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7jyzh优美言情小說 一藏輪迴 山河萬朵-第0979章 不一樣日出,不一樣的生命之路看書-uoaev

Luciana Joanna

一藏輪迴
小說推薦一藏輪迴
海荒东岭,十万大山。
这里曾是梵天寺及海荒妖族的栖息地。如今还有没有梵天寺,甚至苦海之上还有没有乐土一脉都不是苏墨最关心的事。
他现在最想找到的是慕容海清。
此时,三千傀儡其中的一位就站在东岭的一处大山上。
山的对面,便是浩瀚无边的苦海。
那尊傀儡紫衣飘荡,但是他没有动。他只是把目光投向左侧不远处的一座山。那座山也是在苦海边上。
其崖壁上有块奇特的岩石。那岩石便似一条巨龙探出的头,直接伸向苦海。那块凸起的悬石足有四五丈长。
而此时,在那悬石上正好站在一个女修。
她白衣白裙,一身冷雾。
她不是别人,正是沧海古流的第一百代传人——慕容海清。此时,她神色平静,无悲无喜。
但是,她似乎一直望着东方,却不知在看什么。
此时,紫衣傀儡的身边一阵灵气波动。再看,苏墨一步从虚空里迈出。然后,那个傀儡直接化为一道紫光,回到了苏墨的储物袋里。
苏墨一眼便看见了慕容海清。
随即,他心念一动,海荒神洲界的三千傀儡尽数归来。而后苏墨向前一步,也直接落在了那悬石之上。
其实,苏墨的出现很突然。
慕容海清很自然地一回头,看见是苏墨,她的眼中先是闪过一抹讶异之光,不过又旋即消失。
那便似一道欲燃的火焰,刚要腾起又瞬间熄灭了。
“你又是谁?”慕容海清淡淡地道。
苏墨听了慕容海清的话,不由一皱眉,旋即道:“怎么,你也不认得我?”
“呵呵!”慕容海清一听,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世界,我认识的人多了。可是,他们都不认识我。你,其实我也是认识的。只不过,我还是想听你自己说,你是谁。”
“慕容姑娘,我是萧落!或者,你也可以叫我慕容荒、冥尊!而如今,在一藏世界我叫苏墨。”苏墨道。
“哦?”慕容海清的眼中终于出现了惊讶的神色,“苏墨?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是萧落的一藏轮回之身?”
“没错!”苏墨点了点头,然后冲慕容海清一抱拳,“慕容姑娘,久违了!没想到,三界破碎之后,我们竟会在这里以这样的方式再见面。”
“呵呵!”慕容海清冲苏墨拱了拱手,“魔君,虽然我是沧海一脉,但是当年你为星河战死,的确是让人敬仰的。可惜,我在一藏世界里没有见到你。我很想知道,你怎么也到了现在这个世界?”
苏墨一听,便把过程简单地说了一下。
慕容海清听得时而蹙眉,时而苦笑。
最后,慕容海清轻轻地的叹息了一声:“恭喜魔君,晋升为莲士!不管怎样,成为莲士,还是非常重要的。你若能救出我师兄,那么恢复星河还是很有希望的。”
“慕容姑娘,你又是怎么发现的南渊海?又怎么会进入这个世界的呢?”苏墨问。
“星河碎灭时,我和师父失散了。后来,我在一藏里的一个小世界里完成了轮回觉醒。此后,我便一直在找寻我的师父。”
“我曾经去过净土世界,在那里收过一个叫古月的弟子。”
“我见过古月!”苏墨道,“如今,她还在净土星域。”
“我找师父,找过了许多万年。后来,我到了琉璃界。其实,不是我发现了南渊海,而是南渊海发现了我。第一次,我是被一种莫名的力量卷了进来,然后有被莫名的力量送了出去。当时,我还不知道这是南渊海。”
“再后来,我到了云荒星发现了师父的墓葬。我也听说了,南渊海号称小轮回海,在这里可以找到逝去人的道影。所以,我凭借记忆再一次来到这里。这一次,我直接看见了南渊海。”
“我也曾遇到那个摆渡的莲士。只不过,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他也问我是不是迷路了,也给了我一片莲叶。再后来,我看见了一个黑洞漩涡。于是,便到了这里。”
“慕容姑娘,你的肉身还在南渊海上。”苏墨道。
“哦?呵呵!”慕容海清听了不由再次苦笑,“你如果不说,我还不知道。怪不得,我在这个世界的身子,总有些虚无。原本,我还以为是我因为没有陨落,才会这样。如今看来,多半是修为的原因。”
“你是莲士,可以肉身进来。而我只是尊者境,所以不能,我现在是一个半实半虚的身子。”
“慕容姑娘,你在这个世界多久了?”苏墨问。
“不知道!”慕容海清轻轻地摇了摇,“开始的时候,我还是记年的。后来,我便已经不记了。因为,这里的时间和外界的一定不一样。”
“这里几乎就是一个海荒神洲。可是,所有人的都不认识我。当年,我曾在圣山上刻写斗转星移,物是人非。可是,如今看来,应该是物非人非。”
“眼前的那些故人,根本不是当初的那些人!他们,根本没有之前的记忆。”慕容海清无奈地笑道,然后突然伸手一指,“魔君,你看!”
苏墨顺着慕容海清所指的方向一看。
一轮红日,正从苦海之上升起。
红日东升,雾气渐薄。
那些仙雾之中,幻化诸多景象,如真似幻,如似仙境。渐渐的,所有雾气都散尽。一抹红霞,慢慢散开。
那轮日,终于主宰了一切。
海上日出!
苏墨的目光很是平静,因为这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美景。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自己造出这样一个世界,而且可以比这些更美。
“慕容姑娘,难道你每天在都在这里看日出?”苏墨皱眉问道。
“嗯!”慕容海清点了点头,然后笑道,“在魔君眼中,这日出应该是没什么可看的吧?”
“的确没什么可看的!”苏墨道。
“魔君,你在这个世界的日子短。如果像我一样,待了不知多久,你就会真的欣赏这个日出的美了,而且深有所悟。”
“哦?”苏墨一蹙眉。因为,他知道慕容海清的话,另有深意。
“其实,每天的日出都是一样的,但是又是不一样的。”慕容海清道,“那便似你已经见过的文木然、廉贞星君。其实,他们还是他们,只不过在这个世界里,他们走上了和我们知道的不一样的生命之路。”
苏墨听了慕容海清的话,不由点了点头。
“魔君,走!”慕容海清道,“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你会明白得更多!”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