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tgk1p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唯我正邪之路討論-第一千零四章 清醒的劍問情(爲舵主低調點低調加更)看書-dx62q

Luciana Joanna

唯我正邪之路
小說推薦唯我正邪之路
大霆疆域,金霆城。
雷怜王高坐在主位之上,听着从关卡赶回来的侯文禹汇报各方的境况。
对于莫雨颢为何要接下守卫关卡一事,他有些不解,只因原本是让莫雨颢去协助狂虎、狂熊两位将军收复金霆域的其余八城。
但刚攻下一城后,莫雨颢就请令让狂狮·铜怒接替自己,转而选择去协助侯文禹。
平日里莫雨颢的表现一直谨慎小心,从来不会主动要求什么,可这两日却一反常态。
不过现在没有时间关心莫雨颢的性格为何发生这么大的转变。
只因如今自己雷怜王府的境况越来越不好。
雷怜王有几个疑问,首先便是正邪赌约结束后,邪道为何连这取胜的战果都未接收,就向着他金霆域的方向全速而来。
其次,原本作为盟友的异族,却被诛魔同盟生生止于剑霆域,自己对付人界会的计划,该如何施行。
最后,一切都太巧合了,天时地利人和,从满怀信心的踏入金霆域,直至如今事事不顺,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自己一方为何还会处于这近乎众矢之的的程度。
疑问无法解惑,不仅是情报上的不足,只因已经没有多少时间让他细细去想。
“将魇皇召回,命令在金霆城的灭怜军做好准备,看看这邪道同盟究竟想要做什么!”雷怜王下令道。
……………………………………
金霆城关卡十里外。
放眼望去数之不尽的尸体,地面已被鲜血完全浸红。
邪道同盟与一万余灭空军的厮杀进行了整整半日,最后虽是以邪道同盟取胜,但除了几个还算完好的势力之主外,他们所带来的弟子已十不存一。
只因这次的战斗,不仅仅是和灭空军,万毒教与至尊血红坊也在互相提防对方,其他的势力也有各自的小心思。
他们面对的敌人,看起来只是眼前的一万余灭空军,实则也要担心一旁的盟友或许会突然横插自己一刀。
剑问情对这一切倒是浑然都不在意,这次出行虽有部分独孤魔教的弟子,但除了孟青外,其余人都不属于自己的派系。
趁着这次大混战,他也趁机搞死几个平日里对自己面服心不服之人。
随即他的目光看向媚邪月身旁一位神情木讷的大汉,原本被帝释天重伤的那位真武境中期的高手,不知何时已经恢复如初,并且回到了媚邪月身边。
然后他的目光转向血煞岚和千娇容:“两位,雷怜王府的态度显而易见,踏入金霆域就是与他为敌。
以我们邪道同盟如今的战力,想要对付真武境大圆满的雷怜王以及阳神境初期的魇皇,可以说是痴心妄想。
正面对敌不利,那么两位有什么主意,或者你们可以将门内那些老前辈请出来。”
九幽邪道成立的时间要归宿于四大皇城建立初期,甚至其中有几个门派的传承更悠久,自然而然他们的门中都有几个阳神境甚至天地境的顶级大高手坐镇。
但江湖上也在遵守着一个规则,特别是于圣医盟之乱后,那位唯我道宫的少教主林陌,拿出道门四宫的签订誓约,也将这个规则彻底成为了一个各方都心照不宣的约定。
就是不让阳神境之上的高手掺和于势力争霸之中。
魇皇因为非人族并且刚突破至阳神境,所以不少势力对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然更大的缘由是魇皇并未损害到其余人的利益,但现在不同了,事关龙脉一事,无论血煞岚还是千娇容都准备让门内的那些老家伙动一动,试图给雷怜王府施压。
可这些都需要时间,如今要说有什么主意,还真的把这两人问住了。
让人没想到的是,全程如同小透明的唐门少门主·唐玉开口道:“以势压人,虽然我方实力较弱,但这里代表的是大霆疆域内的所有邪道。
雷怜王府要面对人界会已经掣襟肘见,之前我们原本的打算是准备暂时稳住雷怜王,可谁想这灭空军如同疯了一般,问都不问就对我们发起攻击。
而我们不过是被动反击,从根本来讲,我们本就没想和雷怜王府为敌,反而是要助其一臂之力。
按照如此说法,除非是雷怜王想要直接得罪大霆疆域内的所有邪道,否则他所能做的也只是吃一个哑巴亏。”
众人看向唐玉的目光颇有些刮目相看,没想到这平日里不显山不显水的小子,这颠倒黑白的说辞倒是极为犀利。
剑问情听到唐玉所说,嘴角轻轻勾起,这说法和自己原本准备的理由相似,接下来就是正大光明的入驻金霆城了。
趁着这段时间,血煞岚等人必然会开始调查龙脉的位置,肯定不会把精力放在自己身上,而自己则可以将整个大霆的邪道召集起来。
从原本有名无实的盟主,进而掌握一定的权利。
而各方势力经过一万余灭空军的誓死相搏,也只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不断削弱这几方势力的威望,自己才能彻底成为大霆疆域的邪道盟主。
这就是林陌或者说欧阳赤离给剑问情的剧本,剑问情对此很满意。
龙脉这种奇物确实价值不菲,但剑问情很清醒,他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
从一开始他的敌人就不是诛魔同盟,也不是雷怜王,甚至也不是血煞岚和千娇容。
而是独孤魔教内那些对他这个少教主之位不满的老家伙。
无论是邪道盟主带来的声望,还是这盟主带来的权利,一切都是为了他今后成为独孤魔教的教主而奠定下一层坚实的基础。
所以对于龙脉他暂时不会心动,只会将自己目前能抓到手心里的东西,紧紧握住。
也就是这时忘玄燕看了一眼剑问情,好似明白了他心中所想,见此不由叹了口气,只因人族的俊才太多太多。
他所见到的林陌、冷初洛以及这剑问情,行事作风丝毫没有年轻人所该有的弱点,相反一切表态反而是一种故意暴露的伪装。
剑问情察觉到了忘玄燕的视线,对其轻轻颔首,随即便招呼众人向着金霆城的方向全速前进。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