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lomrk好看的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討論-第三百七十八章 大新聞——三清內訌!分享-1ab0i

Luciana Joanna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演技出错,反应慢了,灵宝天尊也莫得法子。
这不能怪他。
一方面,灵宝关于演技的天赋实在不高;另一方面,他本人向来是再正直不过——总掌一方大教道统,为人师表有太多品行上需要注意的地方。
心机太深沉,不利于教出表里如一、言行一致、三观良好的好学生。
传道授业,教着教着,自然有了风骨,一时间改不过来。
‘五运道主里,当是就属我这截运道主的演技,最拉胯吧?’
灵宝天尊琢磨着,恍惚间忆起了曾经的一段岁月,是五运道主偷偷摸摸的聚首密谋。
那阵容很豪奢,纵使只有五人,但没一个是简单。
放到如今来看,横跨道、佛、魔三大阵营道统,有天道圣人,有太易教祖,有五方天帝,堪为巫妖阵营之外游离势力的终极大集结!
他们秉持着苟、怂、稳的策略,低调发展,保守秘密,避免招来巫妖两方的共同打击,等到量劫收官的时候,再看看要不要悍跳。
若是真有机会。
圣人能玩一带一带一的操作,瞬间五圣齐聚。
那位参与密谋的人族天帝,则是有希望一带四,眨眼也是五尊大佬汇集。
配合在量劫中,因为无穷杀戮、毁灭,从而使战力膨胀到爆炸地步的两位魔祖……
大家集合,说不得直接就能一波流,推了水晶,爆了基地!
这其中,诛仙剑阵是关键。
它凝结量劫终末的大势,威能去到巅峰的地步……甚至若是如某人所料,彼时有无量量劫来临,会攀升至最浓烈的程度。
哪怕是面对持掌天道的道祖,也不是没有对抗甚至镇压的战斗力!
不过。
眼下出了一点小小的差错,只因为灵宝天尊的差劲演技,五运道主中倒数第一。
天尊不想。
但他也没办法啊!
‘劫运道主,虽然也掌大教,却是个舌灿莲花的……又还有保险信贷之类的主营业务,见神说神话,见鬼说鬼话。’
‘末运道主,尽管至今看上去很惨……但因为遭受过极度惨烈的社会毒打,痛定思痛,沉下心来学习,谁能知道如今他的悲凉,到底是真的?还是演出来的?’
‘再有那杀运道主,大大的枭雄,面对两个大流氓的霸凌,最后却是硬生生忍下一口气……这心机城府很深。’
‘气运道主,则最是老谋深算,坑的、杀的大罗数不胜数……担心谁,都不用担心他那里会出问题。’
‘就是可怜我……本是一个小演员,却要承担起最关键的戏份。’
‘算了。’
‘我就硬演吧。’
灵宝天尊眼角余光扫过了刚被气场压制,怨气堵在心头却又敢怒不敢言的女娲,此刻正伸着手指在地上画圈圈,也不知道是在诅咒谁……一时间福至心灵,结合自身处境,有了剧本。
那剧本,能完美契合自己的人设,绝对的本色出演,根本无需担心会漏了破绽。
‘我是个莽夫。’
‘好战的莽夫。’
‘对于当了无数年的老三,心有不满……到了站起来的时候了!’
心中升腾念头,自我催眠,灵宝天尊脸上的笑意不减,甚至于随着他摩挲、感受诛仙剑阵的威能,笑容越发放肆,眼中全是跃跃欲试的斗志!
“道祖……”他开口言道,“不知这剑阵立下,威力如何?”
“可否镇压一位手持先天至宝的圣人?”
这话说的。
指向性太明确了!
道德天尊、元始天尊,一时间动容,惊诧的望了过去,看着平日里还算乖巧老实的弟弟。
——这是想干什么?
要造反吗?!
两位天尊,彼此对视,眼中都满是莫名深意,目光交流起来。
‘什么时候,小弟竟然翅膀硬了,要飘了?’
‘不对呀?前些日子,他还很谦和啊……’
‘他的道统中,门人弟子满地走,因此师兄弟什么的是最多的。’
‘为了言传身教,让弟子互相友爱,他这做师傅的要以身作则,恭敬对待兄长……我们也配合他,友爱胞弟,真正的兄友弟恭。’
这是必然的操作。
师长之间,若是都彼此敌视仇怨……学生看在眼里,有样学样,道门还能好?
师兄算计师弟,师弟怒怼师兄。
到那时。
看上去是道门的壳,内中却是魔门的那一套。
‘有问题。’
‘不对劲。’
‘不该是这样。’
道德天尊和元始天尊目光交流了一瞬,多年的默契下,心有灵犀,彼此印证想法。
别人或许不知晓三清之间的具体情况,但是他们自己内部还能不清楚?
在道德和元始的认知里,灵宝天尊不是那种拿到一套剑阵便会飘起来、试图用武力来改变家庭辈分地位的神!
除非……
两位天尊目光交流的第二个瞬间。
‘他在装,他在演。’
‘演给谁看?装给谁看?’
‘应该是除了我们之外的所有人!’
他们径直得出结论。
‘他应该是卷入了什么危险的计划中……我们怎么办?’
‘配合着他演!’
‘什么问题,事后再询问!’
目光交流的第三个瞬间后,行动便展开。
道德天尊和元始天尊,视线不经意间重新错开,看向了灵宝天尊。
道德天尊,脸色回归了淡漠平静,让人看不出其对于灵宝天尊修正家庭地位的狂妄心态是否不满……但其周身萦绕的危险气息,使很多神圣大致也能猜测到,他内心的实际想法,多半不怎么美好。
而元始天尊,则是虚眯着双眼,脸上有怒意一闪而逝……他手中握着一柄玉如意,此刻抓握的太用力,青筋突起,体现出其心情的恶劣。
两位天尊,都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很生气!
很愤怒!
恰在此时。
因为接受诛仙剑阵而站在前方的灵宝天尊,漫不经心间转头,正视道德和元始,紫霄宫群神瞩目之下,有挑衅的表情浮现。
如果说,先前还只是言语暗示。
那这一回,便是灵宝天尊的“野心”毕露!
“呼……呼……呼……”
道德天尊还好,元始天尊已经是大喘气起来,横在膝上的盘古幡无风自动,有含而不露的混沌剑气在酝酿。
“铮!”
四柄杀剑自然而鸣,是再直白不过的回击。
“咳咳咳。”
道德天尊轻咳了两声,似乎是在示意——大庭广众之下,不要把家里的矛盾带出来。
元始天尊不甘不愿的收敛了锋芒,玉如意垂下道光,抚平了盘古幡的躁动。
“啧。”
灵宝天尊意味不明的轻啧一声,嘴角歪了歪,很有些想法的样子,似乎是不愿意听从老大哥协调……但最终他还是按捺下了挑战欲望,让杀剑停止嗡鸣,转而看向鸿钧,期待他能给出一个令之满意的答案。
“哗!”
若有若无的,紫霄宫中响起了哗然之声。
事实上,并没有哪位大罗出声,殿堂中很安静。
之所以会有这诡异情况,实在是因为一瞬间交流的先天神圣太多了,他们情绪激昂,神识到处乱飞,同时间在百八十个群中激烈的讨论交流,对于眼下突兀暴露出的顶尖大能家庭阴私有最热烈澎湃的讨论之心。
太密集的神识波动,以至于彼此影响着,干扰到现实。
“没想到啊!没想到!”
伏羲大圣的八卦之道后继有人,此刻一位又一位大罗的八卦之魂在熊熊燃烧,“平日里,三清这三兄弟,我们看过去很亲密无间……哪想到,竟然有着这样的隔阂存在?!”
“是啊……我还以为,他们是像帝俊太一那样的兄弟关系,互帮互助。”
“出乎意料,却是类似羲皇陛下和娲皇殿下的模式,辈分矮的那个,时刻想着造反上位,当家中老大!”
“灵宝天尊,也是个有梦想的神呐!”
诸神热情的讨论。
眼下他们吃了一个大大的瓜,实在是再开心不过了。
“其实吧,这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什么兄弟啊,兄妹啊,姐妹啊……要是两个人还好点。”
“数量上到三个,就容易出问题了。”
有事后贤者在分析,振振有辞,风曦听着,觉得似乎有那么一些道理。
“三个人,差不多便是一个小社会。”
“两两相交,能组成三个团体,面对不同的事情,出发点不同,看法不同,加上利益分润也未必一致……积累矛盾再正常不过了。”
“要知道。”
“羲皇陛下和娲皇殿下那么亲密的兄妹,眼下娲皇大人还不是在如火如荼的展开造反大业?”
“那都不是什么利益分配不均,完全就是为了争一口气!”
有智者摇头晃脑,点评分析。
“不过,我看以前三清之间的交往气氛很好,一直以来都是一致对外啊?”有些跟三清相交程度不低的神圣疑惑传音,“他们彼此维护,互相包容,并肩作战……”
“那是因为他们以前都不够强吧?”智者推测,“因为都不强,所以需要包容,需要并肩,三位一体,控股道门,联合上市。”
“哪怕有矛盾,但是考虑彼此互相需要,所以能默默承受个人利益损失,放在心底……并且危险时刻挺身维护,不让外人暴捶自己的兄弟。”
“自家人要揍——那也得是自己来揍。”
“就像兄妹矛盾最凶的羲皇和娲皇……我个人觉得。”
“这个纪元,哪天那天庭的羲皇要是倒霉了,被巫族的祖巫给镇压、击败……那下手的,能也只能是后土!”
“娲皇造反之心炽烈,但还是识大体。”
“三清这里,应该也差不多。”
“即使彼此之间有了积累的矛盾,可表现在外,还是相当紧密的彼此守护。”
“直到——他们各自都有了独立的资格,都能独当一面!”
“这个时候,或许就要认真讨论一下家中长幼的排序问题了。”
“谁才是大哥?谁才是小弟?”
匿名的智者传音说着,语气深沉,似乎是深有感触。
“三清到手了顶尖的灵宝、至宝,战力大增……再考虑本时代他们圣人身份,半个局外人,心态膨胀下,灵宝他飘起来,属实正常。”
“就是不知道。”
“下去之后,道德和元始,会怎么关爱他这个‘调皮’的弟弟呢?”
“啧啧啧啧……我很好奇呢。”
“我看呐……”接引佛祖进入了群聊,幽幽的说着,“他们要是谈不拢,可能会因此分家吧。”
“各奔东西,不堆在一起,也算是一种避免矛盾继续累积的方式。”
“有道理有道理!”冥河魔祖微微颔首,表示赞同。
一佛一魔,一唱一和,在预言着未来,仿佛那一幕真的会发生。
……
道台上,鸿钧有些小小错愕。
事情的变化太快。
灵宝天尊拿到诛仙剑阵,直接就膨胀了,一副明摆着翅膀硬了的模样。
他看了看好奇等待答案的灵宝天尊,又看了看面色阴沉不善的道德和元始,眼珠子转了转,没有选择做和事佬,劝说一二。
反倒是很积极的往火上浇油,添柴加薪。
“这诛仙剑阵,威力极致恐怖。”
道祖庄重肃穆,话音中充满劝诫,一副让灵宝天尊慎用的语气,但却总有点拱火的意思,“其威能,随着天地大势而起伏。”
“寻常时候,你立下此阵,也足以压制一位寻常的、携带至宝的圣人,令之无功而返、知难而退。”
“而若是到了巅峰状态,在最恐怖的杀劫背景下布阵,借用弥漫天地宇宙的无边杀戮、毁灭气机……彼时,将成至强,非得有四位与你同等境界的好手入阵,各自摘去一柄杀剑,才能破阵而出。”
“否则,少不得要吃些苦头,被打下面皮,灰头土脸,再不能摆甚么威严架子。”
鸿钧抚着胡须,为灵宝天尊讲解杀阵威力。
天尊闻之,大喜过望。
他甚至都因此不在乎这灵宝的负产出——不仅不能创造财富利息,平日里还要精心养护、耗费时间金钱,
转而是恭恭敬敬的躬身一礼,语气诚挚的拜谢,“感谢道祖,授我如此重宝!”
“有朝一日,我定让道祖知晓,您没有给错人!”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