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1j7h7超棒的都市言情 黎明之劍 線上看-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陽光鑒賞-iszqh

Luciana Joanna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在抵达塔尔隆德之后的两天内,卡珊德拉尽可能地了解着这片刚刚经历了毁灭性战争的神秘国度——在长达百万年的漫长岁月中,这古老的王国都封闭着它的大门,在无尽冰洋的环绕中,在大陆护盾的覆盖下,塔尔隆德就如一片神秘的异世界般蒙着面纱,即便是同样古老的海妖,也从未能窥见这片土地的真实面貌,而作为一名执掌学识的深海女巫,卡珊德拉对这座大陆的一切当然满怀好奇。
然而遗憾的是,这片大地昔日的辉煌景象已经消失在了历史中,百万年筑起的奇迹在数日内覆灭,如今残留的只有满目疮痍的土地以及遍布大陆的城市废墟,卡珊德拉只能从幸存者的口中,从那些巨大设施坍塌的残骸中,从那些侥幸保存下来的、稀少而模糊的影像资料中一点点还原和猜测这里曾经的模样。
而从另一方面,梅丽塔也在这段时间里不断向这位海妖和那些娜迦们打听着关于人类世界最近的变化——在失去欧米伽系统之后,塔尔隆德曾经引以为傲的先进通讯系统已经全线停摆,梅丽塔已经很长时间不曾听到来自洛伦大陆的消息了。
与此同时,“一支来自人类塞西尔帝国的探索队伍意外来到塔尔隆德”的消息也很快从海岸营地送到了目前作为龙族临时“首府”的阿贡多尔营地,而直到此时,龙族们才第一次知晓人类世界的局势,知晓即将在刚铎废土东北边界举行的“国际会议”。
——龙血大公巴洛格尔此刻刚刚返回圣龙公国,还没来得及将洛伦大陆方面的消息送回塔尔隆德。
在卡珊德拉踏上塔尔隆德大地的第三天,一支规模不大的特殊队伍来到了破碎海岸上的营地,这支队伍由赫拉戈尔亲自带领。
破碎海岸营地中,梅丽塔和诺蕾塔居住的房屋内,魔晶石灯发出恒定的光辉,照亮了这间用回收材料和巨石建造而成的临时居所,屋外的海风呼啸,卷起碎石沙砾拍打在合金板制成的墙壁上,但寒风终归被挡在了这小小的庇护所外面——屋子里维持着温暖,可以让卡珊德拉不必担心自己的尾巴会在风中冻结。
她有些好奇地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中年男性——据说这就是龙族如今的最高统治者,他在人类形态下仍然有着一双金色的竖瞳,彰显着明显的龙族特征,他的面容有些严肃,眼窝深陷,鼻梁高挺。从人形态的审美标准来看,他称得上英武不凡,然而活了百万年岁月的深海女巫却从那双眼睛深处看到了一丝努力隐藏的疲惫,很显然,这位领袖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但又有一股无尽的斗志从这位龙族领袖身上散发出来,这股斗志完全盖过了那份压力带来的疲惫——这斗志体现在外表,便是赫拉戈尔如炬的目光,以及沉稳有力的声音:“尊敬的女士,很抱歉让您在这里等了三天——我原本应该第一时间来到此处,但我们的大本营事物实在过于繁忙,我脱身不易。”
“我能理解,这种情况下人民的生存优先,”卡珊德拉的态度同样严肃认真起来——虽然海妖的生性活泼,但作为一个已经活过悠久岁月的深海女巫,她还是很懂得在什么场合下应该严肃起来的,“我和我的部下在这里受到了梅丽塔和诺蕾塔两位小姐很好的照顾,等待的日子仍然很充实。”
“那就好,”赫拉戈尔点了点头,同时注视着卡珊德拉的眼睛,“那么我便直入正题了——我听说了您带来的消息,据说……洛伦大陆的凡人种族们正在尝试建立一个庞大的、跨越种族和国家的联盟?”
“是的,它由高文·塞西尔大帝最先提出,提丰帝国与塞西尔帝国是这个联盟的主要发起者,”卡珊德拉点了点头,“不过我提供的情报也仅供参考——我带领的仅仅是一支探索队伍,我顶多能代表北港,没办法充当大使,也没办法代表塞西尔官方的声音。”
“我理解,”赫拉戈尔立刻说道,随后他略一思索,“那么……这个联盟限制参与者必须是洛伦大陆的势力么?”
“这个……据我所知好像是没这个限制,倒不如说高文大帝恐怕一开始也没想过洛伦大陆之外会有……”卡珊德拉下意识说着,刚说到一半就突然反应过来,“等等,您的意思是,塔尔隆德的龙族们也有意愿……”
“我还需要了解更多有关这个联盟的情报,”赫拉戈尔点了点头,“但在此之前,我个人确实对这个联盟很感兴趣。”
卡珊德拉瞪大了眼睛,在这一瞬间,她意识到自己这次意外的迷航可能要有一场更意外的收获了。
……
营地内的一处空地上,梅丽塔·珀尼亚见到了和首领一起来到此处的红龙卡拉多尔。
在卡拉多尔身后,数名强大的高阶巨龙正警惕地保护着空地中央的某样事物,那是一个用厚重织物以及坚固箱子层层包裹起来的东西,其表面没有任何标识,里面也感受不到任何气息,显然除了普通的防护之外,这东西还进行了气息遮蔽等防护——这东西突兀地放在空地上,显得异常醒目,以至于梅丽塔下意识地朝那边看了好几眼才把目光转回到卡拉多尔身上。
“我听说你找我,”她看着面前的红龙,脸上带着好奇,“出什么事了么?”
“是有一项任务,首领希望能交给你,”人类形态的卡拉多尔一脸严肃地说着,“这项任务可能需要你暂时离开塔尔隆德。”
“离开塔尔隆德?这种时候?”梅丽塔顿时吃了一惊,“可我这边正忙着……”
“我知道破碎海岸的渔场十分重要,但你要做的事情比这里更加重要,”卡拉多尔不等梅丽塔说完便摇了摇头,“放心,诺蕾塔有能力处理好这里的一切,而且阿贡多尔方面也会增派一些龙来维持这片营地的运作,你不必担心这里。”
梅丽塔看出对方的认真,立刻点点头:“好吧,我明白了——首领让我做什么?”
“你是目前塔尔隆德最了解人类世界的龙,也是唯一和塞西尔帝国的那位传奇开拓者有私人交情的龙——我们现在需要你前往塞西尔,以龙族大使的身份,”卡拉多尔郑重其事地说道,随后微微侧过身子,示意着自己身后那件被巨龙们严密保护起来的事物,“此外,你的另一个任务则是把这件东西交到那位高文·塞西尔手上。”
梅丽塔惊讶地听着,这时候视线再一次落在了那个被厚重织物覆盖的、里面明显是个大箱子的神秘事物上,忍不住问道:“我刚才就想问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在这一瞬间,卡拉多尔感觉脑袋隐隐作痛——要解释清楚那箱子里面事物的来龙去脉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倒不是说事情真相有多复杂,而是这件事实在匪夷所思到了一定程度,但他知道自己肯定是要解释的,毕竟梅丽塔迟早会知道自己送的是什么东西,而且她也有足够的权限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首先,那是一枚龙蛋,”卡拉多尔慢慢说道,“然后——你找个东西扶稳了啊——这龙蛋是神明留下的。”
“哎我……啊哈?!!”
“你看,我说让你扶稳了吧?”
……
随着复苏之月的到来,第一股暖流消融了平原上的积雪,光照时间的延长也驱散了盘踞许久的雾气,在浓雾中萧瑟了一整个冬季的奥尔德南终于渐渐复苏过来,并在这个暖春迎来了久违的第一缕阳光。
古老的帝国大道两旁,仍然穿着冬装以及刚刚换上春装的市民走上了街头,巨日高悬在城市上空,暖洋洋的光辉照耀在他们身旁的屋顶以及橱窗的水晶玻璃上,人们在自家的屋门前或商店的橱窗旁交谈着,谈论着刚刚过去的冬天,谈论着已经结束的战争,亦或者谈论着即将举行的那场会议。
悬挂着贵族徽记的黑色魔导车碾压着帝国大道宽阔平整的路面,平稳地向前行驶着,裴迪南·温德尔大公坐在魔导车内,目光随着车辆前行扫过街道上的风景。
骑车双轮车的公司业务代表们再次出现在街道上,清脆的铃声洒遍一条街,车轮飞转间,急匆匆的身影转进了街巷深处;不知忧愁的孩童在街角玩耍,他们手中挥舞着不知从何处捡来的旧传单和彩色布条,传单上还依稀可以看到有关教会和贵族议会的词句;出门采购食物的男人们从路旁走过,披着厚实大衣,脚步匆忙。
魔导车驶过一段道路,进入下一个路口,车笛声在街道上回响。
道路旁的一户民居紧闭着门窗,惨白色的告死菊花串挂在大门两旁,在风中微微摇晃着,一个身穿黑衣的老妇人呆滞地坐在门前的台阶上,身上披着一件带有帝国骑士团徽记的黑色毯子,手里抓着不知从何寄来的信件。
一名穿着军大衣的骑士军官在阳光下踱着步子,当魔导车从旁经过的时候,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在辨认出车上的徽记之后停下了脚步,并转身默默地注视着车辆驶过,一道狰狞的疤痕从他的额角一直延伸到脖颈下面,疤痕的尽头,是挂着勋章的衣领。
在车子靠近黑曜石宫的时候,市区内的广播声响了起来,几声短促的噪音之后便是轻快的音乐——那是乐师们以宫廷音乐为原型,又专门通俗化改编之后的旋律。
从一个月前开始,这旋律每天都会响起,在这旋律之下,一些人的伤口在渐渐愈合,一些人的命运在黑暗中定格,所有的暗潮涌动和明枪暗箭都在发生,又都在走向结束,当第二天的旋律响起,太阳仍旧会升起,并照耀在这座浓雾之都的头顶,直到雾气消散,活下来的人继续面对着这个既不美好也不丑恶的世界。
在黑曜石宫的宫墙内筑巢的箭尾燕们却不能理解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它们只是被突然响起的广播声惊起,在一连串的振翅声中冲上天空,乱糟糟地从魔导车上空飞过。
“陛下,”一名侍从官走进了罗塞塔·奥古斯都的书房,躬身行礼之后说道,“裴迪南大公已经进入中庭了。”
“让他直接来这边吧。”罗塞塔点头说道。
侍从官退去之后,坐在书桌旁帮忙处理政务的玛蒂尔达看向自己的父亲:“需要我离开么?”
“不必,”罗塞塔看了玛蒂尔达一眼,“你留在这里就好。”
玛蒂尔达点点头,之后又过了片刻,年岁虽高却仍然气势十足的裴迪南·温德尔大公便来到了这间书房。
“陛下,还有公主殿下,”老公爵低头致意,“日安。”
“说说城里的情况吧,”罗塞塔态度很随意地说道,比起之前诅咒缠身的时候,他那负面的气质明显已经消散了很多,虽然还远远算不上成了个温和的人,但此刻这位提丰统治者身上显然已经没有了那种令人倍感压抑的阴鸷气场,“你一路过来,都看到了什么?”
“奥尔德南正在慢慢恢复过来——帝国也是一样,”裴迪南在书桌对面坐下,“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那些曾经质疑的声音都已经消失,而摇摆不定的人此刻站在了正确的位置上,我们用于维持秩序的力量削弱了很多,但那些破坏秩序的力量削弱的更加厉害。只不过……议会街和几个上层街区如今冷清多了。”
“假以时日,那里会再次热闹起来的,”罗塞塔淡淡说道,“我们只需要继续维系平稳,让生产渐渐恢复,让其他地区的物资供应和物价进一步稳定下来,度过这段危险的时间,一切就会继续好转。”
随后他停顿了一下,又问道:“战神教会情况如何?”
“教会本身比预想的还好对付——随着战神力量的消退,残存的神官和教廷骑士们已经全部失去了力量,纵使其中一些人还保持着原有的信仰,但最终还是服从了皇室的安排。现在改革委员会已经进驻大圣堂,开始清点战神教会的资产和残余人员。顺便一说,那些账册上的数字真的很……惊人。
“比较麻烦的是民间,战神的信仰毕竟在我们这个国家持续了很长久的时间,其影响力已经深入到社会的方方面面,虽然普通民众并不像神官那样有极高的虔诚度和组织能力,但那些数量庞大的普通信徒仍然是个不稳定因素。”
“所以我们才需要改革委员会来进行这段过渡,”罗塞塔说道,“塞西尔人的手段是很有用的,他们懂得如何在不激化局势的情况下引导舆论,让社会发生潜移默化的改变——他们把最大的圣光教堂变成了一座学术设施,把圣光教义变成了一种文明公约,虽然这些经验不一定能百分之百地用在提丰,但至少这给我们指了条路。”
裴迪南低下头:“确实如您所说。”
随后罗塞塔沉吟了一下,若有所思地说道:“既然说到了塞西尔人……裴迪南卿,他们那艘战舰还在东海岸附近活动么?”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