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3tf2t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大貴族討論-第586章 知曉相伴-dzqqb

Luciana Joanna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
一晚忙碌,直到天将明之时才堪堪睡下。
睡梦正酣,又被人给叫醒。
外头天已大亮,茗烟来传话,说是西府里太太有急事找他,叫他快些过去。
纱帐内,贾宝玉坐起身,看了一眼仍旧抱着他大腿睡得正香,万事不理的尤三姐一眼,又瞧了瞧旁边勉强起身,给他拿过来中衣、外袍的尤二姐,伸手摸了摸她细腻的脸蛋,笑道:“辛苦你了。”
尤二姐摇摇头:“奴不辛苦,是爷辛苦了……”
说完见贾宝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立马反应过来话语中的歧义,连忙解释:“奴的意思是,爷昨儿个忙了一日,这才睡了没一会又要起身……”
贾宝玉越发笑道:“本来可以多睡一会儿的,还不是你们姐妹给闹的。”
尤二姐羞愧的低下头。
“得了便宜还卖乖~也不知是谁不足兴的……”旁边传来一个嘟哝声,尤三姐松开他的腿,换了个姿势钻进温暖的被窝里面。
贾宝玉便在她的翘臀上狠狠拍了一巴掌,道:“既然醒了,还不起来服侍!”
尤小三儿这性子,就是不能惯着。
尤三姐吃痛一声,弹跳着翻身起来,一手捂着臀,一手又赶忙捂了捂前面。
看着贾宝玉戏谑的表情,更是恼怒的瞪着他。
这可恶的人,对二姐姐,甚至是大姐都那么温言软语,有所把控,唯独对她,便是毫无顾忌,狂风骤雨,是瞧着她年纪小好欺负么?
想着,眼中不由泛起一些委屈和疼痛的泪花。
贾宝玉见状:“真伤着了?”
关心的话,却令尤三姐面色大红,狠狠啐了一口,一倒身完全钻进被子里去了。
这下贾宝玉倒是不再要求她出来。
回头见尤二姐已经开始给他穿衣,便将双腿下了榻,坐正些方便她穿戴,一边道:“你们大姐呢?”
“大姐她天没亮就走了……”
尤二姐想到昨晚的事,也不禁臊红了脸。
原以为自己和妹妹一起委身于他便够羞人的了,没想到,他连大姐姐也瞧上了。
昨晚让她把大姐招来,说是有事商议,实则就是问些这段日子以来家里的事情。
关键是,他一边还在帐内悄然狎亵她们……
后来她们忍不住发出一些声响,大姐肯定是听到了。
大姐几番想要离开的,他却总有话来问。
大姐便没有走,然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等她意识完全清醒的时候,她和妹妹身边,已经多了一个人……
尤二姐想着这些,手上动作不由十分迟缓。
她本来生的肌骨莹润,容貌丰美,此时想到羞事,更是面如桃色,眼泛秋波,令贾宝玉见了食指大动。
不过思之新的一天开始,他还有许多伤脑经的事要处理,也不好在此纠缠,便忍住不看,站起来自己几下把袍子穿好,而后道:“这些日子外面都不太安生,你们姐妹几个都好好待在屋里,无事不要出门。实在要出门,便告诉我,我派人跟着你们。”
尤二姐听了,连道:“知道了,我们哪儿也不去,就在家里陪着母亲……”
贾宝玉点头,便出去了。
刚出内房门,就见外面清一色的丫鬟站成一排,由银碟带领着,手里端着的是整齐的洗漱用的东西。
贾宝玉心中暗赞尤氏办事细心,也不好辜负她的安排,便简单洗漱了一下,才往荣国府这边来。
荣国府内,气氛不算融洽。
下人们走路都躲躲闪闪的,大气不敢出,只是在看见他过来的时候,才赶忙问好。
林之校赶来,有些焦急的道:“二爷,不好了。昨晚大老爷出去吃酒,正巧遇上兵乱,已经被害了。
如今尸首被顺天府送过来,大太太都哭的晕过去了,太太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找二爷过来商议……”
贾宝玉面上露出诧异之色,道:“何时发生的事?”
“顺天府的差役说他们也是四更天才接到的报案,经过查证,大老爷遇害的时间大概是昨夜戌时到亥时之间。”
贾宝玉点头:“是了,昨夜这个时候大军正在追捕叛军余孽,必是叛军慌忙逃窜之时害了大老爷性命。”
说着,贾宝玉又问:“老太太可知道此事?”
“老太太经过几番打击,身子本来就不好,今儿天亮的时候刚刚醒来,太太不敢将这件事禀告,如今还瞒着呢……只怕也瞒不了多久了。”
贾宝玉点头,表示知道,然后问了一下尸体在何处等,便进了荣禧堂。
到了王夫人屋里之时,没料到薛姨妈和宝钗都在。
宝钗一见到他,一双灿若皎月的美眸便直直的落在了他身上。
贾宝玉却没有时间多瞧她,因为王夫人已经向他走来,一脸悲伤的神色道:“大老爷出事了,你可知道?”
贾宝玉心头纳罕,不应该啊,贾赦死了,王夫人何以伤心?
不过他再一看,便明白了。
王夫人虽然神色悲戚,不时以帕子擦眼,但是擦来擦去,眼角还是干的……
心头一笑,王夫人果然不愧是典型的贵族夫人,这一手做戏的本领直是炉火纯青,连他都差点被骗过去了,还以为……
于是也沉声安慰了王夫人两句,又对着薛姨妈和宝钗执礼道:“姨妈、宝姐姐……”
宝钗神色如常的微微一福以作还礼,只有薛姨妈,立马扶起他来,道:“好孩子,快别多礼。”
一边说,一边拿那双经历了风霜,却还没有掩去姿色的眼睛盯着他瞧。
贾宝玉略觉不适……
虽然以前的薛姨妈好像也这般瞧她,甚至更亲密,但毕竟他现在的心境有了些变化。
而且,他总觉得薛姨妈的眼中,好像比以前有些别的意味,却不好多问。
果然王夫人真的只是做戏而已,一会之后她神色好了许多,让薛姨妈母女坐下,又让贾宝玉坐她身边,而后柔声道:“除了大老爷的事,另有一件事……”
说着,似乎有什么为难之处,王夫人道:“本来你昨晚回府的时候,我就想派人叫你过来,只是担心你事多忙乱,没有时间休息,所以才没叫你。
只是今儿你姨妈也过来说起了此事,才不得不把你叫过来,问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
贾宝玉才知道原来昨晚他回府之时王夫人等人还没有休息,见王夫人这般模样,他大概明白了什么,笑道:“太太如何与宝玉还生分了,有什么话,太太只管问便是,宝玉岂有欺瞒太太之理?”
王夫人见贾宝玉面色无异,心中略微放心些,然后便道:“是这样,昨晚你凤姐姐来告诉我,说是隐约听到外头人称呼你为‘靖王’?
我本来还不信的,只是你姨妈她们刚才来找我,也说起这件事,说是蟠儿在外头亲口听人说的,说你是什么皇孙,还被封了王位?”
王夫人本来想要让自己平静的,但是问着话,总归忍不住露出一些忧心的情绪来。
怎么,好好的自己的宝玉,养了十多年的儿子,竟成了皇孙?
贾宝玉这才明白方才薛姨妈为何那般瞧着他,原来是知道了这个消息。
看着面色各异,却都聚精会神瞧着他的三女,贾宝玉沉吟了一下,从宽大的袖中取出那份他早已准备好的圣旨。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