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a3aeg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劍卒過河-第575章 安頓鑒賞-j1q89

Luciana Joanna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娄小乙却并不认为这是抱怨,轻松也自有其深刻的修行观念在里面,简单的说,南真人就认为,五环的这种培养人才的方式,在真君之下,就能培养出非常合格的剑修人才,具备强大的战斗实力,拉到哪里都能独当一面,注重实效性,但在更高的层次,却失去了更上一层楼的可能。
那是属于道的层次,不是你整天打打杀杀能够真正理解的。
道,是需要养的!
怎么养?吃饭,睡觉,喝酒,养花,闲磕牙!游历,无所事事!
其实在宇宙刚一开始有修行时,修士就是这么一种状态,你能说他们很弱么?这些人中现在很多人都在仙界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不能说五环穹顶剑修们的修行方式就是错的,也不能说崤山一直坚持的方式就是守旧的,关键是平衡!
南真人看似随意的抱怨,其实却是切切实实的击中了每一个从五环回来的修士的软肋,他们普遍都有这样的毛病,活的太累,活得太紧张,反而失去了道家的真意!
娄小乙同样有这样的毛病!只是他自己还不太意识得到!
这是境界所限的原因,对未来还有些模模糊糊,看的不够清楚,只有约略的猜测,但南真人今日这番话,却让他彻底反应了过来!
是啊,初入轩辕时,他活的有些谨小慎微,懵懵懂懂,不知自砺,这是过于放松的态度,不可取;等从狼岭五年归来,心中有了责任,有了紧迫感,马上变了个态度,又把自己逼得陀螺也似,同样不可久持!
整体来说,他缺乏一种平衡,一种节奏,能让自己在舒缓和紧张中完美平衡,在放松中积蓄实力和力量,在战斗后迅速脱离紧张的状态……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在修行中走的更远,更有效率,更符合修道的本质。
这就是南真人强调的,很有道理!
他的新洞府在藏剑峰上!十分的宽大气派!没办法,这就是崤山的具体情况,地广人稀,洞府随便挑,听古亭说他这个洞府原本是名真人的洞府,自去了五环后再就没有回来,后来客死他乡,洞府就空了出来,闲置了数千年。
以现在崤山的近况,金丹修士人手一座这样的洞府毫无压力,出门就是景,凭高远眺,崤山大部分山峰尽收眼底,是一等一的山景房!
洞府内的日常用具很齐备,都是新近置办的,可不是古亭准备的,到底是金丹,还不至于巴结成这样,这都是那个在南海遇见的小筑基,唤做冰客的家伙亲自过来布置的。
在崤山,这样侍候人的活计可用不到筑基,自有力士听候,需不需要,只需娄小乙一句话而已;但这冰客却是殷勤的很,做事更是周全,事无巨细,都安排的妥妥帖帖。
虽然他一句话不说,布置完就走人,也不多停留惹人反感,但敏锐如娄小乙,还是第一时间猜到了他的心思!
这是,又想着拜师来的?凭他这副懂事的样子,也难怪别人还单着,偏他就有师傅,还是前后两位!
娄小乙可从来也没想过收徒弟,很多的原因,倒不是真的怕这家伙克师,而是他自己都还没定性,又哪里有闲情逸致来培养弟子。
这些时日下来,他也没急于修练,而是日日在崤山诸峰留连,在雪山美景中,渐渐平息自己结丹以来日渐急燥的心情!
他告诫自己,有什么好急的呢?他才刚刚起步,在结丹期还有四,五百年可以挥霍,完全可以用适合自己的方式来修行,而不必像在五环中那样,活得紧张,虽然很充实,但充的太满,就容易炸……
除了早晚的天定,日常的挥剑,剑灵的冲关,他这段时间很少修练剑术和其他補助功术,而是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到了闲逛,还有崤山的历史上!
他突然迷上了历史,因为要了解崤山,就必须知道它的过去!这个被称作是剑脉圣地的地方,究竟有什么让它如此独特?是这里的人?还是这里的景?
他隐约感觉到,如果有朝一日他能读懂崤山,对自己的修行将会有巨大的好处!
崤山很安静,这和穹顶截然不同!是两种风格,娄小乙感觉自己都能适应,他有时就在想,如果他当初被掠来的是青空,而不是穹顶,自己会不会走上另一条路?
没有好坏之分,他只能说自己的幸运,在需要激烈的环境下就幸运的落在了五环,在需要安静的时候就来了青空!
但更有可能的是,他自身具备随环境调节心态的能力!在任何一种环境下,都能找出最适合自己的东西!
“这里很少真人的讲法!原因很多,真人很忙,真人很少,关键是,这里不是培养金丹的地方!”
娄小乙有时也来找古亭聊天,他在冲霄阁当值,时间比较宽裕,于是娄小乙就问起了这个问题,好像在崤山,他都来了一个月了,也没听说有哪位真人开坛讲法,这在穹顶是不可能的事。
古亭的意思娄小乙很明白,留在这里的金丹,一部分是从五环回来的,就像和他同归的那六名师兄一样,他们在五环那样的环境都成不了婴,就更别提回到青空。
还有一部分是在青空结的丹,这些人中有心气的会主动要求前往五环,留下的一部分则是冲击上境的主力,因为人少,所以绝大部分都有师傅,或者比较固定的授业者,却不会公开开坛,听者寥寥无几,讲者无精打采,慢慢的也就淡了。
其实也不是每名真人都擅长讲法,茶壶煮饺子,肚里有货却表达不出来的也大有人在,教育这个东西也需要天份,有的人合适教书育人,有的人合适独自探索,并不绝对。
就像娄小乙,说些胡话疯话还可以,让他去教筑基们怎么修行,可就是强人之难了。
“但如果你真的想学点什么,我的意思是那种莫名其妙的,可能是疯疯癫癫的,甚至是胡言乱语的,你不妨去终老峰看看,那里卧虎藏龙,当然,我说的是他们的过去,总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也很有意思!”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