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l0xp4精华都市言情 茅山鬼王笔趣-第2987章 鳳尾鉤鑒賞-sec6a

Luciana Joanna

茅山鬼王
小說推薦茅山鬼王
“名震江湖还真是有些不敢当,既然你知道我是谁,那这事儿就好办了,被你动用了五里还阳术的那个女孩儿是我朋友,我这次过来就只有一个目的,便是要你解开她身上的术法,这事儿我就当做没有发生,之后咱们一拍两散,就当没有见过,你看怎样?”葛羽看向了那黑衣老者道。
“敢问那个叫冷冰心的女子跟你是什么朋友?”黑衣老者突然问道。
“萍水相蓬,一面之缘,勉强能够称呼一声朋友。”葛羽如实回道。
“死的这位是老夫的亲人,这才会出手,而那人只是跟你一面之缘,若是凭着这般,便要老夫罢手,恐怕有些说不过去吧?”那黑衣老者不卑不亢的说道。
“看来你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害人性命了?”葛羽脸色一沉,紧接着又道:“死的那人虽然是你亲人,可是被你害的那个女孩儿却是无辜之人,跟你亲人的死没有半毛钱关系,就算是有关系,你也应该去找冷先生寻仇,为何要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下手?这不可不符合江湖规矩。”葛羽又道。
“老夫才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事情没有落在你身上,你当然可以说风凉话,如果不是那姓冷的让董彪去提货,路上也不会出了车祸送了命,老夫不找他算账那又去找谁?”黑衣老者又道。
“真是冥顽不灵,怪不得这一大把年纪了也没有什么长进,既然你执意如此,那这件事情我还真要管一管了。”葛羽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
“不要以为你是玄门宗的人,老夫就怕了你,识相的就赶紧离开,免得弄的一个鱼死网破的下场。”那黑衣老者顿时也来了火气。
葛羽气极反笑,朝着腰间的聚灵塔拍了拍,冷笑道:“老头儿,难道你就不管那董彪的死活了吗?我只需要轻轻一动手,那董彪的魂魄就会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这话听到了那董老八的耳朵里,顿时就紧张了起来,连忙一把抓住了那黑衣老者的胳膊,颤声道:“二叔,不能啊……彪子已经死了,可不能让他死都不得安宁啊。要不然,咱们……”
“住口,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那黑衣老者呵斥了一声董老八,顿时让其闭上了嘴巴。
“口口声声说是亲人,连它的魂魄都不管不顾了?”葛羽笑着道。
“葛羽,咱们都是修行者,你这样做有意思吗?我不知道你是用的什么手段,从阴差手中得到了董彪的魂魄,可是有一点老夫是清楚的,那就是在鸡鸣狗叫之前,董彪的阴魂必须要回归地府,它现在可不是什么孤魂野鬼,已经在地府之中挂了号,如果带不回去他的阴魂,莫说负责押送董彪的那两个阴差会有麻烦,便是葛羽你,估计也要吃不了兜着走吧?”那黑衣老者嘿嘿笑道。
葛羽一愣,没想到这黑衣老者还真是个行家,什么都知道,连自己从阴差手中要到了董彪的阴魂都想到了。
在来之前,葛羽想的是,如果能不动手就尽量不跟他动手,毕竟那黑衣老者掌控着冷冰心的生死,一动手就能要了她的命。
可是眼前这老头儿并不好说话,让葛羽心里十分郁闷。
葛羽深吸了一口气,眼眸之中突然闪出了一抹杀气,一字一顿的说道:“非要逼我动手吗?”
“你大可以试试,虽然你羽涵小亮剑的名头大,老夫却也不是吃素的。”那黑衣老者的目光也变的阴仄起来,眯起了眼睛看向了葛羽。
“好,那咱们就按照江湖规矩,打上一架,如果你赢了,我放了董彪的阴魂,这事儿就不再管了,如果你输了,可就要将那冷冰心的五里还阳术给解开,可好?”葛羽道。
“都随你,反正平白无故的让老夫罢手,是绝对不可能的。”那黑衣老者又道。
“好好好……那就不客气了。”葛羽说着,手中的七星剑一晃,就朝着那黑衣老者的身上刺了过去。
那黑衣老者身形一晃,整个人的气势突然陡然而升,化作了一道黑影,一闪身,竟然朝着外面的小院而去。
估计是觉得在灵堂之中打架,有些施展不开,院子里倒是十分宽敞。
葛羽一剑刺空,紧接着身形一晃,也化作了一道虚影,朝着院子外面追了出去。
等到了外面一看,那黑衣老者的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把造型奇特的法器,像是一把锋利的钩子,定睛一瞧,葛羽很快认了出来,这法器叫做凤尾钩,是一种奇门法器,十分阴毒,但凡被这凤尾钩碰到身体,就能撕裂开老大一个血口子,而且那凤尾钩的造型,会让伤口难以愈合,血流不止,被伤到基本上就等于是送命。
而且这凤尾钩主攻下三路,一旦被钩住了小弟弟,下半辈子就要跟妹子说拜拜了。
这种奇门法器很少有人用,一拿出来,就会让人觉得不齿,遭人唾弃。
一般用这种法器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过话说回来,众人之所以厌恶这种法器,主要还是因为其杀伤力太大,一旦动手,就是不打算让对方活命的那种。
用这种法器的人都是狠人,要么要弄死对方,要么被对方给弄死。
怪不得他的脾气如此之倔。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到底救不救人?”葛羽举起了七星剑,剑身之上的符文开始闪烁,七把小剑互相碰撞,像是催命的铃声。
“不救,你奈我和?”黑衣老者阴沉沉的笑道。
“受死吧!”说话声中,葛羽脚步一错,那七星剑就朝着他招呼了过去,二人的法器顿时碰撞在了一起,发出了一阵儿叮叮当当的声响,这一交手,葛羽才知道那凤尾钩的厉害,果真是直奔下三路而去,要么勾腿,要么勾脚踝……然后就是男人最重要的地方,当那凤尾钩朝着自己身上招呼的时候,葛羽都觉得一股凉意生了出来。
大爷的,这老头儿真特么狠毒啊。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