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ghjuc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李朝萬古一逆賊 起點-53.另闢途徑樹望聲熱推-0636l

Luciana Joanna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赵万永一番推敲审定,还真把前来自首的那六个揭帖的作者和张贴者给辨别了出来。如果这时候洪景来想要兴起大案,那真是一个绝佳的时机。
只要把这六个人往义禁府一送,然后一整套流程下来,保准儿让他们想攀诬谁就能攀诬谁。这都是洪景来的前辈们用惯了的手段,百试而不爽。
但是洪景来没有这个打算,也不准备兴大狱。这些人也许背后真的有人指使,但是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还真有可能是为了搏一个大名,拿今天赌明天。这种人没什么好搭理的,不过是只会呲个牙的败犬而已,并不能真正威胁到洪景来。
按照国法,赵万永判了他们六人统统杖责一百,远流济州岛,遇赦不还。算是让他们求仁得仁,得偿所愿了。然后洪景来再出面,宣布大人不记小人过,只要他们去仁川充半年苦役即可,不必要远流二千里了。
他们会不会感恩洪景来不清楚,但是洪景来自己要做出一副贤明爱士,宽容大度的姿态。毕竟咱现在是有明朝鲜国的执政,需要粉饰一下自己的门面。赵万永也没有什么不答应的,洪景来替他们求情,当然要给洪景来一个面子的。
揭帖一案到此也就算是有了个大小过得去的结果,这个案子给洪景来提了一个老大的醒,到底这舆论权没有彻底掌握在咱们自己的手里!
虽然被骂总归是难以避免的事情,洪景来也不完全排斥有人骂自己,时常有几个人在耳边骂两句,也能很好的警醒一番。但是像这样毫无根据,纯粹为了抹黑和污蔑而进行的辱骂,这就需要整治一番了。
合着咱们洪景来堂堂的一国执政,如果这些人不为了博出名,只是为了恶心洪景来,为了骂洪景来开心。别看洪景来掌握了八道的权势,对于这样的人居然还真没什么办法。
现在又没有什么摄像探头之类的东西,大半夜的写一张揭帖往街口一贴,怕是三年五年,乃至五年十年都抓不到案犯。只能由着他逍遥法外,甚至以后继续张贴揭帖来骂洪景来。
这就很难受了鸭!
若说在部分小说里边儿,许多前辈都已经给出了一个解决方案,那就是号称胜于一切的喉舌,可以操控天下舆论的报纸!
好东西,但是现在基本没有卵用!
类似于邸报抄这种东西,洪景来在朝鲜也是见过的,而且见过不是一次两次。和隔壁清国的内容大致相同,主要是是些人事调动,行政命令,以及时情要闻之类的东西。从汉阳向八道各地传抄,流传于地方官府和乡班士绅之家。
就某种意义上而言,邸报确实已经有了报纸的雏形。现在办报纸,主办人员是现成的,流通渠道是现成的,连抄写写手都是现成的,说办就能办,一点丁儿问题都没有。
可问题就在于,你给谁看?
朝鲜八道人口千万,识字率不足百分之十,只有士族两班中的男性会学习并使用汉语和汉文,剩下的学习汉文的只有极少数外贸商人。至于汉阳这座都城,虽然识字率高于其他外乡,但是绝大多数中人良民,以及女性等,多了解的只有谚文,或者说的更直白一点,就是只会拼音罢了。
但即使是会谚文这种拼音文字的人,在朝鲜的人口中也只是极少的那一小撮少数。办了报纸那就是弹琴给牛看,牛都不惜得理你。
作为四百年义理党争大国,几乎每一个士人两班都有自己的学派和党派,受到派内政治思想的长期洗脑,你报纸一张烂纸写的再好看,不如他们派中大佬的一句话。
让这些思维早就定式的两班士族,相信一份远在千里之外的报纸上写的东西,其难度大概和登月差不太多。他们最后相信的必然是自己亲近的,自己熟悉的那些名士或者宗师的说法,且绝大多数人会将之奉为圭臬。
真要让报纸能够操控舆论,那起码需要这个国家实行普遍的义务制小学教育,全体国民都读书识字。从目不识丁的百姓,变成掌握了语言工具,却没有政治思想的国民,这时候为人所操控的报纸才能发挥出足够的作用。
人数占据人口中绝大多数的平民,既有了发表议论的语言工具,又有了听取评论的基本学识,那真就是最完美的宣传口子。
只要谎言重复千遍,在他们这里就会变成真理!
事实就是在这个封建制度根深蒂固,知识文化掌握于上层两班贵族的有明朝鲜国,办报纸就是和自己寻不开心。
看的懂报纸的人都有自己的政治理念和思维判断,看不懂报纸的人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且作为统治阶层下属的工具人,不具备任何政治声量,就是个工具罢了,工具人是不配也不需要参与舆论的。
与其办报纸,还不如开一开全国XX协商大会,洪景来把各大家族,各大学派,各大党人的头头脑脑都寻来。大伙儿坐下来开一个闭门会议,友好协商一番。那样洪景来所获得的赞誉,可能比干什么都来的多。
这些头头脑脑的朝自己的小弟们宣传宣传洪景来的恩惠,比啥都强!
真不如通过掌握上层,影响下层,给洪景来立一点言,把洪景来塑造成朱子学的大儒,成为某些宗派的继承人或佼佼者。
这样取得的广泛声誉,比之什么办报纸,要强不知道几千几万倍。而担任了执政的洪景来,还会缺代笔的写手和逢迎拍马的捧手嘛。把自己塑造成伟人可能还难一点,但起码保证自己骂一句,能顶别人骂几百上千句。
你骂我不过是隔靴搔痒,我骂你,那就是狗血淋头,不教你十世不得翻身,咱们就白瞎了眼下这操控的权势。
一念至此,洪景来立刻决定,要百花齐放、推陈出新。邀请各地的名士大儒进京,共同商讨这个国家的未来走向,以备咨询。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