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bdsfb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路人男主的自我修養 夜空無塵-第八章 魔女的逃跑路線-8nayz

Luciana Joanna

路人男主的自我修養
小說推薦路人男主的自我修養
夜幕降临,今天的城市格外冰冷,空荡荡的街道上连一只迷路的野猫都没有,巷角旅店的旧木牌被呼啸的风吹得乒乓作响,平添几分无人问津的荒凉。
吱呀——
伴随着厚重的脚步声,旅店的门被打开了,走进来的是一身黑色铠甲的教会骑士盖尔。
空气中微不可查的异香让盖尔皱眉,他身上的铠甲像是镀了一层水膜,在晃动不停的烛光中泛起了一阵诡异的波澜。
左右遍寻不到招待的侍者,前台的桌面上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盖尔没有犹豫,直接将腰间的剑拔出。
刹那间,大厅的四周数个圆型的魔法阵忽然亮起,彩色的魔弹从四面八方射向骑士。
盖尔反手将剑插入地面,球状的护盾扩散开,在替他挡下了所有的攻击,一波两波三波,等到所有的魔法阵都停止了攻击之后,护盾依然没有被打破。
盖尔重新拔出剑,追寻着魔力的痕迹一路冲上了二楼最里侧的房间,将木门连同上面的魔法阵一起劈开后,他只看到了空无一人的房间和被打开的窗户。
“追。”
一声令下,夜晚的街道像是活了过来一样,无数身着黑色铠甲的骑士如同潮水开始在旅店的外侧搜寻。
很快,就有人发现了魔女的踪迹。
“在这里!”
两名骑士发现了披着斗篷在夜色里逃窜的魔女,二话不说就策马追了上去。
运气不好的魔女被从巷子里逼到了宽阔的街道上,机动力上两只脚怎么也跑不过四条腿,很快就被两名骑士追上。
拔出剑的骑士们并没有使用它进行斩击,而是将其双手握在着,开始吟唱。
魔女斗篷下的眼神中闪过几分惊讶,因为她在骑士的剑上看到半虚半实的金色十字架。
“教会的人?”
她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是教会的骑士找上门来,她到刚才为止都还以为来的是赏金猎人一类的强盗。
作为魔女被人嫉恨或者仇视是家常便饭,互相之间的争斗也没有你死我活的拼命,更多的还是利益的交换。
可若是扯进了教会,那就不一样了,这可是她们所有人的公敌,而且绝对没有可以讨价还价的余地。
叮。
清脆的撞击声在混乱的追逐中还是清晰地传入了两名骑士的耳中,掉落在地面上的宝石倒映着月的光辉,瞬间爆发的力量只一下便将他们掀翻。
可是击退了两名骑士的魔女并没有逆转形式,反而陷入了更糟的情况。
她的魔法就好像是招来飞蛾的灯火,骑士们都被那光芒所吸引,成群的马蹄声好似雷霆一般轰隆隆地在耳边作响。
一只飞蛾扑火是自取灭亡,可这一群的骑士袭来,魔女自认她的火焰没有强大到可以将他们一起烧尽。
腰间的布袋被她甩出,那之中散落而出的是各种颜色的宝石,一时间魔力卷起的巨浪让教会骑士们人仰马翻,直到那惊天动地的一剑落下。
盖尔握着手中的剑,从口中发出的一个个生涩隐晦的字符都化作了有形的碎片,在空中凝聚成了十字架的形状。
不止是盖尔一个人,陆陆续续地有更多的骑士加入了吟唱的队伍,灿金色的十字架在空中变成了巨大的处刑工具,以压倒性的力量将魔女的攻击击溃。
轰然砸落在地面的十字架将夜空都染上了神圣的金色。
盖尔提着剑冲入了滚滚烟尘之中,却并未发现魔女的身影,只看见了留在地面上孤零零的一滩血迹。
盖尔蹲下身查看了一番血迹的周围,确认了没有任何移动的痕迹。
“转移魔法吗。”
留下的血迹证明的他们的攻击没有落空,那么就只有传送一类的魔法才能够解释为什么没有作为没有其他可以作为导向的血迹。
明白了对方使用的手段之后,盖尔立刻收集了地上的血,然后叫来修行过占卜术的同伴,立刻追踪对方的动向,与此同时,他也给其他骑士下达了新的指令:
“对方应该没有离开太远,立刻封锁城市,搜索周围!”
“是!”
盖尔的想法并没有错,这个时代的传送魔法并不完善,耗时长计算复杂而且非常浪费魔力,在战斗之中完全是鸡肋的存在,而且临时发动的传送有距离上的限制。
事实上,盖尔的猜测有一半是正确的,使用了传送的魔女确实只是逃到了城镇的外侧。
不过,盖尔没有猜到的是,魔女的魔力量十分巨大,在战斗之后使用了一次传送魔法,她还有余力。
“咳咳咳!”
魔女捂着嘴发出了痛苦的声音,她身上的黑袍已经被十字架的圣光烧毁,一头紫色的长发被风吹起,她的身上沾染了不少金色的斑点,那是被圣光灼烧后的痕迹。
用身体的虚弱作为代价进行交换,魔女获得了几乎是其他人两倍甚至以上的魔力量,这才是她最大的依仗。
感受着身体内剩余的魔力,魔女露出了决然的神情,脚下的魔法阵再度亮起,在几乎掏空了所有的魔力之后,一阵光芒闪过,魔女的身影在月色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
……
另一边,已经整理好行装的斯卡雷特一行人正要离开城堡。
少年一样样检查着带上马车的行李,这是圣殿骑士留下的东西,比看上去要实用的多,乍看之下并不大的马车把所有的空间都利用上之后居然能够携带如此之多的行李,这是出乎少年意料的。
按照预先的安排,蕾米莉亚和芙兰朵露两姐妹还有格洛莉娅就留在马车里,少年负责驾车,而一旦碰到什么状况外的事情,女仆还能再客串一次大小姐。
只有在这种安静的夜晚,蕾米莉亚才能够正大光明地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她对着月光探出手,稚嫩的手掌缓缓张开,仿佛能够从那清冷中感受一种别样的温柔。
被允许存在,这便是最大的温柔。
“我们该走了,蕾米莉亚。”少年在她身后说道。
“嗯。”轻轻点头,蕾米莉亚不再留恋月光,转身在格洛莉娅的服侍下登上了马车。
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斯卡雷特的城堡,少年扬起的马鞭正要落下,忽然一阵光芒闪烁,被圆环禁锢的六芒星魔法阵突兀地出现在马车之前。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