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11slp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重生南非當警察-1184 聲名遠播推薦-mapd8

Luciana Joanna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伊塔比拉确实是蕴含着巨大利益,不过埃内斯托如果想囤货居奇,趁机敲铁四角公司一笔,那埃内斯托就错了。
铁四角公司是尼亚萨兰公司和阿丹公司联合成立的,在巴西,尼亚萨兰公司和阿丹公司还声名不彰,不过迟早埃内斯托会充分认识到尼亚萨兰公司和阿丹公司的实力。
从埃内斯托的办公室里出来,马路对面就是破破烂烂的贫民窟,道路也是坑坑洼洼年久失修的样子,前几天圣保罗刚刚下过一场雨,道路上污水横流,倒是没有尘土漫天的样子。
范鲍回头看一眼高大雄伟的商业部大楼,再看看破破烂烂的贫民窟,无声笑笑转身上车。
马上就有一群小乞丐就跟从地底下冒出来一样,把范鲍乘坐的汽车团团围住。
“先生,行行好吧——”
“给我点吃的,先生,我快饿死了——”
“求求你——”
隔着车窗玻璃,很清楚的看到一张张混杂着期待、惶恐、贪婪等等很多种情绪的稚气未脱的脸。
范鲍下意识摸钱包。
坐在副驾驶上的卡洛斯推开车门。
“滚开,你们这些肮脏的乞丐,不要弄脏了我的车子——”卡洛斯破口大骂,随手掏出手枪,孩子们顿时一哄而散。
范鲍已经拿出钱包的手顿时僵硬,他这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先生,不能给他们钱,否则他们就会蟑螂一样越来越多。”卡洛斯是圣保罗本地人,之前就和克里斯蒂安勘探公司有过合作,现在已经入职铁四角,担任范鲍的助理。
“为什么不把这些孩子送进福利院?”范鲍不太了解圣保罗的情况,这种情况在南部非洲几乎不可能发生。
“福利院又能接受几个人,而且环境和条件都不好,吃不饱,穿不暖,很多福利院甚至会把孩子送到工厂工作谋利,都是一群黑了心的鬼。”卡洛斯情绪平静,既没有羞愧,也没有愤怒,就是正常陈述事实。
范鲍沉默,离开尼亚萨兰,才会真正爱上尼亚萨兰。
在尼亚萨兰,肯定不会出现这种事。
“帝国时代,这种事还很少发生,流浪儿也会受到良好照顾,现在看似是民主和自由了,这种糟心事却越来越多,人们越来越自私,官员只顾自己捞钱,商人以次充好,诚实善良不再是美德,反而会被人嘲笑,刚才如果您给了钱,那些孩子不仅不会感激您,反而会认为您比较——嗯,反正不好——”卡洛斯哀叹人心不古,这也是民主社会的通病。
范鲍愈发沉默,刚才有一刹那,范鲍是很想把这些流浪儿送到尼亚萨兰去的。
现在想想还是算了,这些孩子在圣保罗这样的环境里成长,有些东西是根深蒂固的,根本无法改变。
让范鲍比较遗憾的是,圣保罗还没有罗德西亚酒店,范鲍入住的是距离市中心不远的阿尔维斯酒店。
回到酒店,范鲍往洛城发了一封电报,又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又乘车出门,前往保护伞公司在圣保罗的分部。
是的,即便是圣保罗,现在也有保护伞公司的分部。
最近这些年,圣保罗的治安状况急剧恶化,绝大部分富人在安保方面的需求越来越大,这是保护伞公司最擅长的领域。
保护伞公司在圣保罗的分部就在距离圣保罗市政府不远的丰塞卡大街,办公楼虽然不大,占地规模却不小,分公司经理奥古斯托是斯拉夫人,已经为保护伞公司工作了整整12年。
“圣保罗不是尼亚萨兰,这里的官员都是流水官,上任之后第一任务是捞钱,我们的很多客户都是官员,职位越高,对于安保的需求就越高。”奥古斯托对范鲍热情洋溢,在圣保罗,能见到同僚可不容易。
“埃内斯托部长也是你们的客户吗?”范鲍希望能从保护伞找到突破口。
“呵呵,这可是我们的公司机密——”奥古斯托一脸正气,客户资料是不能随便泄露的。
“待会儿我请你喝酒,我带了几瓶约翰内斯堡生产的药酒,保证是效果最好的那种。”范鲍诱之以酒。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一定带了好东西——”奥古斯托哈哈大笑,公司机密那是对外人而言,铁四角不是外人,和保护伞的资源是可以共享的:“——那家伙就是个人渣,如果不是有个当总统的哥哥,只配在贫民窟捡垃圾,我见过这么多官员里,埃内斯托是最贪婪的,偏偏又是最愚蠢的,这家伙吃相难看,无恶不作,连自己的嫂子都不放过——”
范鲍不小心吃了个大瓜,目瞪口呆。
尼玛连自己的嫂子都不放过,这也太禽兽了。
不过应该不是第一夫人吧。
“走走走,我们先去吃饭,我给你慢慢说。”奥古斯托迫不及待,他其实也不缺酒,这不过是奥古斯托和范鲍加深感情的方式。
一顿饭宾主尽欢,范鲍感觉吃的有点撑,保护伞公司的工作餐还是不错的,瓜也不错。
回到办公室,奥古斯托和范鲍又开始喝茶。
“圣保罗这边的情况就是这样,富人为富不仁,穷人挣扎求活,官员自私自利,有能耐的人都已经离开圣保罗,去美国的去美国,去欧洲的去欧洲,也有人去南部非洲,不过南部非洲对巴西人不太友好,因为语言不通。”奥古斯托喝了药酒也没见变身半兽人,估计这药酒的效果也不怎么样。
“克里斯蒂安勘探公司在伊塔比拉发现了大规模铁矿,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把伊塔比拉买到手。”范鲍不怕泄露机密,铁四角要在巴西站稳脚跟,也需要保护伞公司的配合。
“简单,直接把埃内斯托干掉!”奥古斯托简单粗暴,没什么方式比这个更便捷了。
保护伞公司的雇佣兵,物理消灭什么的最擅长了。
“把埃内斯托干掉,换一个更有能力的官员上来吗?”范鲍不赞成,贪婪才好,不贪婪还不好意思下手呢。
“哈哈哈哈,圣保罗不是尼亚萨兰,哪儿有那么多有能力的官员——这么说吧,就埃内斯托的能力,要是在咱们尼亚萨兰,当个镇长都够呛。”奥古斯托也是离开尼亚萨兰之后,才知道尼亚萨兰有今天这个局面有多难得。
范鲍也哑然失笑,奥古斯托说的没错,人才真不是遍地都有。
转天晚上,范鲍在酒店举行宴会,埃内斯托和他的总统堂哥埃皮塔西奥·佩索阿都在邀请名单里。
一个企业举行的宴会,居然邀请总统参加,听上去似乎有点狂妄是不是。
其实很正常,只要“礼仪周到”,请总统剪彩都不难。
范鲍也真不是忽悠,巴西从二十年前开始发展“咖啡经济”,生产了全世界四分之三的咖啡,尼亚萨兰有巨大的市场,现在市场上销售的是以东印度咖啡为主,和巴西确实是有合作空间。
“仅仅是南部非洲国防部,每年就要消耗1.5万吨咖啡,整个南部非洲每年需要的咖啡不知道有多少,东印度的咖啡产量每年都在增加,现在已经占到全世界的百分之二十左右。”范鲍手中的数据很详实,这些数据,巴西政府估计都没有掌握。
“每年1.5万吨,那可真是个大市场。”埃皮塔西奥·佩索阿听得两眼放光,这种动辄就是万吨级的市场,全世界都不多见。
范鲍不解释,南部非洲国防部供应的咖啡,是包括军人服务社和驻外部队的,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咖啡,南部非洲很多人更喜欢喝茶。
当然不是英国那种变了味的红茶。
“我们正在和巴西的企业联系,将巴西的咖啡带到南部非洲去,巴西生产了全世界四分之三的咖啡,却和全世界最大的咖啡市场无缘,这对于巴西和南部非洲来说都是巨大的遗憾。”范鲍的话夹带了私货,南部非洲咖啡的消耗量虽然大,却不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
毕竟人口有限。
埃皮塔西奥·佩索阿和埃内斯托对视一眼,两人都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小火苗。
并不是随便哪一个巴西企业都有资格从事出口贸易,范鲍现在这样说,明显是给佩索阿家族提供机会。
说白了就是送钱。
“当然并不是随便什么咖啡都有资格进入南部非洲市场,我们想在伊塔比拉成立优质咖啡种植园,生产咖啡专供南部非洲,铁四角虽然是一家刚刚成立不久的公司,不过我们铁四角的母公司是尼亚萨兰公司和阿丹公司,相信总统阁下应该有所耳闻。”范鲍软硬兼施,如果没有强大后台,那一切都是为他人做嫁衣。
“当然,尼亚萨兰公司和阿丹公司都有极具影响力的世界级公司,我也一直很期待和尼亚萨兰侯爵见面,希望在不远的将来有这个机会。”埃皮塔西奥·佩索阿对尼亚萨兰公司和阿丹公司不太熟悉,对罗克就很熟悉了。
就算不熟悉,也肯定听过罗克的大名,能当总统的人,不知道罗克的真不多。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