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wki30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玉虛天尊-第五百三十四章墨玉宮看書-k6l8c

Luciana Joanna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任鸿捡起果盘,随手捏起一枚朱果扔嘴里。
“嗯,还挺甜。”
他被关了三日,并未见到幕后指使。但看这地方的陈设,以及那些形态各异的机关傀儡,他隐约猜出是谁绑架自己。
墨玉宫主,当今三大机关傀儡师之一。
若论机关术,除却风如月和昆仑山上的“万机上人”,恐怕就属墨玉宫主吧?
“不过……他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我抓来,确实了得。当然,这也是颛臾的锅。”
墨玉宫主操控法则,在任鸿脚下布置一片传送机关,直接抓到墨玉宫老巢。这种理念,是当年颛臾留下的天地机关术。
将天地万物视作机器,把天地法则当做机关的零件。
再加上墨玉宫主原本就是颛臾遗留的机关傀儡成灵。算了一圈,这件事还是要算在颛臾头上。
“天晓得,它的机关术怎么突然精进这么多。”天皇境,颛臾反驳:“前番天云城跟如月交手,它还仅局限在傀儡机关。”
“还不容许人家进步?”任鸿看看自己的短胳膊短腿:“而且,我觉得它不止是研究机关术。如意阁的毒道和巫咒,他是不是也会了?”
“我觉得,你现在的模样可能不是它干的。”
任鸿捏着自己肉胖胖的小手掌,照镜子叹气:“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我现在出不去。而它想要弄死我,怕也没那么简单。我身上带着昆仑镜、勾陈如意、天象珠以及六魂幡,足以自保。”
墨玉宫机关众多,其中有一道机关叫做“封灵禁法”。可以屏蔽打消一切天地灵气,造成绝灵领域。在这个领域中,无法调动天地元气,修士进入这里,和凡人无异。
嗯,这锅也能算在颛臾身上。或者说,是当年太羲的锅。
毕竟“封灵禁法”最早出自太羲,是他从一处古墓找到的。后来,也在自己的神墓中留下类似的机关。其目的,就是杀死一切闯入自己神墓的盗墓贼。这门禁法后来由颛臾留在如意阁,风如月和墨玉宫主都会。
目前任鸿被困在墨玉宫内,他无法沟通外界元气,只能在体内运行,进行元气内循环。
甚至,他连化身勾陈雷君都无法沟通。勾陈神庭中,化身早已陷入昏迷,引起另一场慌乱,也加深伊道人的怀疑。
……
如今万事做不成,任鸿索性把这当做一处闭关地,潜心修行,沉淀道心。
吃了几枚灵果,任鸿打坐内视。
紫府泥丸宫中,九座色彩各异的天宫环绕紫极宫,构成一片恢弘壮观的天宫群落。勾陈如意高悬九宫天光之上,沐浴天光吞吐先天不灭道韵。
伏羲元神站在紫极宫内,已有纯阳气象。和外面幼小的身体不同,元神仍是青年姿态。人面龙尾,宝相庄严。
“我元神已成,只差一道真人天劫,就能真正修成道果,成为天地真人。”
而那时,以任鸿的伏羲元神,直接跳过元神外相九品,位列纯阳巅峰。
当然,他也很清楚。只要引发天劫,天皇立刻下降,真正的对决不是天劫,而是天皇。
“我那便宜老爹,才是我真正的外劫啊。”
若能度过这一关,别说真人劫数,怕是道君劫数一并过关,可以炼天皇大道相了。
斩掉这一丝杂念,任鸿继续内视。
伏羲元神手持万神图,神光照耀诸宫,任鸿所理解的种种法则自动化为神灵,风雨雷云成为大风、雨师、雷公、云母,日月星辰化作日君、月主以及群星之神。对福祸天命的理解,成为各式各样的司命神灵……
这些神灵朝拜伏羲主,镇守各座宫殿。
此外,伏羲元神脑后升起天衍秘箓,以八卦之道、玉清真法推演天机。浩浩天机在符箓中形成一道大衍算盘,将九天十地纳入算局。
这一刻,任鸿也算是女娲界的一个棋手了。
“再算上九宫自身光辉所化的大神通‘九光灵苑’,我的紫府内有万神图、天衍秘箓以及九光灵苑三大神通。”
于此相类,任鸿胸中五气化作玄都,也有三道大神通。
一是五炁玄都,先天五气在胸中演化,升腾太元五灵神火,火光中有一座玄都妙境,不比紫府内景逊色。任鸿的浮黎道胎便坐落于此,它不断震动,周边雷音滚滚,有向紫府飞升的征兆。
玄都周边,六合神诀大神通演化六大神兽,按照六合五行方位排布在玄都仙府。
再外围,一道金圈托起玄都,化作玄都根基。此乃乾坤仙术,光圈内开辟三千世界,成就浮黎气象。
六合天象珠化作一珠五剑,也在五炁玄都中吞吐先天五气,淬炼先天宝体。
至于任鸿第七个神通万宝如意神禁,则在下丹田演化一颗宝珠。此珠变化莫测,如意随心。与青玄大道君的清微珠相似,但又有所不同。
任鸿内视下丹田,暗思:“人体内有上中下三处丹田,我既然在紫府开辟九光灵苑,在中丹田演化五炁玄都,不若也在下丹田演化一处仙境,以此成就体内三界。”
正巧,钧天将三十三道纯阳神禁给他,而任鸿借此封印三十三毒兽。索性他以此为根基,演化三十三重天宫,又在下丹田开辟一方仙境。
这座仙境,任鸿称作幽府。昆仑镜挂在天宫顶端,神光贯穿三十三天,镇压三十三只毒兽。酆都六魂幡跟着打开,幽冥神光穿透各座天宫,那些毒兽触及神光,立时被纯阳神禁炼化,成为任鸿法力的一部分。
也就是这一时刻,酆都六魂幡再度传来吸力,引任鸿前往法宝神禁演化的酆都城。
想要完美掌控六魂幡,需要历酆都九难之劫。
这些年来,任鸿祭炼六魂幡,经历阴风、刀罡、寒冰、烈火、瘟毒、石犁六难。分别对应酆都外城、内城。
至于第七难,任鸿一直没打算进行。
因为第六难太难了。为了这一难,任鸿足足进行了五十年。
所谓石犁,是酆都街道转动一个又一个石磨,直接从你身上碾过。每一个石磨过去,都会让人体验一份压成齑粉的苦楚。足足经历三千个石磨犁地,才能走出这个街道,来到酆都王宫。
这份苦楚,比地府中的石磨地狱更加难熬。甚至任鸿都怀疑,当年金虹氏建造石磨地狱,是不是参考了酆都九难。
总之,在这一难过去后,任鸿主动封掉自己的一份记忆,默默调整情绪。
但这一刻,随着幽府仙境的演化,酆都六魂幡又把任鸿拉到第七难跟前。
前面石犁之难的各种悲惨遭遇,再度从任鸿脑中回过。这一刻,他都隐约觉得自己魂体剧痛无比。
“算了,继续吧。”
既然已经来了,还能退缩吗?
望着眼前这座阴冷肃穆的神府,任鸿默默运转天衍算经。
幸好他已经将演算之术炼成大神通,哪怕在灵宝空间内,天衍秘箓也自动出现在脑后,演算这一难的情况。
“咦?”
这一算,任鸿竟算到自己的一道机缘,甚至自己脱困墨玉宫的一道方法。
酆都六魂幡内镇压许多大能的分神,如果任鸿能放出这些大能分神,让他们回归本体。自然能把自己被困墨玉宫的消息传出去。
别看墨玉宫主抓了自己,但墨玉宫主顶天一个道君。不过仗着机关奇巧,暂时隐瞒道君。若道君们看破虚实,昆仑随便来一个,都能硬拆了它。
但当任鸿算出剩下三难的大致内容后,不禁沉默了。
第七难名叫玄雷难,是雷劫,也是任鸿的机缘。
任鸿九大神通,一直打算给雷法留一个位置。经历玄雷难,他可以将勾陈神雷进一步升华,炼成第八道大神通。
第八难名叫寂灭难,是陷入一场寂灭之劫,生死之难。魂体化入幽寂,长眠不醒。弇妃娘娘和诸位大能的分神,大多都栽在这一关。
“我的九光灵苑研究先天大道,或许能抗住寂灭难。至于最后面的万鬼难……”
第九难,是万鬼撕心之劫。这一难强不强,就看人间鬼怪多不多,自己杀孽多不多,外加使用酆都六魂幡吞噬多少鬼怪数量。
在这一难,六魂幡主的过往杀孽化作敌人,重新出来和你战斗。用六魂幡炼杀的鬼怪投影自动复活,不断撕咬魂主身体。还有幽冥世界的所有鬼神鬼怪,他们也会被强行拉来一道投影进行试炼。
唯有经历此中种种,才能度过九难,成为真正的六魂幡主。
“狗屁六魂幡主,这就是酆都大帝的选拔试炼!完成第九难,跑去地府当二把手,我有病吗?”
任鸿黑着脸。
他算是明白,为什么这一关难过了。
“六魂幡好坑!为了修复破损的六魂幡,鼓励幡主收集鬼魂修复宝幡。而在最后一难,炼化鬼怪越多,劫难竟然越重?”
这不是过河拆桥吗?
这时,任鸿暗暗庆幸。当年自己心善,许多收入六魂幡的鬼魂,都放他们转世去了。
如若不然,自己第九难岂非多出无数鬼怪噬咬自己?
至于杀孽,任鸿杀孽也不算重。就算弄出一些过往敌人投影,他也不当回事。
可整个幽冥世界的鬼神投影?
那不是要跟青玄大道君为首、泰山帝君等等一系列鬼神,外加整个地府亿万鬼众交手?
当然,他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幸运儿中的幸运儿。
这酆都第九难,连当年玉宸教主都吃了亏。
玉宸教主不怕所谓的六魂幡炼杀鬼怪,因为他和任鸿一样,六魂幡在手时没怎么炼化鬼怪。
他也不担心幽冥世界的那群鬼神投影。那时候地府未开,幽冥世界才有多少鬼怪?都挡不住他一剑的。
唯独他自己身上的杀孽极重,过往敌人投影被一一显化,这才是最麻烦的。
他的一些敌人涉及天道本源,若进行第九难,这些敌人从而复活,会造成天下大乱。
最终,玉宸教主将六魂幡舍掉,并押了一道分神在第九难的幽冥殿,打算指点后来人。
可从青玄大道君开始,有一个算一个,都没人去开幽冥殿的门。
有实力度过九难者,如青玄大道君之流。根本瞧不上九难之后的成果——酆都大帝道果。
而没实力度九难的修士,分神被卡在前面,根本碰不到幽冥殿。
所以,玉宸分神这一等就是几千年。
任鸿算出究竟,苦笑道:“所以,我这师叔一个人在里头等了几千年?”
转念一想,如果自己没有去过金鳌岛的玉宸坐火地。利用六魂幡也能观摩上清传承,从而斩出九光灵苑。
“这恐怕是老爹给我留下的机缘吧?”
不错,天皇为了推动任鸿尽快修行,早就给任鸿准备太清、上清机缘。只可惜,一个都没用上。
六魂幡对应上清机缘,而太清机缘则是小楼飞仙图。
可是六魂幡在手,多年蒙尘。至于小楼飞仙图,任鸿早就抛之脑后,没打算去拿。
想到玉宸教主分神,任鸿硬着头皮推开酆都府大门。他对自己解封六魂幡不抱太大期望,大不了去第九难陪师叔呗。
“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先去第七难吧。”
大门开启,无数雷光扑面而来。
任鸿面色不改,头顶玉清仙光照耀,一朵朵金花飞舞不休,更有九光灵苑展开,震动道音抵抗雷霆之力。
他多年来运化勾陈雷君道相,掌控雷霆本源。玄雷难对他,不过是一场把控雷霆的复习考试。
轻步走在酆都府,他看到好些仙人东倒西歪躺在地上。他们双目紧闭,分神自带仙光护身,陷入长久沉眠。
在此,任鸿还看到不少熟人。
“不仅是昆仑的同门,玄都宫、碧游宫还有北斗、真武、东华的诸位同道?”
任鸿摇摇头,直奔酆都府核心处的王宫。
九难劫数,分为外城、内城和王城。
酆都府乃神庭主事之所,已是王城所在。再深入,即是第八难的王宫,和第九难的幽冥殿。
脱离玄雷难范畴,任鸿道心萌动,一缕雷光自幽府闪现,第八道神通——伏羲神雷自动成型。
此雷操纵元磁,颠倒阴阳,划分两极,亦是勾陈神雷的升华。是伏羲神当年操控的本源神雷,也是其运化诞生的雷霆。
此雷蕴含造化之理,八卦之相。也可变化雷泽苍雷、夔牛神雷。
雷光跳跃,一道道妙音在幽府炸响,三十三天宫内皆响彻悦耳琴声。
“伏羲雷自带灵音,不需要再从灵音法门凝练第九神通。那么选择火法?也不好……”
第八道神通的修成,任鸿脸上不见喜色。
毕竟这门神通早在预料之中。但最后一道神通必须慎之又慎啊。
就在伏羲神雷横空出世时,幽府深处的一尊魔王突然苏醒。同一时间,中丹田和上丹田中,也有一尊魔王出世。
五炁玄都,魔王出现在浮黎道胎旁边,动手夺舍道胎,妄图破胎成神。
九光灵苑,万道天光被魔气压制,魔王跨入紫极宫,意图吞噬伏羲元神。
“三尸魔神?”
任鸿心中一动,想起玄门对三丹田的认知。
三大丹田内,各有一尊尸神主导,斩却三尸神也是玄门修行的一步,可以神净性明,清净无碍。
“但我的清微仙体中,竟然也有三尸魔神吗?”
下一刻,他就看到三尸神如同纸糊一样,被自己的三座天宫摧毁。
他脸上泛起苦笑。
也是,我连情根都没有,三尸神引动本能欲望,又能强横到哪去?
三尸神斩却,任鸿自感距离纯阳真人境更进一步。只是墨玉宫阻隔,他也没办法引动天劫。
眼下,还是要寻思脱身之策。
睁开眼,突然看到眼前站着一具人形钢铁。它眼窟幽幽冒着青火,正盯着自己出神。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