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qnign熱門都市小说 妙手神農笔趣-第兩千三百一十章 拉郎配推薦-3nfq3

Luciana Joanna

妙手神農
小說推薦妙手神農
一个团队最怕出现的是内耗,外部的力量没有对内部造成损耗,内部的人却因为互相攻伐而耗费了太多的力气,导致在做正事的时候,反而出现了后力不济。
说实话要是在一个不过团结的团队里,之前东方冷给余飞说的那些话,都有挑拨离间的的嫌疑了,但是余飞知道东方冷不是那样的人,所以余飞也没有计较。
他也明白,东方冷只是关心则乱,这人面冷心热,否则之前当杀手接任务的时候,也不至于对于任务挑挑拣拣。
所以余飞觉得有必要给她讲清楚,以后不要再出现这种乌龙。
“同样的一句话,会有不一样的解释和理解,梨花告诉你的,应该是她想要多做点事情,可以你听完之后,就理解成了梨花觉得其他人权利大,她手里没有权利,所以做不了很多事情,从这里开始,其实她就已经在鸡同鸭讲了,出发点错了,其他的话在你听来,意思都不一样了!”
余飞直接给东方冷将问题的源头分析了出来,虽然余飞没有经历过两个人交谈的现场,甚至两个人谁都没有讲出来她们但是如何交流,但是余飞根据她们的描述,就分析出来了问题到底出现在了什么地方。
“梨花是岛国人,岛国的文化之中,女人的地位很低,她们在社会中占据的位置远远不如男性,所以一旦出生在岛国的女人,稍微接收的岛国的文化多一点,就会自然而然的觉得女人是男人的附属品,女人往往为了提高自己在男人心目中的地位,就想着多做一些事情,生怕哪里触怒了男人。”
“梨花感觉自己被我带来之后,因为我的忙碌所以见不到我,所以她想要多做一些事情,以为这样我就可以少忙碌一些,可以多一些时间拿出来给我身边的女人分配,她就可以多分到那么一点点!”
余飞无奈的给东方冷将事情的准确原因解释了出来,这也是余飞和梨花在聊天的字里行间分析出来的原因,余飞觉得自己没有理解错梨花的意思,当然了余飞希望就是如此,而不是有什么鸡毛蒜皮的算计在其中。
余飞希望感情这东西尽可能的就单纯一点,哪怕是单纯的为了对方的美色,也最好不是为了权利和金钱。
“看来真的是我想错了,我以为她受到了欺负。”
东方冷点点头,余飞的这个解释说出来之后,她再回想了一下,觉得的确极大的可能是自己理解错了,还以为梨花是不愿意讲出实情。
现在看来自己这是关心则乱,自己反而想多了。
“能被我余飞看上眼的女人,人品至少不会有问题,这一点你放心,我知道你们之间都有竞争的想法在其中,但是我这人其实单纯的就是好色,所以你们哪怕是什么都不敢,躺着吃我余飞的,喝我余飞的,住我余飞的,我全都无所谓,做点事情,那当然更好,可以锻炼自己,不做事情也行,并不会因此减分!”
余飞摊摊手,十分无耻的对东方冷说道。
“你是怎么做到可以义正言辞的讲出来这么无耻的一段话来的呢?”
东方冷听的一阵咂舌,觉得余飞这脸皮也是没睡了,天底下敢如此评价自己的男人恐怕是真的不多了。
“只要我脸皮够厚,世界首富我都敢叫一声干爹你信不?”
余飞挑挑眉,这有什么,只是说出来了大多数男人都不敢说的心里话而已,要是这点抗压能力都没
有,还怎么出门泡妞?
“我也敢,你信不?”
东方冷听的牙根子疼,对着余飞挑衅的问道。
“卧槽,我信,我信!”
余飞瞬间被干服了,一副生怕东方冷说到做到的样子。
“梨花妹妹累坏了吧?”
东方冷忽然话题一转,斜眼看着余飞问道。
“还行,毕竟一般累的是牛,地你怎么耕,他还是地,牛却能胖能瘦。”
余飞得意的说道,这段话看似在自谦,实际上是在自夸。
“存粮还有吗?”
东方冷瞥了一眼余飞的弹药库。
“那必须有,我的仓库之大,几乎无穷无尽,你要不要验验货?”
说实话余飞只要不是看腻了,你给他机会,他几乎可以做到无限火力,余飞都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谁稀罕呢!我要回去修炼了!”
东方冷撇撇嘴,转身走向了卧室,余飞急忙跟上去,发现东方冷进门的时候,没有关门,女人的小动作,就足够让人读懂很多意思了。
余飞迅速跟了进去,帮她关上了卧室的门。
“你跟进来干什么?”
东方冷坐在床头,对着余飞问道。
“我最近新学了一门按摩的手艺,想免费给你服务一下,你评价一下呗?”
余飞坏笑着说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说出心底所想,一定要绕弯子接近女孩子,否则女孩子没有台阶下,男人就别想得逞。
“行,来吧!按的好有小费!”
东方冷点点头,很识趣的接下了余飞递来的话题。
“这个按摩不能有物体阻隔,所以麻烦你脱一下衣服!”
余飞甚至都懒得自己动手,而且东方冷这冷清的性子,让她自己褪下自己的遮羞布,比余飞自己亲手来操作要有意思的多。
“坏人!”
东方冷白了余飞一眼。
……
一夜春风似剪刀,窗外柳树弯了腰。
每天早晨的晨练,已经成为了余飞他们这些人的习惯,也似乎因为习惯,成为了一种约束,这导致东方冷检查余飞的存货检查的不够满意,最后她自己主动兴致阑珊的收了场。
余飞冲了个澡,将浑身奇奇怪怪的味道都给用沐浴露洗干净,叼着烟先走出门来到楼下。
“林教授,起的挺早啊!”
天才刚刚亮,没想到余飞到达楼下的时候,林可因教授已经带着蓝牙耳机,在楼下跳广场舞了,她这个身份,和广场舞本来就不搭,再带着蓝牙耳机没有了音乐,实在是有点搞笑,让人呢觉得一不小心就出戏了,很容易就笑场了。
“嗯,余董也不迟,怎么不多睡一会?”
林可因看到余飞也十分的惊讶。
“生前何必久睡,死后必定长眠!”
余飞淡淡的装了一个逼。
“不错,年轻人有这股劲头,就没有干不成的事情!”
林可因赞赏的点点头,看余飞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欣赏。
“哈哈,当然了,我长这么大,除过没把学习搞成功,其他的都成功了!”
余飞听到对方这祝福,内心别提多美了,身边就没有人这样实实在在的夸过自己,余飞觉得自己出钱请林可因简直太值了。
听到余飞这话,林可因嘴角抽了抽不在夸奖了,毕竟她带入了一个老师的角色,余飞却说自己学习搞不好,有点让这个老师觉得下不来台。
“以后每次上课来早点,我给你讲点当老板的秘诀!”
可是林可因还是忍不住,她真没见过余飞这个年纪白手起家就干到这个份上的年轻人,所以见猎心喜的想要多做点,这样就可以产生一点错觉,未来余飞有了更好的成就,她就会觉得那其中有自己的几分功劳,会让她很满足。
“不用不用,你把我的手下交好,他们做的好了,我这个老板什么都不做都会很好!”
余飞急忙拒绝,他是真的看不得这种自来熟,因为这个公司的性质的问题,余飞觉得自己这个老板其实挺好当,成功的也挺容易,没必要费心费力的去搞什么帝王心术之类的东西,那恐怕反而会降低大家的工作积极性,损害到大家之间的感情。
“不,你错了,一个公司的老板,必须是最精明最厉害的那个人,你可以什么都不做,但是你要是做的时候,一定要压得住其他人!”
林可因觉得余飞这是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所以坚持要给余飞做点什么。
“额……那我到时候看,能提前到,我一定提前到!”
余飞很无语,只好给了一个不是很确定的答复,当然了他说出来这话,就说明他绝对不会提前到达。
在余飞看来,林可以这人其实不差,但是之所以成就不是很大,可能就是因为她过于自以为是了,认为自己以为的就是别人也应该以为的。
就仿佛教余飞如何做老板这一点,余飞自己都不感兴趣,可是她就是觉得自己应该教,余飞应该学,连拒绝都好像显得很罪恶的样子。
余飞能够想象,林可以在做自己的事业的时候,之所以无法做的很大,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她的和这个个性,导致她将一切都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她一个人,怎么可能将一个大公司彻底掌控起来呢?所以她自己的公司做不大。
两个人说话的时候,第三个人来了,从楼上下来的,竟然是徐光启。
徐光启看到余飞的时候,有些惊讶,然后看了一眼林可因,仿佛又有点害羞,表情在瞬间变换了两次,最后悄悄的走到一边锻炼去了。
“徐教授,其实你可以和林教授搭个伴,学一学她跳的广场舞,你们两个年龄相仿,说不定共同话题也能多点!”
余飞看到徐光启的样子,立马对着徐光启喊着说道,当然了这话也被林可因听的清清楚楚。
“我恐怕跳不好!”
徐光启听到余飞这话,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徐光启其实人长的不错,有着读书人的儒雅,身材也算高大,而且气质和林可因很相似,毕竟都是教授。
余飞刚刚看到徐光启的样子,就想到了这老小子有可能是发-春了,所以当机立断的给来了个助攻。
听到徐光启这回答,余飞就知道有戏,徐光启要是不感兴趣,那就会直接拒绝,他的回答看似是在拒绝,实际上是在试探林可因的态度。
“林教授,你看我给你找了个舞伴,要不要教教他?”
余飞干脆送佛送到西,继续对林可因问道,打算强行拉郎配,只要这两个人都有意思,很容易就可以给凑到一起去。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