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v9gyq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天唐錦繡笔趣-第九百八十六章 拼死一戰閲讀-s0c8c

Luciana Joanna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房俊摇头道:“放心,铸造局、火药局的产出足以支撑咱们打完这一战。只是一定要注意兵卒的士气,万万不能畏敌怯战,导致战况稍有反复便士气涣散、军心崩溃。河西不能丢,即便吾等尽皆战死于此,亦要确保河西无虞!”
“喏!末将明白。”
裴行俭颔首应是。
房俊又对程务挺道:“稍后派人通知河西诸郡的守将,令其带领麾下兵卒赶到大斗拔谷,陈兵于吾等战线之后,如遇有趁乱突破之敌寇,务必当场格杀,若是任由敌寇冲过防线、入寇诸郡,本帅就要他们的脑袋!”
程务挺也急忙应下。
眼下可谓背水一战,所有人都要发挥作用,若是有人疏忽懈怠,必将遭受军法严惩。
这从房俊抵达河西之后第一时间便来了一个“杀鸡儆猴”就可以看出他的决心,谁敢不遵将令,谁敢阳奉阴违,谁敢畏敌怯战,那么他就敢杀人。
既然是一场只许胜、不许败的战争,那就必须所有人都要竭尽全力、尽忠职守,如此方可以寡击众、以弱胜强。
毕竟一旦战败之后果太过严重,谁也负担不起……
……
详细交待一番,房俊面色舒缓下来,招呼两人饮茶。
呷了一口茶水,他问道:“堡垒还需几天完工?”
裴行俭一直负责防御工事的修筑,闻言回道:“尚需两日,一些收尾的工作尚未做完。不过主体部分早已完成,水泥也已经干涸,固然比不得修筑城墙之时那般坚固,但是阻挡敌军骑兵,想必绰绰有余。”
水泥彻底凝固干涸才能够更加坚固,堡垒主体很多部分刚刚完成两天,尚达不到最佳之效果。不过敌人没有重型的攻城武器,此等强度足以应对,不可能在敌军铁蹄冲击之下轰然倒塌。
这便足够了。
房俊颔首,随意道:“此战干系重大,不容有失。吾等是一战而成为帝国英雄,外御其侮垂名青史,亦或是战败授首,丢城失地遗臭万年,尽皆在此。面对吐谷浑数万精锐叛军,既是挑战,更是机遇。”
裴行俭与程务挺一起颔首。
事实便是如此,敌军势大,胜算不多,河西之地难以保存,这是朝野上下一致的看法,所以柴哲威宁愿背负一个“畏敌怯战”的骂名,甚至被陛下呵斥责罚丢官降爵的风险,亦要称病不出。
想要抵挡吐谷浑数万精锐铁骑,实在是千难万难。
但是,如果当真一战功成,将不可能变为可能,守住了河西诸郡,同样将会招致朝野上下一致的赞誉。
一战,即可奠定下半辈子的政治资源,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任何人的面前,只需拍着胸膛说一句“老子当年打败吐谷浑叛军,守住了河西”,都是掷地有声。
稳守河西、宿卫京畿,这就是无与伦比的资历,更是以后出将入相的根基。
换句实惠一些的话语,打赢这场仗可以吹一辈子,即便是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也能吃上个几辈子……
*****
与此同时,祁连山南麓的莽莽群山之中,无数吐谷浑骑兵正艰难的顺着山路向山中进发。
祁连山由西北向东南,西端在当金山口与阿尔金山脉相接,东端至黄河谷地,与秦岭、六盘山相连。南麓山坡青绿、河流纵横、气候温暖,成片的草场绵延无尽,乃是世间第一等的牧场。
诺曷钵骑在战马背上,手摁着腰间弯刀,锐利的目光望着面前的巍巍群山,似乎可以看得见祁连山北麓的河西诸郡。
那里,将会是他登上可汗之位以后首次出兵的征伐之地。
是占据河西,威望大振,夺回吐谷浑之故地,坐稳可汗职位;亦或是兵败河西,将吐谷浑数十年间休养生息累积下来的家底一朝葬送……
两者之间,只能有一个答案。
不过诺曷钵不认为此次出兵会铩羽而归,大唐举国东征,其关中兵力空虚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根本无法抽调充足的兵力支援河西。安西军虽然强悍,但是数万人马要戍守广袤的西域原本就捉襟见肘,稍有风吹草动便不敢分兵,如何能够救援河西?
至于房俊的两万右屯卫……诺曷钵根本不曾放在心上。
诚然,大唐右屯卫兵出白道覆亡薛延陀之事早已轰传天下,更有人将右屯卫称为“大唐第一军”,但诺曷钵认为更多还是出其不意所导致薛延陀反应迟钝,故而酿下大错,被右屯卫逐一击破,招致覆灭。
如今自己数万精骑汹涌而至,全无一丝一毫缓冲之机会,两军将会硬碰硬的打上一仗,右屯卫凭什么来阻挡纵横无敌的骑兵?
火器固然厉害,可吐谷浑骑兵难不成还能站在那里当靶子,让你随意射杀?
此战必胜。
更为重要的是取得河西诸郡之后,是稳守当地,还是顺势而下,攻略关中……
关中富庶,一旦攻陷,获得之财富足以抵得上吐谷浑两百年之积攒,更会对大唐予以重创,若是其东征再不顺畅,甚有可能大唐之统治亦会风雨飘摇,庞大的帝国顷刻间土崩瓦解,覆于一旦。
然而更多的可能却是遭遇到唐军的顽强阻击。
关中子弟历来血性,骁勇善战,历朝历代都曾是血战之士,谁若是想要进犯关中,伤其家庙杀其亲族,定然奋起抗争。
拼命的汉人,是最为可怕的士兵。
身后,一匹马快速赶了上来,马背上一张青涩的面庞,来至面前说道:“父亲,何以停下脚步?”
诺曷钵扭头瞅了一眼,是自己的儿子伏忠。正及弱冠之年,虎背熊腰、目如鹰隼,身长穿着革甲,头上戴着毡帽。祁连山中山路高低起伏,气候迥异,前一刻瓢泼大雨,后一刻或许便是鹅毛飞雪。
父子两个策骑立在路旁,一队接着一队的兵卒从面前策骑驶过,浩浩荡荡,钻进深山。
诺曷钵骑在马背上,手里的马鞭指向前方,沉声道:“吐谷浑休养生息二十载,终于积攒下这些元气,却要跟随为父穿越祁连山,去向当世第一强国发起挑战。一旦战败,必定折损元气,为父要如何向故去的大汗交待呢?”
伏忠嘴角抽了抽。
听上去好似父亲悲天悯人、爱民如子,而且对祖父孝敬有加,不忍忤逆,但是难道不是您逼着郎中不许给祖父用药,导致祖父病重不治,撒手归天么?
说到底,您并非是害怕与何人交待,而是害怕一旦战败,您这大汗的位置就算是彻底坐不住了吧……
这等话语只能藏在心底,断然不敢说出。
说到底,父子两个的利益是一致的,诺曷钵坐稳了大汗,将来这个位置自然是他伏忠的。若诺曷钵兵败河西,被赶下大汗之位,部族势力定然大幅折损,能够保命都难,他伏忠这辈子也休想再有机会染指吐谷浑大汗之位……
便劝慰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番非是吾等非要攻略河西,然则部族内部纷争不断,不如此如何广聚人心?至于此战之胜败,父亲不比担心,关中兵力空虚,越国公房俊只能率领半支右屯卫出镇河西,就可见其国力之匮乏。数万吐谷浑铁骑在父亲统御之下翻越祁连山奔腾而至,他们如何抵挡?倒是攻陷河西之后,做出下一步举措之前,父亲要多多考量吐蕃。”
没有谁是天生的善人,不求回报只愿诸人。
吐谷浑与隋、唐两朝征战不休,与吐蕃亦是世代结仇,双方土地接壤,战争、冲突数之不尽,只不过眼下大唐太过强盛,这些番邦蛮夷不得不放下成见、抱团取暖而已。
吐蕃又是军械又是粮秣的送来,还不就是指望着吐谷浑能够与大唐硬碰硬的打几场,消耗掉彼此的力量,使得吐蕃坐收渔人之利?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