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4rkqn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精靈之黑暗蟲師 風箏的孩子-第1184章 分兵,多路出擊相伴-z170o

Luciana Joanna

精靈之黑暗蟲師
小說推薦精靈之黑暗蟲師
凡纳追兵们看着这些入侵者相互内斗打起来,都是愣了一下。
“他们不是一伙的?”
“看起来不像。”
“那我们……”
“先收拾人多的!”
队长很快做了决定,先把人多强点的一方收拾掉,剩下一个人的弱势一方,威胁更小,可以后面处理。
他们这边做决定的时候,梧桐已经和另一方入侵者打起来了。
铁臂枪虾不断打出水枪,那个人的眼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准,估摸拿着手枪或者弓箭就是神射手,沙漠蜻蜓左右上下翻飞都躲不开水枪的追击,全靠太阳伊布一道道的能量屏障挡下攻击。
那个脾气暴躁的超凡者连连打中却被挡下,越发暴躁,又看到其他人的凡纳士兵追来后,竟然选择齐攻他们三人,而不是攻击那个黑发年轻人,顿时火冒三丈。
“别玩了,先把这些凡纳人搞定。”队长是个浑身包裹在黑袍子里的人,这个时候沉声的说了一句,也拿出了专门用来对付这种情况的精灵。
电和冰属性!
这两名超凡者分别拿出四只精灵,顽皮雷弹、帕奇利兹、电飞鼠和雪妖女。
漫天的雷电和暴风雪开始掀起,凡纳一方的飞行灵兽们纷纷无法完全压制本能的感到恐惧,士兵们不得不尽量让分出精力操纵安抚灵兽们,同时让它们尽可能的抵挡或者躲避这些电流和冰雪的攻击。
在一片混战之中,黑发年轻人和他的精灵无声无息的消失。
那个暴躁的超凡者发现了对方不见踪影,猜到了肯定是隐藏起来的索罗亚在捣鬼,可是那些凡纳追兵们缠住了他们三人,使他们暂时分不出精力去把那个黑发年轻人逼出来。
……
另一边。
地面上,河流中,一个人骑着一只暴鲤龙,正在飞快的顺流而下,直接借助这条大河通往大海方向而去。
在他的后面,空中有两个人在追击。
其中一人骑着比雕,一位长腿貌美凶大又面戴黑纱巾的神秘美人,另一人骑着大嘴鸥,同样是位长腿美女,有着一头飘扬的红发。
正是荼萝和晏樱。
她们因为王宫中的异变而赶来,总算是及时赶上了这兵分两路的第二路。
“我和大嘴鸥掀起海浪后面攻击,你在前头拦截!”晏樱在面对水中战斗时,格外有自信。
“好!”荼萝回答简洁有力,她是受过专门训练的人员,不是一般女孩,这时候知道轻急缓重,也明白让水战专业的晏樱为主导才适合。
晏樱感觉安心,荼萝并不是一个性格强势的少女,很多时候是在辅助位置,比如现在,她有了荼萝的支持,放心的让大嘴鸥压低了高度,大嘴鸥眼睛发亮,意识调动能量,去影响水流,让它们突然变成漩涡,去阻止暴鲤龙顺流而行。
吼!
暴鲤龙感觉到四周水流异常,其训练家马上让它朝着那靠近到二十米内的大嘴鸥张大嘴,那血盆大嘴里汇聚了大量光线,一发破坏死光就这样射出去。
光线笔直,快速,无声无息,一下子轰向大嘴鸥。
哗啦啦!
一道水幕从河水里腾地升起,一团明显比河水颜色更深的蓝色水团挡住破坏死光,身体瞬间被蒸发了部分水,扭曲着发出痛苦鸣叫,在半空中随河水凝成水墙的而落下,重新变换成一只水伊布的模样,只是体型较原来缩水了一小圈,那是被破坏死光蒸发了部分身躯,作为身体可以自由转换成水形态的水伊布,刚才受伤不浅。
可是这代价值得,暴鲤龙已经被一段形成了漩涡的河流给拦下,上游河水继续流下来,汇入漩涡,使得漩涡声势越来越大,让暴鲤龙一时难以挣脱。
暴鲤龙身上的超凡者穿着一身紧身服,戴了面罩看不清模样,此时也发动了反击。
水流中,另一团蓝色水流快速接近那只水伊布,很快两只水伊布缠斗在一起,超凡者的水伊布一下子压制了晏樱的水伊布。
暴鲤龙任由漩涡卷着它,张大嘴,破坏死光再度放出,随着身体旋转,破坏死光也随着旋转了三百六十度一圈,对四面八方都进行了破坏。
大嘴鸥连忙在晏樱提醒下拉升高度,另一边的荼萝则在岸上没有被破坏死光扫到,也使用她的精灵发起了进攻。
她的妙蛙花已经还给了绿乔,超级进化石则在莉佳手里,不过妙蛙花依然是本身足够的强大,毕竟是绿乔精心培育的精灵。
现在荼萝持有的精灵,分别是帝王拿波、拉达、土台龟、姆克鹰、梦梦蚀、哥德小姐。
前面四只精灵都是她一直以来的伙伴,而梦梦蚀和哥德小姐则是梧桐从微风山中挑出比较聪慧和资质优秀的超能力属性精灵,交给荼萝使用。
荼萝本身由于那次精神联结而觉醒了超凡能力,因此很有必要也培育和饲养几只超能力属性的精灵,她自身的强大精神类超能力在必要时候,还可以和超能力精灵们结合在一起,发挥更大的效果,同时在日常及训练的时候,也可以相互借鉴学习,有很大益处。
梦梦蚀释放出粉红色烟雾漫过去,哥德小姐眼睛发亮的操纵着四周重力,随时准备抵挡任何攻击自己主人的技能伤害,宛如帝企鹅的帝王拿波那好像镜面一样的大手闪闪发亮,一道加农光炮就轰向那只暴鲤龙。
【我们联手制造暴风!】
【没问题!】
晏樱对于脑海中响起的声音并不意外,只是每每听到依然会嫉妒,荼萝和梧桐一样拥有这种超能力,可是她还要等几年后,才有可能进行超能力的诱发觉醒。
姆克鹰和大嘴鸥靠近在一起,两只精灵开始调整自己扇动翅膀的频率和力度,一起使出了空气斩这个技能,大量空气在它们操纵下形成一道道的薄薄利刃,不断如同刀子雨一样切向那条暴鲤龙。
仅仅这样还不足够。
那超凡者以一敌二,也没有一下子被打败,面对多种攻击袭来,可以从紧身衣看到胸前两团肉的她,此时也不再可能隐藏实力,把精灵都放了出来。
除了现形的水伊布和暴鲤龙,毒刺水母、章鱼桶、舞天鹅、电灯怪都出来了。
女超凡者骑上舞天鹅,让暴鲤龙挨打,同时毒刺水母和章鱼桶不断的喷出一道道水枪,让这些水枪反击那些空气斩形成的压缩空气,同时电灯怪释放出不逊色于加农光炮的强烈电流,与其对撞在一起,拦截住了加农光炮。
就在这个时候,晏樱的后续攻击也出现了。
她的刺龙王和哥达鸭已经接近了暴鲤龙,前者一道炮大的水炮直接轰中暴鲤龙脑袋,将其打得昏昏沉沉,长长像蛇一样的身躯疲软无力的轰然摔落河面,把激烈的漩涡都给打散了。
后者哥达鸭也是睁大眼睛,一道白色光线自它面前凝成的白色光球凝出去,当光束打中舞天鹅迅速的冻结它身体时,白色光球也随之消耗尽能量而消失。
咔嚓!
只见舞天鹅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或者说它的训练家使用了什么手段,原本不断蔓延着快要冻住舞天鹅的坚冰突然停下,并且开始破碎。
女超凡者冷笑一声,她又怎么会没有专门针对解除冰冻或者麻痹等异常状态的急效道具,立即让舞天鹅继续拉升高度,并对着那只姆克鹰和大嘴鸥使出了暴风,她清楚不打倒这两个女的,或者说不击破她们其中几只精灵,是没有办法离开这里的。
龙卷风卷向姆克鹰和大嘴鸥,前者已经使用电光一闪飞出了暴风攻击范围,并且狠狠的像导弹一样撞向舞天鹅,大嘴鸥移动速度慢摆脱不了,可是晏樱丝毫不慌,让大嘴鸥使用同样的招数反击回去,两道暴风相撞并迅速消融。
冰冻光束!
舞天鹅被撞了一记狠的,向后飞出一段距离,优雅修长的脖子伸长,一道白色冰光嗖地射向了姆克鹰,如果冻住就一切完完。
姆克鹰浑身包裹着白光,此时猛烈得像在燃烧,根本不在乎冰光,直接迎着冰光再度冲向舞天鹅,尽显莽货本色。
……
另一边,梧桐脱离了战斗,伺机而动。
凡纳追兵大战超凡者,双方打得十分激烈,主要是凡纳追兵被压着打,超凡者一方熟练运用属性克制的精灵,利用电流和冰雪使得凡纳追兵一方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都必须要小心翼翼,生怕一下不小心,让飞行灵兽被电流或者冰雪冻住,从这高空中掉到地面上,生还几率很小。
“去吧,紧盯那个女人。”
梧桐悄悄释放出鬼雾鸟,它也许不能单独对付一名至少A级的超凡者和其几只成熟的精灵,不过仅仅追踪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虽然能够追踪到这些人,但不知道雕像藏在什么人身上,唯一的办法就是全部拿下。
晏樱和荼萝那边,梧桐不觉得担心,她们俩个要拿下一名超凡者问题不大。
鬼雾鸟单独行动,他只能等这边的事情解决后,尽快的追赶上去,看看那个女的身上有没有藏着雕像。
现在这边一,超凡者一方并不打算死拼,利用电流和冰雪逼迫凡纳追兵们陷入混乱后,立即各种驱使着精灵快速的继续向前方逃跑。
梧桐悄然快速的追上去,他并不指望那些凡纳人能够留下抓住这些超凡者。
来自精灵世界的超凡者,就算不是超凡者,身上也最少携带着三只精灵,只要运用得当,一个精灵世界的训练家依靠几只精灵,就足够和两、三名的凡纳士兵们对抗,甚至于可以更多,只要对手没有什么强大的灵兽。
如果是像那位老将军的儿子国字脸那样,梧桐亲身经历过,阳影不尽全力的话,藏着部分实力的状态下,也只能和对方打个平手,对面三只灵兽都拥有强大实力,哪怕不像精灵世界那边对精灵的能力开发利用那么成熟,光凭灵兽自身实力,也能扛很久。
精灵们飞行迅速,在这种情况下,每小时超过百公里的时速,几分钟就是几公里过去。
“别急着走啊!”
梧桐在他们身后不远不近的距离现出身影,发出爽朗的大笑,同时让自家精灵齐齐瞄准前方——开炮!
破坏死光!
精神强念!
喷射火焰!
三道攻击被对方转眼挡下,三首恶龙一声咆哮发出恶之波动,把无形无质的精神强念给抵消掉,破坏死光被那土著的龙形灵兽喷出同样的一道强烈能量光芒挡下,喷射火焰则被那个超凡者队长用不知道什么手段一下子吸干净,应该是某种引火能力的精灵,或者操纵火焰能力强大的火属性精灵。
梧桐意不在此,已经达成目的,再度隐匿身影。
那超凡者三人被阻了一阻,同时强大技能爆发出来的光和影,也是在这夜里最好的灯塔,一下子让那后面的凡纳追兵们有了方向位置,加速赶了上来。
他们是职责所在,不可能放走这所侵入了宝库的入侵者。
战斗再起,超凡者加土著帮手三人组气得牙痒痒的,可也没办法用嘴巴说服或者打败这一队十几人的凡纳追兵,只好再施展手段击退他们一回。
可这次更麻烦了!
三人组刚逃出几百米,前方又是突然出现一道粗大的技能光柱,破坏死光加喷射火焰,还有强烈的闪光亮起,在这黑夜格外亮瞎眼。
“那个混蛋!队长,我去追他!”
“好。”
超凡者队长也无可奈何,虽然分兵后双方压力都会变大,可是不先除掉那个同行的麻烦,在他阻击配合下,后面的凡纳追兵们根本摆脱不了。
梧桐感到十分的惊讶,对于脱离队伍来找自己单挑的那个暴躁超凡者,他严重怀疑对方的智商有问题,或者眼睛有问题,又或者是不是自己之前表现得比较放水,才让这家伙认为有资格来单挑?
虽说如此,不过这是好事。
梧桐眼睛在黑夜里好像会发亮,他正在琢磨着要用什么姿势教训一下这个莽撞的小朋友。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