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7vigd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奶爸戲精 txt-第三千九十四章 我們不能自廢武功鑒賞-8wt7z

Luciana Joanna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宝贝们,回来吃饭饭啦,准备一下上山去咯。”二小姐在招待所门口喊。
小可爱和一位穿着棉袄,扎着冲天辫儿的小妹妹手拉手正在玩耍呢。
人家是老班长的孙女儿,特别可爱的一位小姑娘。
带着两只小可爱玩耍的是张营长家的小丫头,还在幼儿园的小不点。
“啁!”小可爱一听呲饭饭惹,立马拉着小姐姐小妹妹的手手,还邀请,“介里很好玩,但系咱们阔以上山,看大脑斧和熊熊,还有小福狸,就系不叽道辣个白脸哒小叽寨嘛。辣个家伙很腻害,跑哒可快哦。”
老班长的小孙女眨眨眼睛,人家也木见过吖。
张从云家的小丫头可厉害,人家都跟那几个家伙打过招呼哒。
“寨,鹅且,小福狸生小福狸惹哦,可漂样,可漂样,鹅且就居寨院里,都不跑,我们去看过,院叽里连老鼠都木,阔腻害惹那家伙一家。”小丫头担忧,“但系介么冷,大人带咱们去嘛?”
必须!
关荫正在招待所后厨炒菜呢。
有几位战士的家属来探亲呢,他自告奋勇当了首席大厨了。
“妹子,这个菜不能这么吃,我教你。”关荫把一盘粉蒸肉放台子上,拿起一个荷叶饼,里头夹一点,再切点辣椒,醋泡过,往里头一放,那真叫一个好吃。
一位连长的家属站旁边看半天。
她是纯粹的城里人,祖上三代都在城里。
连长也是双职工家庭啊,俩人几乎都没怎么接触过乡下。
这下好,来探亲半个月可算见了世面了。
就有一点没想到,关老师多大的人物啊。
这家伙连着给战士们开了两次演唱会,全师战士们都来看过。
而且,那可是三部的侍郎。
可他围裙一系真就是个伙头兵。
这还不算啥,他还跟炊事连的战士们讨论菜谱呢。
这人咋把大人物当成这了?
“就感觉,大家拥护他,他也在大家身边呢,脾气也不大,总是笑呵呵的,”连长的家属跟家里视频,也只能在炊事连视频,大部分地方不能通话,还说着,“感觉这家伙就不是个明星,他就是个老班长。”
连长的丈母娘感慨:“在江东开演唱会我都去看过,那么万丈光芒的一个人呢。”
那你看他现在还万丈光芒吗?
“那叫和老百姓心连心,好了,快去帮厨吧,你嫁给军人,军营就是你婆家,也就是你家,有在自己家当客人的?天南海北各出一道菜吧,这叫大联欢。”老太太询问,“但是有个事儿,这次能怀上吗?”
连长家属脸都黑了。
能不提这个事儿吗?
再说,提前准备好的产假那能是假的吗?
“我也就这么一问,你们那单位的产假就跟闹着玩似的。”老太太抱怨。
关荫凑过来立马追问。
哪个单位胆子这么大敢不给产假?
“听她说呢,九十六天产假呢。”人家当然知道什么叫规矩。
老太太看着高兴,忙问天后们在干啥。
她最喜欢赵天后,因为赵天后看着像她年轻那会的一位偶像女演员。
那淡然,那是赵天后的姑姑。
“忙着剪辑呢,这几天得赶紧剪辑出来,周末开始连播《汉武大帝》,寒假开始上映《高山下的花环》,估计提前会上映那帮家伙拍的电视剧,现在都说不准,”关荫问,“老太太吃了吗?吃的啥?”
给你看一下。
关荫一看就跑了。
啥?
苋菜!
这个他真吃不了。
他是个豆汁儿都不能喝太多的人更何况江东江南的苋菜呢。
这一顿饭一直到中午,起桌子搬凳子探亲的家属们都到了。
天后大人们也过来吃饭,半天剪辑工作弄的每个人眼睛都有点红肿呢。
三只小可爱满地跑,但是人家都不添乱。
就是很好奇,这看看那摸摸抽空找大人解析。
关荫吃着饭问孩子家长,要不要上山玩一圈?
“不去。”大多数人都没那兴头。
“那我带孩子们上山。”关荫乐得当孩子王呢。
人家家长就有点迟疑。
“不是怕危险,你们照顾肯定没啥问题,但是你们难得出来一趟,小孩子打扰咋行。”小张小姑娘的妈妈是旁边学校的老师,这几天也没空陪孩子上山。
关荫反倒觉着挺好。
小宝贝儿们有伙伴儿啦。
“那就吃过饭上山,溜达一圈儿,又得去国外。”关荫很不爽,因为修的工事你就是填平了人家照样能挖开。
那玩意儿狡诈着呢。
“你就放心吧,那边他们能呆得住才算。”张从云进来蹭饭顺便通报了一下。
人,选派的都基本上挑选好了。
但他们是以安保人员的名义去的。
“首先要保证不让有些人说咱们跑人家那去了。”张从云觉着此事挺大的。
关荫看两眼,那我穿军装过去算什么?
“你还穿……”师部的人都被惊动了。
惹事儿也不是这么惹的。
“要不然,我倒是愿意给个面子穿他们的军装,他们肯给吗?”关荫道,“那就不是剧组,那里是军营,看着吧,要没搞破坏的才怪呢,我要不先把规矩立好,那帮人谁知道会干什么,这是头一次在这么大的工程山合作必须有个严厉的约束吧?”
那也不能穿着军装过去啊。
“对等。”关荫心里很清楚。
这时,那边打过来电话。
在几个小道具上两边起了矛盾。
一种是白酒。
那边在那段战争时期是有配额发放烈酒的规矩的。
这方面,关荫原本没打算让人家别管。
可后来查出那边的酒厂偷工减料之外,竟然还把间谍放进去了。
这当然得把生产足够伏特加的生意拿回来。
关荫可不是装模作样让群演假装喝醉,他是按照当年的配额再加了一点给全体正方演员供应白酒的。
就算是主演,也得有一定的酒量。
这基本上没啥担忧的,那边虽不说都是酒鬼但都能喝点呢。
可现在那边提出每天供应剧组的几吨白酒应该让他们来做。
此外,就是一些小道具的事情。
谁知道当年他们的酒壶是什么样的?
什么材料制作?
关荫都知道。
这生意,本来也要交给那边去做。
可让关荫既痛心又感慨的是,他们现在居然连生产一批铝制水壶的能力都欠缺。
不是说不能生产,但造价太高啊。
这生意,也交给国内生产商了。
现在这方面也出了点问题,人家迅速成立了这么一个工厂。
谁都知道这次合作之后,至少有两位数的战争片要拍摄。
于是,一些聪明的家伙就从军工生产线找了一些淘汰品。
反正能生产酒壶就行。
“他们现在想试一下,我们的压力非常之大。”那边派来的一个联合导演,其实就是场务有点忐忑地反应说。
关荫没理睬。
“我很快就到,到时候当面说。”关荫不在电话里说事。
他得现场跟他们讲道理。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