和凌逸会布阵。
妖女的法阵术虽然可以吊打这些星门,但这并不意味着星门这边布下的法阵就一无是处。
所以,枯木真人通知第一城这边,更像是发函应付一下对方——我的徒弟要去那边拿药了,我告诉你们了,以后别来找我麻烦。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