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mhdfd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表小姐 吱吱-第一百零七章 盤算讀書-3cq5y

Luciana Joanna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
可惜,襄阳侯府五小姐临时受命,家里这几日具体有哪些宴请,她并没有十分的留意,万一弄错了,以王小姐的身份地位还不至于让襄阳侯府为了她专门举办一场宴会,把这个漏洞堵上。
出言相邀的事只能放弃。
襄阳侯府五小姐有些遗憾地离开了永城侯府。
回到家里,作为晚辈,出了门回来第一件事当然是去给长辈请安。
她到了襄阳侯太夫人住的正院里,襄阳侯太夫人在和襄阳侯侯夫人商量着进宫去给皇后娘娘请安的事,五小姐就在厅堂里等了一会儿。结果遇到去了金吾卫左军都指挥使石家的二婶婶回来给太夫人问安了,她笑盈盈给二婶婶见了礼,正想问几句石家那边的情景,太夫人听身边的丫鬟说二婶婶回来了,先请了二婶婶进屋说话,让五小姐等一等。
这是觉得石家的事比王晞的事更重要。
五小姐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待遇,悠闲地喝着茶,等到二婶婶出来,太夫人和侯夫人商定好了进宫的事,这才喊了她去回话。
她倒也没有夸张,把看到的、听到的全都告诉了太夫人。
太夫人非常的意外,端着茶盅半晌都没有说话。
五小姐只好提醒太夫人:“当初薄明月不是说因为王小姐倾心的是陈二公子,所以他才拒婚的吗?会不会王小姐背后站的是陈二公子?”
“不可能!”太夫人下意识地反驳,可话说出了口,她又觉得也不是不可能的,抬头又看见了五小姐眼中闪烁的狐疑,她不由道:“能让石家让步,二公子还真有这实力。不过,长公主若只是想找个漂亮的媳妇,二公子早就定亲了。就算真有这样的事,也只可能是他们私下授予,上不得台面。”
五小姐觉得太夫人说的有道理,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先这样不远不近的敬着。”太夫人沉吟道,“怕就怕二公子打算帮王小姐做媒。”
五小姐明白过来。
陈珞和王晞的感情再好,也敌不过长公主或者是皇上的安排,陈珞要是真心喜欢上了王晞,等到两人情淡时纳了王晞做小妾或是养在外面做了外室也就罢了,这辈子也就这样了,襄阳侯府理不理会她都没有什么关系了。怕就怕陈珞念着这份情,出面把王晞嫁给哪户人家的子弟做了正妻,说不定还会生了孩子养在别人的名下,那就是真感情了,不管是王晞还是孩子都能影响陈珞的决定,要是王晞的孩子再出息点,甚至可能混个出身。
世间的事就是这样,山不转水转。真成了这样的局面,谁能保证襄阳侯府就没有求到王晞面前的时候呢?
这样的事又不是没有先例。
像江川伯太夫人,据传闻曾经做过先帝的红颜知己。
五小姐笑道:“那清平侯府的宴请,我要去吗?”
她是希望自己出阁之前家里能安排她只和王晞几个打交道,这样她也不必像花蝴蝶似的今天应酬这个明天应酬那个的。
要不是在襄阳侯府没有应酬能力的人日子不好过,她宁愿天天躲在家里不出门,绣绣花,养养草的才好。
太夫人点头,道:“那就你去吧!”
王小姐应诺,像往常那样陪着太夫人说了几句话才起身告辞。
*
永城侯府的太夫人此时正和施嬷嬷说着王晞。
“她那宴会虽说没几个人,却办得体贴周到,几位小姐的评价都很高。”施嬷嬷小声地说着她听到的消息,“清平侯府的二小姐还邀请了表小姐去家里做客。反而是施小姐那里,听说进宫去坐了半天才等到富阳公主,说了几句话就被打发出了宫。施小姐可能觉得脸上无光,带着三小姐去了大栅栏那边的绣坊逛了逛,买了几块皮子说要做几条额帕送去榆林,才会回来的这么晚。“
太夫人皱眉,道:“是不是因为的皇后娘娘的缘故?”
本朝例制,皇后每个月初一、十五都会举办朝会。可自从先帝连废了两个皇后之后,这个例制就被打破了。等到薄皇后掌凤印,虽说想重新恢复过来,可皇上觉得没这个必要,就改成了每月初一在坤宁宫接见外命妇。
可这个月皇后娘娘却因为身体有恙,取消了朝会。
要知道,内宫淑妃娘娘独宠六宫,薄皇后为了彰显自己的存在,可是风雨无阻,从来没有断过朝会。
大家对皇后娘娘的病情不免有很多的猜测,像襄阳侯府这样的,就会直接投了帖子进宫探病。
永城侯太夫人觉得富阳公主匆匆打发了施珠,肯定是急着去给皇后娘娘侍疾。她道:“我们是不是也应该进宫看看?”
施嬷嬷忙道:“您肯定应该去看看啊!”
只是从前有这样的事,永城侯太夫人都是约了襄阳侯太夫人一起,如今两家有了罅隙,倒不好一道了。
偏偏太夫人是个和稀泥的性子,想着王晞的宴请襄阳侯府五小姐都来了,襄阳侯府肯定是想和永城侯府重归于好。又道:“我们要不要问问襄阳侯府太夫人什么时候进宫?”
施嬷嬷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进宫的事肯定要商量侯夫人。可襄阳侯府只不过派了个孙女过来,难道他们永城侯府还要派个夫人过去吗?
那也太掉价了。
不过,她知道这种事和太夫人是说不清楚了,干脆笑道:“那我去跟侯夫人说一声。”
她相信侯夫人肯定不愿意再和襄阳侯府攀上关系,拒绝的话,自有侯夫人跟太夫人说。
太夫人果然没再细问,施嬷嬷忙转移了话题,说起了清平侯府的宴请。
*
王晞这边,过了两天才联系上陈珞。
陈珞没有矫情,给她派过去的人回话,说让她晚上等着他,他得了空就去拜访她。
王晞想着他肯定是刚刚出差回来,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倒也不心焦,慢悠悠地打着扇,在心里整理着那天宴请的事,寻思着见了陈珞都说些什么,就这样等到了府里各处屋檐下的灯笼都挂上了,陈珞那边还没有消息。
“不会是有事绊住了吧?”王晞在心里嘀咕,又等了快一个时辰,早过了她洗漱的时辰,院门外隐隐传来打更的声音,还是没有等到陈珞。
她只好放弃,先去梳洗。
谁知道等她洗好了,披头散发地抱着头,犹豫着是在院子里吹干了头发,还是在抱厦里绞干头发,窗户却被小石子打得砰砰作响。
这不刮风不下雨的,那石子再有准头,也不可能打到她的窗棂上。
王晞直觉是陈珞过来了。
她立马让白芷开了窗,慌慌张张地喊了小丫鬟给绞头发。
外面果然传来陈珞的声音,他道:“没事!我就和你们家小姐说两句话就走。”
他的声音显得很疲惫,仿佛掩饰都没有办法掩饰。
这么累吗?
原本王晞觉得陈珞待她太随便,根本没有把她当女孩子看待——女孩子哪个见人的时候不要好好的打扮,可当她听到他的声音,她又觉得,他没有把她当女孩子也好,原本他们就是合作伙伴,若是太过讲究男女之别,合作起来肯定会不方便。
就像是做生意,女孩子太看重自己的性别,是没有办法和男孩子一样抢货,一样餐风露宿,一样南货北卖赚到钱的。
她很快释然,抓着头顶包着的帕子就走了出去,还道:“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是出了什么事吗?”
陈珞倒是不管什么时候都光鲜靓丽的。
听声音那么的疲惫,可看人却半点都看不出来。
这么热的天,他依旧穿一身大红色织金曳撒,白色的里衫在灯下纤尘不染,干净的发着光,却不如冠玉般英俊,看不出丝毫倦意,甚至看不出汗水的面光洁。
她顿时不无忌妒地道:“你是刚从宫里回来吗?”
只有面圣的时候,衣冠不整才是罪名,才需要这样的精心的打扮吧?
“嗯!”陈珞说着,疲惫之色更浓了。
王晞又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的小气,忙指了院子里葡萄架下的石桌凳:“坐下来说话吧!”又叮嘱白术几个:“去端碗酸梅汤,拿几把扇子过来。”
白术几个应声而去,不仅端了冰镇过的酸梅汤,拿了几把蒲扇过来,还端了几盆冰放在了陈珞的周围。
陈珞喝着凉丝丝却甜而不腻的酸梅汤,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凉风,心里不仅畅快,而且还感觉到了久违的惬意。
他身边怎么就没有这么善解人意的仆妇呢?
王晞这小日子过得,也太舒服了一些吧?!
可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心里闪过的一丝羡慕也被他的急切忽略。
他道:“我刚去了趟天津卫,回来就听说你找我,我正好有事跟你说,就翻墙过来了。”
王晞汗颜。
把翻墙说得这样理直气壮的,他也是头一份儿了!
陈珞看出了她的心思,不以为意地道:“这有什么?我七、八岁的时候就常翻永城侯府的院墙了,他们家这院墙,对我来说如履平地,有等于没有。”
但人家到底还是围院子的。
这种事还真是防君子不能防小人!
王晞觉得自己要是和他计较这些,今天晚上都别想睡觉了,她干脆把这些都抛到了脑后,直接问他:“你找我什么事?”
她心里却在盘算,短短的几天时间,陈珞就去了两次天津卫,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呢?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