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18nyh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笔趣-140 震翻全場!臉腫了【3更】分享-yf1qy

Luciana Joanna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
整个英才班瞬间寂静了下来。
钟知晚的笑凝固了。
她就僵立在原地,耳朵嗡嗡地响,脑袋一下子充满了血,“嘭”的一下炸开了。
尤其是班里、走廊里,不少人都看了过来。
这么多目光汇聚在钟知晚身上,让她感觉她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丑。
“嗯?”青年没得到回应,又问了一句,“请问,嬴子衿同学是哪一位?我是帝都大学的教授,有事情想要找她。”
这一句话,让英才班的学生都愕然了。
帝都大学的教授,为了嬴子衿亲自前来青致?
开什么玩笑。
“教授!错了错了!”物理组组长跑过来,“左教授,你走的太急了,我都来得及和你说,这孩子不是英才班的。”
他这老胳膊老腿了,还得跟年轻人比体力。
“不是英才班的?”青年教授甚感意外,“卷子不是英才班的卷子?”
“左教授,说来话长。”物理组组擦了一把汗,“这孩子病了,今天也没来学校,我们先去校长室慢慢谈。”
青年教授颔首,就跟着物理组组长走了。
旁边的钟知晚被他忽略个干干净净。
钟知晚的嘴唇狠狠地颤了一下,面色煞白,终于流露出了几分脆弱。
强烈的屈辱感,让她眼泪唰唰直掉。
“钟女神,别难过。”有男生见不得她这个样子,安慰出声,“这也不是什么事儿,难不成帝都大学你就去不了了么?”
青致英才班,其实也是帝都大学培养学子的地方,要不然也不会专门出卷子了。
这句话不说还好,说出来后,钟知晚更伤心了。
她捏紧书包带,低着头跑了。
**
当天晚上,青致的校园论坛就直接爆了。
铺天盖地的,全是说这次期中考试存在严重的不公正行为。
【说实话,嬴子衿能考满分实在是太假了,我二哥帝都大学物理系的,去年还是特招进去的,那道选修题他也只做了一半,就嬴子衿?啧。】
【实在是受不了了,白天的时候一群学生吹捧,知道你们吹捧的是个什么玩意儿么?作弊出来的,我有答案我也能考这么高。】
【嬴子衿以前的成绩有多烂,大家有目共睹,要说她没有为了脸面去抄,我一百个不信。】
【惨还是英才班惨,最惨的就是钟女神了,如果嬴子衿没作弊,钟女神的年级第一也就不会变成一千多名。】
【心疼钟女神。】
【心疼+1。】
【心疼+10086】
下面是一群顶帖的。
校园论坛是匿名制,谁也不知道是谁,这才让不少学生更加肆无忌惮。
尤其是英才班的一些学生,这一次的年级排名让他们心中有不小的怨气。
【我已经给校长信箱投了举报信了,等结果出来,嬴子衿就得被开除。】
【有举报信的模板吗?我也去投,人多力量大。】
【这么多人要?那我直接发论坛了。】
在论坛发言的,钟知晚自然也是其中一个,但她疑惑于为什么19班的人居然没有动静。
按照往常来说,19班的一群人肯定会出来护短。
钟知晚并没有等来19班的人,反倒是在第二天早上,等来了学校在校园官网上发出的公告。
【针对于本次期中考试,学校在和当事学生商量之后,决定在本月8号下午两点,于青致大会堂开启问答,但凡是有异议的,都可以参加此次问答,举报信学校已经全部受到,待问答结束之后,学校会根据校规,严惩不误。】
在办公室的白韶诗和贺珣,还有其他几位认定嬴子衿作弊的老师,是直接接到了教务组的通知。
通知让他们准备好想问的题,到时候进行发问。
贺珣看着这条通知,眉舒展开来,心里总算是舒服了点。
如果是公开提问,那么嬴子衿就没可能得到答案。
在那么多人的注目下,更是不可能场外救助,一下子就能揭穿。
青致对于考试作弊的处罚很大,直接开除,有后台也没用。
但这也是嬴子衿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贺珣将通知关掉,就开始出题。
**
翌日。
一上午的课,学生们都没有什么心情去上,就等着下午的会堂问答。
这还是青致有史以来第一次,以这样的模式来严查作弊行为。
连答案都没有,嬴子衿还能怎么抄?
19班的学生也很难熬,好不容易熬过了中午,买了个汉堡就直奔大会堂,占据最好的位置。
“会不会有事?”江燃就偶在第一排,他皱眉,“我可听说,国际班那个贺什么,出了一堆大学理科专业的题。”
“行了,别说大学了,你把研究生的题拿来也没用。”修羽耸了耸肩,“你知道上次嬴爹看的什么书么?量子力学,我回去查了一下,至今科学家还在研究这个领域。”
江燃:“……”
就不做个人。
“到时候出丑的,反而是那群举报的老师和学生。”修羽,“咱就看热闹。”
两点还没到,会堂里已经坐满了人。
物理组组长专门给帝都大学的青年教授留了个前排的位置,方便他看。
“你们学校这几个老师有病?”青年教授指着会堂中央的那一排席位,“人家小姑娘的答案比我给的标准答案还精简,这怎么抄?”
物理组组长是有苦难言:“左教授,我也不知道啊,我这也和他们说了,他们不信。”
青年教授连连摇头:“肤浅。”
“嬴子衿怎么还不来?”席位上,白韶诗还在补妆,嗤笑,“不会是不敢来了吧?”
她专门准备了很多难题,有些连她自己都答不上来。
“不来,就会被直接开除。”贺珣神情冷漠,“结果一样,都与我们无关。”
“倒也是。”白韶诗又嗤了一声,“她也真是有胆量,敢当众接受问答。”
这不是自寻死路是什么?
“知晚,嬴子衿她肯定就是放大话,来都不敢来。”陆放献殷勤,“等着,两点的时候她不来,那就是放所有人鸽子,年级第一还是你的。”
钟知晚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心底的雀跃怎么都压不住了。
无论嬴子衿来不来,结果都是这样。
两点钟的时候,众目睽睽之下,女孩如约而至。
嬴子衿扫了一眼会堂,然后坐在了专门给她准备的位子上。
她的对面,就是贺珣和白韶诗等七八个老师。
阵仗倒是不小。
嬴子衿也没说什么,颔首:“问吧。”
“最后一道物理题,你用到了很深的狭义相对论知识。”贺珣目光冷淡,语气嘲讽,“你知道什么是狭义相对论?这道题的解体思路又会什么?”
物理选修3-4只是简单地讲了一下相对论,很浅薄,大部分学生都不懂得怎么去用。
“关于时空和引力的理论。”嬴子衿眉眼疏散,“我不仅用了相对论,还用了量子力学,你看到的,不止是相对论,是个变形。”
听到这话,贺珣的神情一僵,有种当众被扇了一巴掌的感觉。
他还真没看出来。
女孩的声音不徐不疾:“这道题的解题思路,先是把几个变量……”
江燃只感觉他在听天书,头昏脑涨。
另一边,钟知晚从面带笑意逐渐到脸发绿,做都坐不稳了。
她根本都没听懂嬴子衿在将什么。
相对论她当然学过更深的,可量子力学?
白韶诗见贺珣被噎住,脸色一冷,立即发问:“生物选修题,你写到了cre-loxp重组酶系统,据我所知,这个系统具有毒性,且紫蓝光的组织穿透性差,题目要求里有‘高效’这个词,你凭什么用?”
“前不久,国内一所大学已经研发出了具有低毒、高度时空特异和强组织穿透性的cre-loxp重组酶系统,下次请做好功课。”
白韶诗被堵得一口气没上来,脸又白又红。
接下来,其他几个老师也好不到哪儿去。
尤其是其中一个提出嬴子衿英语作文的有些词,不是纯正英语,存在炫技的意思。
嬴子衿喝了一口水,才说:“英语的有不少单词至今沿用拉丁语,没见过不等于没有,请再去补补课。”
那个英语老师脸都气红了:“可这是期中考试,怎么能用拉丁语?如果批卷老师看不懂怎么办?”
“嗯。”嬴子衿颔首,“我用的是很常见的词根,你看不懂,那是你学历不够,邓老师能看懂就够了。”
邓老师在下面坐着,听到这话,点点头:“确实很常见,可以用,本地人也这么说。”
“……”
下面的人都疯了。
“羽姐!”一旁,小弟紧紧地抓住她的肩膀,“我突然好想嫁给嬴爹,太太太帅了。”
江燃踹了他一脚,冷笑:“你想辈分在我头上?”
小弟蔫了。
什么叫“舌战群儒”,今天所有人都见到真的了。
“左教授,冷静,冷静一点。”物理组组长死死地按住青年教授,“你不能这个时候冲上去,这不是打扰人家孩子吗?”
青年教授勉强答应。
被迫来凑数的一个语文老师无奈发问:“所以你为什么不写作文?从文言文阅读我能看出你的文学功底很厚,作文对你来说应该不算难吧?”
嬴子衿稍稍沉默了一下:“字多,人懒。”
语文老师:“……”
下面的一群学生裂开了。
不写作文还是第一,不是变态是什么?
贺珣的唇紧抿着,喉结滚动着,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震动,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嬴子衿“都问完了?”
“……”
齐齐的一阵沉默。
这还能问什么?
问了,反而是自己丢了面子。
尤其是那些举报的学生,他们连回答都没有听懂。
嬴子衿换了个更为舒服的姿势靠着,但并不失风度礼貌。
帝都大学的教授就在下面坐着,除了贺珣之外,其他老师都很拘谨。
还没有她这么放松的。
“那好。”嬴子衿抬眼,缓缓,“该我问了。”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