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gtvr4精华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 腳踝骨折-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南邊的消息熱推-ascdb

Luciana Joanna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蒙古大军从草原上撤兵,对虎字旗来说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原本因为蒙古大军的威胁,仅剩下的墩堡修建速度十分缓慢,随着蒙古大军的离开,外部没有了威胁,民夫修建墩堡的速度提升起来。
几天过去,张三叉所驻扎的火路墩修建完成。
从新平堡派来支援的辎重营也已经和陈寻平他们会合。
一部分战兵从墩堡内抽掉出来,安排辎重营的辎重兵接手草原上那些墩堡和火路墩的驻守。
这些墩堡和火路墩并非全部由辎重营来驻守,同样有战兵队留在墩堡内一同驻守。
陈寻平派回新平堡的信使沿路经过一座座墩堡和火路墩。
这些修建在草原上的墩堡和火路墩就像是明国境内的驿站,为信使提供吃食和代步的战马,同时还可以休息,不用像以前那样睡在野外,大大的加快了信使回新平堡的速度。
原本需要五六天的路程,只用了四天多,信使来到了新平堡。
新平堡落入虎字旗的手中之后,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李怀信是新平堡守将的时候,新平堡虽然也商人行商,可更主要的任务还是以防备蒙古人的军事边堡为主。
自打虎字旗入住新平堡后,新平堡的生意越发生发,许多草原上的货物,通过新平堡发卖出去。
很多商人不需要再去草原冒险,可以在新平堡花费不多的银子,得到草原上上好的皮毛和其它货物。
一些在张家口生发的商人,因为朝廷取消了马市,范家也已经衰败,很难有多少草原上的货物出现,一些商人开始把目光放在了新平堡上。
新平堡成了一颗冉冉升起的北方明珠。
虎字旗内部自有一套流程。
草原上来的信使一到新平堡,马上有人把信送到了守将府。
“大人,陈营正从草原上送来了信函。”赵武手里拿着信函,来到刘恒办公的签押房内。
刘恒接过信函,看了一眼上面的漆口,确认完好后,才打开信函,从里面抽出信纸,放在眼前观瞧。
看完信上的内容,他抬头对赵武说道:“以军政司的名义给陈营正送去公函,告诉他,他的做法没错,不要急着与蒙古人进行决战,一切以修建墩堡为主,务必保证入冬之前和大黑河的墩堡连通。”
“是。”赵武答应一声,转身往外走去。
刘恒把手里的信纸重新装回信函。
“赵护卫,大人在吗?”签押房外响起了杨远的话语声。
“大人在里面。”
话音落下不久,脚步声出现在签押房的门前,随后,杨远从屋外走了进来。
“见过大人。”一进来,杨远朝刘恒行礼。
刘恒看着杨远,笑着说道:“我可是有段日子没有见到你了,外情局最近又有什么新的发现,需要你这个司局长出面去解决。”
“是南边有消息传回来。”杨远开口说道。
听到有南边的消息,刘恒神色郑重起来,问道:“郑铁那边送来了什么消息?”
“就在几个月前,红毛夷的大船频繁出现在澎湖一带,想要对澎湖动手,郑统领问咱们要不要提前对红毛夷的大船动手,如今红毛夷的东印度公司开始针对咱们在海上的船只,就连李旦那边也不太管咱们的事情。”
“咱们灭了颜思齐,独占了笨港,李旦不高兴,也很正常。”刘恒淡淡的说了一句,手指却在轻轻的敲打桌面。
杨远说道:“大员岛那边已经造出第二艘红毛夷的那种盖伦船了,虽然还比不过红毛夷的大船多,想来自保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刘恒抿着嘴点了点头,脑中却在回忆着关于红毛夷来犯大明的一些事情。
他的印象中,红毛夷在澎湖是吃了亏的,然后把目光盯向了大员岛,这才有了郑成功收复大员岛的事情。
想到这里,他对杨远说道:“咱们海上的力量暂时不如红毛夷,而且李旦不会允许咱们汉人还有一支海商的实力超过他,哪怕和他持平都不行。”
“郑统领那边应该怎么给他回复?”杨远问道。
刘恒想了想,说道:“红毛夷在澎湖的事情咱们不要管,大明的水师还是有几分实力的,远海可能不是红毛夷的对手,但红毛夷想要强占澎湖也根本不可能,朝廷是不会给红毛夷这个机会的。”
“李旦那边怎么解决?”杨远问起了李旦的事情。
刘恒笑了笑,说道:“我记得上一次南边送回来的消息,说李旦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怕是熬不住几年了。”
“属下在平户的暗谍传回消息,李旦现在很少外出,许多事情都交给了李国助去办,不仅如此,他下面的那些海头中,已经有一部分人有了其他心思。”杨远说出了自己了解到的情况。
刘恒叹了一口气,道:“可惜李旦这样一位海上的英豪,一旦出事,他手里的那些势力必定会四分五裂,李国助没有李旦的能耐,笼络不住那些大海头。”
对于李旦,他从内心里还是有几分佩服的。
正因为李旦这样的大海商存在,为大明挡住了一部飘洋过海而来的西方野心家,并让这些野心家不敢小觑汉人。
不过,李旦挡住红毛夷也不是为了大明,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大明也只是间接得到了一点益处。
“郑统领吞并了颜思齐的势力后,李旦派李国助来大员岛找过郑统领,想要让郑统领让出一部分笨港,给他们李家的人,被郑统领给拒绝了。”杨远说道。
大员岛上有外情局的人在,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关于大员岛的消息送回来。
刘恒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道:“李旦也是想瞎了心了,当初他怕颜思齐独占大员岛,才让出一部分笨港,让咱们的人与颜思齐争斗,现在笨港落到咱们手里,想要让咱们吐出来,想的也太美了一点。”
虎字旗吃下去的东西,不可能在吐出去。
现在虎字旗海上的力量早已不是刚到大员岛时候的模样,仅凭一个李旦,已经撼动不了虎字旗在大员岛的根基。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