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8xg2f好看的都市言情 它貼着一張便利貼 起點-第三百七十章 上古神器相伴-3m8b8

Luciana Joanna

它貼着一張便利貼
小說推薦它貼着一張便利貼
剧情世界,海面。
一群白色的海鸟盘旋在轻帆船上空,充满恶意。
见到这一幕,陆仁连忙喊道:“敌袭!一级戒备!立即启动防空武器!”
说着,他突然想起这是一艘老掉牙的轻帆船,别说防空武器,可能连防空这个概念都没,只好改口道:“我们有没有对空,就是能打到天上敌人的武器?”
“有!我立即去拿!”大副丢下一句话,急忙跑进船舱。
这边,陆仁从仓库里拿出唯一能带的木棒,站在船头戒备这群异动的海鸟。
只见它们一个接一个地从高空俯冲而落,直扑轻帆船而来。
他并没有贸然踏空而行,冲上去跟天上这群巨大化的海鸟缠斗,因为他还要保护这艘船不受任何海鸟攻击。
“等等,不对!”陆仁警惕着海鸟的俯冲路线,终于想起甲板上还有一个水手,于是朝他喊道,“你赶紧躲进船舱!这里交给我!”
“是!船长!”
一听到这话,水手如获大赦,赶紧冲进船舱里,免得被天上的海鸟抓走。
第一只海鸟俯冲到陆仁上方,伸出鸟爪想把他抓上天,结果被他一个后跳躲了过去。
第二只、第三只…每一只皆是只想抓他而不掀翻小船。
感觉还不错。
海鸟们重新飞回天上酝酿第二波攻势,而大副也终于在船舱里找到轻帆船配套的人力防空武器——几捆硬木削成的长矛。
陆仁没时间吐槽,现在这个情况对他来说,无论是沙子、砖头还是长矛,只要能丢出去造成杀伤力就行。
他果断抽出一根长矛,对准天上某只海鸟的身体部位,做好预判,用力一掷。
获得强大动力的长矛直冲云霄,笔直地贯穿某只海鸟身体上的心脏部位,刹那间,一道血柱在海鸟的伤口处喷涌而出,形成漫天血雨。
“这么菜?”他又抽出另一根长矛,瞄准海鸟,吐槽道,“早知道刚刚那一拨攻击我用木棒全砸死好了。”
就在陆仁扔长矛的同时,毫不畏死的海鸟们也开始发起冲锋,它们一窝蜂速降到低空,然后秒速下蛋。
“靠!”他连忙朝船舱方向喊道,“大副!出来控制航向!”
“是!船长!”
几个鸟蛋落入轻帆船两侧的海面上,砸出一片片巨大的水花,大副伏低身体在漫天的水花中穿行,来到船舵后便开始随缘控制。
另一边,陆仁稍微松了一口气,他发现这群海鸟有点傻,不知道水平方向还有个速度,居然全都在轻帆船的正上方下蛋。
就在这时,一只海鸟突然加速冲出鸟群,躲开急速而上的长矛雨,逼近轻帆船甲板。
“卧槽!这鸟是不是开了无敌?”
陆仁一直尝试用长矛拦截那只行为异常的海鸟,但还是被它全部躲开。
很快,保持着俯冲姿态的海鸟离轻帆船不到一米,几乎要撞上去的那种,不过它并没有玩自杀性攻击,而是忽然改变飞行姿态,同时极近距离朝轻帆船下了个蛋。
鸟蛋利用巨大的冲击力砸穿轻帆船的甲板,一路往下,最后砸穿船底,造成入水。
而那只海鸟在完成这一套流畅的操作后,直接从海面上掠过,调整姿势,重回云霄。
“水手!损管!”
“是!船长!”水手从船舱里钻出一个头来,大声答复陆仁的命令。
第二波攻击结束后,还存活着的最后几只海鸟又开始在天空中盘旋,似乎在酝酿着第三波进攻。
已经没长矛可用的陆仁只好双手握紧木棒,做好最后的反击准备。
伴随着一声嘹亮的鸟鸣声,最后几只海鸟开始发起悲壮的俯冲,这一次,它们全都学习那只下蛋成功的英雄鸟,全都加速加速再加速,就不怕撞到轻帆船上。
“说来就真来啊…”
第一只海鸟率先撞下来,幸好陆仁反应及时,一木棒把它砸飞。
接下来是两只海鸟同时进攻船头和船尾,也被他一个连续横跳把两只鸟分别砸飞。
看到陆仁这么强横,剩下的海鸟在那只英雄鸟的安排下,从轻帆船的四面八方撞向轻帆船,赌他不会分身。
他确实不会。
情况紧急,陆仁顾不上合理不合理,他直接从鸟蛋砸出来的窟窿跳下去,顺便把水手修复了一半的船底重新砸出一个窟窿来。
进入海底后,他举起双手抓住船底,托着它冲出海面,火速上天。
“砰砰砰”声蓦然响起,失去目标的海鸟们撞成一团,然后纷纷沉海。
见到敌人全死,陆仁总算松了口气,准备把轻帆船放回海面上。
但那个水手突然把头从船底的窟窿钻了出来,朝他喊道:“船长,能不能先这样托着,这样的话我修的比较快。”
“…行。”
【你在新人类空战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毕竟正常人是做不出用木棒砸飞鸟的,他们更没法让轻帆船上天。】
【你已通关剧情:新大陆六】
【获得100枚剧情币】
【无法再次评分】
“系统,为啥我的木棒能掏出来,其他东西却不能?”回到现实的陆仁疑惑道,“是不禁用主武器吗?”
【只能使用符合剧情世界科技树的物品,而你的木棒几乎贯穿整个人类史,是原始人都会用的上古神器。】
“…好吧,上古神器。”
放弃重机枪打鸟想法的陆仁再次进入剧情,回到轻帆船仓库里。
这一次,仓库里的肉干只剩25%,看样子航海的时间所剩无几,再找不到新大陆他们就得用另一个仓库里的肉干返航了。
“也该下雨了吧。”
一直唠叨着这事的陆仁回到甲板上,抬头看天,然后开始兴奋。
无他,天空不再万里无云,而是乌云密布。
“大副,要下雨了。”他朝研究低头研究航线图的大副提醒道。
“什么?”听到提醒后,大副抬头看了眼天,然后咒骂道,“该死,真要下雨了。”
陆仁站在原地,好奇地围观大副骂骂咧咧地把水手喊来,然后看他们两个把风帆的帆布和桅杆卸下来。
他不清楚这两个人把风帆收起来干嘛,他也没敢问,免得暴露自己的无知。
接下来,这两人从船舱里抬出一些写着编号的木板和…一条木制的龙骨?
最后,他们再恭敬地请出一些铁钉,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铁神保佑。”
“…这么大工程,时间来得及吗?”
陆仁想了想,赶紧凑上去,看看有没有事情能帮忙。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