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0yn8m优美都市小说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起點-第三千五百一十九章 信誓旦旦推薦-a5c4k

Luciana Joanna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小說推薦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陵墓的防盗手段,的确有一种是在镂空的墙壁里注入强酸等强腐蚀性液体。
弯下腰,伸手朝正在腐蚀地砖的强酸抓去。
“住手!”
不远处,一位专家忙大声道:“这是强酸,会透过金属,腐蚀你的皮肤和血肉的!”
闻言,我动作稍顿,侧过头去:“多谢。”
随即,手臂一伸,在强酸上蹭了一下。
在专家的惊呼声中,我缓缓收回手指,望着手指上沾染的,散发着强烈刺激性气味儿的液体,我不禁陷入沉思。
这东西,竟然对我的护手无效。
之前阻止我触碰强酸的那名专家,好奇的走近我,盯着我的护手,好奇的看。
“请问,你的护手,是用什么材料锻造的?”他看了许久,情不自禁问道。
“天外陨铁”我道。
这是杜威大师告诉我的。
“敢问,你现在还有材料吗?”专家目露期待,迫不及待追问道。
“这原本就不是我的,是我义父赠送给我的。”
“请问,你义父还有这种材料吗?”
“不知道啊”我摇摇头,道:“可能有,也可能没有,但我估计,无论你出多少钱,他应该都不会卖的。”
“为什么?”专家不解道:“这世上任何一样东西,都有属于它的价格,只要钱到位,就可以获得一切。”
“真的是这样吗?”我撇撇嘴,并不认同这种说法。
但为了让他死心,我还是拿出通话水晶,联系上了杜威大师,并将这件事说给他听,随后,又让他直接和专家对话。
在一番理论后,专家失落的将通话水晶递还给我。
但他仍不死心,想要以为科学未来做贡献为由,忽悠走我这副护手,却被我当场拒绝了。
专家的执着让他在被我拒绝以后继续墨迹了许久,要不是西蒙斯·洛克一个冰冷的眼神递过去,估计今儿一整天,他都能跟我墨迹个没完。
待他们继续老老实实研究如何将暗格打开的时候,西蒙斯·洛克问我道:“杜威大师真的不肯卖这个?”
“不肯”我肯定道:“这种东西很是稀少,即便是整个和风大陆,也未必能找到更多。”
“杜威大师可是一名卓越的科学家,我想,他应该能合成类似的矿石吧?”
“不知道,但我猜,恐怕不行”我道:“要是真能大规模合成的话,杜威大师早就把它拿出来贩售了吧。”
“说的也是”西蒙斯·洛克道:“他毕竟是商人。”
“不过,就算没有护手……”
说这话,我将右手护手缓缓摘下,以手指触碰强酸。
瞬间,一股剧痛感自我手指上传来,但这种感觉过去得很快,只一瞬间,随后,就只剩下烧灼感了。
刚刚腐蚀掉薄薄一层皮肤的强酸,瞬间遭到杀意的侵袭,并在短短眨眼之间,就被黑红色杀意彻底吞噬干净。
强酸不见了,皮肤也恢复到原状。
转头望向西蒙斯·洛克,我轻声道:“所以说,强酸并不可怕,不是吗?”
“你说的没错。”
西蒙斯·洛克也凝聚出褪变之力,并将褪变之力凝聚到手指尖,随后轻轻触碰强酸。
强酸虽然霸道,甚至连褪变之力都能腐蚀,但腐蚀的速度却是很慢,主要是因为西蒙斯·洛克的褪变之力宛若实质,而属于神之力的褪变之力,当达到某种程度以后,就会表现的极为不凡。
貌似觉醒之力,也是以褪变之力为基础,经过提纯与修正,得到了更为纯正,也更为强大的特殊力量。
子自己声过后,强酸完全被褪变之力抵消,西蒙斯·洛克收回手指,淡淡道:“不过这些强酸也很厉害,竟能抵消掉我许多的褪变之力。”
“开啦!”
就在这时,专家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循声望去,就见几个专家正用一个模样奇怪的夹子,不断从各层往外夹东西。
很快,一个木盒就被夹了出来。
“这是什么?”我好奇问道。
领头的专家分析片刻,沉声道:“这应该就是墓主人最喜欢的东西之一了。”
“能拆开看看吗?”我好奇问道。
“只要不怕里面的文物损坏的话。”
专家道。
“当然不怕”我微笑着伸出手,将木盒外壳捏碎。
几声轻响过后,木盒打开,显露出一个精致的木偶来。
“这是什么?”我好奇道。
“木偶。”
专家道。
“废话!我也知道!不但知道这是木偶,还知道做过精良,话说,你能不能说些更有营养的话?”
“考古讲究的是严谨”专家一本正经道:“不能因为不符合你的喜好就随意更改。”
“好吧好吧”摊摊手,我无奈道,不想再和这个固执的家伙继续争执下去。
“话说,你知道这些木偶的作用吗?”
“不知道”专家摇头道:“我极少遇到这类文物。”
“可我总觉得这不是什么普通的文物,极有可能是用来举行某种仪式的祭品。”
“是的”我道:“我记得,混战时期,有不少国家为了能够永享盛世,可谓是费尽心思,一边翻阅古籍,一边瞎编乱造,并时不时举行各种稀奇古怪的仪式,只为能让政权亘古流传。”
“……不过,你们也看到了,这些渴望亘古不变的王朝的君主们,大概是错误的举行了仪式,非但没有一个能够永享盛世,还促成了不少个短命的国家。”
“其中道理,可悲可叹。”
“这一点,我完全赞同你的想法”专家道:“我也不认为仪式有什么用,一方面是这些东西距离我们太过遥远,另一方面,不少仪式都是骗子用来行骗的手段。”
不过这话也不能说的太绝对”我道:“仪式这东西,有些的确是假的,但同时有些也是真的,比方说,就曾有人用呼风唤雨的仪式,在干涸的土地上,降下甘霖。”
“所以,你就怀疑这个木偶也是仪式用的祭品?”专家望着我,沉声道:“但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这个并不是用于仪式的祭品,它只是一个普通的木偶。”
“证据呢?”我问。
“因为我并未从这个木偶身上,感受到任何魔法波动,而作为仪式用的木偶的身上,是一定会有魔法波动的!”
专家信誓旦旦道。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