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n7dvp優秀都市异能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線上看-第七章:還有誰?(第二更)熱推-ddzpe

Luciana Joanna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有些人,注定是没有办法忍受寂寞的。
就比如说青道高中棒球队去年的第四棒,东清国小朋友。
考虑到他自己上场打击的话,之前已经几乎快要被他忘记的惨痛记忆,有可能要重新回顾一遍。
一个月前,东清国跟张寒交手的经历,一直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东清国小朋友,一丁点都不愿意回想起来。
以至于在欺负学弟这种愉快的事情上,他都没有走到队伍的前方,而是选择作壁上观。
可是这人呐,忍耐力终归是有限度的。
他能忍耐的了几分钟,并不意味着就能够忍耐得了半个小时……
球场上打得热火朝天,他一个人干巴巴的站在一旁,只能眼馋。
东清国小朋友受不了了,直接主动请缨,要上场打击。
而且他说出来的话,让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
“打的太烂了!被一帮小学弟们欺负成这个德行,丢人。我来!”
其实秀泽那边还好一点。
尽管结城和伊佐敷纯他们,都展现了不错的打击实力。但是秀泽原本的任务,就是为了帮助这些家伙找回状态,找回自信。
他们能够有现在的表现,不敢说百分之百,但有很大一部分是秀泽放水的结果。
田中那边儿,就比较狼狈了。
他原本上场打击的时候,想着好好的教几个投手小学弟做人,让他们知道知道高中棒球可没有那么简单。
可是真正对决的时候,田中惊讶的发现,事情似乎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首先,刚刚上场的丹波光一郎就给了他很大的惊喜。
这个原本在他们这一批选手眼里,十分不合格的投手,现如今已经放下了过去的思想包袱。
整个人展现出来的状态,非常的积极向上。
心态好了,投出来的棒球,肉眼可见的有所提升。
别的不去说,光是那种高落差的曲球,就让田中感觉够自己喝一壶的。
进入了大学的田中,原本以为现在自己的实力提升了,跟青道高中棒球队昔日的小伙伴交手,哪有不占便宜的道理?
他对丹波和川上,知根知底儿。
至于两个一年级的新人投手,就算拥有不错的潜力,他们也毕竟只是一年级。
可真正交手的时候,田中惊讶的发现,这一切都是他自己脑子里一厢情愿的想法。
丹波的高落差曲球,川上的边角位变化球,以及那两个一年级新生展现出来的实力。
直接在一开始交手的时候,就让田中吃不了兜着走。
他接连跟着四个人交手,一次都没有干干净净,利利落落的把球打出去。
虽说也没有被三振吧,但也只是勉强碰到了棒球而已。
被他碰出去的棒球,飞的距离不远,速度不快,可以说是软绵无力。
这样的球,就算是落在那些普通的球队里,都很难变成安打。
更不用说是青道高中了。
在这里,这样的球只有出局一个下场,不会有其他的任何结果。
“这4个家伙,各有各的特色。之前没有任何准备的田中学长,肯定免不了吃亏。”
一旁观战的青道小伙伴,一个个兴奋的不得了。他们不是不知道自家的投手阵雄厚。
但是凭良心说,青道高中棒球队之前的小伙伴,没有一个人认为,光靠着丹波光一郎和另外的三个投手,就能够把他们之前的队长给逼迫到这样的程度。
要知道他们真正的王牌,张寒现在还没有出手呢。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投手,只要自己不发神经,不出现什么问题,哪怕是采用车轮战的方式,也是拥有很强战斗力的。
跟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打比赛,绝对够让那些家伙吃不了兜着走。
小伙伴儿们看得非常满意。
另一边,面对之前王牌秀泽学长的投球,打者们表现的也是可圈可点。
虽然到现在为止,他们依然不知道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究竟有多少隐藏的实力?藏起了多少底牌?
但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通过这一次交手,充分的认清楚了自己。
他们有理由相信,有这么多可靠的小伙伴儿,即便是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隐藏起来的花招再怎么多,也不会改变最终的比赛结果。
他们一定会赢!
去年的时候,他们战胜了另外两个豪门,打进了甲子园。
今年的情况,也将一摸一样。
小伙伴们信心十足,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斗志,眼看着旺盛了起来。
但是真正明白其中奥妙的人,其实能够看得出来,这两位学长在练习的时候,是放了水的。
最起码秀泽学长是放了水的。
田中学长在第2轮交手的时候,成绩也是肉眼可见的上升。
可即便是他打出去的球多了,拿下来的安打多了。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依然能够感觉到他的吃力。
跟丹波交手的时候,两个人的情况顶多也就是五五开,田中能够打出一半去,也有一半的概率被解决。
就算面对川上,他也没有很高的概率全部把球打出去。
同样只能打出去一部分而已,顶多也就是一大部分。
最狼狈的,就是跟那两个原先他并没有太放在眼里的一年级投手交手。
结果可以说是狼狈不堪。
连一半的概率都没有,顶多也就是三成。
超过六成,他不是被接杀就是被封杀。
最可怕的是,他还被降谷晓投了一个三振球。
东清国说他狼狈不堪,虽然语言重了一些,但也不能算是胡说八道。
这个时候的田中角荣,的确是显得狼狈不堪。在面对那两个一年级的新人时,他的表现实在是不能让人满意。
好在田中角荣的心态不错。
虽然一开始想看了两个一年级的新人,但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不把眼前这两个对手当成一年级的新人来看待,单纯看他们投出来的棒球。
还是很有看头的。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哪怕之前在报纸上曾经看到过,田中也很难相信,这两个家伙竟然都是一年级的投手。
他们投出来的棒球,以及他们两个人所拥有的天分,完全不像是一年级新人该有的样子。
“只要用的好,这两个新人绝对能够当成奇兵。”
东清国上场了,退下来的田中队长来到张寒身边,笑着说道。
身为学长,上场陪学弟们练习,最后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田中的面子,肯定是不好看。
但是相比于面子上过不去,让他感觉更加欣喜的是,青道高中棒球队后继有人。
他们这一代,带领青道高中棒球队,重新回到了甲子园。
但是之后,想要完成青道高中棒球队一直以来的梦想,就需要后面这些选手的努力了。
有这样两个一年级的投手存在,最起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青道高中棒球队不用因为继任者的问题担忧。
“接下来的两年里,我们球队会一直非常有竞争力!”
这一点,让田中非常的高兴。
张寒却苦笑着,摇了摇头。
“您太抬举他们两个了。”
泽村荣纯和降谷晓的天分,自然是毋庸置疑的。但要说光靠他们两个的力量,就能够在跟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比赛中出奇制胜。
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您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两个投球,在完全不清楚对方实力的情况下勉强交手,会这么狼狈一点都不奇怪。那两个家伙,如果提前没有做好调查,没有心理准备,突然面对他们的时候,的确是很难招架。
一百五十公里的快速直球!
看不到放球点的怪癖球~
在没有足够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突然面对这样的球,任何人估计都有些难以招架。
即便是张寒,也不敢保证自己第1次见这种球的时候,能够把球打出去。
“可是稻城实业的那些家伙不一样,他们是见识过的,有足够的心理准备,甚至已经想出了对付的办法。你觉得……”
不用张寒继续说下去,田中角荣也已经听明白了。
“的确是这样。”
还有一点,张寒没有说,田中角荣却不得不往那里想。
那就是这一届的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不仅集结了结城他们这一届的明星选手,还集结了张寒他们这一届的明星选手。
现在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9个主力选手,毫不客气的说,就是九个明星选手。
这样一支打线,贯穿起来所能够爆发出来的威力,光是想想就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那他们……”
“还要看监督究竟是怎么安排,反正不能把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他们身上。”
“东这个时候上去?”
田中队长有些不安。
如果东清国在这个时候,爆发出了非同一般的打击力量,那对于这些投手来说,很可能是毁灭性的。
“让他们知道知道也好!”
克里斯刚刚打击结束,正好走了过来。
逃避是不能够解决任何问题的。
既然他们要跟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打一场世纪之战,那就必须让这些小伙伴们提前知道,他们即将碰到的对手究竟是什么人?
那里面有些打者的实力,可是丝毫不逊色东清国学长的。
如果没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即便时间都把他们派上了场,打算让他们当奇兵。
他们在球场上,也未必能够发挥出奇兵的效果。
就在几人说话的功夫,一颗白色的棒球高高的飞了起来。
“乒!”
被打出去的球,高高飞了起来,落到了界外。
也幸亏这一球落到了界外,如果落在界内的话,刚刚上场口放狂言的东清国,等于是被人狠狠的打了脸。
“有一套啊,小子!”
在田中跟丹波交手的时候,东清国就已经发现这个小家伙,跟他原本想象中的软弱模样,已经不同了。
卸下王牌重担的他,整个人放开了,投出来的棒球,不仅有变化还有很强的尾劲。
这样一来,即便是棒球被碰到,也不会那么容易被扫出去。
“学长!”
丹波光一郎的眼睛里,闪烁着高昂的斗志。
作为当事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东清国这些选手,究竟有多么的小看他。
说小看都抬举了,东清国他们这批选手的眼睛里,几乎都看不到丹波光一郎的存在。
泥人还有三分火性,更不用说丹波光一郎这样一个,拥有极好天分的投手了。
他也想证明自己。
只不过以前的他,不管是投球还是心态,都存在着巨大的问题。
这种问题不仅体现在正式比赛上,再跟东清国这些学长们对决的时候也很明显。
他容易紧张,整个人一紧张,投出来的棒球也就没了威力。
但是现在,这个弱点已经被丹波光一郎给克服了。
哪怕是面对之前球队的第四棒,现在在职业球队已经小有名号的东清国。
他也能够无所顾忌的,将自己手里最强的球给投出来。
“嗖!”
丹波光一郎似乎用上了自己全部的力气,他手中的棒球,看起来就好像要砸在东清国的头上。
即便是被碰到球也无所谓,只要东学长没有打中球心,自己就可以解决他……
哪怕他是东清国,哪怕他去年被称为怪物,哪怕他已经是职业球队里,小有名气的选手。
自己也不会……
“轰!”
打击区上的东清国,裂开大嘴,露出嗜血的笑容。
他的那双眼睛,就好像在放光一样,放着血红色的光芒。
他全力挥动自己的两条胳膊,手中的球棒跟着呼啸而出。
正在接球的宫内,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眼珠子好悬没给瞪出来。
这样的挥棒,他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实在是太惊人了!
感觉就好像要把整个世界给甩出去一样。
“你还差的远呢,小子!”
“乒!”
在棒球下坠进入好球带的刹那,球棒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棒球上。
跟丹波预想的一样,这种高速坠落的球,东清国也没有能够打中球心。
只不过,没有什么用……
虽然没有能够打中球心,但是挥棒的速度实在是太惊人了,球棒挥舞出来的力量,都是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哪怕是没有打到球心,棒球依然被硬生生的带了出去,而且被球棒足足带了二三十公分的距离。
紧接着,人们就看到。
那颗被带飞出去的棒球,直接一飞冲天,越过了球场外围的网子,径直飞了出去。
棒球飞出去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飞出去的距离又远。
以至于选手们根本就没有办法看到,棒球究竟飞到了哪里去?
“本,本垒打!”
旁观比赛的小伙伴儿,有人惊讶的道。
两个一年级的新人打者,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打击区上的东清国。
他们内心深处的震撼,是无以复加的。
小凑春市,本身就不是力量型的打者,对于这样的打者,只有挑起两根大拇指佩服的份儿。
神宫寺,严格来说也不是力量型打者,他是全方位发展的。
但现在,神宫寺突然感觉,其实力量型打者也是蛮帅的。
只要能将打击的力量,磨练到东清国学长这样的程度,就足以化腐朽为神奇。
哪怕没有打中球心,只要有一点碰到球,就可以硬生生的将球带飞出去。
“别以为自己有了点小进步,就把尾巴翘上天了。我说过,你小子还差得远呢。”
东清国满脸狰狞的笑容。
丹波光一郎震惊的看着被打飞出去的球,然后又不可思议的看向东清国。
不愧是东学长,不愧是能够在职业赛场上,混到一席之地的怪物。
真的是太可怕了!
田中学长在进入大学以后,或许多多少少有了些进步,但是丹波光一郎真看不出来。
反而是在交手的过程中,让丹波感觉自己比起以前来,是有些不一样了。
原本在他眼中,几乎是没有办法高攀的田中,他都能够想办法与之缠斗,甚至是解决。
但是东清国。
在离开青道高中棒球队,加入职业球队以后。
他的实力,真的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跟他原本在青道的时候,已经像是变了另外一个人。
“这种打击,可不应该出现在高中的球场上。”
正在投球的秀泽,看到以后舔了舔嘴唇。
他内心中,有一个不甘的小人儿,希望可以正面跟东清国斗一斗。
但秀泽心里又非常清楚。
即便两人真的斗一场,最终落败的人,应该也是他。
而且这个过程中,基本上不会出现太大的意外……
就他自己的投球而言,真的要战斗,跟伊佐敷纯,小凑亮介,增子透他们,还是可以较量一番的。
结城的话,可能多少有一点悬。
在刚刚练习的过程中,他对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放水了,跟结城是真没有。
结果那家伙打击了4次,竟然把球打出去了三次。
那三次如果没有太大的意外,基本上都会变成安打。
这就有点吓人了!
虽然有点儿吓人,但也不是不能与之战斗。
但是东清国。
哪怕只只看这家伙挥了两次球棒,秀泽也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跟他的实力差距。
“不愧是进入了职业球队,并能够拥有一席之地的怪物,跟我们这些家伙,已经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了。”
或许是这一支本垒打,造成的震撼实在是太强烈了。
也或许是,在之前的对决过程中,泽村荣纯他们,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
在接下来,东清国跟川上,降谷晓,泽村的对决中。
挺着大肚子,少了两颗牙,说话漏风的东清国。
成了青道高中棒球队所有小伙伴心中的梦魇。
投过来的棒球,被他一次又一次都打了出去,而且他从所有人的手里,全都拿下过本垒打。
丹波,两次。
川上,一次。
降谷晓,一次。
泽村荣纯,一次。
“哈哈,再来呀……”
青道高中棒球队投手阵上的4个投手,虽然心里充满了不服气,这个时候也没谁有勇气主动站出来了。
太可怕了!
正在打击区上的东清国,就好像传说中的恶魔一样。那种仿佛魔神一样的气息,牢牢的锁定在他们身上,让他们哪怕是挪动一根手指,都感觉困难的不得了。
一身的投球实力,十成能够发挥个八九成,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心理素质弱的,在对上东清国的时候,恐怕连自己一半儿的力量都发挥不出来。
这样的对手,他们还怎么战斗?
“还有谁?尽管放马过来。”
东清国或许是太得意了,一时间口无遮拦。
话刚说出口,他就后悔了。
但是说出去的话,就好比是泼出去的水,不是他一句后悔,就能够给收回来的。
而且身为上一届的第四棒,现在还是职业选手,让他真的把说出去的话给收回来,他面子上也过不去。
东清国只能咬着牙硬撑。
然后他就看到,张寒不敢置信的瞪着他,然后用手指了指自己。
那意思好像在说。
“我也可以吗?”
……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