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hrum8超棒的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第七百九十六章 寒潮相伴-mw38g

Luciana Joanna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幽冥老祖在前方负责引路,曹诚光和纪昌跟在后面,张弛和秦绿竹这次负责断后。
秦绿竹小声向张弛道:“他之前可能去过圣城。”
张弛点了点头,他们已经正式踏上了极北之地,这里气候严寒,天色是一种类似黎明的清白灰色,死气沉沉,阴气十足,地面混杂着大片白色的积雪和黑色的冻土,黑白分明,在这片缺少生机的土地上勾画出大片的斑驳画面。
成千上万的尸体就躺在冰雪长城下方的壕沟内,这其中一大部分都是战死的幽冥。
秦绿竹告诉张弛,现在是短暂的休战期,幽冥大军暂时撤退到北方的大营,因为寒潮季即将到来,在寒潮肆虐的时候,极北之地的气温会急剧下降,多半生物在这样的低温下无法存活,即便是幽冥也不例外。
他们这趟的剑棘森林之旅必然经历整个寒潮季,想要顺利抵达圣城废墟,就必须精确把握天气,寒潮也存在类似于海洋潮汐的规律,他们必须在落潮时前进,涨潮时选择休息规避。
离开冰雪长城没有太久,就遭遇了第一波寒潮,他们开始寻找合适藏身地点的时候,曹诚光已经毫不费力地在冻土中挖了一个地洞,在极北之地这片遍布冻土的地方,比起冰雪覆盖的冷山高原更有他的用武之地。正所谓尺有所长寸有所短,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用处。
曹诚光挖出的第一个地洞就被张弛毫不客气地给占了,他只能另起炉灶,给自己和纪昌挖了一个更大的,没想给幽冥老祖准备,幽冥老祖也没打算跟他们为伍,一个人钻进了一旁枯树的树洞内。
张弛将地洞的入口用雪封好,摸黑来到秦绿竹身边,两人靠在一起,重逢之后每次不是相见匆匆,就是有其他人在场,像这样的独处的机会并不多,接下来他们将要在地洞内呆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
秦绿竹道:“他为何要前往圣城废墟?”
张弛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本来所有人都认为他藏身在圣城废墟,所以何先生和你二舅才会前往那里寻找,我这次是受了古沉鱼的委托,让我赶在他们进入圣城废墟之前阻止他们。”
秦绿竹道:“何先生他们去圣城的时候,我曾经和他们见过面,据他们所说,圣城废墟中可能有对付幽冥的秘密,难道就是这个幽冥老祖?”
张弛道:“你对这个幽冥老祖了解多少?当初他是为何会被五大氏族针对的?”
秦绿竹叹了口气道:“我听说就连这冰雪长城都是在他的帮助下建起来的,当初他和五大氏族联手对付幽冥,将幽冥驱赶到了这片极北之地,可后来听说他走火入魔,杀死了五大氏族的不少人,过去一直都说他被消灭在了冰雪长城外,死在了圣城废墟里面,可没想到他原来一直都被埋在了不冻河谷。”
张弛附在秦绿竹的耳边低声道:“我怀疑他可能是向天行。”
秦绿竹闻言娇躯为之一震,如果张弛的怀疑是正确的,那么向天行无疑是他们秦家不共戴天的大仇人。
张弛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和秦绿竹寸步不离,担心幽冥老祖对秦绿竹不利。
寒潮过去之后,张弛率先从地洞中钻了出去,看到外面的冻土地面上结满了一层白霜,毛茸茸的,这是寒潮迅速通过冻土形成的特殊现象,气温还很冷,不过已经掌握了灵能和热能转换的张弛对此无所畏惧,曹诚光和纪昌尚未从地洞中爬出来。
幽冥老祖藏身的枯树已经整个倒在了地上,应该是被强风折断,张弛快步走了过去,发现树洞里面已经没有了人,幽冥老祖不知去了什么地方。
此时秦绿竹也爬了上来,来到张弛身边,愕然道:“人呢?”
张弛摇了摇头,环视周围试图找到一些足迹,不过没有任何发现,他来到曹诚光和纪昌藏身的地洞外,用手拍了拍封住地洞的冰层,里面无人反映。
张弛和秦绿竹对望了一眼,抬脚将冰层踹裂,地洞内空空荡荡,连纪昌和曹诚光也不见了,在他们躲避寒潮的时候,这三人居然神奇失踪。从现场情况来看,幽冥老祖好像被寒潮卷走,可纪昌两人在寒潮到来之前就已经在地洞中藏好,连洞口都封得好好的,不知何故也失去了影踪。
刚刚离开冰雪长城就遇到了这样的麻烦真可谓是开局不利,秦绿竹小声道:“怎么办?会不会出事?”
张弛并不担心幽冥老祖会出事,即便是他藏身的那棵大树被寒潮折断,幽冥老祖一定也有办法全身而退,至于曹诚光和纪昌,这两个人都不是普通人物,一个拥有开启传送阵的能力,一个可以在冻土中遁土行进,除非是他们主动离开,也做不到毫无痕迹,现场连搏斗的痕迹都没有,不过他们两人没有主动离开的理由,最后剩下的最大可能是他们受到了胁迫。
难道幽冥老祖要挟他们两人一起离开,可另一个问题又困扰了张弛,为何来到这里会选择和他们分开?他和秦绿竹商量了一下,决定继续向剑棘森林继续前进,已经走到了这里,原地等待不可能,后退就更不可能了。
因为寒潮季的缘故,他们又有意回避了幽冥的营地,途中并没有遇到幽冥,虽然没有了擅长挖洞的曹诚光,可张弛在冰雪中挖洞的本领也不小,两人途中不敢做半点停留,三天之后,终于来到了剑棘森林的边缘。
望着前方苍苍茫茫的白色树木,张弛和秦绿竹都感到极其的震撼,从冰雪长城一路走来,虽然看到一些树木,可全都是枯死冻死的,走过的地方大都是冻土平原,这三天,他们几乎没有见到一个活着的生物,眼前的这片树木是真实存在的。
一棵棵大树参天而立,宛如剑戟直指天空,树木主干粗壮,旁支很少,枝叶疏松,秦绿竹特地观察了一下,树皮呈龙鳞一样的质感,树叶为针叶,因为常年处于极寒地带,针叶被冰包裹,宛如一把把透明的小剑。
折断寸许长的针叶,可以看到核心的红色,这才是针叶的本色。
脚下的地面已经布满了积雪,行走也开始变得艰难,两人换上雪鞋,秦绿竹告诉张弛,从这里抵达圣城废墟大概还需要十天,按照时间来估计,他们抵达圣城废墟的时候,也是极北之地寒潮即将结束的日子。
“你说这森林中会不会有猛兽?”张弛好奇地问。
秦绿竹道:“现在是寒潮季,通常生物都不会选择在这个阶段外出,你想想,咱们这一路走来,可曾看到一只飞鸟一只走兽?”
张弛回想了一下,好像从来没见过一只,他们这段时间的食物都是带来的干粮。
密密匝匝的剑棘森林可以削弱寒风但是挡不住低温寒潮,他们仍然按照之前的潮汐规律休息行进。
剑棘森林的地质和外面不同,松软的积雪下全都是坚硬的冻土,不过这些巨大的树木树干上孔洞众多,在随处可见的参天大树上不难找到合适的休息地点。
张弛将树洞打扫了一下,秦绿竹将匕首插入树干内部,然后将灵石灯挂在匕首的手柄上。
幽兰色的光芒充满了整个树洞,张弛再用积雪将树洞的洞口封上,完工之后,拍了拍手掌道:“总算有了像样的新房。”
秦绿竹俏脸一红,啐道:“什么新房。”
张大仙人道:“你不觉得这趟行程虽然苦了一些,但是非常浪漫,咱们就当是出来旅游结婚。”
秦绿竹听他说得如此乐观,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就这种居住条件,根本没人喜欢你的。”
张弛笑道:“找得到,就算我再清贫,秦老师也会喜欢我,毕竟你欣赏的是我的人,又不是我的钱。”
秦绿竹反问道:“你有钱吗?”
张弛道:“钱财乃身外之物,就算世界首富来到这里,也没有任何优势。”这句话他到没有说错,再多钱在这里也起不到作用。
笑眯眯望着秦绿竹,秦绿竹被他看得居然有些不好意思,后悔将那颗灵石灯挂了起来,伸手想将灵石灯关掉,却被张弛抓住手腕:“让我好好看看你。”
“有什么好看?又不是没见过?”
张弛啧啧赞道:“好看,越看越好看,越看越喜欢。”
秦绿竹道:“你身边好看的女孩子多了,我年龄又大,脾气又不好,你喜欢我什么?”
张弛道:“什么都喜欢。”
想要将秦绿竹拉入自己的怀中,秦绿竹伸手抵住了他的胸膛道:“张弛,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想对你说,回去吧,你不属于这里,这里的事情让我们去处理。”
张弛道:“那可不行,我的事情还没有做完,而且就算回去我也要带着你一起回去。”
秦绿竹叹了口气,松开手靠在他的怀里,柔声道:“我要是回去了,你会如何选择?”
张大仙人道:“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
秦绿竹呸了一声道:“不要脸,真是渣到了极点。”
张弛道:“没办法,我这人就喜欢多吃多占,而且占有欲极强。”
秦绿竹在他胸口捶了一拳,柔声道:“其实我从未想过回去,也没有想过要结婚,张弛,我们秦家是肩负使命的,无论你心中怎样想,别人怎么看,我都坚信秦家没有做过对不起人类的事情,这些年秦家一直在默默守护着幽冥墟,为此牺牲很大。”
张弛点了点头:“可不是已经有了秦君实夫妇,为何你还要留在这里?”
秦绿竹道:“外公对小舅……”她停顿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对谢忠军直呼其名。
“我答应了外公,不会再回去,我们秦家的内部出了很大的问题,张弛,我想求你一件事。”
张弛点了点头:“别说一件事,一百件一万件我也答应。”
秦绿竹道:“你回去之后尽量帮帮我外公,我仍然相信他是清白的,如果说外面还有一个我放不下的人,那就是他。”
张弛道:“没问题,可你这话有点伤人呢。”
秦绿竹道:“我自然放不下你,可你既然能够再次来到这里,想必已经找到了往返两界的方法,以后会不会经常回来陪我?”
张弛用力点了点头道:“那是自然,可你找我办那么多的事情,要不要给我点什么好处?”
秦绿竹柔声道:“你要什么好处?”
张弛道:“那就看你了。”
秦绿竹凑近他,吹气若兰道:“不如我帮你生个宝宝好不好?”
张大仙人忙不迭地点头,不过心里还是有点没底:“这边的环境可能有些问题,生殖成功率很低,咱们可能得多辛苦辛苦,相信勤劳一定可以换来丰收。”
秦绿竹笑了起来:“臭不要脸你,这么无耻的事情也能说得冠冕堂皇。”
张大仙人叹道:“长夜漫漫,咱们必须找点有趣又有意义的事情做,而且人的生育黄金期是有期限的,咱们不勤快点,万一错过了时机,以后后悔都来不及。”
秦绿竹道:“你是在提醒我年龄已经很大了,如果再耽搁,生育的黄金年龄就错过了?”
“不是,不是这个意思。”
“就是!”秦绿竹虎视眈眈地望着张弛。
张大仙人也没料到自己一句话把她给惹毛了,有些尴尬道:“你别生气,听我解释。”
秦绿竹道:“我来幽冥墟已经十八年了,算起来我已经四十不惑了,在你心中我是不是已经是个中年妇女了?”
张大仙人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天地良心,我从没有这样想过,你明明还是个水水嫩嫩的小姑娘,我见到你就不由自主产生邪念。”
秦绿竹道:“我才不信,躺下!”
张大仙人愣了一下:“什么?”没明白秦绿竹什么意思。
秦绿竹啐了一声,俏脸蒙上了一层诱人的嫣红:“地上那么冷,难道……你让人家在下面……”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