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6lioj都市小說 重生之遊戲大亨-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一劍閲讀-vyx12

Luciana Joanna

重生之遊戲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遊戲大亨
当魔帅徐明和分身一号正在拼命角力,这一人一虫身上的能量波动疯狂涌动,光是散逸出来的能量余波,已经将大殿中的众人逼得纷纷后退,要不是有大祭酒孙温及时张开魔法结界,只怕死伤还要惨重。
和大祭酒孙温同时动作的,还有十六皇子弥冲,他也张开了一道青色的屏障,将那一人一虫对拼气机时产生的能量溅射通通拦了下来。
有这两大至强境界同时出手,大殿中的那些文武百官和豪门子弟,这才幸免于难。
大祭酒孙温除了替众人张开防御之外,并没有出手攻击,因为相比起眼前的那些人族军队,他更忌惮的仍是弥冲和武豪,这两人一个已经踏入天门,成为至强者,另一个则高深莫测,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他还有什么后手,除非是逼急眼了,谁也不想跟他这样的人动手。
“小分,放开他!回来吧!”谁也没想到,武豪大师突然扬声道。
他这么一开口,那只虫首人身的怪物桀桀怪笑了两声,双臂一振,将魔帅徐明直接弹开,从容不迫的身形一晃,便回到了武豪大师的身边。
见这怪物竟然如此听从武豪大师的吩咐,大殿内的众人又是一阵惊讶。
那只虫首人身的怪物,体态优雅,力量强大,显然已经进化到了相当高的程度,很显然,这只超级生物也拥有至强者的战力,而就算是这样一只异类,竟然也会听从武豪大师的命令,而是是毫不犹豫的服从,令武豪大师在众人眼中,更加的深不可测了。
“谈谈吧?还要继续打下去吗?”武豪大师摊开双手,微笑道。
很显然,他是对的!
魔帅徐明和大祭酒孙思两人不禁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均出现了一抹苦涩之意。
原本以为是一边倒的局面,哪知道奇峰叠起,武豪大师这边反而占了上风。
他从异位面带来的军队战力异常强大,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击溃神城六部,将神城中人一网打尽。
虽然这些军队对至强者的威胁有限,可问题是人家武豪身边,同样有至强者战力。
十六皇子弥冲临阵突破,一步开天门,成为当代儒圣,拥有至强战力,而这只从异位面带过来的怪物,虫首人身,怎么看都不像是正派角色的家伙,毫无疑问也是一位至强者。
在高端战力方面,已经出现了二对二的局面了。新皇弥冲这边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了。
那么现在,摆在两位至强者面前的难题就变成了,值不值得继续为新皇弥历卖命。
如果再打下去的话,又有几分胜算?两位至强者其实都有些犹豫。
这时,武豪大师却笑眯眯的冲着十六皇子指了一指,微笑道:“想什么呢?这里有一位已经踏入至强者境界的皇子殿下,皇族以强者为尊,所以他才是真正的天尊神皇!”
此言一出,大殿中的众人心情犹如拨云见日,特别是那些豪门大族的家主们,更是纷纷交头接耳,眼中闪烁着激动不已的光芒。
因为他们也认为,武豪大师说的没错!眼下的局面,并非是一场推翻神朝的政变,说到底,这还是神皇子嗣的内部斗争。如果把武豪大师与新皇弥历的斗争,看作是十六皇子弥冲要挑战新皇,争夺皇位,那么大家心里就觉得好受多了。
十六皇子弥冲,一步登天,踏入至强境界,又有武豪大师这样的强势人物为他撑腰,他确实有问鼎天尊神皇的资格。
反观新皇弥历,看起来是新皇登基,可是每一步都走的不尽如人意,步步错,步步差,平白无故的得罪了武豪大师,令神城战火纷飞,生灵涂炭。
再打下去,无论哪边赢了,天尊神城都将一蹶不振。
若是将新皇弥历拉下马,换成十六皇子弥冲上位的话,想想反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武豪大师这个人淡泊名利,醉心研究,就算有他站在弥冲身后,也不见得对权力感兴趣,只要他不把所有的权力都握在掌中,反而令神城里的这些豪门大族有更多掌管权力的机会。
况且,武豪大师手上的异族军队确实强悍,已经掌握了大局,再打下去的话,就算是那两位至强者和新皇弥历不会有事,可是在场的这些文武百官、豪门子弟,包括神城里的百姓可全都要遭殃,鬼知道还会死伤多少人。
这个大胆的念头一起,许多人的心思便活络起来了。
而此刻,摆在所有人面前,最大的障碍就是这两位至强者,大祭酒孙思和魔帅徐明。
面对着武豪大师的质问,魔帅徐明哈哈一笑,高声道:“虽然我不喜欢坐在龙椅上的那个家伙,但是我也不喜欢你!武豪大师,你不要以为你已经稳操胜券,至强者也远远没有你想的那么好对付。”
“你以为随便找来一只爬虫,就可以挡住至强者的锋芒?”话音未落,魔帅徐明轻轻一指点向自己的眉心。
紧接着,从他的眉心绽放出雪亮光华,绚丽夺目。
只见魔帅徐明用两根指头轻轻一夹,便从眉心之间夹出了一把神兵。
这是一把连鞘的古剑,造型古朴,款式老旧,看上去平平无奇,甚至还有几分土气,用其貌不扬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然而,持剑在手的魔帅徐明却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他的目光变得比之前锐利了十倍,浑身上下所有的气机都变了,变得得混元一体,宛若天成,再没有一丝一毫的空隙。
陆梦麟的感知何等敏锐,一见这位至强者拿出了压箱底的神兵利器,气息更是产生了变化,立刻就明白了。
看来这才是魔帅徐明真正的实力,刚才的那些,只不过是连热身都算不上的游戏罢了。
“本帅还是那句话,谁坐上后面这个位置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徐明想怎么做便怎么做!没人可以控制我的自由。”魔帅徐明傲然道。
在陆梦麟的感知当中,此人的精气神已经浑然一体,犹如一柄利剑锋芒毕露。
这才是他的意气!每一位至强者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领域,而魔帅徐明身上这股与天争,永不服输的气质,才是他作为至强者的本源,也是他力量的来源。
面对强权不低头,千锤百炼悟此生。以身铸剑,一件荡平十九州。
这就是魔帅徐明的道,当这把连鞘剑被他握在手上时,它就是自成一体的,一个单独的世界。
“我这一剑,足足酝酿了三十年,从未出鞘。本来这一剑是留给上代天尊神皇的,可惜他已经不知道死在哪个角落了。我有一剑,当抵百万雄师,武豪大师,你可敢接否?”魔帅徐明满脸骄傲地说道。
陆梦鳞皱了皱眉头,他从对方的字里行间之中听出了这人的骄傲所在。
刚才无论是与涂山明和龙战野交手,还是跟分身一号对决,这位魔帅徐明都没有使出自己的领域力量。
原来他早在三十年前,就将自己的领域力量浓缩至一柄剑形神兵之中,苦苦酝酿了三十年,只等到有朝一日,一剑挥出,天下无双。
此人的心智坚毅,举世罕见,果然不愧是神民族中的至强者。而他在这里之所以如此强烈的抗争,不惜一怒拔剑,玉石俱焚的原因就在于,他不想向任何人低头,不愿被任何人限制自由。
“武豪大师,你身边的至强者,哪个敢挡我一剑。”魔帅徐明哈哈大笑道。
分身一号听到敌人的笑声,背后的肉翅咔嚓咔嚓作响,显然是很不服气,还想继续与这个敌人交手。
却被陆梦鳞一个眼色,暂时止住了冲动。
“你这一剑我不想接,也没必要接。因为我们并不是你的敌人。我能理解你,因为我也是一个崇尚自由的人。”陆梦鳞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如果不是六皇子弥历苦苦相逼,我现在大概应该在自己的位面里,埋头研究构魔技术。我并不喜欢战争。也不想干涉任何人的自由。所以我还是觉得,我们可以谈一谈。”
听到武豪大师如此平静的语气,让人莫明的觉得安心。
魔帅徐明也是愣了一愣,他没想到武豪大师在占据上风之后,还能这么客气的跟自己说话。
他本来已经做好玉石俱焚的准备了,可是对方却肯低下身段,并没有下令让部下围攻这位至强者。
“不过,我觉得你的养剑术养得不对,你这一剑,只是为了私欲,为了一己之私。或者说,是为了自己一时的自由,这是只是匹夫之剑而已,这样的剑,估计也不会太难接。”陆梦鳞笑呵呵的说道。
此言一出,魔帅徐明顿时勃然大怒,几乎连心境都难以保持了。
他毕生的心血都在这一剑上,无数次梦想着一剑出鞘,光寒十九州,天下皆俯首。
这是他信心的来源,也是他的终极梦想!
然而,这个武豪大师却如此大言不惭的讽刺他,所以他感到很愤怒。
“你懂什么?在至强者面前,你不过是个可怜的蝼蚁。就算你身边的高手再多,势力再大。我一剑出鞘,必能让你血溅五步。”魔帅徐明恶狠狠的说道。
但是,他却并没有真的一怒而拔剑,反而更加小心了。
对方既然敢出言挑衅,多半是有所持仗,千万要小心行事,切莫阴沟里翻船。
坐在蟠龙椅上的弥历听到两人对话,心中惊骇莫名的同时,也不禁暗暗有些期盼。
他希望,他当然希望魔帅徐明不会退缩,为了他挥剑奋战到底,要是能一剑斩死武豪那就更好了。
可是他又觉得,这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武豪此人深不可测,每每落子都出人意料,你永远不知道他手上有多少张底牌。与这样的人为敌,必须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小心翼翼,半点也不能松懈。
这时,反倒是那位大祭酒孙思悠悠叹道,“武豪大师,其实你所说的解决问题的方法,也并不是不可能。”
说罢,大祭酒深深的看了一眼十六皇子弥冲。
后方的群臣和豪门大族子弟们全部都一片哗然,他们个个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看起来大祭酒似乎也心动了,只要能逼得新皇弥历退位,让十六皇子弥冲成为新的天尊神皇,那么眼前的困局立刻就解决了。
不仅如此,天尊神城还会顺理成章的得到武豪大师手中的力量。包括武豪大师从异位面得到的军队和物资装备,对于天尊神城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份巨大的惊喜。
与其拼个两败俱伤,不如合作双赢,这才是走正道行王道,以大祭酒的智慧,很难想不到这些道理。
只不过这样一来,坐在那张蟠龙椅上的弥历,那就当真凄惨无比了,他也许是神城历史上继位时间最短的一位天尊神皇。
听到大祭酒出声,魔帅徐明按住剑柄,悍有的保持了沉默,刚才他一怒冲关,只是表达了自己对自由的向往,并非他就真的会傻不拉叽的拔剑和武豪大师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因为那是毫无意义的事情,他只是在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实力,这样才能占据更大的主动权。
陆梦鳞听到大祭酒的话,微微一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大祭酒果然智慧过人。如果你肯促成此事,对于天尊神城来说,才是真正的好事。再打下去的话,其实也没什么意思了。”
大祭酒笑眯眯的点点头,说道:“武豪大师所言不差。只是,如果就此罢手的话,难免有人会心有不甘。老夫倒有个提议,不如老夫与武豪大师文斗一局,您觉得意下如何?”
“何为文斗?”陆梦麟笑眯眯的问道。
大祭酒点头笑道:“不如我们就以眼前的局面推演一番。这样不伤和气又能分出胜负。大师觉得意下如何?”
听到大祭酒孙思居然跟武豪大师在那里聊起天了,身后的弥历,气得浑身发抖,却又无可奈何。
因为无论是大祭酒还是魔帅,他们这些至强者,都是有主见,有自己明显的思路和方向的强者,并不会为了皇权而低头。
当他们觉得想帮你的时候,就应该帮你,当他们觉得不应该帮你的时候,就会毫不犹豫的撒手离去,这也是他们能修炼成至强者的原因之一,如果事事都要强出头,恐怕坟头草都有三尺高了。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