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gvp5x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隱身戰鬥姬 皆破-第470章 虛擬閲讀-wsfc6

Luciana Joanna

我的隱身戰鬥姬
小說推薦我的隱身戰鬥姬
不仅是22号,其他人也吓了一跳。
江禅机基本算是个无神论者,但承认世界上有暂时用无法科学解释的东西,在他看来,假扮湿婆可能跟在电视剧或者电影里扮演湿婆差不多吧,拍西游记的时候不是连玉皇大帝和如来佛祖都有人演么,也没犯什么忌讳。
其他人有些难以接受,虽然她们不是婆罗门教的信徒,但再怎么说湿婆也是鼎鼎大名的人物,几乎是一教之中的至高神,在现实中伪装成一个神来发号施令,这……果然是个馊主意。
拉斐能在一定程度上脱离吸血鬼本能的控制,一是源于阿拉贝拉孜孜不倦的引导和唤醒,二是源于她自身拥有的坚定信仰,如果正常人的神智是10,那么拉斐现在顶多也就是1或者2,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治重病要用猛药,只有如五雷轰顶一样的强大刺激,才有机会激活她麻木的神经。
常人在现实中看到湿婆,就算与神话中的形象再接近,第一反应也是假的、有人装扮的,但正因为拉斐的神智浑浑噩噩,反而没有足够的分辨力。
“就算如此,但我以前可从没伪装成神啊……”22号颇感棘手,“任何一个神的形象都有很多版本,而且神的形象与正常人相差较大……”
“不用很精确,反正拉斐生活在海边小渔村,对湿婆的形象也没有特别准确的印象,差不多就行了。”江禅机劝道,“重点是说话的语气,要足够威严、颐指气使、目中无人、屌屌的那种感觉。”
“……你信不信迦梨或者梅一白听到你这话,会从坟墓里蹦出来把你掐死?”33号无语。
“她们活着的时候都没把我掐死,死了还能有这本事?”他只怕活人,从不怕死人。
22号从网上搜索到湿婆的图片,观摩一会儿之后,觉得难度尚可,不过大部分图片都是袒露胸部的形象,好不容易找到一张上身穿着衣服的,又是那种南亚特色的服装,另外还有一头令人羡慕的发量……因此重点是定制一身衣服和假发,额头上的第三只眼可以通过东亚四大邪术之化妆术来解决。
“你们休息吧,我出去一趟。”22号叹了口气,“净会给我找事!还好你没让我伪装湿婆的儿子象头神伽内什,否则我也只能敬谢不敏了。”
“加油!拜托了!”江禅机也只能口头助威了。
22号离开之后,33号忧心忡忡地看了一眼306房间的方向,说道:“让15号自己待着真的没问题么?”
“放宽心吧,15号想跑的话,就算没有赵曼营救,咱们几个也留不住她。”他安慰道,“你得代入15号的心境去思考,换成是你,策划了这么久的重大计划功败垂成,恐怕整个人都得颓废一阵子,她能跑得了一时,能跑得了一世么?你看那些逃犯,有几个能坚持逃亡十年以上的?最后还是顶不住心理压力而选择自首。15号逃跑的话,她面对的是世界上最无孔不入的追捕者,她一生将再也没有安宁的日子……如果我是她,我宁愿等宗主的制裁落地再决定行止。”
33号无奈,木已成舟,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既然你这么说,万一她要是跑了,我就把你的话原封不动转告给宗主大人,就说我是听信了你的鬼话才让她跑掉的。”
江禅机的劝慰还是有效果的,33号多少释怀了一些,向大家问道:“有人去洗澡吗?”
其他人纷纷响应,不知道为啥,女生总是热衷于一起做事。
“你不去洗澡吗?”凯瑟琳问道。
“你们先去吧,总得有人留下来看着15号啊,就算是做做样子也好。”江禅机忙说,“否则大家都走了,岂不是相当于放纵她逃跑?我等你们回来之后再去洗澡就行了。”
她们一听也有道理,反正凯瑟琳肯定得跟妹妹一起去,否则妹妹可能在澡堂里滑倒受伤。
按照江禅机的经验,女生们一起去洗澡很耗时间,谁洗完了也不会先走,你等我,我等你,没有一两个小时不可能回来。
现在是傍晚,等她们洗回来就入夜了,而且她们可能在外面吃了东西才回来,他不想跟她们一起洗澡,只想跟她们一起吃东西,现在只能希望她们能给他带些食物回来当晚饭。
等她们拿着毛巾脸盆换洗衣物离开后,江禅机知道,如果赵曼就在附近的话,这是她最好的动手机会了,如果换成他是赵曼,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赵曼在附近么?”他低声问道。
房间里没有别人,他又不可能自言自语,肯定是在跟鱿鱼须说话。
鱿鱼须没有回应他,也许是因为当赵曼隐身时,连它也找不到她的踪迹,他正要换个方式再问,耳中突然听到一个女声说道:“谁?谁在叫我?”
声音之近,仿佛就在耳畔响起……不,比那还要近!
江禅机大惊,冷汗都冒出来了,用最快的速度猛地转身,同时胆战心惊地等待后颈即将挨上的一记重击。
然而等他转过身体,却发现背后空无一物,根本没有赵曼的人影,连个鬼影都没有。
难道是赵曼趁他转身的时候又转到他身后了?
他再转身,还是没有。
再转身也没意义,总不能无限套娃吧?
卧槽?闹鬼了?
他惊疑交加之际,又听到女声说道:“你是谁?听你的声音有些耳熟,这是哪里?”

这个声音确实像是赵曼的声音,带着一点点邻省的地方口音,特点很鲜明。
江禅机脑门上冒出问号,这就不对了,明明是赵曼处于隐身状态,怎么赵曼说的像是他处在隐身状态、她看不见他似的?
他慢慢退到墙根,巴掌大的屋子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影,探头向窗外看了看,房东大婶正站在楼下跟罗恩讲话,于是他喊道:“房东大婶!看得见我吗?”
房东大婶黑着脸抬起头,向他挥了挥硕大的拳头作为回答。
他讪讪地缩回脑袋,还以为自己觉醒了不得了的能力,可以逃房租的那种……
怪了,赵曼是在哪儿说话呢?
他正百思不得其解,又听赵曼说道:“你怎么不说话了?这到底是哪里?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这是什么鬼话?说得好像他绑架了她似的……
“呀!”
赵曼一声惊叫,“湖……湖里有……有怪物!”
湖里?
江禅机愣了一下,随即心里一顿卧槽,紧紧闭上眼睛,思维回到那片大湖与山谷的上空。
山谷早已生机勃勃,绿水青山,湖岸遍布五彩缤纷的野花,像是世外桃源一般,不过没有任何的动物,连一只蚊子或者苍蝇都没有。
然而此时,湖岸边却多了一位有些熟悉的少女,她双眼瞪得老大,死死盯着湖心翻腾的黑影,颤抖着步步后退。
这位少女正是赵曼,绝对不会有错。
可……可赵曼是怎么跑到那里去的?
这片湖泊与山谷按理说应该是某种介于真实与虚拟之间的存在,说它真实,是因为它映射着他的身体,包括骨骼、肌肉与脏器,环境的变化能够反应到他的身体上;说它虚拟,是因为他的身体内部并不存在这片空间,应该是鱿鱼须创造出来的某种虚拟世界。
但赵曼的能力就算再屌,也不可能钻进这片不存在的虚拟空间里去啊!
难道……
如此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既然发生了,就一定有个解释,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难道这个“赵曼”也是虚拟的?
他想起在洼地里的时候,面对赵曼从身后的偷袭,鱿鱼须缠住了她的脑袋,就在他担心它会不会杀死她时,过了几秒它就松开了她,似乎没有对她做任何事,但鱿鱼须作为一个以鱿鱼须文明的伟大复兴为己任的鱼工智能,不可能大费周章做没意义的事,那么它肯定做了什么,只是他没有意识到。
当时情况紧急,宗主又近在咫尺,没有他提问的机会,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他就把这件事放下了。
将一个活生生的人类彻底虚拟化,这是人类目前的科技水平根本连想都不敢想的事,身体的虚拟化倒在其次,主要是人的大脑太复杂了,人脑中上百亿个神经元胞体就像是一个拥有上百亿颗恒星的宇宙,想完美模拟其运行需要天文数字般的计算能力和存储能力,在可预见的未来里,人类是肯定做不到的……如果梓萱这样的超凡者专注于这方面潜心研究十几年也许有可能,但像这样的工程不是一己之力能做到的,即使她搞清了理论方面的事,依然要受制于人类计算机的发展水平。
人类文明做不到的事,对鱿鱼须文明可能是小菜一碟,甚至连小菜都算不上,可能就像呼吸喝水一样稀松平常,因为漂流瓶里记载着整个鱿鱼须种群的记忆,有这么恐怖的存储能力,模拟区区一个人类只是杀鸡用牛刀。
“别害怕,它不会伤害你。”
他没有张嘴,而是在心里默念,通过意识向赵曼说道。
赵曼依然在不断后退,显然没有相信他,这也不怪她,换成别人处在她的境地,不远处的湖里有一只巨型怪物,恐怕也会怀疑人生。
“你……你到底在哪?是人是鬼?”她惊慌地仰头盯着天空,因为在她听来,他的声音是从天空传来的。
“能暂时给我一个身体么?”他又说道。
“什么?”她没明白,因为他并不是在跟她说话。
瞬间,他飘在空中的意识像被一双无形的巨手揪住猛然下拉,一晃神的工夫,他就也身处那片山谷之中,站在赵曼的身后,被没膝的野花野草包围。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与他自己的手别无二致,包括他的身体和腿脚,还有衣服,都跟现实里身处出租公寓楼里的他没有任何区别。
这是鱿鱼须给他创造了一个虚拟身体,以前这么做没有意义,还不如让他的思维自由飘荡来得方便,但现在有其必要性。
空气异常清新,是那种亘古以来无人踏足此处的清新,每一口空气都不曾被人呼吸过。
来自湖面的凉风习习,周围花香阵阵,野草被风吹得如同麦浪般起伏,一片令人心旷神怡的田园风光。
他揪了一根草茎折断,绿色的带有泥土气息的汁液沾到了他的手指上,而他的鞋底也沾到了湿润的泥土。
这个世界极端两极分化,真实之处真实得一逼,而不真实之处又假得一逼,比如湖里翻腾的那条超巨型鱿鱼,又比如一只虫子都没有的土壤,一只鸟都没有的天空。
鱿鱼须想的话,完全可以把这里做成以假真的世界,但一来没有必要,二来它可能有其他的想法。
“我在你身后。”他说道。
赵曼听出声音来自于后方,惊惧地转身,看到了他。
“果然是你!我听声音就感觉可能是你!”看清他的样子之后,她咬牙切齿地指着他,“你要干什么?这是什么地方?你把我弄到这里来是何居心?优奈在哪里?”
“先别忙,我会慢慢回答你,不过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醒来之前最后一个记忆是什么?”他问道。
她头疼似的抱着脑袋,仔细想了想,“洼地……对了!我在洼地里,我看到你找到宗主,正想从背后打晕你,然后……然后……”
“然后再一睁眼就到了这里?”他问。
“你怎么知道的?就是你搞的鬼对吧!”赵曼疾言厉色地喝道。
江禅机终于确认他猜的没错,这是一个虚拟的赵曼,跟现实里的赵曼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她的记忆只到洼地里被打晕为止,而现实中的赵曼大概还在琢磨怎么营救15号。
尽管她是虚拟的,但他相信以鱿鱼须的技术水平,她的记忆、人格、思维方式、说话方式都与现实中的赵曼完全一样。
不,她就是赵曼,身处虚拟空间的赵曼而已。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