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lx94x寓意深刻小說 神級文明-第五百二十章 邀月的霸道推薦-im53q

Luciana Joanna

神級文明
小說推薦神級文明
……
“邀月仙尊?”
钧烈仙主对仙渺宫的几位大长老了解不少,当下便认出了邀月。
他冷哼一声,脸上蓦地露出了一抹不屑的冷笑:“凭你也想拦我?”
邀月懒得与他做口舌之争,只看着他冷哼了一声:“行与不行,试过才知道。”
“很好!”钧烈仙主怒极反笑,“本仙主倒要看看,你手底下的实力是不是也跟你的嘴一样硬!”
说罢,他不再废话,抖手便是一剑。
刹那间,滔天的剑意便如焚天之火般朝她席卷而去,就连周围的星空也仿佛在这一瞬灼灼燃烧起来。
剑意焚天,炽烈如火。
在这漫天火光的映衬下,邀月纤细的身形看起来格外单薄,仿佛下一刻就会被焚烧成灰烬。
然而,她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惧色,依旧不慌不忙地掐着指诀。
当初面对魔主的时候她没有害怕,现在也一样。
眼看着那炽烈的剑意已经距离她不足十丈,她的指诀终于掐完。
下一刻,一道青光自她眉心处电射而出,眨眼间便化作一尊古朴的青铜小塔出现在了她面前。
小塔通身都散发着巍峨浩渺的气息,仿如自亘古便存在那里一般,哪怕只是看上一眼,都能感觉到那股源自灵魂的强烈压迫感。
这座青铜小塔,自然是洗魂塔。
虽然没有认主,但这几年她一直在用洗魂塔治疗神魂上的伤势,对洗魂塔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操纵它战斗并不是什么问题。
说实话,她本是不愿意动用洗魂塔的,毕竟听飘渺仙主的话音,这洗魂塔应该不止是一件上古宝器那么简单。但眼下她也顾不得许多了,拖住钧烈仙主才是最紧要的事情。
澎湃的威势笼罩下,邀月的气势飞快攀升,就连周身的月辉也仿佛受到了增幅,不过片刻间,她便仿佛脱胎换骨一般,一身的威势俨然已经直逼十四级太乙金仙境的强者。
墨色的长发飞扬而起,她整个人都绽放出了仿佛无穷无尽的银色光辉,便如那一轮高悬天际的明月一般,虽不刺目,却让人不敢小觑。
道道透明的能量波动自青铜小塔中横扫而出,如波浪般眨眼间便填满了她周身的每一寸虚空。
焚天的剑意刚一触及到这如水波般跌宕的透明能量波动,便像是陷入了泥沼中一般越来越慢,越来越迟钝,随即一点点消弭于无形。
“又是混沌灵宝!”钧烈仙主咬牙,“居然还是件上古宝器!”
哪怕是在仙盟这样的六级文明混沌灵宝也是最顶尖的宝物,全部数量加起来也不到五指之数。有资格拥有混沌灵宝的起码也得是十四级的太乙金仙,还不是人人都有。
起码他这个晋级十四级才不过几千年的仙主就没有。
结果仙渺宫倒好,先是鸿鹄仙尊,现在又是邀月仙尊,手里居然全都有混沌灵宝,什么时候混沌灵宝这样的至宝也能人手一个了?!
简直欺人太甚!
钧烈仙主嫉妒得眼睛发红,想也不想就又是一剑飙了出去。
邀月有混沌灵宝又怎么样?有上古宝器又怎么样?他还就不信自己收拾不了她了!
只要杀了她,这件混沌灵宝就是自己的了!
炽烈的剑光再次充斥了虚空。
然而,有青铜小塔护体,他想要杀死邀月哪有那么容易?两人在天空中纠缠了十几个回合也没能分出明显的胜负,倒是两人散发出的可怕威压纵横天际,连带着周围的空间都承受不住出现了道道裂纹。
有之前仙盟仙舟的前车之鉴在前,周围的仙盟和仙渺宫的仙舟都下意识远离了两人的战场,生怕再跟之前一样受到波及。
见状,传送大殿中的众人提起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几个鸿鹄仙宫的弟子更是浑身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刚才钧烈仙主朝鸿鹄仙尊的神魂挥剑的那一瞬间,他们简直比自己战斗的时候都要紧张。
“太好了~幸好祖姑奶奶赶上了。”皇甫宏才也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
随着星空中的战局重新稳住,大殿里的氛围也重新变得轻松起来。
众弟子缓过神来,忍不住议论起了刚才的情况。
刚才实在是太惊险了。只差一点点,鸿鹄仙尊的神魂就要被钧烈仙主一剑刺得魂飞魄散了。
逍遥仙尊和邀月仙尊可以说是打了个完美地配合,这才险之又险地把鸿鹄仙尊的神魂从钧烈仙主手里抢了回来。哪怕两人到得稍微晚一点点,结果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了。
而如今,既然鸿鹄仙尊的神魂救回来了,那他就还有转世重修的机会。虽然转世之后仍有可能出现各种意外,能不能重新修回十三级金仙境也是个未知数,但只要神魂不灭,就总还有机会。
一次不成,就再转世一次,大不了就耗他个几千上万年,总有机会成功的。
说着说着,众人的注意力就又转回了外面的战局上。
飘渺仙主和龙女素心的战斗有来有往,短时间内怕是很难分出胜负。
而除了邀月,鸿鹄,以及逍遥仙尊之外,其他几位大长老也都在忙着战斗。这次仙盟出动的十三级金仙境强者数量不少,仙渺宫连暗长老都已经全数出动了,这才勉强抵御住仙盟的攻击。
好在,这里毕竟是仙渺宫的主场,靠着仙宫中的各种布置,仙渺宫也没太过被动。
只要能拖住钧烈仙主这个最大的变数,仙渺宫还是有希望获胜的。
接下来,就要看邀月的发挥了。
众人皆是忧心不已。他们也不盼着邀月大长老能反杀钧烈仙主,只盼着她能在钧烈仙主的攻击下坚持得久一点,再久一点,千万别跟鸿鹄仙尊一样。
皇甫宏才是所有人中最紧张的。从邀月对上钧烈仙主开始他就开始在大殿里团团乱转,时不时就要揪着吴辉问东问西,好像这样就能帮到邀月似的。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间,蓦地,笼罩住大殿的守护大阵泛起道道涟漪,一个穿着青色布袍的中年人蓦然从虚空中飞遁而出,落在了大殿门口。
这人影气质潇洒,形象落拓,众人简直再熟悉不过。
“逍遥仙尊!”
“大长老!”
众人立刻迎了上去。
逍遥仙尊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先别忙着打招呼,随即广袖一甩,袖口仿佛在瞬间扩大了无数倍,一道红衣人影,一团朦胧的光影,以及一把滴溜溜乱转的墨色玉尺从他袖中飞出,齐齐落在了大殿内。
那团朦胧的光影以及那把玉尺自然便是量天尺和鸿鹄仙尊的神魂。而那道红衣人影,赫然便是之前追出去的红衣女长老。
百忙之中,逍遥仙尊竟还没忘了把她一并捞回来。
“佘长老!”
“鸿鹄大长老!”
“尊上!”
众人顿时七嘴八舌地围了上去。
然而,就在众人热热闹闹,以为事情已经暂时告一段落的时候,逍遥仙尊忽然脸色一白,猛地吐出了一口血。
众人顿时一惊。
“逍遥大长老,您怎么了?!”
“没事。小伤而已。”逍遥仙尊摆了摆手,没太在意。
十四级太乙金仙的攻击可不好接,刚才那两道剑意他虽然成功接了下来,但依旧不可避免地受了伤。
别看他刚才表现得那么轻松,实际上只是在钧烈仙主面前故意强撑而已,就是怕他知道自己外强中干之后会执意追上来。
好在,他的伤势不算太重,缓一缓,吃颗疗伤丹药就差不多了。
逍遥仙尊掏出一枚灵魂结晶碎片,随手碾碎了,将其中纯净的灵魂能量抽取出来注入了鸿鹄仙尊的神魂之中。
很快,鸿鹄仙尊稀薄到只有一个朦胧轮廓的神魂就一点点凝实起来,不仅身形轮廓越来越清晰,眉眼五官也变得清晰起来。
不过,还不够。
逍遥仙尊又取出了一枚灵魂结晶碎片,继续抽取其中的纯净灵魂能量滋养鸿鹄仙尊的神魂。
足足用掉了三块灵魂结晶碎片之后,鸿鹄仙尊的神魂终于完全恢复了凝实,意识也苏醒过来。
“怎么回事,本尊居然没有魂飞魄散?”
鸿鹄仙尊醒过来的时候还有些懵,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等知道是逍遥仙尊冒险把他的神魂捞回来的时候,他更是好半晌没能回过神来。他跟逍遥仙尊关系这么差,相互掐了好几千年,他还以为逍遥仙尊大概会很乐意看到他倒霉。
“你……”
看着逍遥仙尊泛白的脸色以及胸口溅上的血迹,鸿鹄仙尊情绪异常复杂。他讷讷张口,却纠结了好半天都没能组织出合适的语言。
“行了~都这么大年纪了,你怎么还忽然矫情上了?”逍遥仙尊有些受不了他这副样子,“再说了,就帮你捞一缕神魂而已,又不是跟你同生共死,至于吗?”
鸿鹄仙尊:“……”
他怎么就这么想揍这家伙呢?
被逍遥仙尊这么一说,鸿鹄仙尊心里那点子感激和不好意思也被折腾没了。不过,有些东西终究是不一样了。
鸿鹄仙尊在心里默默下定了决心,有机会,他一定会把这份人情还回来。
而就在两人交流的这么一小会功夫,星空中的战局再次发生了变化。
……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