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真讀物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ol597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線上看-第573章 池加奈:有點眼熟看書-jwe05

Luciana Joanna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随意聊了两句,燕健三见托马斯-辛多拉进门,带燕秋夫过去打招呼。
池加奈和池非迟没有过去。
今天是托马斯的主场。
要是一群人围上去,托马斯也顾不了那么多人。
现在都是打算先离场的重要宾客去表示歉意,还有一些工作人员需要汇报情况。
他们现在过去不是亲近,而是打扰。
“燕先生的身体确实承受不了太多操劳了。”池加奈轻声感慨。
池非迟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茧游戏的体验徽章,“我考虑的是,多出那个名额怎么办。”
本来计算好了,他、毛利兰、燕秋夫、巴克莱家的两个名额、少年侦探团五个名额,正好十个,他还专门跟托马斯要了十个徽章,劝托马斯将体验名额提升到六十个,连备用机器都用上了。
托马斯还纠结着‘6’在西方代表着恶魔和撒旦,最后是他告知巴克莱家族也会到来,托马斯才松口的。
现在燕秋夫不参加,之前见的人要么没带孩子过来,要么已经有名额了,剩下一个还真没地方送。
“再看看认识的人有没有需要的,”池加奈看了看会场,“还有很多孩子没有参加的机会……”
“池先生。”
后方传来笑呵呵的男声。
池非迟和池加奈转身,认出了来人——白马警视总监,白马探的老爸。
“真是不好意思,前段时间你去家里做客,我正好有事在忙,没能回去,”白马警视总监笑眯眯道,“招待不周,还请见谅,也希望犬子没给你添麻烦。”
“我跟白马很聊得来,”池非迟看了看白马警视总监过来的地方,只看到一群警界高层,没看到白马探的身影,“他今天没有过来吗?”
“他又跑去北海道调查案子去了,你也知道,他就是闲不住,而且也不喜欢跟我出席宴会,我可管不住他,”白马警视总监无奈笑了笑,又跟池加奈打招呼,“加奈夫人,没想到今天能看到您……”
白马探的老妈是英国名媛,白马夫妇俩跟池加奈夫妇有过几面之缘。
如果白马探和池非迟不相识,那双方关系大概也就那样了,不过白马探和池非迟认识还相处得不错,双方家长多少又亲近了一些。
“我也没想到白马才回来没多久,就跟非迟认识了,”白马探老爸聊了两句,也没叫得太生疏,笑呵呵道,“我还听说他们俩的宠物把院子折腾得乱糟糟的,白马那孩子就喜欢养奇奇怪怪的宠物……”
“我家孩子也是。”池加奈深有同感,突然觉得自家儿子的养宠画风也不是那么奇怪,可能是……
她跟不上时代了?
话题从以前的事转到孩子身上,两人一聊起来,就有种吐槽停不下来的兴致,不过也得适可而止。
“抱歉,我得过去了,丢下部下的总监可不是好总监。”白马探老爸和气道。
“您忙。”池加奈笑着颔首。
池非迟对池加奈道,“我也去打个招呼。”
池加奈看向宴会场另一边,“可是,你老师他们也到了……”
宴会场那边,毛利小五郎穿着一身藏蓝色的西服,毛利兰也穿了身白色的短款晚礼服。
五个小鬼头跟在旁边,也同样穿得一本正经……
至少柯南没有再穿自己的小校服。
那些衣服是之前池加奈让凯伊送去的。
五个孩子、毛利兰、毛利小五郎、阿笠博士都包圆了,试穿过之后,又让凯伊送去修改,在今天早上才正式送到那群人手上。
阿笠博士不在,应该是去找工藤优作了,由毛利小五郎和毛利兰带着一群孩子过来。
“太华丽不合适这次宴会,所以我让凯伊送了简约风格的过去。”池加奈笑着解释,“这样的话,这次宴会结束,平时生活中也可以穿,比较实用。”
池非迟点头,这次宴会比较休闲,那些衣服简约但裁剪得体、注重细节,让人显得或精神或温婉,比花哨华丽的衣服更合适,“不过小哀和步美的衣服,不是我送的那两套……”
灰原哀的裙子有点像‘森林公主’那一套,只是领口加了一些细节装饰,步美的那一套整体跟他设计的一样,白纱加一圈粉色小花,也跟灰原哀那身一样做了调整。
总体来看,精致了不少。
“你之前设计的那两套是很好看,不过细节方面还是有待加强,”池加奈笑着眨了眨眼,“女性是很看重细节的,再说,那两套衣服她们都穿过了,我实在不想看到她们这次赴宴还穿已经穿过一次的礼服。”
池非迟轻声道,“我真庆幸菲尔德集团做时装。”
不然以他老妈这种思想,一般人家还真承受不住礼服开销。
“我也觉得庆幸,可以自己设计漂亮衣服自己穿。”池加奈假装没听懂池非迟话里的意思,“那我先过去等你?”
“行,您把徽章给他们,”池非迟递了一把茧游戏体验徽章给池加奈,自己留了两个,“我想办法把多出的那个徽章送出去。”
虽然是小孩子的游戏,但送出去也是份人情,既然白马探的老爸之前过来打招呼,那就干脆看看警视厅那些高层有没有带孩子过来。
池加奈点头接过徽章,放进手包里,又转头看向远处少年侦探团一群人。
她没见过灰原哀,能认出来全靠毛利小五郎那张上过报纸的脸、和她送过去的衣服。
现在仔细看,越看越觉得眼熟……
派对会场中,灰原哀察觉有道视线一直盯着她,疑惑回头。
可惜小孩子身体的个子太矮,视线被桌子和站在桌旁取餐的人挡得严严实实,
见服务生端着托盘路过,毛利小五郎立刻拿了两杯酒,左手一杯,右手一杯,笑呵呵感慨,“有好多人,也有好多酒啊!”
毛利兰无奈提醒,“爸爸,在喝酒之前,应该先去跟非迟哥和他母亲道谢吧?他们可是专门给我们送了出席宴会的礼服呢,而且听说今天警界的高层好像也来了,你不要忙着喝太多酒,到时候出丑我可不会管你!”
“我知道啦!”毛利小五郎尝了口酒,陶醉得笑眯着眼,理所当然道,“放心,喝高级酒是不会醉的!而且现在人这么多,也找不到非迟他们,还是等我品尝一下这里的美酒再说,都是高级酒耶,不先品尝一下实在太可惜了!”
毛利兰半月眼瞥自家老爸。
来宴会上,不去跟熟人打招呼真的好吗?
她老爸一来就盯着酒喝,是要闹哪样?
等会儿喝多了不会又出丑吧?
论每天都想给不靠谱老爸亮亮拳头是什么一种什么生活体验……
柯南也无语瞥毛利小五郎。
这没救的大叔,没发现小兰眼里闪过杀气吗?
不管怎么样,步美、元太、光彦三个孩子是被毛利小五郎忽悠过去了。
现在是吃喝时间……
元太被旁边桌上的食物吸引了视线,跟毛利小五郎差不多,上前左手一串烤肉、右手一串烤肉,开吃,“这里是吃到饱的,对吧?真幸运耶!”
“幸运的是那些小朋友啦!”步美羡慕地看向那边在排队领游戏体验徽章的小孩子。
其他人转头看去。
“他们在领游戏体验的徽章,想必他们就是今天被选上参加茧游戏的小孩吧。”光彦也有些羡慕。
毛利小五郎盘点着自己能认出来的孩子,“警视厅副总监的孙子,财经界大佬的孙子,执政党政治家的儿子……背负着日本未来的二代、三代全都到齐了啊。”
灰原哀视线扫过其中几张稚嫩却骄傲的脸,一脸冷淡地评价道,“简直就像是丑恶的日本世袭制度的浓缩版景象。”
“哎?”其他人惊讶转头看灰原哀。
灰原哀声音清冷道,“伴随着这种世袭制度,人类的错误历史也将不断地重演。”
静。
毛利小五郎:“……”
这冷场效果,跟他大徒弟有得一拼。
步美沉一脸懵懂,“灰原,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耶。”
柯南无语走近灰原哀,低声提醒,“我告诉过你,要用小孩子的口吻说话啦。”
“政治家的儿子将成为政治家,银行总裁的儿子将成为银行总裁,这样下去,日本还是不会改变……”灰原哀提高了声音,像是朗诵一般说完,挑衅地瞥了柯南一眼,瞬间换上笑脸,轻笑了一声,双手举起放在下巴前,笑眯眯学着小孩子卖萌比划,“昨天的新闻说了好多类似的话题,我都听不懂耶!”
步美、光彦、元太见灰原哀笑,也跟着失笑。
毛利小五郎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
毛利兰也笑眯眯地看着一群孩子,出来玩果然是对的,看起来孩子们心情都很不错。
柯南:“……”
这突如其来的卖萌……
灰原哀又一秒变冷淡脸,看着柯南,低声问道,“怎么样?这样可以了吧?”
柯南一汗,好可怕的变脸术。
让他想起以前去公寓调查时,某个装作小学老师、前一秒还笑得温和阳光、后一秒就冷下脸的家伙……
这是被池非迟带坏了吧?
想着,柯南又怔了一下,左右看了看周围。
他可不是有意在心里吐槽池非迟的,应该不会这么巧把池非迟召唤出来了吧?
嗯,还好,没看见某张大号冷淡脸。
后方突然传来忍俊不禁的轻笑声,引得一群人回头看去。
餐桌旁,女人皮肤白皙,穿着垂到脚踝的黑色露肩礼服,简单勾勒出高挑完美的身形,黑发高盘,装饰一个小号的花瓣状银冠,颈间珍珠项链反射着柔和的光芒,衬得脸庞线条柔和,眉眼却十分深邃,长睫下的紫色眼睛带着盈盈笑意,嘴角也扬着充满善意的微笑。
哪怕穿了看起来会显得庄重严肃的黑色,却没有让人有距离感,只让人觉得高雅含蓄。
即便很有着惊人的美,却因身上隐约透出的祥和沉着,还有温柔得好像能融化人心的笑,让人升不起亵渎的心思。
至少……
毛利小五郎除了懵,只有懵,“大美人耶……”


Copyright © 2020 夙真讀物