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mhiwd超棒的言情小說 《洪荒鬥戰錄》-1216 元始、太清降臨-iwenj

Luciana Joanna

洪荒鬥戰錄
小說推薦洪荒鬥戰錄
元始天尊降临,那芦篷是必须弄好的。可不能扫了元始天尊的面子。
好在还有不少阐教弟子,有些仙法,很快搭建芦篷成功。
而后,姜子牙赶紧焚香结彩,恭候元始天尊驾临。
这次元始天尊降临,是讲排场的,空中仙乐,道韵飘香。
子牙忙洁净其身,秉香道旁迎迓銮舆。霭霭香烟,氤氲遍地。
正所谓:羽扇分开云雾隐,左右仙童玉笛吹;黄巾力士听敕命,香烟滚滚众仙随。
姜子牙听见半空中仙乐,一派嘹之音,秉香枳道伏地曰:“弟子不知大骂来临,有失远迎,望乞恕罪。”
元始天尊落了沉香辇,南极仙翁执羽扇随后而行。
姜子牙请天尊上座,倒身下拜。
元始天尊:“尔等平身!”
子牙复俯伏启曰:“三仙岛三仙姑摆黄河阵,众弟子俱有陷身之厄,求老爷大发慈悲,普行救拔。”
元始天尊:“天数已定,自莫能解,何必你言。”
元始天尊默然静坐,姜子牙与南极仙翁子于左右。
元始这时候心中其实不舒服的,因为燃灯叛教了。
不然的话,这次破截教十绝阵,主持人必定是燃灯,而不是广成子。
元始认为,要是燃灯来主持,阐教是能够真正胜利的。
不过,元始也清楚,有袁洪那妖猴在,阐教行事颇多不顺,却也不好责怪广成子的。
如今广成子也是陷入了九曲黄河阵内,不能说广成子就偷懒了什么的。
至子时分,元始天尊顶上现庆云有一亩地大,上放五色毫光,金灯万盏,默默落下,如檐前滴水不断。
再说云霄在黄河阵内,猛见庆云现出,云霄谓二妹子:“元始师伯至矣。吾等得小心为妙,真为掣肘。”
琼霄:“姐姐,我们不需要怕他”
碧霄:“对,我可也不怕他,我等师尊要是回归洪荒了,哼,就有他好看的呢。”碧霄是很崇拜老师通天的。
周山之巅,望舒十分之兴奋:“谢玄,如果三霄有什么事,我可是一定要她们来星空王朝,不要去封什么神的。”
“如今石矶娘娘、金光圣母,都被你帮忙凝化成了星辰体,已经算是你星空生灵了都。还不够哇?”
“怎么够?难不成我要把一群光头收入星空王朝吗?”
“那肯定不行的。”
“看你脸色吃醋了吧?”
“望舒可别想把我毒倒哩。我谢玄整个洪荒世界、大千世界、小千世界第一人,不会这么没有自信滴。”
“看,元始天尊真是好不要脸,竟然亲自入了九曲黄河阵。”
“他是知道这时候,我谢玄不会插手。不过,通臂兄弟会不会插手,我就不清楚喽。”
元始天尊这回入阵,云霄三姐妹可没有如此前循环那般欠身说什么“师伯!弟子甚是无礼,望乞恕罪。”
她们是一见到元始进来,就娇喝道:“元始师伯,何必来欺负晚辈?当我们老师不在洪荒,我等乃是好欺之辈么?”
元始听言,心中老大不爽了,要不是你们截教,我阐教一切都会顺利很多啊。
元始当即怼回:“三位设此阵,让我门下许多弟子入劫,也算是我门下该当有此厄。
不过,汝等扶假灭真,逆天而行,当真作死耳。”
云霄冷笑:“元始师伯,此话我等可就不喜欢听了。
前阵子,我和两位妹妹,还有赵公明哥哥,一起推行纣王新政,可谓亲身体验新政之好,与西岐强行维持的旧制相比,简直好太多了。”
“放肆,你也敢教训我?人族俗世政事,你们能有我懂乎?”
“元始师伯整日在玉虚宫装深沉,岂能知道人族凡尘众生的疾苦?”
元始听不下去了:“休言它处,吾来看看汝等小阵!”
元始天尊坐着飞来椅,迳进阵来。
沉香辇下四脚离地二尺馀鬲,祥云托定,瑞彩飞腾!
元始天尊进得阵来,慧眼垂光,见十二弟子横睡直躺,闭目不睁。
元始天尊叹曰:“只因三尸不斩,六气未吞,空用功夫千万载。”
元始天尊道看罢方欲出阵。
八卦台上彩云仙子,见元始天尊回身,抓一把戳目珠打来。
只不过,元始天尊看都不看,那珠未到天尊眼前,便已化为灰尘飞去。
元始这个逼装得是很不错的,毕竟,一代圣人如果这都做不到的话,就有愧圣人了。
云霄见状,面上失色。碧霄与琼霄却也想趁机攻击元始。
而元始天尊一踏步就出了九曲黄河阵外。
姜子牙当即问:“老师进阵内,众位师兄弟如何?”
元始:“胸中五气已无,顶上三花已摘,修为境界跌落,已成俗体,即是凡夫。”
姜子牙又道:“方老师入阵,为何不破此阵,将众师兄弟救拔出来?”
元始:“此教虽是贫道掌,尚有师兄,必当请问过道兄,方可行。”
元始这话是好听的,但他是要把太清老子拉过来的。
言未毕,听空中鹿鸣之声,元始当即道:“八景宫道兄来矣。”
太清老子乘牛从空而降,元始亲自起身迎接。
太清老子身后有玄都大法师跟随。
姜子牙等当参拜,而后太清老子问:“三仙童子设一黄河阵,你可曾去看?”
元始天尊:“先进去看过,正应垂象,故候大兄。”
太清老子:“你就破了罢,又何必等我?”
太清老子看了看在不远处空中悬停,依靠在日月千山棍上的袁洪。
他就想,这事他不太想掺和的,但不来的话,可就不太好了,毕竟,人教有些记名弟子,与阐教弟子混一起,协助姜子牙打朝歌的。
两人一时默坐不语,谁都不想亲自去破阵。
三位娘娘在阵,又见太清老子顶上现一座玲珑塔於空中,毫光五色,隐现于上。
云霄:“大老爷也来也,务必多加小心了。”
碧霄:“来了怎的?吾等也不必怕他!”
琼霄:“待他进此阵,就放金蛟剪,再祭混元金斗,来了又如何呢。”
不过,她们等到次日,太清老子谓元始:“今日破了黄河阵,早离红尘,不可久居。”
元始天尊;“大兄之言是也。”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